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1章 冒牌妻子的真身
    服务员被突然变脸的段鸿飞吓个半死,段鸿飞就宛如带着天使面具的恶魔,突然之间,温柔深情的天使面具没有了,血腥可怕的魔性从他身体里迸发而出了。

    别说是服务员了,就连曲清雨也被段鸿飞吓了一跳,不知道段鸿飞突然抽什么疯啊!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怎么了啊?”曲清雨神色不安的看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深吸一口气,压下翻江倒海一般纷乱的心情,对着曲清雨又露出温柔的笑容,“我好不容跟你单独呆一会儿,不想让她浪费我们二人相处的宝贵时间啊!”

    曲清雨在来假扮周沫之前,对段鸿飞进行过调查,知道段鸿飞是出名的喜怒无常,阴晴不定,亦正亦邪的,所以就相信了段鸿飞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知道段鸿飞也是精明过人的,她说完这番话后,想看看段鸿飞的反应,但她每次看向段鸿飞时,都会在撞进段鸿飞眼睛前,遇到两道浓密的长睫毛,她想看到的讯息都被遮挡在了睫毛后面了,饶是她颇有心机,也读取不到任何信息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慢慢意识到段鸿飞的厉害了,这个男人表面看着嘻嘻哈哈,喜怒无常很情绪化的,其实他的道行跟盛南平一样高深莫测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她有些坐立不安起来,总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,因为无论是盛南平,还是段鸿飞,他们的心机和智商都不是她能斗得过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,时不时讨好的对段鸿飞笑,偶尔不安的看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原本想再问点什么,或者再做点什么试探一下这个女人,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和眼神,就什么都不用做了。

    答案很明显,这个女人不是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从来不会对他这样谨慎讨好的笑,从来不会用这样紧张不安的眼神看他的,他们直间不需要这些的。

    她会直接质问他,会直接怂他,骂他,会直接向他抱委屈,出了这样的事情,或许还会在他面前诉苦,哭鼻子的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一边应付着曲清雨,脑子里一边思索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那么精明机敏的人,难道没有发现这个周沫是假的?还是他发现了,为了达到某种目的,一直没有揭穿她呢!

    段鸿飞为了不打草惊蛇,不再问询曲清雨什么,同曲清雨轻松的聊了会天,悄悄给赵国栋发了条信息,没过多久,赵国栋颠颠的就跑来了,很亲热的跟曲清雨寒暄着。

    曲清雨现在最怕见人了,她越演越发现,周沫的性格她压根无从把握,她不知道周沫从前是怎么跟这些人棋逢敌手,相爱相杀的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,盛东跃,小康......这些人跟她接触一两回后,都说她跟从前不一样了,现在唯有盛南平没有这样说过,但盛南平这样心机深沉的人,越是不说越可怕呢。

    赵国栋是个很活跃的人,来了这里叽叽喳喳一通嚷嚷,然后说没想到段鸿飞突然来帝都了,他都要高兴疯了,一定要请段鸿飞去他的底盘玩,段鸿飞就依依不舍的跟曲清雨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终于送走了可怕的段鸿飞,曲清雨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,心绪烦乱的她,叫人送过来一壶茶水,独自慢慢的喝着。

    这边,小康已经把监控的视频和音频同步传给了盛南平,盛南平在电脑上看着段鸿飞和曲清雨的表情,眼神,看着他们之间的交流,彻底握着鼠标的大手紧了又紧,手背上青筋突起。

    这个周沫真是假的?

    尽管这个想法很荒唐,很狗血,盛南平一点儿都不想去面对,却不得不去面对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仰头靠在床上,闭着眼睛,静静的回想着周沫回来后发生的一切,回想着这个女人的一言一行......

    其实盛南平早就隐约发觉这个女人不太像周沫了,但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逃避心理,竟然愚蠢的一直没有去正视这个问题,没有进一步的做调查,如果不是段鸿飞的到来,他还在自欺欺人......

    就算看了段鸿飞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吃饭的视频,盛南平依然不想相信这个女人就是假的周沫,但他又不能再糊涂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小宝和雪儿每天同这个女人生活在一起,如果不将她的身份调查清楚了,对小宝,雪儿,乃至整个公司都将是种潜在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个人一旦下决心做什么事情,是特别有行动力的,他没有等曲清雨回来对她旁敲侧击,也没有再对曲清雨试探和对比什么,而是吩咐人去盗取曲清雨的头发,还有小宝雪儿的头发,快速的去做亲子鉴定。

    他没有耐性再等下去了,不想再撕扯着心纠结不休了,亲子鉴定是证明这个女人真假最快最有效的办法。

    亲子鉴定是需要时间的,在盛南平的等待中,曲清雨回到病房了。

    “南平,我给你带回来了你最爱吃的叉烧,刚刚出锅的,软滑渗香,恩,闻着就有食欲!”曲清雨开心的将叉烧包放到盛南平面前的小桌上。

    盛南平轻轻闻了一下,点点头,“是很香啊,你洗洗手,跟我一起吃点吧!”

    他神色如常的对曲清雨笑着,只是心情已经跟之前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曲清雨答应一声,欢快的去洗手,笑着说:“我和段鸿飞都没有怎么吃东西,就听他胡扯了,我们说了一会儿话,赵国栋就来找他,他就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曲清雨走进卫生间的背影,眸光深晦如海。

    他是北方人,叉烧是南方的点心,知道他喜欢吃叉烧的人并不多,周沫那个粗心的丫头更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让盛南平想到了每天都会出现在病房内的铃兰花,想起这个周沫经常给他榨果汁喝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又意识到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照理说,他这样机敏的人,为什么没有像段鸿飞一样,同这个女人接触没不久,就发现这个女人是假的了呢?

    因为,假冒周沫来到他身边的人,是熟悉他的人,甚至还有些熟悉周沫,对他生活习惯,饮食起居都很了解,可能对他和周沫的一些相处方式也是知道的,所以在他面前伪装的很好,很像周沫的......

    那么,这个假冒周沫,又很熟悉他的人,会是谁呢?

    想到这点,盛南平的心事更加沉重了,但曲清雨走出病房时,盛南平已经神色如常了,同曲清雨一起分享着叉烧包,漫不经心的问着曲清雨,“沫沫啊,东跃刚刚打电话过来,想跟你沟通参加慈善晚会演出节目的事情,你想好要演什么节目了吗?”

    曲清雨被盛南平带回帝都后,盛东跃每天都会来医院探望哥哥,顺便见到曲清雨,每次都跟曲清雨说无数粉丝在等着周沫回归,盼着周沫出现呢......

    而曲清雨自己也上网搜索了,见网上对周沫的关注很高的,喜欢周沫的粉丝也很多,她是虚荣心极强的女人,不想放弃这样出风头的好机会,而她如果真的全面放弃,盛南平也会怀疑的。

    于是曲清雨答应继续在娱乐圈发展,只是暂时不接戏了,因为她自身没有什么演技,一演戏一定会露馅的,她原来是做主持人的,不缺临场经验和应变能力,所以她同意接拍些广告,接些综艺节目,还有出席各种晚会。

    盛东跃并不知道这个曲清雨是假的周沫,为周沫积极策划安排着,觉得‘出国度假’很久的周沫借着这个慈善晚会露面是最好不过的了,既可以增加周沫的人气,又可以增加周沫的正面形象。

    曲清雨也很愿意出去露一面的,为这次晚会积极准备着,知道这次晚会上有演员的才艺表演环节,她暗暗准备了首配乐诗朗诵。

    她当年是金牌主持人,诗朗诵可是她的长项。

    “南平啊,我嗓子哑了,不能唱歌,我就表现一个配乐诗朗诵吧!”曲清雨吃着香喷喷的叉烧包,美滋滋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,诗朗诵也好。”盛南平点点头,饶有兴趣的问,“你能不能先给我朗诵一段,我先感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曲清雨一听盛南平这要求,来了精神,朗诵可是她的老本行,她极其想在盛南平面前卖弄一下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把叉烧包放下,喝了口水,润润嗓子,就开始给盛南平朗诵了。

    “当你老了,头白了,睡思昏沉,炉火旁打盹,请取下这部诗歌,慢慢读,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;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爱慕你的美丽、假意或者......”

    曲清雨的朗诵抑扬顿挫,声情并茂,很容易就把人带进叶芝这首诗的意境里,只是盛南平看着她的眼神里,隐约浮现着几丝了然,几丝诧异。

    这样字正腔圆,音抑声扬的朗诵,绝对是专业级别的,能做到这一点的......让盛南平想起了一位久违的故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真的是有些诧异了,他几乎已经把曲清雨忘记了,但曲清雨却像哪吒一样,踩着风火轮横空出世,把他的世界搅合的天昏地暗了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