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6章 就是抗揍
    周沫擦了一把脸上的汗,莫名的,眼泪又掉了下来,令人窒息的痛苦和绝望再次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,再没有人可以依靠,再没有人可以指望了,她的世界彻底的天翻地覆了,她原来笃定的一切,都被那段短短的视频给击得粉身碎骨了。

    周沫实在是无法形容此刻的感觉,就像是得了绝症的病人,一直抱着最后一点盼望,盼望这世间能有起死回生的良药,盼望能够有奇迹发生。

    结果,盼望落空,奇迹只是虚幻......

    亚瑟为周沫拿了条毛巾过来,为周沫擦了擦汗,“周沫,你别哭了,你还有我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的眼泪迅速地涌出来,她听见自己像疯子一样歇斯底里的大叫:“你......我还有你!就因为你,所以我现在才什么都没有了!就因为你,我才会失去了盛南平!都是因为你,都是因为你......”

    她吃了些东西,身上又有了力气,扑上去抓着亚瑟的袖子,嗷嗷的喊着,“你是混蛋,你就是大混蛋,我恨你,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看出周沫精神的癫狂,不敢再招惹周沫,尽管周沫把他胳膊掐的生疼生疼的,但他还是忍着,任凭周沫骂他,吼他,疯了一样的掐他。

    周沫嚷嚷了一会儿,忽然抱着亚瑟的胳膊嚎啕大哭起来,她是那么不愿意相信盛南平不要她了,盛南平曾经那么爱她啊......

    她现在被困孤岛,什么退路都没有了,她只有盛南平,现在也没有了,她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绝望过,从来没有这么难过......

    周沫的心像是被人用刀剁成了碎块,她知道自己的样子像疯子一样,可她真是很难过啊,她那么爱盛南平的,盛南平怎么能放手不要她了!

    她哭得一塌糊涂,眼泪纷纷扬扬而下,就算被绑架后,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,羞辱,经历了那么多危急时刻,她都没这样哭过,她好像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尽了。

    亚瑟怕周沫哭坏了,揉揉周沫的头发,又来安慰周沫,“周沫,你别哭了,一切都会好的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还是哭,亚瑟心很疼,伸手就把周沫抱进怀里,想安慰周沫一下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地!”周沫一把推开亚瑟,扬手狠狠给了亚瑟一耳光,“都你是害老娘的,还想占我便宜,我告诉你,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我人,我的心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没有躲周沫这一巴掌,他就让周沫狠狠的打他的脸上,声音清脆响亮,他白皙俊秀的脸立即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不让周沫好好的闹一下,不让周沫好好的哭一场,不让周沫好好的打他一顿,这事是过不去的。

    亚瑟宁愿挨打了,只要周沫别再得抑郁症就好。

    他嘴角很疼,用手擦了擦,发现竟然见了血迹,这女人对他还真是毫不留情啊!

    亚瑟把另一边脸朝向周沫,柔声说:“如果打我能让你好受一点儿,继续打吧,我这人没有别的优点,就是抗揍!”

    周沫打过亚瑟,她的手都酥酥发麻,看着亚瑟嘴角的血迹,她手捏了捏,最终没有打下去第二巴掌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此刻的行为幼稚得可笑,明明是盛南平辜负了她,明明是盛南平不要她了,她跟亚瑟发什么疯啊!

    周沫一口气泄了,又软软的靠在了床上,也许她这辈子也看不见盛南平了,这个事实让她心里就像破了一个大洞,那里面汩汩地流着血,她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周沫,喝点东西吧!”亚瑟好像真是很抗揍的,又不怕死的捧了杯果汁到周沫的面前,“你身体虚弱,喝点东西补充体力和血糖吧!”

    周沫这次没有再抗拒,接过果汁喝了一口,清凉甘甜的果汁流过她叫喊的干燥嗓子,她觉得很舒服了,低头又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喝过了东西,周沫感觉自己身上出了好多的汗,这几天只昏睡了,都没有好好洗澡,她很想去洗个澡。

    她挪蹭到床边,动了动自己受伤的脚,想自己走到卫生间去,这时,亚瑟连忙过来了,“你别乱动了,不然脚伤又要养很久的!”他很自然的一个公主抱,将周沫抱了起来,送到卫生间里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不是要去卫生间......我要洗澡......”周沫烦躁的捶打了亚瑟两下。

    “哦,你先在这里坐一下,我去给你放洗澡水。”亚瑟把周沫放到椅子上,转身去给周沫放洗澡水了。

    周沫一抬头,正对上镜子中的自己,见镜子中的人顶着一头张牙舞爪的短发,脸色惨白,嘴唇也是毫无血色,眼神哀伤绝望,衣服褶皱,无比邋遢,像路边的疯乞丐一样。

    艾玛,她怎么变成这样一副样子了!

    周沫忽然想起春风得意的盛南平,还有一身华服,娴静如花的莫以珊,她的鼻子不由发酸,用力的睁大眼睛,才把泪意忍了回去。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她不会再为盛南平掉一滴眼泪了,不值得......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她不会再为盛南平伤一点儿的心,不值得......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她要为自己生活,她要快乐......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她要面朝大海,看春暖花开......

    周沫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暗暗鼓劲,亚瑟这时把洗澡水为她放好了。

    亚瑟的浴室宽敞舒适,电脑按摩程序的大浴缸,架子上搁着各种洗护用品,软毛的大浴巾,亚瑟把水温调好,他就到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周沫脱了衣服,把疲惫无力的身体泡在温热的水,冲上来的负离子气泡为她按摩着,她一直绷着的情绪稍稍缓解了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周沫是真的彻彻底底死心了,她用力摇摇头,甩走脑中的盛南平和莫以珊,盛南平的世界已经和她没有关系,她的过去已经分崩离析了……

    周沫在浴缸了泡了一会儿,亚瑟就在外面敲门,“周沫,可以了啊,你身体弱啊,泡久了会晕的!”

    “恩,我这就出来啊!”周沫不再拒绝亚瑟善意的关心了,她知道亚瑟是有目的的,但她也开始变得有目的起来了。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让周沫变得狡诈又虚伪,她从自闭伤心中只走出来一点点儿,马上就开始打她的小算盘了。

    周沫不能期待盛南平来救她 了,她只能自救,而她自救的方式都好像不太管用,最后还弄的伤痕累累的,她现在只有利用亚瑟对她的感情了。

    她是不能便宜了盛南平和莫以珊,小宝和雪儿是她千辛万苦生下来的,她一定要回到帝都去,她要把两个孩子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盘算着这些事情,心不在焉的,她从浴缸里站起来,脚下一打滑,整个人朝前跌倒,额头重重的磕在了浴缸边上,“啊!”疼的她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怎么了?”亚瑟一直守在浴室门口,听见周沫的惨呼出声,情急之下一把推开门就闯进来。

    周沫刚才魂不守舍的没有反锁浴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周沫这下可被磕得不轻,疼痛令她眼泪都沁了出来,她从浴缸里爬起来,一抬头看见近在咫尺的亚瑟,突然反应过来了,尖声羞辱的怒喝着:“你快点出去!谁让你进来的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刚才听见你叫了......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......”亚瑟俊脸一红,连忙转过身去,涩哑着声音问:“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马上出去。”周沫扯过一条浴巾围在身上,羞窘紧张的看着亚瑟的背影,她真是大意了,只顾悲伤,竟然忘记防范豺狼一样的亚瑟了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......我就是怕你出事......真的,我什么都没看见的......”亚瑟喃喃的解释着,但却越描越黑,年轻的脸皮子都跟着发烧了。

    其实亚瑟是看到一些的,虽然是猝不及防的匆忙一撇。

    水雾蒸腾中,周沫的脸蛋和身体都泛着淡淡的美好光泽,像是有粉色的霞光从身体内里泛出来,往下就是满目的莹白如玉,曼妙起伏......

    此情此景,对于气血方刚,春心萌动的亚瑟而言,简直是酷刑般的考验!

    亚瑟站在浴室外面,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涸,几乎喘不过气来,他伸手扯开衬衫的纽扣,这样呼吸才能敞快一些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亚瑟听见浴室里的门啪的锁了两扣,他不由苦涩的笑了一下,周沫防备他跟防贼一样!

    但亚瑟不怕,他忽然变得信心十足了。

    因为周沫已经彻底对盛南平死心了,而周沫又从抑郁中走了出来,他和周沫有一辈子的时间相处,有把一辈子的时候对周沫好,他相信周沫一定会爱上他的。

    周沫气鼓鼓的裹好浴巾,对着镜子检看了一下十分疼痛的额头,见额头处被磕的又红又肿,虽然没有破,但衬着白皙如雪的皮肤,显得十分狰狞。

    她用毛巾擦着身体,头发,看见散落在地上的衣服都湿了,她不由懊恼的皱起眉头,她穿什么出去啊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