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7章 人间最苦的滋味
    盛南平凭着多年的职业敏感,还有曲清雨的介绍,很快就找到了乐盛的办公室,并且发现了那处地下室的启动机关,只是,此时启动们的机关已经被彻底损坏了。

    这点小事是难不倒作战经验丰富的盛南平,他叫来下面的爆破专家,很快的,就将暗道的入口引爆。

    专家就是专家,引爆的范围正好是房门大小,没有波及和损坏其他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前面的影子保镖先一步进到地下室,查看了一下里面的情况,免得有突发的危险或者意外伤到盛南平。

    地下室里面很安静,早已经空无一人了,几个影子保镖迅速的查看一圈,并没有发现危险。

    盛南平走进地下室,看着里面精致的装潢和舒适的家具布置,帐舞飞彩,灯光争辉,一片富贵温馨的气象,盛南平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他很庆幸,这间地下室不是阴暗潮湿,环境恶劣,老鼠蟑螂四处跑那种,而他心里也很是苦涩,他最爱的周沫啊,曾经在这里生活过,曾经在这里等待过他......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盛南平冷峻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,他终究还是让周沫失望了!

    盛南平走进地下室里,看见床上随便扔了件睡衣,他拿了起来展开,见睡衣的码字跟周沫平常穿得是一样的,而这件睡衣竟然是国际上的大品牌,虽然不及他给周沫买的那些睡衣华贵,但也是上千元的东西。

    谁会给阶下囚穿千元的睡衣啊!

    乐盛怎么对周沫这么照顾啊!

    盛南平心中不由生了疑惑。

    他在屋内又看看,见梳妆台上摆放的化妆品,都是几万元一套的,只是很多精致的瓶瓶罐罐压根没有拆封的,衣柜里有很多套衣服,裙子,依然都是时装周最新款,依然是件件簇新,连吊牌都没有摘下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用手轻触那些吊牌,仿佛看见周沫倔强不屑的神色,这个小丫头就是这样,她要不想要的东西,任凭价值连城,她也不会多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看来,乐盛是非常厚待周沫的,他怎么对周沫这么好啊,这......不太正常吧!

    盛南平为情所困,全部注意力都关注在周沫曾经生活的地下室里,他觉得这间地下室里处处都是周沫影子,空气中仿佛犹有周沫的气息,思绪起伏......

    他在这边想着周沫,念着周沫,其他人不能闲着啊,他们有人在追踪乐盛,有人在四处查找,一下在地下室里面找到一条通往外面的暗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里有条暗道!”一个影子保镖发现了乐盛设在这里的暗道。

    在墙上一副画像的位置,只要轻轻触动画中人的无名指,就可以启动暗道机关,只可惜周沫在这里住了那么久,并没有发现这处暗道。

    影子保镖都是跟随盛南平多年的人,都很清楚,黑道中人过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,不管是谁,只要走上了这个道,都会有着一份防人之心,都会给自己留下撤退的后路的。

    机关冲动,那副画像一下子收了上去,露出了一道暗门,保镖想伸手推开暗门,露出里面一条看着很宽敞的暗道。

    盛南平凝神走进暗道,四处打量一番,发现这里的暗道并不是近几年挖掘出来的,而是一个半天然的石洞,地道路面平整,墙壁光滑,可以看出应该是很多人从这里走过形成的。

    而更可贵的是这个天然石洞内豁然开朗,竟然可以容纳几个高大的男人并肩而行,里面还有照明的灯光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由暗骂自己,真是当局者迷,竟然为了查看周沫的东西,忘记了追踪乐盛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立即带人顺着暗道走进来,他们在石洞中前行一段,发现这里有个凹陷下去的很宽敞的地方,里面竟然还有床铺,被褥,吃喝,弹药,枪炮,显然这些是乐盛自己准备的东西,狡兔三窟,以备不测。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吩咐下属,一队人快速的向前追赶乐盛,一队人留在这里勘察情况,他也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太想念周沫了,他转身查看四周,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周沫留下的生活痕迹或者线索。

    一个保镖动了动桌上放着的一本书,光滑的墙面上竟然亮了起来,原来那里被乐盛安装了一面精致的显示屏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乐盛出现在显示屏上,他依旧是一身笔挺的西装,优雅的如同绅士,脸上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,可是在这样潮湿而昏暗的暗道里,这样的乐盛却给人一股诡异的不安感,如同是一个恶魔一般,只是披着了一张笑容和煦的脸庞,随时都会将脸上的画皮撕扯下来,露出恶魔般的真面目了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,如果你在这里看见我,证明我已经离开了这里,而你营救周沫的计划再一次失败了。

    说真的,看见你一次次的被欺骗,一次次的受挫,一次次的无功而返,我真的是太开心了。

    人这一辈子,痛苦的事情有很多,求而不得,生别离,痛失我爱......哈哈,这些事情你都已经占齐全了,这些痛会如同霜刀雪剑,如同风雨侵蚀,让你今生今世都要活在痛苦里,永世不得安宁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的笑声回荡在了地道里面,因为是地道,所以带着回声,这笑声此刻显得更加诡异和阴森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眯眼看着屏幕,面色不动,这段时间他已经尝尽了人间最痛最苦的滋味,乐盛这几句话,刺激不了他什么了。

    乐盛还在视频里放肆的大笑着:“盛南平,我告诉你,你就算找到周沫了,一切也都枉然了!这段日子里,周沫身边发生了很多的事情,她已经变心了,已经不爱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句话,好像是什么东西重重戳到了盛南平的心上,他整个人都跟着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想过周沫离开自己可能会遇见的各种可能,但就是没想过周沫会变心不爱自己了!

    他目光愤懑的盯着屏幕上乐盛欠揍的脸,真想大声怂回去,“周沫永远都爱我,她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屏幕里的乐盛好像看透了盛南平的心思,一挑眉,笑着说:“盛南平,你一定不肯相信周沫会背叛你,会离开你吧!

    乐盛端起桌上的红酒,轻轻的抿了一口,猩红的血液沾染在他漂亮的薄唇上,一双眼睛里散发出恶毒的光芒,“盛南平,你认识亚瑟吧,知道亚瑟是怎样阳光英俊吧!你知道亚瑟一直都痴恋周沫吗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!!!

    盛南平神色一怔,一股寒意从脚下迅速的升腾下来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亚瑟对周沫的痴迷爱恋的,他也知道亚瑟的聪明狡诈,周沫现在身处困境,举目无亲,在这个时候有个年轻俊帅的男人追求她,爱护她,她的动心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可是,周沫这种理所应当的动心,变心,却能给盛南平带来灭顶之灾的!

    盛南平身上快速罩上一层冷冽的寒光,映衬着那双黑色眼睛透出浓重的杀气,恨不得将屏幕上胡言乱语的乐盛千刀万剐,才能解心头之恨!

    “盛南平,你一定觉得我故意在气你,在骗你吧,我给你看一段视频,你就知道这件事情是真是假了......哈哈......在看视频之前你最好吃点管心脑血管的药物,别突发脑梗心梗的死在这里,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气恼的攥紧拳头,真后悔刚才没有一飞刀解决了可恶的乐盛!

    随后,视频中真的出现了盛南平朝思暮想,念念不忘的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置身在一座很漂亮的花丛里,花红簇簇,树绿得象要流淌出来,周沫站在这样漂亮的景色,依然人比花娇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由一下睁大眼睛,贪婪的看着许久未见的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穿一件白色的吊带长裙,外面穿了件湖蓝色真丝开衫,全身上下无一饰物,脸上的气色未见憔悴,依然明眸皓齿,肤如霜雪,头发长了许多,看着前方笑着,笑得两只眼睛弯弯像月牙,笑容明亮得如同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这样的周沫,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,他的周沫,对谁笑的这样开心呢?

    迎着周沫目光走过来的是亚瑟!!!

    亚瑟穿着白色的裤子,湖蓝色的体恤衫,这身打扮同周沫明显是情侣装,因为亚瑟年轻俊帅,穿着这身衣服看着更加英姿勃发,神采飞扬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端着一托盘精致的水果,放到周沫面前的桌子上,然后拉着周沫的手坐在椅子上,周沫很自然的将头靠在亚瑟的肩膀上,笑颜如花的跟亚瑟说着什么,亚瑟则侧头看着周沫,目光宠溺又温柔......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盛南平的脑袋‘嗡嗡’作响,他不是迟钝的人,相反的,他敏锐精明,他清楚的看出周沫和亚瑟之前的情意流动,看出他们的两情相悦,两心相系.....

    而亚瑟和周沫在一起,就好像水晶与明珠相映生辉,看着是那样的和谐,那样的赏心悦目,有种说不出的好看和登对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