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3章 绝壁是真爱
    盛南平坚定的回答着,他一直觉得段鸿飞是个非常讨厌的存在,今天突然发现,有段鸿飞这么个盟友也挺好的,也许他不需要段鸿飞的帮助,但有个人跟他一样时刻牵挂着周沫,相信周沫还活着,同他一起期待周沫回来,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!

    就算盛南平再自信笃定,周沫被绑架走了这么久,他也不敢确定周沫是否平安无事了,有段鸿飞为他鼓劲,他的信心仿佛更加坚定了!

    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,你就开口说,他们可以组团绑架周沫,我们也可以组团救回周沫的,我们要尽释前嫌,现在没有什么比救回周沫更重要的了!”段鸿飞郑重其事的对盛南平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盛南平答应了一声,然后就挂断了段鸿飞的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一口气,振作精神,又打出去了几个电话,吩咐下面的人时刻监视着曲清雨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姜安迪陪着盛乐过来了,还有凌海,大康,小康,李羿。

    大康和李羿的伤都不在腿上,经过这些天的修养,完全的行动自如了。

    盛乐走到盛南平的病床边,忧心忡忡的问,“南平啊,你急着叫姐姐来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盛南平面色凝重的点点头,“姐,从今天开始,麻烦你帮我照顾雪儿和小宝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傻话,这还有什么麻烦的,小宝和雪儿是咱们自己家的孩子,我照顾他们是应该的。”盛乐看着盛南平慈爱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段时间我要把小宝和雪儿送到一个儿童培训基地去,有可能要在那边呆上很久,需要你和安迪过去日夜照顾着他们,除了我们这几个人外,不能把你们的行踪告诉任何人,也不能随便跟任何人联系。”

    盛乐听盛南平这样说话,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,立即点点头,“南平,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雪儿和小宝的,只要有我在,就有他们在的。”

    姜安迪也在旁边保证,“大舅,你放心吧,我会跟妈妈一起照顾好雪儿和小宝的。”

    凌海和大康等人见盛南平突然做出这样的安排,知道一定是出了大事,但他们并没听说公司和家里出什么事情啊!

    他们各个都面色严肃又不解的看着盛南平,盛南平一再嘱咐盛乐和姜安迪要照顾好两个孩子,不要跟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联系,盛东跃都不可以,并且让李羿带着一队精锐的保镖和武装力量同行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能再让曲清雨和两个孩子有所接触了,这段时间曲清雨没有企图谋害两个孩子,他都都要感谢各方佛祖了,如果被曲清雨发觉他对她的怀疑,保不齐曲清雨会做出狗急跳墙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家一听盛南平这样吩咐,更加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了,但盛南平没有在这里说出事情的原因,他们谁也不敢追问的。

    盛乐和姜安迪得了盛南平的命令,随着李羿一起走了,回家准备带孩子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以后,凌海和大康几个都定定的看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见大家都用探寻的眼神盯着他看,他索性坦白,“我身边的这个周沫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假的!?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几个人同时露出无比震惊的表情,听说过钻石珠宝有假的,吃喝穿戴有假的,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大活人有假的呢!

    凌海被重重的惊了一下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尴尬的笑着:“南平啊,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啊,你凭什么怀疑周沫是假的啊?这事你得有证据啊?不然那后果......”

    如果让周沫知道,盛南平说她是假冒伪劣的人,依照周沫那小脾气,那不得闹翻天啊!

    小康也是一脸好笑,“是啊,老大,你是不是糊涂了,小嫂子怎么能是假的呢,她对你多好啊,在雪山上舍了命护着你,如果她是假的,那就没有真的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凭直觉,凭她各种表现和反应判断她是假的。”盛南平声音沉甸甸的,其实,他是最不愿意承认这件事情的,他好像勉强提起一口气,才把后面的话说完,“我已经派人去做亲子鉴定了,估计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!”

    小康一听盛南平这样说,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开玩笑了,他不敢再嬉皮笑脸的,静静的站在一旁,等着盛南平的吩咐。

    盛南平只觉得心烦意乱,向大康伸出手,“给我一支烟。”

    大康平日都不许盛南平吸烟的,今天乖乖的同意了,点燃了一支烟,递给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接过烟后,重重的吸了两口,然后缓声对身边的几个人说,“这件事情你们知道就好,千万不要惊动了这个女人,我们已经彻底断了寻找周沫的线索,必须得在她身上找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点点头,答应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小康挠挠头,有些纳闷的问:“如果说她是假的,但她怎么对你那好啊,舍生忘死的保护你,这段时间她对你精心的照顾,也不像假的啊......她会是谁啊,把自己整成小嫂子的样子.....对了,她会不是苏菲菲啊,苏菲菲跟小嫂子长的很像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苏菲菲的。”大康冷声打断了小康的胡乱猜想,“苏菲菲虽然跟小嫂子长的像,但她为人嚣张娇气,肤浅矫揉,根本不是能潜伏下来的人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女人会是谁啊?她跟我们都比较熟悉的样子,尤其对老大,绝壁是真爱,看老大的眼神都不一样的......“小康困惑的要死。

    盛南平沉声说:“她是曲清雨。”

    “曲清雨!!!”

    “是她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几个人惊诧声又此起彼伏的。

    大康脸色阴鸷的哼了一声,“曲清雨胆子忒大了,竟然把戏耍到我们眼前来了,竟然敢冒充小嫂子,她是想找死啊!”

    小康揉揉鼻子,说:“这特么的也太狗血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也觉得太狗血了,他几口将烟吸了,又向大康伸手要烟,大康顾忌着盛南平的身体,犹豫着不敢再给盛南平烟了,“老大啊,我知道你心烦,但不能这么吸烟了,你的身体不行啊,现在夫人又出了事情,你还要养好身体找夫人,还要想着两个孩子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烦了!”盛南平把大康手里的烟盒一把抢了过来,随手抽出一支烟,拿起打火机的时候顿了顿,终于没有将烟点燃,只是烦躁的将烟搓碎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出盛南平心情烦躁郁闷到了极点,没人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摊到谁身上,估计都不能坦然面对的!

    正在病房内的气氛极度压抑的时候,盛南平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看了眼手机上的电话号码,脸色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盛南平静默了一下,才将电话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那边对比化验出结果了,被化验二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,我们按照你的吩咐,做了两份对比,结果都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......”

    尽管盛南平已经预知了这个结果,听见下面的人向他做汇报的时候,他的脑子还是嗡嗡的作响,太阳穴都突突的跳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放下电话时,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微微发着抖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女人确实不是周沫,那他的周沫到底在哪里啊?

    盛南平抓狂郁闷的都想杀人!

    乐盛,费丽莎,杰森,曲清雨,这些个王八蛋,还真不是吃素的,他们平日里就一个比一个坏,这样联合到一起,想到的计策果然够恶毒!

    凌海几个人已经隐约听见了电话的内容,心都跟盛南平一样,沉进了不见底的深渊里。

    这个周沫是假的,他们必须再次四处寻找真的周沫!

    他们是历经了九死一生才救回的假周沫,那接下来寻找真周沫的难度,几乎是不敢想象的!

    凌海见盛南平脸色十分难看,他坐到病床边上,轻声的劝慰着盛南平,“你不要太急躁了,越是这样的情况,我们越要先冷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别着急了,我们办案这么多年了,比这更离奇惊险的案子,都被我们破了,我们一定能把小嫂子找个回来的!”小康拍着胸口,信心十足的对盛南平说。

    盛南平无声的苦笑着,是,他确实侦破过比这离奇无数倍的案子,但那些人失踪的人都不是他的妻子啊!!!

    关心则乱啊,不然他也不会糊涂的错把曲清雨当成了周沫!

    他稳定了下情绪,叫大康吩咐人想办法给身边的这个女人和曲清雨的家人做亲子鉴定,他虽然觉得这个女人是曲清雨,但一定还要再鉴定一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现在不能揭穿曲清雨的真面目,他要一边应付着曲清雨,一边再次开始寻找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已经回到了亚瑟的别墅里,她的脚受了伤,只能躺在楼上的大床上,幸运的是,亚瑟并没有同她记仇,没有打她,骂她,虐待她,依然对她很照顾的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