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0章 必会春暖花开
    乐盛轻哼一声,冷傲而强势的开口,“那你就让这女人向把嘴闭上,现在不是抱怨和推诿责任的时候,我们要么同舟共济,共度难关,要么就一拍三散,各奔前程!”

    费丽莎不忿的冷笑,“你以为我害怕跟你们一拍三散吗?同盛南平有深仇大恨的是你们,他想杀的是你们,就算我跟你们分开了,被他抓到了,他也不会将我怎么样的!”

    乐盛一扬眉头,讥讽回复费丽莎,“你真以为自己在盛南平心里很重要吗?他当初肯放你一马,是因为你还没有触犯他的底线,这次你出谋划策绑架周沫,你以为他还会饶过你?就算你肯脱衣服跟他睡,他也不一定肯睡你的!”

    费丽莎被乐盛恶毒的话直接的噎了回来,她气愤懊恼的盯着乐盛,看着乐盛跟盛南平隐隐相似的面容,让她立即想起了对她绝情决意的盛南平,差点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亚瑟带着人乘着敞篷越野车过来了,白色的身影在海风里猎猎飘舞着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的人立即都不说话了,都神色严肃,内心忐忑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亚瑟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们这些自负机智过人,深思熟虑的人才发现,真正精明的人原来是亚瑟,在他们跟盛南平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,亚瑟如愿以偿的抱得了美人归,并且躲到这个自带保护屏障的*岛上来了。

    就算盛南平哪天真的找上来了,如果盛南平被*炸死了,那亚瑟手里拥有美女周沫,而周沫手里又拥有盛南平的一半身家,几百亿的资产,真是钱财美女兼得。

    如果盛南平战胜了亚瑟,亚瑟可以拿周沫跟盛南平讲条件,以亚瑟的身手和智慧,至少可以留条性命在的啊。

    杰森,乐盛和费丽莎各个都是人间精明鬼,此时都在心里暗暗佩服亚瑟,同时又觉得很不是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义父,乐先生,费小姐!”亚瑟从车上跳下来,扬声同大家打着招呼,嘴角微微的扬起一点弧度,看起来好像是笑了,可是眼神中却隐约带着烦躁和桀骜不驯的叛逆。

    这些个没用的东西,打不过盛南平,反身就算计到他的头上了,以为他是好欺负的吗!

    费丽莎和乐盛对亚瑟点点头,笑笑,算是打过招呼了,他们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要由杰森跟亚瑟谈的。

    “亚瑟啊,好一阵子不见,我发现你气色很好了,这岛上果然适合休养生息啊!”杰森哈哈笑着,很满意的四处看着,摆出一副很喜欢这里的架势。

    亚瑟忧心忡忡的看着杰森,“义父,这个岛上可不适合休养,这里处处都是*,搞不好就会丧命的!”

    杰森听出亚瑟话了的不欢迎了,他脸上露出微微的不悦,语重心长的说:“亚瑟啊,我知道这大半个岛是你以个人名义买下来的,但是饮水思源啊,你有今天这样的身份,地位,财势多亏谁啊!

    现在义父老了,没有能力了,落魄了,现在正是需要你帮助我的时候,亚瑟啊,就算我们不是亲生父子,你也不能不管义父啊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轻轻笑了一下,说:“义父,你这么说话我就不开心了,你是想让我撞死在这里吗?”他说着话,俯身捡起几块石头,一扬手,抛进眼前的一片小树林子里面......

    瞬间,林子里面轰然炸响,砰......砰......烟雾弥漫,火焰冲天,地动山摇,空气中都是*的味道.......

    就算杰森是历经血雨腥风的老江湖,就算费丽莎和乐盛也是见惯风雨的,但还是被眼前轰轰烈烈的,仿佛电影大片的场面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刚刚,如果他们某个人没有忍住,随便到附近走走,就会灰飞烟灭的;如果他们某个人跑到树林里面撒泡尿,就会被炸的粉身碎骨的......

    亚瑟并未罢休,又向另外一个方向扔出两块石头,立即,树林里面轰轰隆隆四起,呛鼻子的销烟弥漫在空气里,引得众人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“义父,你现在再看看,这里适合休养生息吗?”亚瑟转过头,对着杰森和乐盛,费丽莎等人笑了,笑容可爱阳光,好像一个无害的大男孩,“你们都看见了,这座岛屿真的处处都潜在着危机,就算我那里看着好像很安全,那也是靠无数条鲜活的生命硬趟出来的,不是表面看着那么安逸,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杰森看着两边树林里因为爆炸引起的火光,还有弥漫在空气中的烟雾,抿了抿嘴唇,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费丽莎和乐盛。

    费丽莎无论在怎么精明狡诈,在这种轰轰烈烈的爆炸声中,多少有些失去了神志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半了。

    乐盛在这个时候还保持着镇定,他知道,以亚瑟狡诈和聪明,在海岛附件事先埋下一些雷是有可能的,乐盛是爱过周沫的人,知道那丫头有很**的人格魅力,亚瑟不是神仙,当然在劫难逃,亚瑟为周沫做出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很正常。

    他无所谓的看着亚瑟,“这里确实危机四伏啊,但生活在这里的人,警惕性一定会更高,对生命的体会一定会比别人更真切的!”

    乐盛说完,看向杰森,“杰森先生,你不想体会一下这种危机中的幸福感吗?”

    杰森多精明啊,他虽然被*吓得一时糊涂了,但在亚瑟的提醒下,他立即清醒了过来,点点头,赞同的说:“是啊,在这个岛上生活的人,一定会比起其他地方的人有更多的了乐趣,我愿意生活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亚瑟闷沉一笑,阳光的脸上看着都是愉悦的表情,其实心中已经了然了乐盛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乐盛这家伙不愧是盛南平的亲弟弟,随便一句话就能操纵老奸巨猾的杰森,这样毒辣的人,他是不能以硬碰影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已经对周沫许下诺言了,那所别墅是只能属于周沫的,他爱周沫,这份爱,死都不会改变了,无论是义父的恩威并施,还是乐盛的狡诈离间,他都不会让周沫受变点委屈的。

    亚瑟对着杰森和乐盛扬唇一笑,“如果你们不嫌弃小岛的危机环境,我欢迎大家住进来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这句话,杰森和费丽莎脸上都露出一片惊喜,他们都没想到亚瑟会这样痛快答应下来,只有乐盛是目光幽然的看着亚瑟,他相信,亚瑟一定会有后话的。

    果然,亚瑟顿了一顿,指指岛上靠近大海边上的一溜平房说:“你们可以住在那里,那附近的山林都没有*的,那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......”

    杰森,费丽莎还有亚瑟一看亚瑟所指的地方,脸色立即都黑了,那个地方他们之前都知道,是亚瑟下面那些雇佣住的地方,那个地方临近大海,是亚瑟的了望前哨,是为亚瑟看家护院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亚瑟却要他们住在那个地方,明显是把他们当做保镖下属使唤吗?

    杰森和费丽莎脸上一变,还不等他们说话,苏菲菲在旁边先炸毛了,嗷嗷叫着:“亚瑟,你什么意思啊?把我们当成你的下属使唤了?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啊,那是你给下属们居住的地方,我爸爸可是你的义父啊,你辛辛苦苦栽培你这么多年,你就这样回报他啊,你的良心被够吃了,你还是人吗,你简直就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闭嘴......菲菲,闭嘴!”杰森高声呵斥苏苏菲菲。

    杰森对亚瑟的安排当然是非常不满意的了,他最开始很高兴苏菲菲替他出头说出这番话,可听苏菲菲越说越过分,而亚瑟的脸上越来越难看,他骤然心慌意乱,连忙大声呵斥住苏菲菲。现在他们是败者之寇了,他们是来求助亚瑟的,亚瑟如果真的跟他翻脸无情,扭头就走,他们真是没有去路了。

    但亚瑟已经被苏菲菲的话惹恼了,亚瑟心里窝藏着无数郁闷,正愁无处发泄呢!

    他毫不客气的看向苏菲菲,“大小姐,就算我的命是义父给的,就算我欠义父的,偿还总是要有期限的吧,你可以问问义父,我这些年为他赚了多少钱,是不是他养育我总钱数的百倍,千杯?我这些年有多少次在为难当头救过义父的命,就算他养育我一条命,我还给他十条命,二十条命,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苏菲菲看着宛若变脸一般的亚瑟,和煦阳光的笑容瞬间褪去,阴狠血腥的杀机骤然四起,她吓得嘴唇哆嗦,说不出话来,下意识的躲在了杰森的身后。

    杰森看着这样的亚瑟也有些害怕了,下意识的将苏菲菲拉倒他的身后,面沉如水的质问亚瑟,“亚瑟,你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乐盛已经看透 亚瑟的心思,亚瑟就是不想他们留在岛上,用这个方法羞辱他们,逼迫他们自己主动离开,但他们现在绝对不能离开这里,只有留下才有机会......

    “杰森先生,我们就去住在哪里吧,面朝大海,必会春暖花开的!”乐盛对着杰森挑眉一笑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