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7章 有种思念叫望穿天边
    正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,周沫立即瞪大眼睛,全身戒备的盯着那扇门。

    “周沫,换穿的衣服我给你放在门口了,我下楼去一下啊,你自己开门拿衣服吧!”

    周沫抿唇沉默着,静默的听着外面的动静,果然,听见了亚瑟往外面走的脚步声,还有房门关合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松了口气,刚刚那一幕真是太特么的尴尬和羞愧了!

    周沫将浴室的门打开了一点,快速把亚瑟放在外面的衣服拿进来,然后‘砰’的一下又将洗漱间的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她真是太粗心大意了,进来洗澡竟然没有锁门,多亏亚瑟不算下流,无耻,如果他真想趁人之危,趁机图谋不轨,她等于帮了他的忙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沫心里多少是感激亚瑟的,现在他们孤男寡女,身处孤岛,亚瑟又比她能力强大太多,如果亚瑟真想对她用强,她也是没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至于亚瑟对她用强后,她会不会忍辱偷生,那还真要另当别论!

    亚瑟的品味还是很不错的,给周沫挑的衣服都是清新舒适型的,质感正符合周沫的品味,最重要的,无论那套衣服,跟亚瑟的衣服都很搭配,都是同一色系,同一设计理念的,怎么穿都是情侣装。

    周沫最开始比较讨厌亚瑟这样的别有用心,选衣服都暗藏心机的,但后来她也看开了,这个大别墅里就他们两个人,就算是情侣装,别人也看不见,只要她不照镜子,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周沫洗过澡,换过衣服走出来,亚瑟又给周沫送过来牛奶和营养品,又为周沫处理了额头上的伤,周沫才又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亚瑟怕周沫在屋内憋屈着,再得了抑郁症,他主动提出,“周沫,我带你去附近海边玩玩吧,这边虽然不是观光岛,但海边还是很美的!”

    周沫还介意亚瑟浴室里看见她那啥的事情呢,不太爱搭理亚瑟了,只用鼻子恩了一声。

    亚瑟又说:“我们带着工具,去海边烧烤吧,一定很好玩的!”

    烧烤!!!

    周沫的兴趣被挑起来了,她点点头,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她也实在不想憋在屋里,满脑子都是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的情形,她想换换环境,忘记忧伤。

    亚瑟立即吩咐人去准备,然后再次把周沫抱下楼,坐着车子,走了很远,才来到一片干净又安静的海边。

    那些保镖们先下车了,动作很快的在海边靠近树林的地方,搭建起迷彩布的棚子,支起躺椅,还有烧烤的架子。

    烧烤架子旁边摆着一箱箱啤酒、饮料,家里的佣人和厨师已经把肉片、玉米还有蔬菜一样样的串好,一盘盘地整齐放在另一边。

    周沫现在是公主级别的人物,任何活都不用干,什么力都不出,就负责躺在椅子上看大海,不高兴了还可以教训一下亚瑟的。

    她坐在椅子上,看看远处碧蓝的大海,闲闲地喝一小杯饮料,吹着海风,有种许久没有的放松与惬意。

    很快的,烤好了一些牛肉、羊肉,还有玉米都摆在了周沫面前,周沫坐了起来,很开心的吃着。

    “周沫,喝点果汁!”亚瑟把现榨的橙汁放到周沫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......我......要喝啤酒!”周沫嚼着肉串,含含糊糊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喝啤酒?”亚瑟的俊容一僵,“你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能行吗?必须行啊!”周沫抹了下嘴,想要自己动手去拿啤酒。

    亚瑟嘴角不着痕迹地抽动了一下,周沫则俏皮地向他挤了下眼,“放心啊,我喝醉了也不打人的!”

    亚瑟狂汗了,只能给周沫打开一瓶啤酒。

    周沫吃着肉串,喝了两瓶啤酒,人就开心了,也肯对亚瑟笑了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不许喝多了啊!”亚瑟有着职业习惯,他要时刻保持着超高的警惕性,从来不喝酒,只负责给周沫倒酒。

    周沫笑嘻嘻的说:“不喝多有什么意思啊?喝酒必须多,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才有意思呢!”

    亚瑟见周沫开心,他也没有多阻止。

    周沫喝了两口酒,看着大海,突然来了兴致,对亚瑟说:“我给你唱首歌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亚瑟忽然发觉酒的好处了,认识周沫这么久,她这是第一次主动的说,我为你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周沫轻轻嗓子,慢悠悠的唱起来,“有一种思念叫望穿天边,有一种爱情叫爱永不变,有一种孤单叫真爱永远,有一种回忆萦绕在心间,有一种思念叫今生无缘,有一种爱情叫爱你永远,有一种孤单叫为爱情断,有一个人永远在心间,我哭哭哭哭,哭到天明,哭到泪满天,我等等等等,等不到你出现,我苦苦思念,苦苦泪流,苦苦又一年,就让时间证明我的爱恋......”

    她原本唱歌就极其好听的,这首歌唱的又极其用心,所以韵味十足的,听的旁边的保镖都满怀情绪,各个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亚瑟的好心情都被周沫唱没了,他就算是傻子,也知道周沫这歌是唱给盛南平的!

    周沫唱完这首歌,苦苦的笑了一下,然后又喝下了一大口啤酒,心里的难受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这天的烧烤陆陆续续吃了一下午,他们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天上倒有一轮好月,朦胧的月色映着海景,岸边的一切都仿佛浸在水雾里,十分的好看。

    周沫喝了酒,心情好,很想走走,坚持不肯坐车了,亚瑟只能陪着她走了。

    她叽叽喳喳的对亚瑟说着:“我小时候经常跟段鸿飞走山路的,他觉得我走的慢,就使坏,就吓唬我,我一害怕,就会跑……”

    亚瑟怕周沫的伤脚走路吃力,就一手半扶着他走,一直沉默地听着周沫说话,心里很不是滋味的。

    周沫先是唱歌给盛南平,现在又回忆段鸿飞,看来她真是想家了,而且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呢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一会儿,亚瑟见周沫好像累了,就蹲了下来,对周沫说:“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能走的……”周沫不太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亚瑟不容周沫拒绝,伸手拉过周沫,就将周沫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背着周沫并没有上车,而且一直背着周沫往别墅方向走,因为周沫不喜欢坐车。

    四下里很静,只有树丛中有不知名的小虫在唧唧的叫着,天上有轻淡的云彩在飘动,偶尔会遮住月亮,忽明忽暗的。

    周沫喝的晕晕乎乎的,总怕自己会掉下去,就伸手紧紧搂着亚瑟的脖子。

    亚瑟身上有好闻的阳光气息,亚瑟看上去挺瘦的,但肩膀很宽,伏在上面倒是很舒服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亚瑟很有力气的,也没有担心亚瑟会累,趴在亚瑟的背上,慢慢的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这些天都要高兴死了,她的危机似乎已经解除了,盛南平对她越来越好了,她马上就要以盛夫人的身份,出现在这个城市的上流圈子里。

    她可以像周沫一样,狐假虎威,站在盛南平身边享受万人敬仰,睥睨一切。

    唯一令她遗憾的是,盛南平就是不肯亲近她,一想到这个,她就又气又急,觉得有无数只小猫在抓挠她的心。

    这天盛南平的腿终于好的差不多了,曲清雨总算是把盛南平拐回了家,为了给盛南平一个深刻的**,曲清雨做了个香薰浴,换了条若隐若现的黑色睡裙。

    曲清雨洗澡出来时,见盛南平依然穿着回来时的黑色衬衫,坐在沙发上看文件呢。

    看着盛南平英挺的侧脸,衬衫下面壮硕的肌肉,曲清雨再也控制不住心口的渴望,扑倒盛南平的身边,娇媚的叫着,“老公!”

    “洗过澡了!”盛南平转头对曲清雨笑笑,又看向手里的文件。

    曲清雨见盛南平不为她所动,她有意无意的将睡裙撩开,露出修长白皙的**,身体前倾,诱人的呈现半隐半现呼之欲出的视觉刺激,风情万种的说着:“老公啊,你到床上躺着,我给你按摩按摩啊!”

    “我身体好,不累的,公司的事情我扔下太多了,我先把文件看完,明天我就要去公司上班了。”盛南平淡然的回答。

    曲清雨见盛南平态度冷淡,她也不敢烦盛南平了,又怕盛南平看出她的气恼和无奈,起身走到外面的阳台里,站了一会儿,假装一不小心的崴了脚,“哎呦!”大声的痛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沫沫,怎么了?”盛南平关切的询问着,人也很快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曲清雨趁机像蛇一样缠上盛南平,热情的亲吻着盛南平,几乎将整个身体都贴进盛南平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中都烦透了,却不能表现出来,只能忍耐着将曲清雨一把推开的冲动,将曲清雨抱进屋内,幸好,凌海在这时给盛南平打来了电话,说公司有急事要处理,请盛南平过去一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,抱歉的对曲清雨说,“真的对不起啊,公司有事情,我一处理完公司的事情,就回来陪你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