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7章 彻底的弄死她
    乔娜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,自己也感到了生命的流逝,她听见乐盛在身边同她说话,她吃力的睁开眼睛,看着身边面色焦急的亚瑟,她无力的挑挑嘴角,“别......别担心......我没事的......别为我担心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的身子忽然像得了热病似的发起抖来,他心里对乔娜的愧疚和自责全部被激发起来了,他恍惚的看着面前乔娜嘴唇的一张一合,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天边传过来,“乐盛哥哥......我没事的,就算我有事......你也不要难过......能跟你在一起生活这么久,我觉得很开幸福,很快乐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说着话,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,其实她很想对乐盛说,我们到底是做了坏事的,我们太对不起周沫了,我们遭受报应了,我愿意死,以死偿还欠周沫的一切,但不要报应在我的孩子身上啊!

    乐盛几乎不敢看乔娜虚弱黯淡的脸,乔娜就这样躺着,半仰着年轻漂亮的脸,嘴唇微微张开,眼神绝望而哀凄,她像早春最后一场雪堆成的雪人,美丽而脆弱——只要有一点阳光照在她身上,她马上会消融在这世上了。

    都是他的错啊,如果他不一心复仇,如果他不带着乔娜来到这个岛上,如果他们还生活在帝都,没有做任何亏心事,乔娜没有受任何刺激,那里最先进的医疗设备,就不会发生眼前这无力,无奈又凄惨的事情了......

    乔娜嘴里虽然安慰着乐盛,但她已经泪如泉涌,她是多么的舍不得乐盛啊!

    乐盛啊,你教我如何能舍得离你而去啊!

    我历尽千辛万苦才得到你的爱,而这份爱是每一个女人生命中最奢侈的东西,单纯而热烈的爱情,好似鱼水不能相离,仿若花叶相连难分难舍......

    站着一旁的杰森,费丽莎,苏菲菲,都沉默了,他们都意识到眼前这种无能为力了,乐云逸站着旁边低低的哭泣着......

    屋内的时间好象一下子凝固了,只听见众人的呼吸声,还有乔娜仿佛濒临死亡的喘息声,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变成了煎熬......

    正在众人被压得要透不过气的时候,房门从外面突然打开,一个保镖进来通报,“乐先生,亚瑟先生和周沫小姐开车过来了!”

    乐盛此时都傻了,只是满脸哀伤绝望的看着乔娜,并没有理会保镖说什么。

    杰森的脸色变了变,费丽莎皱了皱眉头,也没有说话,苏菲菲最先沉不住了,轻哼一声,说: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啊?想看热闹吗,不许他们进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......让他们进来......”病床的乔娜吃力的叫着。

    在这生死一线间,往事似长河逶迤,而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,陌生的房屋,陌生的家园,乔娜忽然想见见故人,尽管周沫很讨厌她。

    “好,让他们进来!”乐盛在这个时候,对乔娜是生出千依百顺的心了,立即大声对保镖吆喝着。

    保镖马上转身出去,很快的,亚瑟和周沫进来了,屋内众人都目光审视的看着亚瑟和周沫,随后,背着急诊箱子的冷医生进来了,大家终于恍惚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娜姐,你怎么样啊?”周沫不看众人目光,担心的直接奔向乔娜的病床旁。

    “呸,都是你刺激乐夫人流产的,还跑来装什么好人啊!”苏菲菲忍不住在旁边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周沫没有搭理苏菲菲,径直走向乔娜的病床旁。

    乔娜红着眼睛看着周沫,低低的叫着,“周沫......沫沫......”并且向周沫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娜姐,你别害怕,医生来了,他一定能保住你的孩子的!”周沫握住了乔娜冰冷的手。

    冷医生跟在周沫后面,来到乔娜病床旁,开始为乔娜做检查,一边检查一边用本地语言对亚瑟说:“这位夫人是情绪过于激动引起先兆流产,情况很不乐观,需要马上用药保胎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自从进屋后,就微微仰着头,在周沫身边站着,一副周沫去哪他去哪里的样子,并不去看乔娜的情况,也不太管乔娜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听见了冷医生说话,亚瑟没有什么表情的把冷医生的话翻译给乐盛等人听。

    乐盛此时都被这神转折给惊呆了,他刚刚已经绝望,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,以为乔娜和孩子都会就此离开他了......

    可是,转眼之间,医生来了,希望来了,他的妻子和孩子可能会活下来了......

    纵然乐盛聪明机敏,因为关心则乱,完全被眼前这突变的形势弄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边愣愣的乐盛没有说话,那边的苏菲菲又开口说话了,嗷嗷的叫着:“不行,不能让这个医生给乐夫人治病的,这个医生是周沫带来的啊!

    之前就是周沫把乐夫人气病的,谁知道现在周沫安了什么心啊?周沫和乐夫人有仇啊,也许她见乐夫人没有死,找个医生来把乐夫人彻底的弄死乐夫人呢!”

    苏菲菲这番话一说出口,众人都不由的用怀疑目光看向周沫和那个医生,周沫气的要死,指着苏菲菲骂,“别特么的用你的小人之心来揣摩别的君子之腹部啊,你自己心思黑暗,把别人也想的这么卑鄙,我如果真想害她,就在旁边等着看她死了,还费这些周折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费丽莎这辈子最看不惯的人, 最嫉恨的人就是周沫了,本来她这样聪明的人,是看出周沫不至于再愚蠢的带人来害乔娜的,但她此时却不想为周沫说话。

    她也跟着冷哼一声,说:“这个医生来的还真是莫名其妙,至于某些人的心思吗,还真是不好说了!”

    费丽莎一开口说话,分量跟苏菲菲的自然不同了,屋内众人的疑惑更加浓重了,看着周沫的眼神统统是审视戒备的。

    杰森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周沫的眼神异常深沉。

    而乐盛在几重刺激之下,听见两个女人对周沫的质疑声音,有些六神无主,看看周沫,看看拿着药针的冷医生,不知道该怎么决定了。

    没有乐盛发话,冷医生当然不敢给乔娜用药了,无奈的向亚瑟摊摊手,耸耸肩膀。

    亚瑟看着周沫,轻笑一下,说:“我早就说不要你管他们的事情了,他们心中把你当做敌人看,你的好意他们根本不会当做善良的,而且还这样怀疑你,走吧,他们爱死就死,随便怎么样吧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这会儿都已经快要气死了,她的倔强脾气上来了,大叫着:“不行,我们都把医生请来了,不能看着乔娜死!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病床上的乔娜,“娜姐,现在这事由你做决定啊,命是你的,不是他们的,他们怎么说都不会死的,你自己来做决定吧,你相不相信我啊......我真不是要害你的,我是带人来救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已经有些昏昏沉沉了,但众人的争吵声她是还是听见了的,她自从嫁给乐盛之后,凡事都乐盛说了算,她还指望乐盛替她拿主意的,但乐盛迟迟没有说话,而是周沫过来询问她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娜姐,我就算跟你有仇恨,有过节,但我不会害你肚子里面的孩子的,这点你应该相信我的,我们都是做妈妈的,你不希望肚子里面的孩子平平安安的吗,不希望看见他出生吗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衰败的生命力被周沫这几句话一下子点燃了,她睁开眼睛,用尽力气说:“我相信你......沫沫,我同意医生治疗......我愿意试一试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了乔娜这句,我相信你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只觉得鼻子酸涩,眼泪差点掉了下来!

    如果不发生这些事情,她和乔娜还是好姐妹,此时还在帝都,她做着大明星,乔娜做着金牌经纪人,两人过人歌舞升平的日子!

    乐盛听了乔娜断断续续的话,好似猛然醒悟过来,立即点头说:“好,让医生给乔娜治疗吧!”

    亚瑟轻蔑的看了乐盛一眼,然后对冷医生示意了一下,冷医生马上开始给乔娜进行保胎治疗。

    冷医生给乔娜治病的时候,只有乐盛和乐云逸守在乔娜的病床边上,大家都走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处处与自己作对的苏菲菲就有气,而苏菲菲看着穿着漂亮裙子,气色红润的周沫更有气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虎视眈眈的对望了半秒钟,周沫走近苏菲菲的身边,皱眉问苏菲菲,“我妈妈呢,她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海岛?”

    苏菲菲神色厌恶地瞪了周沫一眼,“ 你还好意思问询我妈的情况啊,她被你的好老公给害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话啊?”周沫立即脸色大变,焦急的询问着,“妈妈到底怎么样了啊?你快点说啊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