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1章 她是我未来妻子
    杰森狡诈的眼睛一眨巴,点点头,再看向亚瑟的时候已经变得目光沉稳了,“亚瑟啊,我们就住在这里吧,这段时间还需要你多照顾我们了!”

    亚瑟见杰森和乐盛的架势是一定要赖在岛上了,他没办法再撵了,只能笑笑,说:“义父,乐先生,我带你们过去看看房子吧!”

    凡事都要求完美的亚瑟,这一溜房子建造,布局的非常合理的,虽然这里是给保镖和雇佣兵们居住的平房,但房屋宽敞干净,里面设施齐全,每间房都自带卫生间,只要稍稍布置就变得很舒服了。

    杰森和乐盛等人里外转转,见这里比他们预想中的好很多,心中都比较满意的,只有娇生惯养的苏菲菲看这里很不顺眼。

    这里的条件无论怎么好,都不能跟她以前居住的地方比,苏菲菲看看身边被绿树遮挡住的隐蔽型的房屋,再看看远处山上若隐若现的漂亮别墅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义父,乐先生,费小姐,只能让你们屈尊住在这里了,我这个人有些洁癖,我的房子不能与人分享,等过几天消停了,我们在岛上给你们盖新的别墅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有洁癖?不能与人分享房子,那周沫怎么可以住在你的大别墅里面啊?”窝了一肚子火的苏菲菲忍不住开口怂了亚瑟一句。

    杰森的脸色不由一变,他现在真的很害怕女儿和亚瑟对上,怕性子怪异的亚瑟翻脸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次亚瑟并没有生气,而是笑了,笑的一脸幸福甜蜜的样子,眼睛亮得几乎要滴出水来,开心的说:“周沫是我未来的妻子,我的家人,她当然可以跟我住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苏菲菲诧异的瞪大眼睛,乐盛脸色微微变了变,一旁的杰森虽然不动声色,但眼神幽深了些,就连躺在屋内床上休息的费丽莎,也腾的一下坐了起来,几步奔到屋子外面来。

    “你和周沫要结婚了吗?她同意嫁给你了?”苏菲菲白痴的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结婚,但结婚是早晚的事情,周沫一定会同意嫁给我的。”亚瑟好像没有看见这些人的变化,继续幸福满脸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亚瑟,你别忘了,周沫曾经出手伤了我爸爸,她算是我爸爸的仇人呢!”苏菲菲气的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苏菲菲并不知道周沫伤了杰森身体什么地方,但她知道周沫把自己的父亲伤了,而她这样气恼,并不是想替爸爸报仇,只是单纯的不想周沫过的比她好,就算周沫现在是阶下囚的身份,也不应该住在亚瑟豪华舒适的大别墅里面。

    亚瑟看了眼杰森,轻笑一下,“菲菲啊,事情的详细经过你可能不知道,这件事情并不怪周沫的,你问问义父,是不是跟周沫无关,他是不是不怪周沫?”

    他无比笃定,杰森不会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自己的亲生女儿的。

    苏菲菲傻了吧唧的真转头去看向杰森,“爹地,你真的不怪周沫吗?”

    杰森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来,只能郁闷的点点头,“恩,我不怪周沫。”

    “啥!?”苏菲菲惊诧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费丽莎听了杰森和亚瑟的对话,有些沉不住气了,倏地一下眼神凌厉的看着亚瑟,“亚瑟先生,你大概是忘记了,周沫是我们大家齐心合力绑架出来的,我们千辛万苦绑架她出来是为了对付盛南平的,并不是给你做妻子的!”

    亚瑟目光淡漠的看了眼一脸以老大自居,教训自己的费丽莎,轻蔑的说:“我已经给你们很多次利用周沫的机会了,但你们都不是盛南平的对手啊,屡战屡败!

    你们都知道周沫的性子有多烈,自杀,逃跑是家常便饭,这段时间我把她困在这个岛上,让她没有机会逃跑,也没有机会自杀,如果她逃走了,或者自杀死了,你们还利用个毛线啊!”

    “但是她现在没有死,也没有自杀,就必须还要按照之前的计划去做,我们要利用她去要挟盛南平,跟盛南平讲条件,我们还要利用周沫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周沫,利用周沫的!”亚瑟粗暴的打断了费丽莎的话,眼神冷酷犀利的盯着费丽莎,“以后无论是谁,再敢打周沫的主意就是跟我作对!”

    费丽莎被亚瑟的眼神看得心惊胆颤,明明亚瑟只是一个阳光俊秀的大男孩,可一但翻脸,就会像地狱来的吸血魔鬼一样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丽莎,亚瑟,我们难得团聚到一起,不要因为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争执了。”乐盛笑着出来打圆场,“亚瑟先生,还要麻烦你为我们调来些吃的,还有生活用品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亚瑟,义父都饿了,你去为我们准备食物吧!”杰森哈哈笑着,对着身旁的费丽莎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亚瑟心里惦记着周沫呢,他知道周沫不喜欢他同杰森这些人有太多的接触,为了不引起周沫的抵触情绪和怀疑,他想早点回到周沫身边去,他也不同费丽莎再争辩了,点点头,说:“好,我现在就去为你们准备供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大步的走向他的车子,上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费丽莎盯着亚瑟的背影,狠狠的瞪了一眼,然后转头看向杰森,轻哼一声,说:“杰森先生,这就是你教育出来的好儿子啊,他完全不听你的话,甚至还想背叛你呢,这样的逆子,你真应该除掉他啊!”

    杰森本就心中愤懑,气恼,被费丽莎这样一抢白,他脸色黑的如同能滴下水来,眼睛里充满了黑暗和血腥,咬牙切齿的说:“这个亚瑟,越来越过分了,我能把他扶持起来,我就能把他打压下去,你们等着看吧,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的!”

    跟在杰森身边的战影一直沉默着,在听见杰森这句话时,高冷淡漠的脸不由的一抽,眼神也跟着一紧。

    乐盛敏锐精明,已经看出战影对亚瑟的感情了,通过乔娜,曲清雨这些女人的种种作为,乐盛深知,女人为了心爱的男人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起战影的疑心,不去给亚瑟通风报信,乐盛笑着说:“杰森先生消消气了,亚瑟就是这么个脾气,他在你面前永远都是个孩子,你们父子多年,你怎么能跟他真生气呢......再者说了,亚瑟对我们也是很不错了,我们这么多人来投奔他,他没有将我们撵走,还为我们提供了住宿,吃喝,这已经很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说着话,走到杰森身边,假意拉着杰森的胳膊往屋里走,暗地里捏了捏杰森。

    杰森马上会意了,神色舒缓了下来,笑着说:“是啊,我怎么会跟亚瑟生气呢,他虽然是我义子,可在我身边呆了这么多年,我一直把他当做亲生儿子看待的,就算有些矛盾,也不是大事的......”

    费丽莎眨巴着眼睛,不明白杰森和乐盛是什么意思,乐盛虽然看不惯费丽莎,但此时他们还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他们要面对的内忧外患都太强大了,他们还要合力对付内部的亚瑟,外面的盛南平呢!

    乐盛对费丽莎挑了一下眉,使了个眼色,“费小姐,你也累了,我们进到屋内坐着谈吧!”

    费丽莎知道乐盛诡计多端,知道乐盛又有花招了,点点头,跟着乐盛他们一起进屋了。

    周沫自从亚瑟走后,就开始惴惴不安,心绪不宁的。

    杰森他们突然到岛上来干什么?

    自从周沫上次把杰森扎伤以后,她一直没有见过杰森呢,但是晚上经常会做噩梦,有时候会梦见那天被羞辱的惨状,有时候会梦见杰森气急败坏的拿刀过来杀她,嘴里嚷嚷着要报仇......

    周沫很害怕,她怕杰森是到这里来找她算账的,而她在这个岛上能够依仗的,不过是亚瑟对她的好,她测量不出深度的好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周沫身心饱受折磨,一直处于惊弓之鸟的状态下,她能感觉到亚瑟对她的情意,但她不知道亚瑟对她的这份感情有多深,同杰森的养育之恩比起来,亚瑟心灵的天平会倾向谁呢......

    如果亚瑟对她的感情并不深厚,或者干脆是逗她玩呢,但接下来她将面对的......

    周沫一想到恶心卑鄙的杰森,都不敢想下去了,她四处寻找,藏了一把小刀在身上,以防亚瑟把她出卖给杰森,那样她又要以死相拼了。

    在岛上安安静静的住了许多天,周沫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静好淡然的生活,其实,她真不愿意过那样打打杀杀,拼死拼活的日子,她很怕疼的啊......

    周沫正患得患失的想着心事,见亚瑟的车子开了回来,她连忙伸手拍拍自己的脸,让自己神情放松下来,然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装作若无事的看书。

    亚瑟很快走了进来,手里拿着一捧野花,献宝一样递给周沫,“沫沫,你闻闻,很香的啊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