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8章 揭穿你个冒牌货
    曲清雨暗恋盛南平许多年,真的非常渴望成为盛南平真正的女人,想被盛南平长驱直入一次,感受一下两情相悦,以身相依的的**滋味,但盛南平却一直不肯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盛南平住院的时候,腿上有伤,而他位高权重很介意医院的场合,怕有失形象和身份,一直都没有动曲清雨。

    现在盛南平好不容易回到家里了,公司事情太忙,又被叫走了,依然没能让曲清雨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曲清雨在同盛南平的情事上很郁闷,在其他事情上倒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将两个孩子送去国际特训班了,提前做小精英培养,曲清雨也并没有多想,她乐于享受两个孩子都不在家的清静呢。

    虽然曲清雨比较喜欢小宝和雪儿,但那两个孩子毕竟都不是她亲生的,她对两个孩子也没有真正的爱和耐心。

    曲清雨很高兴的冒名顶替周沫去参加了慈善晚会,因为她化妆很浓,舞台风格又很稳重的,倒也没人看出她和真的周沫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看着晚会门口粉丝送给她的各种礼物堆成了小山一般,听着台下粉丝一声声的呼喊,曲清雨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曲清雨发现,做演员真是太好了,可以享受这么多人的爱戴和支持,享受这么多的掌声和鲜花,曲清雨都晕了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,她还可以以盛南平夫人的身份四处走动,无论她去购物,还是参加晚会,只要对方知道她是盛南平的夫人,都恨不得把她捧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曲清雨发觉做盛南平的女人真的太幸福,做周沫的感觉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她跟周沫不同,周沫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,喜欢随心所欲的日子,并不喜欢去参加那些虚假的宴会酒会,但曲清雨喜欢热闹,喜欢各种应酬,喜欢被众人簇拥着,夸赞着,讨好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曲清雨见没有魅惑到盛南平,意兴阑珊的从床上起来,到衣帽间换衣服。

    看着衣帽间里华丽丽的各式最新款的大品牌服装,曲清雨黯然的心又重新燃烧起来,这些华美衣裙,随便拎出一件来,都够普通人家吃一年的了,偏偏周沫那个蠢货都没有试穿过,几乎全部都是赞新的,都留给她来穿呢。

    曲清雨现在的身材已经跟周沫完全一致了,周沫的衣服她都能穿,她挑了条gianni versace的裙子穿上,搭了一款梵克雅宝的项链,带了一块百达翡丽的腕表,挎着hermes限量版的包包,穿上一款普拉达的鞋子,带上普拉达眼镜......这一身穿戴下来,妥妥的上百万了。

    她照着镜子,心里美的扑哧扑哧的冒泡泡,她正琢磨这身行头去哪里浪一圈呢,她的手机有短信进来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一听到短信的声音,身体机灵一下,如同听见了催命魔咒,所有的幸福快乐感快速的消退。

    她阴沉着脸,抿着嘴唇,拿过手机,在那条移动服务信息下面输入一串密码,费丽莎发给她的短信显示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行动,时间已经过期了,你是做盛夫人上瘾了吗?别忘了 ,你是个随时会被我们揭穿冒牌货!

    明天晚上前,要么转过来两个亿美金,要么就杀了盛南平,不然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曲清雨看着这条信息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她该怎么办啊?

    她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以盛南平的聪明和机警,她只要一动那么多的钱,就会被盛南平察觉到的,可是她如果不行动,费丽莎等人定然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曲清雨什么炫耀幸福的心情都没有了,在屋内烦躁的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曲清雨现在做盛夫人正开心呢,绝对不能被费丽莎等人在这个时候把她揭穿了,她冥思苦想了半晌,终于想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毒计。

    她给费丽莎回了信息,“我会尽快把名下所有钱分批转给你们的,但杀盛南平是很困难的,他的戒备心极强的,我试了两次都失手了。

    我把钱都转走过,一定会被盛南平发觉,我必须离开这里,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,我得过去找你们,你们必须负责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那边很快给曲清雨回了话,“我们都在乐盛这里,如果你把钱转走后,想要回来,我们会派人接应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曲清雨把电话放下,沉默了一会儿,化了个精致的妆容,到致远国际去看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周沫在的时候,都是自动回避到致远国际来,她不喜欢作为盛南平的夫人来到这里,被众人围观或者讨好,她做了演员后,更是极力回避这件事情,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和盛南平有关系。

    但曲清雨恰恰相反,她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她和盛南平的关系,她把盛南平当做她最大的骄傲,她是盛南平的妻子,是她这辈子最有面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站在气势磅礴的致远国际大楼前,曲清雨心情起伏,时隔多年,旧地重游,她真的是感慨万千的。

    曾经的她也做过盛南平的女朋友,出入这里是家常便饭,而她也特别愿意以总裁女朋友的身份出入这里,接受所有人顶礼膜拜一样的羡慕眼神了。

    没想啊,现在她要以周沫的身份,才能走进这里,唉,算了,无论用什么身份,能走进这里就好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带着普拉达的眼镜,踩着高跟鞋,趾高气扬的走进致远国际的办公大楼,

    她今天穿了一条宝蓝色的连衣裙,衬得她肤色白皙娇嫩,戴着大波浪的假发,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,脖颈处有一些细碎的发丝,被大堂明亮的光线照出浅金色,看着无比的靓丽耀眼。

    致远国际办公大楼里的员工们都将目光投向了曲清雨,无比惊诧的看着盛南平的首席秘书艾琳亲自下来迎接曲清雨,把曲清雨迎进总裁专属电梯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致远国际里面,艾琳在某种意义上就代表着盛南平的,官强奴大,艾琳在致远国际的地位是绝对的高层,下面人看见她都需要仰视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好。”艾琳很有礼貌又客气的跟曲清雨打着招呼,“盛总让我请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曲清雨傲然的点点头,同艾琳一起走向总裁专属电梯。

    其实她心里头是发甜的,大家都没注意到她嘴角的笑容,就像一只偷到腥的猫,满心欢喜的她几乎忘记了费丽莎短信给她带来的不愉快了。

    她在过来这里之前,已经给盛南平打了电话,所以盛南平听说她要过来,语气还是很高兴的,说他腿不方便,不能亲自下来接她了,就让艾琳下来接她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再次站在盛南平办公室的门外,曲清雨极力压制着兴奋,象征性的敲了一下盛南平办公室的门,屋内传来盛南平有力沉稳的声音:“请进!”

    曲清雨不由的轻笑一下,推门走进盛南平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盛南平办公室内同她记忆中已经不一样的,原本的黑灰主色调都换成了蓝白,看着比过去明快,温暖了很多,屋内摆放着大盆的绿色植被,还有几盆盛开的红掌和兰花,整个办公室的气氛轻松又温暖。

    曲清雨不由稍稍皱了下眉头,是谁让盛南平有了这么大的改变!

    当初她还是盛南平女朋友的时候,曾经说过盛南平办公室太过沉闷,冷肃,劝盛南平改变一下,但盛南平对她的话置之不理,没有做过一点的改变。

    能让盛南平做出这样大改变的人,对盛南平影响一定很大了 。

    “沫沫,来,这边坐啊!”办公桌后面的盛南平站起身,脚步微微蹒跚的向曲清雨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南平,你别动,你快点坐下!”曲清雨连忙小跑过来,扶住了盛南平的胳膊,同时一探身,在盛南平的脸上亲了一下,甜甜的说:“老公,你累了吧!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,他真的不喜欢曲清雨这样的亲吻他。

    爱情真是很神奇的,对于自己爱的人,愿意亲,愿意吻,愿意为她把心掏出来,疼也说不疼,不爱的人主动亲,主动吻,会觉得不胜其扰,就算她把心掏给你,你看见也会嫌弃腥。

    曲清雨扶着盛南平坐下,并且殷勤的为盛南平捏着肩膀,“老公,你怎么样啊?第一天上班,感觉累不累啊?”

    “不累,这点工作对我来说没什么的。”盛南平努力的笑了笑,然后问曲清雨,“你不是说找我有事情说谈吗?什么事情,说吧!”

    曲清雨搂住盛南平的脖子,娇滴滴的说:“南平,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再东跑西颠的拍电影,不喜欢我离开你和孩子太远,我愿意听你的话,留在帝都,留在你和两个孩子身边。

    但我没什么工作可做,很无聊的,我想......我想自己开家广告公司和工作室,签约艺人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曲清雨这样说,嘴角露出些真心的笑容了,

    他等的就是曲清雨这样的开口,看来,这个女人要有所行动了,这样他才有线索可寻找。

    盛南平现在不怕花钱,不怕破财,就怕曲清雨闷着不动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