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9章 相思若狂
    亚瑟从前最是惜字如金,从来不肯跟他们任何人多说一个字,能点头或者摇头答复的事情,都不会开口说话,可是此时竟然对周沫说了这么多的话!

    战影早就知道亚瑟对周沫情有独钟,可是亲眼看着亚瑟和周沫站在一起,俊男美女的组合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,而亚瑟对周沫的体贴关爱,将她的心深深的刺痛了。

    她强做镇定,低声对亚瑟说:“我在外面等你吧,你快点出来!”说完,大步的走出了别墅的院子。

    亚瑟压下复杂的情绪,努力的对周沫笑笑,说:“沫沫啊,外面冷了,你回屋子里面休息吧,我跟战影谈点事情,很快就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的眼神倏地冷了几分,嘴角带着嘲弄的恨意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花花肠子,你让我回屋里等死吗?你们两个又想怎么算计我啊?”

    “沫沫,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啊?”亚瑟的声音带着震惊,“我这样喜欢你,怎么会同战影一起害你呢?”

    亚瑟被周沫这句话吓坏了,他千辛万苦的追了周沫这么久,周沫总算肯对他好一些了,偏偏在这个时候战影跑来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战影,亚瑟不由生气,生气战影后面的那些人——他义父和乐盛借以藏身的老巢被盛南平给剿灭了,杰森就带着战影和费丽莎,乐盛等人跑到这个岛上来避难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人不太熟识岛上*的分布位置,暂时只是登上了岛,在一个避风的地方休息,还没有冒冒失失的冲到他的别墅这边来。

    而杰森在带人来这里之前,压根没有同亚瑟通过光,他被盛南平吓怕了,想借助这片神秘危险的*来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亚瑟本来就是个性子怪癖,诡异的人,他非常不喜欢杰森的这种善做主张,先斩后奏的行为,尤其此时周沫还对这事有了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周沫的视线只在亚瑟脸上停留了一秒,就把头转向一旁,冷淡的开口,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你们想怎么样随便吧!我就知道,你只是在逗我玩呢!”

    亚瑟白皙的脸都涨红了,大声的说:“周沫,我真没有逗你玩的,是他们自己跑到岛上来了,我之前都不知情的,如果我不是真心对待你,就让我天打五雷轰,被乱枪打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不要胡乱发誓了,我最讨厌别人动不动就发誓了!”周沫不耐烦的大声打断了亚瑟,“你要不想活了,就马上死一边去,别在我面前这样诅咒自己,弄的我都感到罪孽深重了!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亚瑟急急解释的神情,心里是很歉疚的,她发现自己真是个坏女人。

    她面对盛南平时候就可以温柔,深情,善良,还有些苯拙的,可当她一面对段鸿飞的时候,就会被一个坏东西取代了,变的刁蛮,任性,面对亚瑟时候更是变本加厉,直接就成了忘恩负义,狡诈自私的女人了!

    周沫不是傻子,亚瑟这些日子对她的好,对她的宠爱,她都是有感觉的,看着亚瑟满脸的紧张,焦急,不安,周沫突然有些厌恶自己了,她明明卑鄙的在利用亚瑟的感情,还故意误解亚瑟,真是有点过分啊。

    亚瑟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,修长漂亮的手指交握搅动着,精致俊帅的脸上满是困惑,喃喃的跟周沫解释着:“周沫,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,我之前并不知道他们突然过来了,我这就去撵他们走,我绝对不会让他们住到这边来,不会让任何人有接近你的机会,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不忍心再逼迫亚瑟了,对亚瑟笑笑,“算了,我跟你开玩笑呢,你快点去见他们吧,我回屋休息了!”说完,转身就要往屋子里面走。

    亚瑟伸手拉住了周沫的胳膊,眼睛熠熠发亮,“周沫,我是真心爱你,我一定会我们的未来做打算的,任何人也不能将我们分开的,你放心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恩,你也放心的去吧!”周沫对亚瑟又笑了一下,梨涡轻浅,生动耀眼。

    亚瑟见周沫笑了,总算是放下心来,目送着周沫进到别墅里面,他才大步的去找杰森和战影等人。

    杰森和战影带着乐盛和费丽莎等残兵败将跑到岛上来了,因为盛南平来势凶猛的突然袭击,他们这次损失很严重,除了那些聘请的雇佣兵外,他们各自的手下没剩下多少人了,但三方面势力汇合在一起,黑压压的,看着也不少人呢!

    只是他们这些人再没有以往的不可一世,衣饰光鲜华贵了,也没有平日蛮横无理的样子了,他们都是狼狈出逃的,又在大海上提心吊胆的逛荡了一天多,此刻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,蹲在海边吹着海风,忍受着饥肠辘辘,样子别提都狼狈了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娇生惯养的苏菲菲,此时也是衣服褶皱,头发凌乱,面色憔悴,她委屈的嘟着嘴,不满的对杰森说着,“爹地啊,亚瑟怎么还不来接我们啊?等下你见到他的时候,要好好教训他啊, 他越来越不把你放在眼里了!”

    杰森此刻的心情非常糟糕,没耐心再哄着他的小公主了,他不悦的瞪了苏菲菲一眼,“到了现在这种情况,你还没看清形势吗?我们现在是求着亚瑟来了,这里是亚瑟的底盘,等下你给我收敛点,不准招惹到亚瑟啊!”

    苏菲菲很少被爸爸这样疾声厉语的吼,又害怕又委屈,眼泪差点掉下来,碍于爸爸阴狠的样子,她还是没有哭出来。

    乐盛没有理睬杰森这边的动静,从他准备的行囊中找出两条羊绒厚披风,一条为妈妈乐云逸披上,一条为妻子乔娜披上。

    “披上点吧,这里海风大!”乐盛对着乔娜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乔娜也拿出一件厚实的夹克给乐盛,“你也穿件衣服,别着凉了!”

    周围众人看着他们夫妻如此恩爱,都是各怀心事,默默无语。

    在帝都经历过巨变之后,乐盛心思比从前更加缜密了,凡事都会做两手准备的,准备的出逃东西很齐全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现在又有乔娜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帮助,他们虽然同杰森一样是出逃,却看不出太过狼狈和落魄。

    在周沫被亚瑟带走的那天,乐盛就兑现了他的承诺,同乔娜结婚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乔娜为他牺牲了什么,因为他知道乔娜想要的什么,因为他知道以后的很多事情还要靠乔娜替他完成。

    乔娜对乐盛绝壁是真爱的,她和乐盛在一起后不但对乐盛体贴入微,对乐云逸也是精心照顾,乐云逸的病情都得到了极大的好转,尤其在知道乔娜怀孕了之后,乐云逸的心情开朗了很多,状态也越发趋向正常了。

    乐盛虽然不爱乔娜,但他很感激乔娜对他的付出,尤其在乔娜怀孕之后,乐盛甚至想放弃他对盛南平的报复了......

    亚瑟愿意同周沫在一起,就让亚瑟带着周沫走吧,乐盛只想同妈妈,乔娜和孩子一起过安安静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,盛南平已经被他们惹毛了,不肯善罢甘休了,将乐盛岁月静好的美梦再次打碎了!

    “哼,果真是所有组织都是从内部瓦解的,如果不是曲清雨这个贱人,我们这次不会败的这样惨......”费丽莎气急败坏的骂着,“我早就说过这个女人不可信,她这些年一直都很爱盛南平的,很容易为了盛南平再次动情的......

    当初我就不同意派曲清雨去盛南平身边,你们两个偏坚持让她去,这下好了,这个死女人把我们害惨了......”

    费丽莎真是烦透了,这段时间她一直屈尊躲在杰森的地下庄园里,等着曲清雨解决了盛南平,又有些害怕曲清雨解决了盛南平,心中矛盾又纠结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候,费丽莎才清楚的意识到,原来她还深爱着盛南平呢!

    费丽莎在煎熬挣扎中等待着,直等到曲清雨背叛了他们,有人突然来剿杀她们,但带队来的人是大康,不是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啊,直到这个时候,她都没有机会再见他一面!

    费丽莎是那样的想念盛南平,相思若狂,她真想来追杀他们的人是盛南平,由盛南平亲手杀了她,让她再看盛南平一眼,她死也瞑目了!

    乐盛面色阴鸷下来,冷哼一声说:“费小姐,现在事情已经出了,你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,如果当初派你假扮周沫,估计你得比曲清雨更快背叛我们!”

    “乐先生,你什么意思啊?你觉得我想叛徒啊!”本就心烦意乱的费丽莎,被亚瑟这样呛了一句,脸色涨红,立即怒了。

    费丽莎是个心高气傲的人,她深爱盛南平,却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少说两句吧,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!”杰森虽然已经落魄疲惫了,但声音依然洪亮,眼神依然犀利,身上依然带着叱咤风云黑帮老大的气势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