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3章 卧榻之侧的危机
    周沫咬牙切齿的盯着乔娜看,忽然看见有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了镜头里,竟然是乐盛!

    乐盛手里拿着一件稍后的衣服,为乔娜披在身上,脸上的神色很温和,同乔娜说了两句什么,就揽着乔娜回到屋内去了。

    怎么乐盛也来岛上了?

    不是只有杰森和战影过来啊!

    周沫原本是偷偷拿过亚瑟的望远镜来张望的,但因为看见了乐盛,心头疑惑丛生,只顾定定的盯着乐盛消失的方向看了,忘记了亚瑟随时会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拿着望远镜看了半晌,稍稍动了动身体,碰到了身后的一个人,她激灵一下,一转头,见亚瑟就站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周沫在亚瑟面前一贯强势,就算被亚瑟抓了个现行,她也没什么做贼心虚的反应,发挥她恶人先告状的强项,冷着小脸质问亚瑟,“为什么乔娜在这岛上?还有乐盛?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啊?”

    亚瑟知道为什么,但他却不能告诉周沫,是因为盛南平对他们残酷冷酷无情的剿杀,是因为盛南平要救周沫出去,才逼得乐盛等人走投无路的!

    在爱情面前,人人都是自私的!

    亚瑟笑的一脸清纯无害,镇定自若的对周沫说:“乐盛和我义父是好朋友,他爱人怀孕了,想到海岛上过安静的生活,我义父就带他们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义父是这么对我说的,我并不知道乐盛为什么要来这里,我和乐盛没有一点关系的,我也懒得理睬他们,如果你不喜欢他们住在这里,我可以撵他们走的!”

    周沫摇摇头,“算了,他既然是你义父带来的朋友,就让他留在岛上吧,你那样做会引起你义父的不满意,不要再给你树立敌人了!”

    如果是从前,周沫一定会怂恿亚瑟把乐盛撵走,不论最后结局怎样,反正他们是狗咬狗的事情,但现在周沫对亚瑟动了些心思,她就不想亚瑟为了她树敌太多了。

    亚瑟多精明啊,自然领会了周沫的意思,心中无比的欢喜,忍不住伸手抱了抱周沫,动情的说:“沫沫,你真好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好了,以后不可以再骗我,不可以耍我啊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好,也是有底线的!”

    就像她对盛南平!!!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亚瑟又忙乎了一下午,为杰森那边的吃穿用度做出了很多安排。

    无论亚瑟怎么不喜欢杰森这些人的到来,但现在还没有撕破脸,他必须将一个义子该做的事情做到了。

    周沫则很生气,很纠结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她捧着杂志心不在焉的时候想,我是不是该把乐盛和乔娜撵走,我可是这个岛上的女主人了?可是我如果真那么做了,是不是会对亚瑟有影响啊?

    周沫原本在这里住的很寂寞,自从发现杰森和乐盛等人来了以后,她的生活突然有了乐趣,时不时就的会拿起亚瑟的望远镜向杰森等人住的地方了望。

    亚瑟知道这些事情瞒不住周沫的,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了,周沫愿意看就看吧。

    周沫拿着望远镜看了一天,发现海边平房处住的都是熟人啊,她不但看见了杰森,乐盛和乔娜,还看见了费丽莎和苏菲菲......

    看见这些人后,周沫第一个想法就是,她妈妈怎么没有来啊?杰森和苏菲菲都来了,莫非她妈妈死了......

    周沫心神大乱,真想马上冲过去找杰森和苏菲菲询问一下的。

    她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,又意识到一个问题,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?他们怎么会聚集到一起呢?他们怎么成了朋友了?怎么住在一起了?

    而他们这些人绝不是甘居人下的主,他们怎么会甘心受亚瑟的气,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对付亚瑟的啊!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周沫有些替亚瑟担心了。

    晚上,周沫想着海边的那些人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,这是几千前留下来的硬道理,更何况这些他人是群豺狼猛兽啊。

    她从床上起来,走到房间外面,看见亚瑟站在走廊的窗前,脸色异常凝重的看着夜色中的海岸边。

    看来杰森他们带来的危机感,不只周沫自己感觉到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亚瑟虽然年轻,但他深藏不露的功夫可不比杰森差,到底是怎么样的压力,才会让亚瑟有了这样的表情,阴沉阴沉的,没有了一贯的云淡风轻,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血腥的黑暗,一双眼睛都透着浓郁的杀机!

    周沫往前走了一步,亚瑟立即听见了声音,转过头来,随之,也将浑身的黑暗杀气给压抑下去,竟然还对周沫温和的笑了笑,“沫沫,你还没有睡呢?”

    亚瑟,你能不能告诉,到底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周沫很想大声的问亚瑟,很想同亚瑟一起分担所有困难哀愁,但看亚瑟刻意的笑容,她没有多问,只是投入到亚瑟张开的怀抱里,把自己最大的温柔和温暖带给亚瑟,“你怎么不睡啊?在这里站着不冷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下午睡多了,不困的。”亚瑟抱着周沫柔软的身体,不由紧了紧手臂。

    他把所有心事和担忧压抑下来,周沫这段时间已经受了太多的惊吓,不能让她在活在担惊受怕中了,而现在的情况,再多一个人担心也没有任何用处,这些既然组团来了,就是来者不善了,他不想将周沫拉近尔虞我诈的血腥世界里。

    因为这几天亚瑟心中有事,周沫心里也有事的缘故,他们一直都没有吃顿像样的饭了,这天晚餐的时候,周沫看着桌上突然丰盛的六道菜肴,就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又馋人又可爱,她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要不要喝点酒啊?”亚瑟体贴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哦?”周沫看看亚瑟,然后把杯子拿递过去,“那我少来点吧。”

    亚瑟笑了起来:“恩,你别多喝就行,喝多了会难受的!”他知道周沫能喝点酒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周沫喝酒,能喝酒的人多数是性情中人,亚瑟只因为职业原因,所以才不喝酒的,其实他也是能喝酒的。

    这世上有很多男人,声称自己不吸烟,不喝酒,不打牌,不吸粉,而他真的也能做到不沾染这几样东西的,女人以为遇见这样的男人,是遇见了幸福,那就错了。

    女人们啊,不要太高兴了,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,吃喝嫖赌抽,男人总会沾染一样的,他不吃不喝不赌不抽,只能剩下一样——一样最让女人伤心的,而且会玩的花样百出的。

    周沫吃了很多喜欢的菜肴,嘴里是又香又醇的烧肉和红酒的味道,然后对问亚瑟:“我可不可以去见见乔娜啊?”

    “见乔娜......”亚瑟微微一愣,没想都周沫会提出这个要求的。

    “恩,我想见见这个女人,看看她到底有多脸大,还好意思来见我!”周沫对乔娜,一直是耿耿于怀的,她主要目的是想狠狠的羞辱乔娜一顿,让乔娜知难而退,同乐盛主动离开这个海岛,这样亚瑟的压力会减轻不少的。

    另外,周沫还想借机去见见苏菲菲,想问问她妈妈去了哪里,到底是生是死啊!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,就怎么样啊,在这里你说了算,来,沫沫,尝尝这个鱼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得心里好高兴啊,好纠结啊,怎么亚瑟现在的声音就这么好听哩?怎么她以前没发现哩?

    得到亚瑟无底线的宠溺承诺后,周沫开始找机会见乔娜,她本不是爱炫耀的人,但这次她必须高调一回了。

    周沫观察了乔娜很多天了,发现她每天都会顺着海边的小路往别墅这边走一走,看着好像是在散步,但周沫注意到了,乔娜每天都会稍稍多走出一段距离的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都已经怀孕了,还在为乐盛卖命呢!

    周沫出现在乔娜面前时,穿着漂亮的裙子,一双高跟鞋,细腰长腿的优势完全展露出来,牛奶一样的肌肤,花瓣一样的嘴唇,恍如她少女时候最鼎盛的美貌。

    乔娜没想到会突然遇见周沫,惊讶又窘迫的对周沫笑笑,“周沫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很轻蔑的上下打量着乔娜,恶狠狠的说:“你都已经这样了,还替乐盛跑出来打前阵呢?别以为我们看不出你的目的,明白你要再敢跑这里来嘚瑟,我就一脚把你踹流产了!”

    乔娜被吓了一跳,连忙护住隆起的肚子,往后面退了几步,一脸戒备的看着周沫,“不是的......我没有来打探什么,我就是散步,怀孕后每天都要散步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拿你这套鬼话骗别人去吧!”周沫气恼的大喝一声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吗?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有多恶毒吗?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可以为乐盛不要脸到什么程度吗?

    乔娜啊,我这辈子认识的所有人中,最贱,最烂,最不道德的就是你了,你压根没有一点儿做人的原则,为了一个男人,你可以不顾廉耻,不讲道义,真是让人恶心透了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