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4章 恶毒的诅咒
    周沫最讨厌的就是乔娜这副虚伪的嘴脸脸了,她当初就是被乔娜这副样子骗惨了的!

    “闭嘴吧,拿你这套鬼话骗别人去吧!”周沫气恼的大喝一声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吗?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有多恶毒吗?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可以为乐盛不要脸到什么程度吗?

    乔娜啊,我这辈子认识的所有人中,最贱,最烂,最不道德的就是你了,你压根没有一点儿做人的原则,为了一个男人,你可以不顾廉耻,不讲道义,真是让人恶心透了!”

    乔娜被周沫骂的脸色惨白,低垂下了头,肩膀开始极细微的轻轻抖动,看着好像是哭了。

    周沫才不理会这套呢,继续大声的责骂着:“乔娜,你觉得你现在像个人吗?你就是个被乐盛操纵在手上的玩偶,没有自己的灵魂,没有自己的尊严,没有自己的理想,你连做人最起码的良知都没有了!

    我那么相信你啊,你竟然如此害我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你觉得你踩着我的痛苦攀附上乐盛,你就幸福了?你就快乐了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低着头,轻轻的啜泣起来,破碎不成声的哽咽着说:“周沫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......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啊?你如果真心想赎罪,就把我救出去吧!”周沫抱着一线希望,对乔娜说出自己最大的祈盼。

    乔娜就像被吓到了一样,立即抬起头,对着周沫连连的摇头,“周沫,我没有那么大的本领,我没有办法救你出去了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轻嗤了一声,“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,你有本事陷害我,怎么没有本事救我啊?

    你也是要做妈妈的人,如果有人把你和孩子硬生生的分开,你觉得那是什么感觉啊?如果你的孩子出生后,知道了你做的这些卑鄙事情,你觉得她会怎么看你这个妈妈啊?”

    乔娜被周沫这几句话彻底打击到了,一想到可能要跟自己的孩子分开,乔娜目光惊恐,嘴唇哆嗦,身体都跟着颤抖起来,就像秋风中的落叶一样凄然。

    如果是从前,心软的周沫一定会可怜乔娜了,不再对乔娜恶语相向了,但她的心已经被乔娜的阴谋诡计锤炼的坚硬如磐石了,她真想把自己的语言变成机关枪,直接把乔娜突突死算了。

    “乔娜,你用这样恶毒卑鄙的手段来对付我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,你会遭报应的,你也会有孩子的,我诅咒你,你也会跟你的孩子骨肉分离,再不得相见,让你也尝尝这种痛彻心扉,生离死别的滋味......”

    “周沫......”乔娜嘴角抽着,用手扶着胸口,好像马上就要昏过去了一样,“ 我求求你,不要说了......我求求你,不要诅咒我的孩子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不诅咒你的孩子啊,你害我跟我的两个孩子分离,还不许我诅咒你和你的孩子了,我知道你的孩子是无辜的,那我的孩子不无辜吗,你知道他们思念妈妈的可怜样吗......你知道他们马上就要有后妈了吗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说到自己的两个孩子,眼圈一红,差点就掉下眼泪来了,一想到两个孩子要叫莫以珊为妈妈了,她的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“乔娜,你害得我好苦啊,害的我两个孩子好苦,拿人心比自心,你怎么有脸活在这世上,你怎么有脸又跑到这个岛上来见我,你马上给我滚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对周沫的事情,负罪感原本就极其大的,现在她自己怀孕了,听着周沫声泪俱下的控诉,她的灵魂被彻底的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她是孕妇,这些日子随着乐盛东躲西藏,担心受怕,身心已经极度的疲惫了,此时受了周沫这番言语攻击,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,大脑中晕眩袭来......

    乔娜想努力稳住身体,怕摔倒了伤害到孩子,她求助的向周沫伸出手,虚弱的叫着:“周沫,帮我......周沫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看出乔娜需要她帮助了,她眉头微蹙,正想着要不要伸手扶住乔娜呢,乔娜那边已经骤然失去了意识,整个人瘫软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周沫大吃一惊,无论怎么气恼憎恨乔娜,还是伸手去扶乔娜了。

    身旁突然传来一阵声音,就在乔娜要摔倒在地上的一瞬间,有个身影矫健的跃了出来,一把抱住了乔娜。

    “乔娜!!!”跃出的男人是乐盛,他原本斯文俊秀的表情全部化作了惊慌,大声叫着:“乔娜,你没事吧,乔娜啊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躺在乐盛的怀里,一动不动,脸上是不正常的苍白,眉头微微锁着,呼吸很是急促。

    周沫毕竟是善良的人,看着这样的乔娜,还是有些自责了,她关切焦急的看着昏迷中的乔娜,轻声建议着乐盛,“要不......要不我去叫医生过来吧,岛上也有医生的......”

    此时,乐盛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,他忽的抬起头,愤怒的对着周沫怒吼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刺激她啊?周沫,你说的话实在太恶毒了?你知道她有多在意肚子里面的孩子吗?你知道她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吗?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,她一直活在对你的自责和愧疚里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尼玛的,她不害我,我就刺激她了?她把我害成这样,我刺激她几句算什么?我其实应该杀了她的!

    但是,看着奄奄一息的乔娜,几乎要疯狂的乐盛,周沫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确实,她今天有些过分了,无论怎么说,乔娜都是孕妇,她和乔娜的私人恩怨,不能连累到肚子里面无辜的孩子。

    乐盛目光阴沉地刮了周沫一眼,又低头看向怀里的乔娜,还好,乔娜缓过了这口气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乔娜一睁开眼睛,就看见了神色紧张,焦虑的乐盛,还看到乐盛额上的一层薄汗,她下意识地抬起手,想要替乐盛把额头上的汗擦去。

    结果,她的手猝不及防地被乐盛牢牢的紧握着,如同溺水的人抓住唯一的浮木,她听见乐盛哽咽颤抖的声音:“乔娜,你醒了,你吓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乔娜脸色依然惨白,气息微弱,却努力的对乐盛笑笑,安慰着乐盛说:“我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乐盛紧紧的把乔娜拥抱进怀里,如果怕随时会失去乔娜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乐盛一直都知道乔娜对他深沉宽容的爱,对他掏心掏肺的好,为他不惜代价做出的牺牲,为他不顾一切的付出......

    但乐盛从来没有喜欢过乔娜,甚至一直轻视着乔娜,在他心里,是觉得乔娜配不上他,更不配得到他的爱。

    乐盛虽然跟乔娜结婚了,可只是为了兑现承诺,为了继续利用乔娜,让乔娜死心塌地的为他做事情,与爱无关,至少他认为与爱无关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乔娜每天往这边散步的主意,也是乐盛出的,乔娜是孕妇,溜达到亚瑟这边不容易引起怀疑,就算有人怀疑了,也不会把一个孕妇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乐盛每天都会以为保护妻子为名义,在乔娜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,顺便了解一下这个岛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个岛上虽然到处都是*,危险又诡异,乐盛却很喜欢这里,他觉得这里是以后最好的安身立命之地了。

    乐盛一登上这座岛,就起了占有之心,就开始想各种办法了解这个岛,了解这个岛上的*,他要像亚瑟一样掌控这个岛,然后把亚瑟撵走。

    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,乐盛不惜派出自己有孕在身的妻子。

    乔娜和周沫一碰面,乐盛就远远的看见了,他知道周沫对乔娜心中有气,来者不善,连忙借着树木的掩饰,小心迂回的绕道周沫和乔娜的身边。

    乐盛赶过来后,正听见周沫咬牙切齿的诅咒乔娜和他们的孩子,他很想出面来阻止周沫,又看见周沫声泪俱下对他们的控诉......

    他看着周沫哭的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,心中发软,还有些疼,在这件事情里,他真的很对不起周沫的。

    在乐盛原来的计划里,他绑架周沫,利用周沫引出盛南平,杀了盛南平,但周沫的后半生会由他来照顾,他对周沫的爱,对周沫的好,一定不比盛南平少,他一定会补偿周沫,给周沫幸福和快乐,会让周沫继续同她的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的......

    但是,世事难料,现在事情竟然演变成这个样子了,周沫和亚瑟在一起了,而他对乔娜也真的动了情,就在乔娜刚刚晕倒的那一瞬间,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紧张和害怕,爱和关切......

    乐盛心疼的抱着乔娜,站起身,想了想,对面前的周沫说:“你同亚瑟在一起,要留个心眼的,亚瑟不是善类,他看着年轻,无害,其实心思比深沉无比,你不要与虎谋皮,与狼共舞啊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