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3章 烛光晚餐的陷阱
    盛南平在说出这句话时,心像被什么东西恶意的撕碎了一样疼。

    他多么希望眼前之人就是周沫啊,多么希望可以开开心心的对周沫说声恭喜啊!

    如果是周沫要开公司,盛南平多少钱都是任由她花的,别说是五千万美金,就是五个亿又能怎么样啊?

    但,不是,他不知道自己妻子流落在哪里,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!

    一旁围观的宾客都双眼发直的看着盛南平和曲清雨,他们原本以为周沫和盛家二少是一对呢,现在周沫却跟赫赫有名的盛南平深情相望了,这是什么情况啊!

    帝都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,只要是跟盛家沾上一点的边,那都是获得了巨大的资源,更何况是与盛家掌门人盛南平攀上交情了……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想请盛南平吃个饭,或者邀请盛南平参加个宴会,那都是比登天还难呢!

    而现在,致远国际的**oss亲自来为周沫道贺了……

    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呢!

    而且,盛南平和周沫的关系看着无比的熟稔,亲昵,可见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啊......

    曲清雨站在盛南平身边,接受着众人敬仰羡慕的目光,听着大家恭维讨好的话语,再次体会到站在人山人海之巅的感觉,那些人看着盛南平和她的眼神,就好像在看着至高无上的国王和美丽的王后一般呢。

    她今天真是太高兴了,有生以来,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,有几个熟悉的合作商过来敬酒给她,她都很高兴的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骚包粉色西装的盛东跃带人过来了,笑嘻嘻走到曲清雨身边,凑到曲清雨的耳边,低声说:“小嫂子啊,你今天好漂亮呀,简直成为全场的焦点了……”

    曲清雨的脸红的象酡晚霞,目光甜蜜的看向身边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当初很想对全世界宣布,周沫是他的妻子,他这辈子最爱的人,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周沫是属于他的!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他却非常不愿意别人知道他和曲清雨的关系了,他两道犀利的目光无声的抽打着他的二货弟弟,清冷的说:“你今天是来道贺的,还是来八卦的?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神情,将盛东跃马上要说出口的“小嫂子”硬生生吓得憋回了回去,缩了缩脖子,紧急切换到了上司的状态,“周沫啊,你自己开公司了,这明显是到我的饭碗里抢吃的啊,这么做真是太不厚道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东跃的声音和神色没有半点威严,看在其他人眼里,他不是在教训周沫,而是在跟周沫开玩笑呢,他这副样子跟盛南平和曲清雨站在一起,越发有种一家人剑拔弩张的亲密友爱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不是傻子,对这一切是有感觉的,开心的呵呵笑着,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,虽然盛南平没有挽起她的手,对所有人说出她的身份,但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酒会上,曲清雨毫不费力的就跻身于帝都的上流社交圈,认识了本市所有重量级别的政商大鳄,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称呼她为周经理。

    盛南平身份高,在曲清雨的酒会上停留了一会儿,就说公司有事情要处理,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能够来,就给了曲清雨天大的面子,曲清雨就很开心了。

    宴会上的都是人精,都看出了曲清雨和盛南平的关系,很多人过来讨好曲清雨,向曲清雨敬酒,曲清雨心情好,开始的时候还稍稍推拒一下,后来喝的顺溜了,来者不拒了,慢慢的有些喝多了。

    一天之间,周沫在全国的商圈和上流社会圈里名声大噪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离开酒会现场的时候,天色已经黑了,她也有些晕乎的,她发现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,她现在掌控了致远国际一半的财权,成了全国知名人物,她有着如花的容貌,富有俊帅的老公,富可敌国的身价,她的人生圆满了!

    她现在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还没有睡到盛南平呢!她一想到这件事情,就觉得不甘心。

    曲清雨给盛南平打了个电话,娇滴滴的叫着:“老公,你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盛南平淡笑着回答,“我在公司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回家啊?我都想你了!”曲清雨借着酒劲,无所顾忌的跟盛南平撒着娇。

    “我在公司呢,这边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,我晚会回家去啊!”盛南平耐着性子哄着曲清雨,他知道曲清雨想要做什么,但他真是不想靠近曲清雨,只要一想跟曲清雨做那个事情,他都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“老公,如果你等下才回家,我去公司陪你好,好吗?”曲清雨的声音里带着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娇嗔和渴望。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皱了皱眉头,看来不满足曲清雨一次,她不能善罢甘休了,而他这样总躲着曲清雨,也会引起曲清雨怀疑的。

    他稍稍沉思了一下,笑着对曲清雨说:“你不用到公司来了,你到我公司旁边的君瑞酒店吧,那里有我长期的套房,我在那里准备好了东西,今天是你公司开业的大日子,我们到那里庆祝一下吧!”

    曲清雨听了盛南平这话,高兴的差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怎么这样体贴,这么浪漫了,竟然还要为她庆祝!

    “好的,老公,我马上就到酒店去啊!”曲清雨喝的有些高了,忘记盛南平曾经怎么整过她了,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周沫,盛南平一定会爱她,疼她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挂断了曲清雨的电话,马上打电话给君瑞那边做安排,然后又打出一个电话,叫下属安排人等在他包房的隔壁。

    曲清雨哼着小曲,心情大好的走进了君瑞酒店,这里早有盛南平的人在等着她,直接将她领到楼上盛南平的总统套房门口。

    门外已经整整齐齐的站了两排人,都穿着统一的白色制服,手里端着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曲清雨眼尖的看见侍者制服上绣着“清莲坊”的字样,清莲坊是帝都贵族圈子里最上档次的的私房菜馆,每天只开一桌,预约的人能从春天排到秋天。

    清莲坊还有一个很牛掰的规矩,不接受点餐,任性而为,他们做什么就要吃什么,更不会外送了,而盛南平居然能让清莲坊为她送餐上门!

    曲清雨真是幸福骄傲的都要醉倒下了!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清莲坊管家,手里捧着一大束新鲜的红色玫瑰,笑容可掬的递给曲清雨,“周小姐,我代表本店全体员工向你问好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曲清雨满心欢喜的接过鲜花,玫瑰花虽然不是盛南平亲手送给她的,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盛南平安排的,她同样高兴。

    有人将总统套房的门打开,那些侍者鱼贯而入,熟练的铺桌布,装饰桌案,摆放鲜花,烛台,只用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漂亮的烛光晚餐成型了,这些侍者们又很礼貌的向曲清雨鞠躬告辞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曲清雨看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,看着漂亮的烛光鲜花,幸福感爆棚了……

    就是这时,房间们被人打开,身姿挺拔的盛南平,迈着结实有力的步子向曲清雨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南平......”曲清雨声音娇媚的叫着,小跑着扑进盛南平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一口气,抱住了曲清雨,“亲爱的,恭喜啊!”

    “南平,你真的太好了,我爱你,我这辈子只爱你,最爱你,永远都爱你......”曲清雨抬头看着盛南平完美无暇的脸庞,心情激动,伸手搂住盛南平的脖子,主动吻向盛南平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清雨啊,今天是个好日子,我们先坐下,说说话,好吗!”盛南平微微侧头,不经意般躲过曲清雨热切的吻。

    盛南平绅士地替曲清雨拉开了椅子,“哦,谢谢啊……”曲清雨没有办法了,只好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开业庆典还算顺利吧!”盛南平一边同曲清雨聊天,一边为曲清雨倒了杯酒。

    一提到开业庆典,曲清雨又兴奋了起来,激动的说:“有这样的老公替我撑腰,怎么会不顺利呢!”

    “顺利就好,来,我们干一杯!”盛南平向曲清雨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曲清雨原本就喝的晕晕乎乎的,现在见盛南平邀请她喝酒,她更开心了,顺着盛南平的意思,一仰头,将杯中的红酒喝了大半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直没怎么吃东西,还是同曲清雨喝酒聊天,没过多久,一瓶酒几乎都已经空了…...

    曲清雨觉得飘飘忽忽的,眼前的一切都化作微醺的雾气了,心好像被浸到醇烈的红酒里......

    火山般灼热的温度好像要将她烧干,唯一能解救她的,只有身边的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她紧紧抱住身边的男人,快感不断的升腾,犹如烟火般爆炸在她的身体里,令她犹如置身于仙境一般美好了……

    灿烂的晨光从真丝的窗帘里钻进来,暖暖的照在大床上,照在曲清雨的身上,也许是陌生的环境令她不安,曲清雨竟然早早的醒来,只是一睁开眼睛,头疼欲裂,身上也无比的酸疼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