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6章 眼睁睁的等死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?这里不是海滩,会有石子磕伤脚的。”亚瑟心里着急心疼,长臂一身,自然的把周沫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自己可以走的!”周沫脸有些红了,光天化日之下,让亚瑟这样抱着走还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快点救乔娜吗?不是想快点走到车旁吗?那就别动了!”亚瑟脸上带着种孩子气 委屈,抱着周沫大步而行。

    周沫一听亚瑟这么说,果然不动, 亚瑟低头看了眼周沫,见周沫目光焦急的看着前面停着的车子,心里更加郁闷了。

    亚瑟吃醋的理由自己都觉得好笑,竟然为了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可是他心里就是难受,就是不舒服,或许这就是爱情,甜蜜快乐的时候总是有限,心酸苦涩却是无边的,他此时算是真正的坠入情网了。

    他们坐到车上,周沫也一直心急如焚的看着前路,时而低头看看表,问亚瑟,“冷医生在观光岛那边住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亚瑟闷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们约见的边界,是观光岛和这边岛相邻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你带我出去玩,我发现观光岛里面这边很远的,冷医生二十分钟能赶到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后知后觉,终于发现了亚瑟的不对劲,她抬头看了亚瑟几眼,确定了自己发现的可靠性,皱眉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亚瑟扁了扁嘴,显出有些受伤的表情,赌气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是有事情吗,还说没什么!”周沫气恼的瞪亚瑟,“快说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没怎么。”亚瑟拨了拨垂在额边的头发,一肚子的委屈,但他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周沫忍不住的皱眉,被亚瑟这副死活不肯开口的样子气得牙痒痒,忍不住又习惯性地屈指去敲他的头:“你个小兔崽子,想急死我啊!”

    她这段时间真被亚瑟惯坏了,因为亚瑟比她年纪小,她不高兴了,就骂亚瑟小兔崽子,亚瑟最初抗议过几次,但不舍得跟周沫死拧的,就由着周沫骂他,打他了。

    因为亚瑟心里不舒服,别扭的把头一闪:“我就是没怎么。”

    周沫真要被亚瑟气死了,她现在正着急,闹心的时候,亚瑟还给她添乱,她瞪着眼睛看了亚瑟一会。

    亚瑟的神情中带着明显的落寞和委屈,那种神情得像是山上皑皑的冰雪,脆弱和冷寂,看着让人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周沫跟亚瑟相处日子久了,知道亚瑟的人格是很分裂的,一个人阴狠,狡诈,敏锐,残酷,一个他则是美丽,古怪又别扭的美少年,有时成熟阴沉得可怕,有时又天真幼稚得可爱,有时候她得骂一骂他,有时候她得哄一哄他。

    她不忍心再吼骂亚瑟了,她眯眼想着,心中百转千回了之后,终于慢慢的明白过来了,看着亚瑟轻笑一笑,“怎么了?因为我坚持要救乔娜了?”

    果然,亚瑟勉力维持的冷漠被击垮了,神情有些松动了,看着周沫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救乔娜啊?你跟乔娜有仇啊?”周沫知道亚瑟性子古怪,偏激,但救乔娜好像引不起亚瑟这么大的反弹吧!

    “我跟乔娜没仇。”亚瑟气哼哼的说,倔强而委屈的把眼睛望向车窗外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这样啊?”周沫瞪了亚瑟一眼,“你快点说啊,再不说我真的生气了啊?”

    亚瑟抿了抿唇,秀如远山的眉蹙了起来,“乔娜那么害你,你还那么关心她?因为她是从前世界里的人吧?因为她跟过去的生活和记忆有关系吧?你对他们,永远都比对我好的!他们都比我重要吧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?”周沫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觉得自己跟不是亚瑟的思维了,她啼笑皆非的说:“我都已经跟你说了,我要救的是乔娜的孩子,是我害了乔娜流产的,这些跟我的过去没有关系,跟我对谁好更没有关系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聪明狡诈如亚瑟,在爱情面前也是患得患失,也是自信敏锐全失的,他握住周沫的手,与周沫十指相扣,“周沫,你真的不再想从前的那些人,那些事情了吗?你真的觉得我比他们重要吗?”

    周沫心里不由一酸,他知道亚瑟在介意什么,他以为自己疯狂的要救乔娜,是在乔娜身上看到了故人的一丝丝影子,是看见了盛南平的一丝丝影子......

    她凄然苦笑一下,仰头看着亚瑟,“时至今日,你觉得我还会想他吗?亚瑟,你要和我在一起,就同我一起忘记该忘记的,给时间时间,让过去过去,让开始开始吧!”

    亚瑟心中欢喜,伸手就把皱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爱情,一点儿风吹草动的变化,可以把人送进地狱,而爱人的一句甜言蜜语,马上就又回升到天堂了!

    他们两个说着话,车子已经开到两个半岛的边界处了。

    这里由一条红色的境界线拉着,线的那一边是安全的观光岛,这边就是危机四伏的*岛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上次去观光岛,走了很久的,这条路怎么如此的近啊?”周沫不解的问亚瑟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是两个半岛之间最近的路,中间要经过一条暗道,一般人都是找不到的......”亚瑟揽着周沫的肩膀,低声的告诉她:“这条路其实我修建的,为了快递的从观光岛那边获得各种资源,吃穿用度,遇到困难的时候,也可以有人快速的过来帮忙......

    只是这条路非常也是最险峻的,尤其是从这边往观光岛去,都是险要的陡坡,危险性很大,那边的人可以顺着近路过来,我们却不能随便顺着近路过去的......”

    他是真心喜欢周沫的,对周沫没有任何隐藏的事情了,只怕自己对周沫坦诚的不够呢!

    周沫对亚瑟这段话听的半懂不懂的,她一边记着亚瑟的话,一边努力记住这里的地势。

    她今天坚持跟亚瑟过来,怕亚瑟不救乔娜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她要来看这条秘密通道,这条通道她以前就听亚瑟和保镖们说过。

    陶杰在《杀鹌鹑的少女》中有一段很经典的话——当你老了,回顾一生,就会发觉:什么时候出国读书、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、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、什么时候结婚,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。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,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就不知道,她今天来看一下这条秘密通道,对日后暴雨中逃命的她,有着怎样巨大的影响!!!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等了没多久,冷医生就气喘吁吁的赶到了,他们一起乘着亚瑟车子,到乐盛哪里去看乔娜的情况。

    乔娜此时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,血流了不少,又开始肚子疼了。

    乐盛他们这些人是被盛南平突袭打跑的,他们只顾着活命了,并没有想到有病需要医生的,他们这些下属中,只有个会看头疼闹热的医官。

    乔娜这样的先兆流产,这个医官是束手无策的,多亏乐云逸这会清醒了一些,指挥着那个医官给乔娜打了黄体酮等保胎药物,又给乔娜吃了点养血镇定的药。

    费丽莎也过来帮忙,她上网查询了一下先兆流产的治疗方法,然后告诉那个医官,让他们医官来救治乔娜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系列的处理,虽然没有救治了乔娜,至少让她的血可以少流点。

    乐盛看着脸色惨白,奄奄一息半的乔娜,心急如焚,四处吩咐人去为他们请医生,但这些人都回复他,这边*岛上并没有什么医生,要想找医生,得去那边的观光岛上去请,但最低来回得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,乔娜有多少血都得流尽 !

    乐盛气的想骂人,但考虑到这两个小时也是最近的路程了,只能吩咐人马上去请医生了。

    乔娜的情况越来越不好,气息微弱,脸色擦白,好似随便的一闭眼睛,她马上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乐盛急的直搓手,烦躁的在屋内走来走去,杰森等人知道了乔娜的情况,都过来看望乐盛他们两个,心中不由都很凄然的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扳倒盛南平,抛弃许多利益和生意的联合在一起,不计代价的去剿杀盛南平,结果,出师未捷身先死了,他们没有杀了盛南平,自己的人却要死这荒野孤岛上了。

    乐盛急的都要哭了,看着乔娜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无奈的,可怜的一点点流逝,他的身体像风中的叶子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“乔娜......你要坚持住啊,乔娜......对不起啊,都是我害了你......”乐盛握住乔娜冰冷冰冷的手,声音哽咽。

    都是他害了乔娜啊!

    如果乔娜不是为他,根本不会闲着没事绑架周沫玩的,乔娜还是盛氏集团声名远播的第一经济人,受无数人尊敬,前程似锦.....就算这些她都没有,至少生病了可以马上送去医院,不用在这里眼睁睁的等死啊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