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8章 爱与不爱的区别
    周沫真的和亚瑟在一起了!!!

    无坚不摧,百毒不侵的盛南平被这一段视频给重重的打击到了,看着视频中的周沫和亚瑟直了眼睛,只是目光幽冷阴沉。

    视频录像中画面一转,是周沫和亚瑟共同站在厨房里面,亚瑟半垂着头,很认真的在切菜,动作流畅,手指扣着刀背,刀的起落间行云流水......

    周沫靠在厨房的门框上,静静的看着,突然黑白分明的眸子忽地一亮,整张脸都生动了起来,“亚瑟,你这段切的有些粗了,不好!”

    亚瑟抬起头,无比宠溺的看着周沫,百依百顺般的说着:“好,这些都扔掉,我重新切!”说完,亚瑟就将案板上那些细如发丝的土豆丝毫不迟疑的扔到垃圾筒里面,又拿过一个圆润的土豆重新切起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虽然没有专门学过厨艺,也知道切土豆丝是很考验厨师刀工的,而亚瑟刚刚切的那些土豆丝明明已经又细又均匀了,偏偏周沫要鸡蛋里挑骨头,最最重要的是,亚瑟明知道周沫是故意刁难,还愿意宠爱真周沫,愿意听周沫的话......

    亚瑟肯这么做的一部分原因,并不是为了做饭吃,而是为了宠,宠爱着周沫的一切小脾气,一切任性,一切刁难.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盯着周沫清丽如昔的脸,目光舍不得移动,心里却疼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冷静,从容,睿智的盛南平,被这几段视频彻底扰乱了心神,竟然忘记了前面正在追踪乐盛的那些下属们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追到了出口,看见有人离去的凌乱足迹,我已经派人沿途继续追踪下去了......”下属铿锵有力的汇报声,终于将失魂落魄的盛南平拉回到现实中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得不承认,乐盛这招真是够狠的,比往他身上打上几枪还要狠,还要疼呢!

    他稳了稳心神,才勉力张嘴,对下属说:“好......好,派人继续追踪......”

    在外面搜索无果的小康已经走了进来,正看见了,周沫和亚瑟这段视频,心中又是震撼又是悲哀!

    他们老大的脑袋啊,就这样被绿了,可惜啊,老大还在不顾一切,绞尽脑汁的四处寻找周沫,舍生忘死,披肝沥胆的营救周沫呢,结果......

    小康忽然发现,原来真实的周沫从来没有变过,永远不把盛南平放在心上,对盛南平永远那么漫不经心,永远的那么可恶.......又永远的牵动人心......

    他见盛南平面色沉郁,神色萧索,他咬了咬嘴唇,走了过去,小心翼翼的说:“老大,我们......我们去出口处看看情况吧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一口气,强行命令自己恢复镇定自若,“好,我们去出口处看看......吩咐人,把这里的视频全部提取下来,对比上面的地点,寻找夫人的下落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康答应一声,心中戚戚然的吩咐下属办事,他暗中发誓,这辈子找女人,一定要找个爱自己的,而不是找个自己爱的。

    前方的暗道还很辽阔的,他们一直走到头,也没有发现周沫留下的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暗道出口,马上置身于热气扑面的空气之中,前面竟然还有一眼泉水淙淙流淌,抬头就能望向明媚的阳光。

    盛南平放眼望去,见这里竟然是一座小山之腰,山上满眼都葱绿,一片树的海洋,如果不是他们从暗道里面出来,谁也不会发现这个暗道入口的。

    他四处观察一圈,又带人勘察寻找,但却四周的草木都被人踩碾过了,想必是乐盛故意使用的**阵,他们并没有在河里发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盛南平没有寻找到追查的有力线索,再想起周沫和亚瑟琴瑟和谐的样子,挫败感顿时犹如山洪暴发一般,心中的苦涩也是没谁的了。

    小康此时接到了大康的电话,大康带人突袭米国那处地下山庄,但杰森毕竟是老江湖了,同乐盛一样,狡兔三窟,在地下山庄里隐藏了许多条逃生的路线,这些路线都是曲清雨不知道的,大康带着人突袭的时候,杰森,费丽莎等人已经从其他暗道里遁逃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后,小康为难的要死,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盛南平汇报了。

    小康跟随盛南平多年,太知道盛南平对周沫的情深意重了,而刚刚周沫和亚瑟那段视频,真的太伤人了,别说盛南平受不了,就连他看了都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盛南平此时已经恢复了镇定了,一看小康的表情,就猜到了大康那边的情况,他拍了拍小康的肩膀,就到前面就查看了。

    周沫静静地躺在床上,眼角留下泪水一滴滴的滚落到头发里,很快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仿佛体力透支了一样,精疲力竭的好一阵子,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她又梦见了盛南平,盛南平深情款款的看着她,“沫沫,我来救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救,你来晚了!”周沫的心咝咝的痛,大声的喊出这句话,这是憋闷在她心里很久的话,“你走吧,离我远远的!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她轻轻一笑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周沫又气又恼,哭着从梦中醒来,之后就睡不着了,起床洗洗脸,走到外面。

    “沫沫,我给你炖了鳗鱼豆腐汤,还有山药排骨,茄汁大虾......”亚瑟一见周沫走出来,立即献宝般说着。

    周沫今天真是没有什么胃口的,但看着亚瑟把各种菜肴端了上来,她必须得赏脸吃一点了。

    亚瑟这道鳗鱼豆腐汤做的非常用心,鱼和豆腐都被熬了很久了,汤上撒着碧绿的香菜,飘香四溢。

    “沫沫,先喝点这个汤,很鲜美的!”亚瑟年体贴的将鳗鱼豆腐汤放到周沫的面前。

    周沫忽然觉得自己很傻,放着身边对自己百般呵护的人不喜欢,去想一个抛弃自己的盛南平干什么啊!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睛,决定不再自寻烦恼了,低头喝汤,吃鱼。

    周沫因为梦见了盛南平,心情很不好,偏偏外面的天阴沉沉的,好像是要下雨了。

    她非常不喜欢这样的下雨阴天,心情越发的不好起来,她懒洋洋的往外面走,突然听见院子里有女人说话,好像是战影的声音。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?

    而且还是战影?

    这可是稀客啊,自从周沫和亚瑟住到这个岛上,还没有外人到来呢!

    周沫听着外面说话的声音很像战影,她不由皱起眉头,这个女人怎么又回来了!

    因为战影对周沫曾经非常恶劣过,周沫对战影没有一点儿好感,一听战影的声音就生气了。

    亚瑟怎么让战影来了这里了?

    周沫没有马上打开门,狡猾的躲在门口想偷听他们说什么,但亚瑟和战影都是老江湖了,他们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压得很低,而且语速很快,周沫压根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亚瑟竟然敢欺骗她!竟然让战影来了这里?莫非又想要害她,迫害她?

    庭院中的亚瑟怒视着战影,厉声质问,“是不是你把我的藏身地泄露出去的?是不是你把义父他们引来的?”

    战影瞪大眼睛看着亚瑟的脸,无辜又痛苦,“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的,我怎么会做出害你的事情来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但你嫉恨周沫!”亚瑟狭长的眼睛里都是猜疑,“我知道你恨周沫入骨,你为了害死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战影的大眼睛慢慢涌起泪意,轻声的说:“如果我想害周沫,我有一千种一万种的办法让她死,我不会等到今天的......我们好歹在一起多年.......你就这样不相信我啊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看看战影的眼睛,若有所思,总算不再怒斥战影了。

    周沫趴在门口听了半天,也没有听清楚亚瑟和战影在说什么,她索性也不躲在门口偷听了,大大方方的打开房门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走出门,迎面一阵阴冷的风吹来,她抬头看看灰黄色的天,看来今天要下场大雨啊。

    院中的亚瑟和战影大概没想到周沫会突然出来,两个人神色都有些怪异,看了看周沫,又互相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周沫仔细打量着战影,发现战影瘦了很多,看着脸色还有些黯淡憔悴,气色还不如她这个阶下囚呢,她笑着跟战影打招呼,“战小姐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战影明显是不高兴了,呼吸都重了,碍于亚瑟在眼前,而现在他们这些人都投奔亚瑟而来,她不敢再乱发火了,瞪了周沫一眼,就抬头向上看,眼光好像要穿过阴沉沉的云层,直上苍穹。

    亚瑟转头看向周沫,对着周沫温柔一笑,“沫沫,你进去穿件厚衣服,要下雨了,外面天很凉的,小心感冒!”

    战影听亚瑟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来,而且都是关心周沫的话,她的心猝然一疼,原来亚瑟对爱的人和不爱的人,真是区别对待的啊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