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5章 先兆流产
    周沫听乐盛这么说就不开心了,她看着乔娜晕倒的份上,没有同乐盛和乔娜计较了,现在乐盛竟然伸嘴来教训她了!

    我——艹!!!!!

    你以为我是惯孩子家长呢!

    “乐先生啊,你说这话之前,怎么不追究一下这样间事情的真正原因呢?如果亚瑟是虎,是谁让我掉进虎穴的啊?如果亚瑟是狼,又是谁害得我与狼共舞的啊?

    你们两口子合谋将我害得这么惨,现在又来说这些风凉话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?你做人的廉耻呢?道德呢?你还好意思来评判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的脸色变了变,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,懊恼的说:“周沫,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啊,我是好心提醒你,你跟我发什么脾气啊?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,你懂不懂啊?”

    “尼玛的,姓乐的,能不能别在我面前装道德婊啊!你害得我成了阶下囚,你害得我和孩子骨肉分离,你害得我一无所有,竟然又跑来说为我好了!

    如果你真的为好我,现在就放我回去吧,让我回去见我日思夜想的两个孩子啊,让我回去继续我光辉灿烂的事业啊!”

    乐盛抿了抿嘴唇,这次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娶了乔娜的,因为你们一样的不要脸,你们一样的厚颜无耻,你们都会颠倒黑白,自私自利,恶心下贱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心中积攒了无数对乐盛和乔娜等人的怨愤,这种怨气浓重而恶毒,跟着她的每一次呼吸散发出来,能杀死茁壮生长的大树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来都憎恨着乐盛的,但因为她之前在乐盛的监管下生活,还受过乐盛那样变态又疯狂的惊吓,周沫不敢随便对乐盛发泄她的怒气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了,这个岛屿是亚瑟的,这个岛上拥有最大武装力量的人是亚瑟,亚瑟说过喜欢她的,她终于可以随便的仗势欺人了,终于可以痛骂乐盛和乔娜这对踩着她脑袋出发去追寻幸福的贱人了!

    乐盛很少被人如此辱骂的,气的脸色铁青,咬牙切齿的说:“周沫,你......”他气的要死,却不能像从前那样随便的修理周沫了。

    周沫则越骂越开心,“......你还有什么话好说,你们两个竟然这么恶毒的对付我,我告诉你,你们特么的不会得好死的......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这样针锋对着,都忘了乐盛怀里的乔娜,直到乔娜开始大口的喘息,重重的呼吸,这才吸引了周沫和乐盛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娜娜!!!”乐盛惊叫一声,他发现了,自己注意力轻易就可以被周沫吸引走,他低头看看乔娜苍白虚弱的脸,惭愧的对乔娜说:对不起啊,我这就带你回去啊!”抱着乔娜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沫也看向了乔娜,就这一眼,吓得周沫眼睛都瞪大了,不由大叫出声,“啊......她她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被周沫咋咋呼呼的一叫惊了下,不满的回头瞪周沫,“你乱叫什么啊?你骂的还不够吗?还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......她......乔娜流血了......”周沫面色惊慌的指指乔娜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乐盛这才低头一看,不由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乔娜穿着一条宽松的枣红色孕妇裙子,所以刚刚流血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到,此时血已经染了半条裙子,被血染过的裙子都成了深褐色,顺着裙角,已经有一滴一滴的血落下了。

    “乔娜......”乐盛大惊失色,抱着乔娜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周沫也吓坏了,习惯性的替乔娜担心着急,她下意识的跟着乐盛往前跑了几步,但她忘了脚上的高跟鞋,鞋子一歪斜,她差点摔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周沫!”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一下将周沫抱住,避免了周沫和地面的近距离接触了。

    周沫不用转头,也知道抱住自己的这个人是亚瑟,她太慌了,太急了,都忘记问亚瑟怎么会在这里了?亚瑟怎么会出现的这么及时了?

    她抓住亚瑟的手,慌张的叫着:“亚瑟,乔娜......乔娜出事了......你救救她......你救救她,还有她的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脸上的神情是浅浅的笑容,是他一贯面无表情的神态,“沫沫,没事的,她会没事的,别慌啊!”

    “不,她流血了,会出人命的!”周沫疯狂摇头,她真的害怕了,担心了。

    亚瑟抱着周沫,柔声安慰着,他并不想理会乔娜的事情,哄着周沫说:“乐盛会处理那些事情的,走吧,我们回别墅去!沫沫啊,你能走吗?我背你走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愣了愣,猛然推开试图要背着她走路的亚瑟,焦急的大叫着:“不......不行啊,乐盛不是医生,他再聪明也救不了乔娜的,乔娜这是先兆流产,孩子会出事的,她也会出事的!!!

    他们来这个岛上不久,他们不认识好医生的,亚瑟,你快点去找医生吧,你认识这里的好医生的,你快点去找医生,不能让乔娜肚子里的孩子有事啊......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周沫完全忘记了她和乔娜,乐盛之间的恩恩怨怨,她只记得自己做的恶事了——是她的话刺激到了乔娜,是她害得乔娜怀孕中流血的,是她害了乔娜肚子里面的孩子......

    亚瑟不是善男信女,乔娜和她肚子里面孩子的死活他才不关心呢,其实他觉得乔娜在这个岛上出了意外才好,让乐盛和杰森等人都意识到这个岛的闭塞,这个岛的不方便,他们或许就会自己萌生了离开之心了。

    但听着周沫的慌乱哀求声音,亚瑟受不了,他立即点头答应周沫,“好的,好的,你别跟着着急了,我马上找医生过来!”

    说完,在周沫瞪眼的监视下,亚瑟打电话给他熟识的医生,声音淡然的说:“冷医生吗,你到海岛这边来一趟,这边有人生病了,需要你过来看看啊!”

    那边的冷医生很为难的说:“亚瑟先生啊,我这有患者,暂时走不开啊......”

    于是,亚瑟就对着周沫摊摊手,无奈的说:“你也听见了,冷医生很忙的,过不来啊!”

    尼玛,还有你这么请医生的啊!!!

    “如果我生病了,你也是这样的吗?打个电话,医生说过不来,然后你就放弃我了!”周沫皱着秀气的眉头,懊恼又悲切的看着亚瑟,“你这明显是在敷衍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一样呢?我会拼尽一切力气去救你的!”亚瑟显然不觉得自己有错,他委屈地抬头看着周沫,解释着说,“周沫,你和乔娜不一样的啊,没有任何可比性的啊!再者了,乔娜害过你,她的事情我们可以帮,也可以不帮的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圣母,我也不想救乔娜的,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无辜的,就像我那两个孩子一样无辜.....是我,我刚刚言语间刺激了乔娜,所以她才会流血的,亚瑟,你快点想办法请医生过来啊,这个医生忙,再请其他医生啊......”周沫焦急的看着亚瑟,有些祈求意味的摇晃着亚瑟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急了,我一切都听你的,总可以了吧!”亚瑟清亮的黑眸里满是温柔和包容,清悦的嗓音带着安抚在周沫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亚瑟现在对周沫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,他不想帮助乔娜,却舍不得周沫着急担心。

    他再次拿出电话,拨了出去,“冷医生,无论有什么患者,你都要在二十分钟内赶到边界处,我现在亲自开车过去接你。

    如果你到了,我许你荣华富贵,如果你不到,我能做出什么事情,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的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的声音里,带出了隐约的冷意和杀机,就像周沫最初认识的那个他,阴暗中夹带着血腥的可怕,一双眼睛里都透露着浓郁的戾气。

    那边的冷医生自然受不了亚瑟这个威胁了,哆哆嗦嗦的答应着:“好,亚瑟先生,我......我尽快赶到边界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尽快,而是二十分钟之内!”亚瑟咬着牙,声音好像从地狱里飘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二十分钟之内。”冷医生在电话那边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亚瑟放下电话,转头都周沫说:“让保镖护送你回别墅,我亲自开车去接冷医生,你看这可以吧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接医生。”周沫一把拉住亚瑟的胳膊,目光坚定而明亮。

    亚瑟看着这样的周沫,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,他觉得周沫还是不肯相信他的,怕他对她言而无信,怕他不去接冷医生,怕他不肯救乔娜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引申一点儿说,就是周沫心里依然把乔娜看成她同一世界的人,而他呢,就算拼尽力气,也是没有办法走进周沫的世界里的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