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2章 再见了,最爱的人
    周沫现在还哪有心思闻花香啊,她的世界总是在翻天覆地的变,无力,焦躁的挫败感让周沫觉得自己简直要崩溃。

    这里的的夏日已经很热了,身后不知从什么地方吹来的冷风,却令周沫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别整这些没用的啊!”周沫用书将亚瑟那捧花拨拉到一旁,她没用耐心再装下去了,从沙发上坐起来,小脸无比严肃,瞳孔一下缩得像针尖那么大小的看着亚瑟,“你说吧,你义父来干什么来了?他现在在哪里呢?你们在一起谋划我什么了?”

    亚瑟抬头,很认真的看着周沫,“周沫,我义父过来不是想谋划你的,他是没地方去了,来这里投奔我,我已经为他们安排好了住的地方,你放心,他们不会影响到你,我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,我更不会跟他们一起做伤害你的事情!”

    年轻男孩子的眉毛乌黑,眼神干净,象阳光下的海,碧蓝清澈,让周沫再说不出难听的话来,不由自主地就想相信亚瑟了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角,语气软下来了很多,“你义父那么厉害的人,不会在外面都没有居住地方了,他过来这里,一定是居心叵测的,我想他一定是冲着我来的!”

    亚瑟深深的看着她:“周沫,相信我对你的爱,好吗?请你相信我,我爱你,无论谁有什么想法,有什么打算,那都是他们的事情,我们改变不了他们的想法,但我的想法只有一个,我爱你,我要保护你,永远陪在你的身边,永不改变。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虔诚而坚定,还有些凄切又带着无限的温柔,周沫的心慢慢软化下去了,对亚瑟笑了笑,这个样子的亚瑟,让她没有办法再怀疑他了。

    周沫这点恩赐似的微笑,如同乌云背后的一抹瑰丽阳光,把亚瑟的整个世界都照亮了,他伸手就把周沫抱在怀里,微微低头,把嘴唇轻轻的印到周沫的唇上。

    这是亚瑟第一次亲吻周沫,周沫的身体微微一抖,整个呼吸都屏住了,人也不由自主的僵直不动了。

    周沫的鼻端充斥着亚瑟的味道,年轻男孩子阳光清新的味道,她清楚的感觉到亚瑟微凉的嘴唇......

    一切只发生在一秒钟内,周沫愣了愣,就清醒了过来,伸手要推开亚瑟,但亚瑟的嘴唇已经先离开了周沫的唇,依然紧紧把周沫揽到怀里:“沫沫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挺喜欢这里的,但义父他们来了,这里就不美好了,我知道你讨厌我义父,我不会让你跟你厌恶的人见面,更不会让你和他生活在这么近的距离里。

    你给我些时间,我做一下安排,找个安全的地方,然后我就带你离开这里,义父他们喜欢住在这里,就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吧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没有一点铿锵有力的豪言壮语,但周沫却是铭感五内的,她在亚瑟这段话里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维护和宠爱之意,是她这些日子以来所听到的最动听的声音。

    亚瑟是了解她的,珍惜她的,懂她的。

    “亚瑟,谢谢你,谢谢你对我的好,套用一句很狗血的话,只要你肯在我身上赌,我一定不会让你输的.......”周沫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不由紧紧的抱住亚瑟,就象抱住最后一线即将破碎的希望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周沫此刻内心的惶恐和不安,无论她怎么凶悍,粗野,刁蛮,像个小疯子一样,像个刁蛮泼妇一样,那都是她自保的各种方法,其实她的内心是极度脆弱的,不安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她的海市蜃楼,她原本一直期盼着盛南平可以来救她脱离苦海的,但残酷的现实告诉她,盛南平永远都不会来了,她真的很需要人帮助她,保护她的。

    “周沫......”亚瑟激动的都要哭了,他紧紧抱着周沫,真希望自己能与周沫在此时化做尘土混在一起,这样他们就可以永不分离。

    他们拥抱在一起很久,亚瑟把头埋到周沫的脖子边,周沫清晰的感到一股热热的湿意沁到脖子上。

    亚瑟哭了!

    这个外表阳光无害,内心阴暗,凶狠,狡诈的男人竟然哭了!

    周沫只觉得心里有个东西咯嘣一声碎了,碎落的渣子都扎在她的心头肉里面,让她觉得生痛生痛!

    原本亚瑟只不过是个傻孩子,竟然为她这样狡诈,虚伪,自私的女人哭了,只因为她随便说了些花言巧语!

    周沫依靠着亚瑟,如果最开始她心里还存在着对亚瑟的利用,对亚瑟的欺骗,这时,她的心开始真正的软化了,这样子善良,真情的亚瑟让她不忍心给他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
    而就在不远处存在的杰森,也令周沫感到极度的不安,她没有时间,也不敢再玩感情游戏了,她要真心真意的对亚瑟了,希望换得亚瑟对她真心真意的啊,这样就可以保护她,不再受杰森的欺负和羞辱,那次恶心屈辱的经历,周沫只要一回想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亚瑟是个无比敏感的人,他感觉到周沫对他的爱之后,安心的阖上眼睛,有些孩子气的说:“周沫,你不能骗我的啊,我这个人书读的少,别人说什么,很容易当真的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里还带着激动刚刚褪去的颤音,让周沫听的很心酸,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哭出来了,因为她突然想起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,再见了,从今天开始,我真的不能再爱你了,真的不能再想你了,我们真的没有任何瓜葛了......

    因为我已经答应了另外一个人,要把所有的爱给他了!

    周沫鼻子发酸,眼睛发热,此时此刻,有多少的情非得已,有多少事出有因,有多少的因缘际遇啊!

    按理来说,如果周沫不选择盛南平,退而求其次的人选该是段鸿飞,但是,在周沫最无助,最虚弱,最惶恐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不是段鸿飞。

    周沫真是有些委屈和被迫接受的无可奈何,娇嗔的说着:“我可以不骗你,但是,你要对我好,一心一意,爱护我,保护我,不准任何人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看其它的女人啊!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遵守诺言,那我就要...”

    “不会,我会永远信守诺言的,一生一世的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侧头拿鼻子蹭了蹭亚瑟的脸, “如果你再想跟我耍花招,我就打你, 用皮鞭抽你,把你抽的皮开肉绽,让你永远都不能再犯错!”

    “唉...”

    亚瑟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喜欢上周沫,这个女人真是血腥暴力,完全一个野蛮女友啊。

    两人彼此拥抱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直到周沫觉得有些不妥,推开了亚瑟,两人才算分开。

    亚瑟起身后,打电话给下面的人,叫他们给杰森和乐盛等人送去供给和生活用品,他又重新给自己的保镖和雇佣兵们安排了住宿的地方,并且重新布置了他在岛上的各种防御攻势,打电话给他的联系人,又高薪聘请了些雇佣兵过来。

    周沫经历这里这么多的事情,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就算亚瑟再信誓旦旦的说喜欢她,她还是习惯性的暗中注意着亚瑟的一言一行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盛南平都可以欺骗她,背叛她,还有谁是可以相信的呢!

    周沫听着亚瑟语气严肃的各种布控,发现这次杰森的到来不是小事啊,而亚瑟也没有欺骗她,亚瑟确实把杰森那些人当做贼一样防范着了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她见亚瑟总是拿着望远镜往西北方向的海岸处张望, 她趁着亚瑟不注意,拿过望远镜向那个地方一看,不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周沫竟然在那一溜平房前面看见了乔娜!!!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,那里高大树木下掩映着一溜平房,是给雇佣兵和保岛放哨的下属们居住的,杰森等人来了住在那里 ,也算正常,怎么乔娜竟然也在这里!

    周沫以为自己看错了,拿了望远镜又看了看。

    此时,外面的天下起了雨来,开始的时候,雨势并不大,稀稀落落的,但很快也将人的衣服浇湿了。

    乔娜并没有穿雨衣, 衣服暂时没有湿,她里里外外的忙乎着,裙子慢慢的湿了,都贴在了身上,将她稍隆起的肚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艾玛,乔娜竟然怀孕了!

    周沫忍不住皱起眉头,她和乔娜才分开几个月啊,乔娜竟然怀孕了!

    她细细的一算,自己来到岛上已经三个多月了,乔娜如果在那个时候跟乐盛在一起,或者之前就在一起了,孩子至少也该三个月了!

    时间过的真快啊!

    周沫算了下日子,忽然有些感慨,她竟然被绑架出来五个多月了,难怪盛南平会变心了!

    她拿着望远镜,眯眼看着乔娜,看着一手改变自己命运的女人,看着把自己从天堂拖入地狱的女人!

    如果说这世上周沫最恨谁,那真是非乔娜莫属了——她全心全意的信任乔娜,乔娜却把她骗的最苦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