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2章 亲爱的,你在哪里
    盛南平眯眼看着兴致勃勃朗诵的曲清雨,主要看得是曲清雨的眼睛,一个人为了整形,可以割双眼皮,可以垫高鼻子,甚至可以把嘴巴割大缝小,唯一不能把眼珠子抠出来做整形的。

    他之前没有想过身边的女人是曲清雨,而曲清雨在刚来回的一段时间,一直是鼻青脸肿的,盛南平还真的没有注意她看的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盛南平定睛一看,心中不由暗骂自己大意,糊涂啊!

    这双眼睛,哪里是周沫眼睛啊,明明就是曲清雨的眼睛啊!

    曲清雨朗诵之后,双目晶亮的看着盛南平,“老公啊,我朗诵的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笑着点点头,“不错,声情并茂,很具有感染力,我真没想到,你会朗诵的这么好!”

    曲清雨脸色微微一变,她真是得意忘形了,竟然在盛南平面前耍大刀了!

    她连忙扑倒盛南平的身边,亲昵的搂住盛南平的脖子,“我朗诵的这么好,都是因为你啊,我在朗诵这首诗的时候,想到了你,想到了我们两个老了以后的生活,所以才会声情并茂......”

    曲清雨的窘迫只是一瞬间的工夫,还是被盛南平敏锐的捕捉到了,在曲清雨抱着他亲昵的时候,他真想一手将曲清雨推开。

    亲子鉴定的结果虽然没有出来,但盛南平已经把眼前的女人同周沫区分开了!

    只要盛南平不把眼前的女人当做周沫来看,他的智商马上占领了大脑的高地,睿智,精明的他,基本可以确定眼前的女人不是周沫,而是曲清雨了。

    他暗暗紧咬牙关,才克制住将曲清雨暴揍一顿的想法!

    盛南平没想到自己一辈子打雁,竟然在关键时刻被雁啄了眼!

    他在特警工作的时候曾经有‘神探’之称,结果,这次竟然舍生忘死的救回了一个假妻子,而且还跟这个假期中妻子生活了快一个月了!

    这些都不算什么,最最重要的是,他被这些人混淆视听,错过了营救周沫的最好时机了,

    现在,最让盛南平痛心好焦虑的是,真正的周沫在哪里!周沫到底怎么样了!

    曲清雨用力搂着盛南平,将自己的波涛汹涌紧紧贴着盛南平,她真的太想念盛南平了!

    她发现,这次回来见到的盛南平好像是得了性功能障碍了似得,无论她对盛南平怎么热情,怎么撩拨,盛南平那边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!

    曲清雨真的不相信盛南平是这种能力,她觉得盛南平一定能行,而且是那种骁勇善战,没完没了,气吞山河的行。

    盛南平只是一条腿受伤,并不是那个地方受伤了,她相信盛南平是那种身残志坚的人,就算一条腿手受伤了,也一定能做到的啊!

    曲清雨在段鸿飞的刺激下,真的又不安,又害怕,她想抓住点什么,她迫切的想让盛南平知道她的好,想要与盛南平合二为一,想用她的妖娆和动人征服盛南平。

    她热情的亲吻着盛南平,使劲浑身解数一般的撩着盛南平,一只手探进了盛南平宽大的病号服里面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原本就不太喜欢跟曲清雨亲热,发觉这个女人真的不是周沫时,他更加不喜欢了。

    他暂时不想揭穿曲清雨的真实身份,曲清雨绝对不会一个人混到她身边的,她跟乐盛,杰森等人一定是一伙的,曲清雨是复仇联盟中的一员,她跟乐盛,费丽莎等人会有联系的,而真的周沫,一定还在那些人手上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能打草惊蛇,他要将计就计,顺着曲清雨这条线,找到乐盛和杰森等人,救回他是周沫。

    他忍着恶心,任由曲清雨亲吻着,但发觉曲清雨有想进一步索取的倾向,盛南平受不了,他在这方面很有洁癖,没办法再将计就计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大手一抬,抓住了曲清雨的手腕,声音低沉的说:“沫沫,这里是医院,随时有人会进来的,注意影响啊!”

    曲清雨被盛南平这样一制止,清醒了过来,面带羞怯的从盛南平怀里抬起头,讪讪的对盛南平笑笑,娇嗔着说:“我......我就是太想你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。”盛南平抬起手,摸了摸曲清雨的头,“你头发都长长了,过几天就要参加慈善晚会了,找个地方去做个护理,弄弄头发,买些衣服,不用一直在这里陪我的!”

    曲清雨听了盛南平的话,眼睛不由一亮,爱美之心,女人皆有的,女人对逛街和购物的狂热是天生的。

    她稍稍跟盛南平矜持了两句,“我不去购物了,我还是在医院陪着你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陪我好多天了,出去走走吧,我也想静下心来,处理些公司的事情。”盛南平说着话,从一旁的衣兜里拿出两张卡,递给了曲清雨,“你先拿这些卡去刷吧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我转到你名下的那些财产,你也随便的分配,使用,不要省着自己啊!”

    曲清雨听盛南平这么说,心花怒放,她历经千刀万剐,等的就是这一天啊!

    她开心的接过银行卡,探身在盛南平的脸上亲了两下,“老公,谢谢你,你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着曲清雨这句话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曲清雨这样叫她老公,甜言蜜语哄他的架势,倒是跟周沫很像的!

    曲清雨拿着盛南平的银行卡,开开心心的出去购物,做美容,做发型去了,留下盛南平一个人面色阴沉的坐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盛南平再次挥手,让特护都出去了,一个人坐在床上,鼻子和心一样发酸,变苦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并没有把妻子救回来,这么久以来,周沫一直流落在外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?受了多少的罪呢?

    周沫啊,你到底在哪里啊?

    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去救你,在盼着我去找你,可是我呢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懊悔自责的真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!

    他这个丈夫做的,真是太不合格了!

    盛南平只容许自己哀伤一会儿,就拿出电话,打给凌海,“你马上到医院里来一下,叫姜安迪去把我大姐接来,让他们以来医院探望我的形式过来。”

    凌海听着盛南平语气凝重,答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就挂断了电话,去办事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握着电话,刚想再打出去,有电话打进来,他一看标识,是段鸿飞的电话。

    看来段鸿飞这个贼小子一直在医院门口蹲守呢,看曲清雨出去了,马上给他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原本不喜欢一直对周沫念念不忘,虎视眈眈的段鸿飞,可现在眼前的周沫变成假的了,他和段鸿飞竟然诡异的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一口气,接听了段鸿飞电话。

    “英明神武的盛总啊,你和你现任妻子相处还好吧!”段鸿飞阴阳怪气的声音,顺着电波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脸色发窘,这件事情大概够段鸿飞笑话他辈子的了!

    他声音冷冷的对段鸿飞:“你有什么话就说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收起了嬉皮笑脸,声音凛冽,“我就想知道,周沫到底在哪里?是你和那些人合伙把周沫害死了,还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脑袋被驴踢了吧!”盛南平真被段鸿飞这句话气极了,“我会跟他们一起害周沫吗......”

    “周沫不是你害的?那看你跟那个死女人过的劲头十足呢,看你们那副恩爱样子,任谁都会怀疑周沫是你谋杀的!”段鸿飞气恼万分的说。

    盛南平真心觉得,段鸿飞胡搅蛮缠的劲,跟周沫是一模一样的,两个大概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段鸿飞,你到底有没有话说,没有我就挂断了!”盛南平会惯着周沫,却不会惯着段鸿飞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有周沫的消息吗?”段鸿飞的声音一下萧瑟黯淡下来,仿佛饱含着无穷无尽的哀凄,“周沫她到底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着段鸿飞一会儿工夫,变幻了几种语气腔调跟自己说话,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周沫,这样的段鸿飞和周沫真的很像很像,喜怒无常,情绪多元化。

    也许是爱屋及乌,也许是在段鸿飞身上找到一点点爱人的影子,盛南平对段鸿飞的态度突然就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,真的误以为这个女人是周沫......我失去了寻找周沫的最佳时间了......”盛南平声音沉沉的说。

    段鸿飞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,明显的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才说话,“我没有惊扰那个女人,我们可以顺藤摸瓜,她身后那些人会跟她联系的,周沫现在在那些人手里,一定还活着,我们也一定会找到周沫的!”

    “是,周沫一定会平安回来的。”盛南平坚定的回答着,段鸿飞果然是个聪明人,在处理曲清雨的问题上,竟然跟盛南平的想法一模一样,他年纪轻轻,能在整个危险诡异的东南亚扬名立万,人人畏惧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