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1章 分的时候绝不回头
    亚瑟性子孤冷,喜欢的东西也跟许多人不同,他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潜水,他喜欢那种空旷,寂静,没有打扰的感觉,喜欢海下静美中存在的凶险。

    他有几套潜水装备的,两套轻潜,三套重潜,都是德国最棒的品牌希格施泰因,热熔的橡胶混着金属韧丝制的,氧气瓶都是钛合金的,跟太空船一样的材料,绝对是潜水服中的战斗机,总价值比几辆德国小跑还贵呢。

    “周沫,这套轻潜和重潜是新的,送给你了。”亚瑟兴致勃勃的对周沫说。

    周沫并不懂这些东西的价值,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,说了声:“谢谢啊!”然后就坐到船上看海景了。

    亚瑟喜欢潜水,船上的舵手是他早就训练出来了的,跟着他多年,今天有意的炫一下技巧,船快速的行驶着,一侧的船舷贴着海面划出漂亮的弧线。

    “沫沫,我们要行驶到前面指定的潜水海域,如果你困了,可以先打个盹的!”亚瑟心情很好的摸摸周沫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困的。”周沫好不容易来到海面上,哪里会困啊,她知道,只要穿过这片海域,她才能够逃出这座诡异的海岛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一起看看大海。”亚瑟饶有兴致的坐到周沫身边,他爱干净,经常穿白裤子,此时就这样毫无顾忌的陪着周沫坐在夹板上。

    周沫因为有心要诱惑亚瑟了,对亚瑟表现的并不反感,亚瑟坐下来跟她说话,她就嗯嗯啊啊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周沫啊,潜水其实是个很迷人的事情,大海下面的景色真是斑斓旖旎的,而人的身体在水下的变化也是其他运动没有办法与其相比的。

    你刚开始下海的时候,会觉得有些难受的,身体各个器官都被强大的海水压着,即使穿上重装备带着水肺也不能大口呼吸,肺子失去了收缩能力似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你不要慌张,慢慢调节自己的呼吸,适应海水下的压强,就会渐渐畅快起来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着亚瑟这些话,紧紧的抿着唇角,她多么希望,此刻在她耳边轻烟细语的人是盛南平,是她最爱的人啊!她多么希望此刻有她爱的人陪在她身边啊!

    可是,没有,她现在剩下的只有她自己,只能让时间掩埋她所有的期盼与思念!

    周沫努力的对亚瑟笑着,好像她听懂了亚瑟说的话,其实她心里空空荡荡的,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。

    亚瑟带着周沫来到适合潜水的海域,她其实是很害怕的,如果不是想着要逃跑,打死她也不会下去潜水的,可是此时,周沫想着或许有逃生的可能性,她死撑着也要应付亚瑟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周沫就掉下眼泪来,她一直在等的盛南平啊,竟然怎么等都等不到了,她这一生,竟然只能靠自己了!

    “......周沫啊,等你真正学会浅水的时候,一定会迷上这项运动的,真的,你知道有很多潜水迷们不断向海下的记录挑战,有人不惜搏了性命,因为这项运动实在太美了.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兴致勃勃的对周沫说着,一双黝黑的眼睛晶亮晶亮的,他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潜水迷。

    “......其实,这样的快意并不是我们自己感觉的,而是有科学依据的,在海水的压力下,血液中的钾会分离出来,会对人的心跳产生抑制作用,大脑也跟着处于迷幻的缺氧中,这个时候啊,人就有种吸毒的感觉了,想看到什么就都能看得到… …”

    周沫听着亚瑟的话,笑了笑,她想看见盛南平,想看见两个孩子,那就让她永潜海底吧!

    亚瑟给周沫穿的是重型潜水服,这潜水服是流线型的,贴身设计的,因为周沫身材特别的漂亮,她穿上潜水服之后,亚瑟看着她的眼睛都发直了。

    真的,穿上潜水服的周沫曲线毕露,让亚瑟怦然心动,船上其他保镖也惊艳仰地看着她,但看见周沫身边的亚瑟,都自动自觉的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而周沫并不觉得自己穿上潜水服有多迷人,只是傲然的仰着头,给人种视死如归的感觉,让人都想起了小英雄刘胡兰了!

    “周沫,你别紧张,我会在旁边保护你的,一定会没事的!”亚瑟如墨玉的眼睛痴迷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在短发上戴上潜水帽子,对着亚瑟一挑眉,轻笑着说:“放心吧,这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,我连死都不怕,还有什么好怕的呢!”

    她已经失去了盛南平,再没有什么是好失去的,这条命,又算得了什么呢!

    周沫听亚瑟的基本介绍,做了一些潜水前的准备活动,带着孤注一掷的心情,咚的一下就跳入了大海里面,落水之前还听见船上的人叫好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知道潜到海底的时候,会经历亚瑟所说的一切难受,抓狂,但她要忍着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失去盛南平是最难以忍受的事情,她都忍受了,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忍受的.......

    她虽然没有潜过水,但她还是比较聪明的,听了亚瑟的介绍,基本知道潜水是在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周沫今天穿的是套重装备,当她潜水刚开始的时候,并没有感觉太难受,因为她会游泳,脚蹼和水肺让她很容易的驾驭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慢慢的的下沉,下沉到二十多米的时候,她感觉到肩膀发沉,再放下沉,她感觉到胸口发闷.......

    周沫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了死亡的恐惧,但她看见亚瑟就在她身边三米左右的地方,对着她微微而笑,她忽然就不害怕。

    她原来是非常排斥亚瑟,讨厌亚瑟的, 可是自从看到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的视频后,周沫的心理慢慢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人啊,终究是要往前看的,过去无论多少恩爱甜蜜,都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爱的时候义无反顾,分的时候绝不回头,干嘛弄的自己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啊!

    周沫转头看着亚瑟,对着亚瑟笑笑,亚瑟游过来,拉住周沫的手,用口型问询周沫:“你感觉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!”周沫笑着回答他,其实她真的没事的,盛南平那么伤害她,她都没有死,一个潜水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盛南平不要她了,她如果不学会痛快放手,只能不停忍受这些痛苦,乃至让自己没有办法好好生活。

    周沫不是笨人,她要好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因为潜水服上带着水肺,所以周沫的呼吸不成问题,可是随着深度的增加,即便周沫是重装备潜水,对她身体的保护很大,但身体所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亚瑟在旁边一个劲的无声叫喊她,“你要小口呼吸,调节肺内的气压!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亚瑟之前告诉过周沫,周沫按照亚瑟的方法,缓慢的做着调节。

    亚瑟拉了拉周沫的手,示意周沫跟自己上到水面上去,但周沫摇头否定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潜水的不适应感在周沫身上奏效了,她觉得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的,耳膜和鼻腔都有些疼,内脏被压着,就算小口的呼吸都要费很大的力气的。

    亚瑟是潜水的行家,自然知道周沫第一次潜水会受到的阻碍,他又拉了拉周沫的手,示意周沫跟他上去。

    周沫又摇摇头,她这段日子,早就学会了对自己狠心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抗拒着自己的不适应,同亚瑟一起下沉,终于看见了美丽的珊瑚,看见了游动的水母,周沫的不适感骤然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亚瑟的身体悬在周沫对面的海水里,向着周沫灿烂的笑着,他的身体周围好像有一层温和的光晕,将他环绕在里面,让周沫看到了美好和温暖。

    周沫对着亚瑟用力的点点头,证明自己很好,亚瑟又对周沫笑笑,拉着周沫的手游到珊瑚树旁边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已经下沉到海底四十多米的地方了,阳光已经不能穿透大海了,亚瑟和周沫头上是船上的探照灯照亮的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深蓝色的海水里渗透着淡淡的黄晕,水草自由的伸展着,成群的小鱼小虾在他们身边自由自在的游过。

    周沫身上虽然有些难受,但看着这样美丽的景色,什么不舒服都忘记了,伸手在身边抓住一只小螃蟹,看着小螃蟹在自己手里挣扎,她不由自主的笑了,然后将小螃蟹放开了。

    亚瑟看看腕上的深度表,他们已经到了四十七米的地方,他不敢再领着周沫往下潜水了,虽然周沫表现的非常棒,但这些毕竟是周沫第一次潜水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了一指上面,用口语说:“我们上去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沫第一次潜水,很感兴趣的,听亚瑟叫她上去,她摇摇头,学着电视里潜水员的模样,双臂伸直,纵身向下慢慢游去。

    但周沫毕竟是第一次潜水,无论她怎么聪明,灵动,再往下潜水,她的身体还是产生了不适应感,她不体内气压和血液循环都开始有些不能适应了,胃里也开始难受了......

    亚瑟发现了周沫这种表现,立即过来拉住她,又对她指指上面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很想上去了,但她头发晕,眼发花,窒息感越来越严重,她感觉自己好像要葬身在这大海里了… …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