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0章 最可怕的狗血故事
    段鸿飞听盛南平这么说,立即开心的笑了起来,“沫沫,看看你家老大多明白事理,他都看出我的不容易了,他都心疼我了,你还跟我这么疏远,我们友谊的小船是不是马上要翻了?”

    曲清雨本是个机敏狡猾的女人,但在盛南平和段鸿飞两个气场强大,霸道精明男人的加持下,她彻底的慌了。

    她脑子快速的转着,如果真周沫处于这种环境下,她该怎么做啊?

    如果真的周沫在这里,不会惯着段鸿飞,也不会顺着盛南平,那小脾气上来,个性的能上天!但曲清雨不敢像周沫那么放肆啊,她很听话的对盛南平笑笑,然后又对段鸿飞笑了,问:“你想吃什么啊?千里迢迢的来看我,我请你吃大餐吧?”

    “沫宝啊,我发现你被人绑架一次,参透人生了,竟然会主动请我吃饭,而且还要请我吃大餐了?”段鸿飞诧异又激动的笑着,“你知不知道,这么多年了,你就没请我吃过饭,突然听见这个消息,我的小心脏还真有些受不了了......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曲清雨真想以头撞地了,她的舌苔都发苦了!

    周沫和段鸿飞到底是怎样的相处模式啊?段鸿飞整个就是一受气包啊,她怎么都没想到,周沫这么多年,都没有请段鸿飞吃过饭啊!

    曲清雨硬着头皮对段鸿飞笑着,解释着说:“这次被绑架的经历,让我看开了许多,也改变很多了,我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观都有所改变了,你照顾我那么多年,我请你吃顿饭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“艾玛啊,沫宝,你太让我感动了,还是我请你吃饭吧,你想吃什么啊,如果你想吃人肉,我立马把自个儿片了!”段鸿飞走到曲清雨身边,看着曲清雨,一双凤眼简直堪比自动发电机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这副深情的样子是极具侵略性的,曲清雨压根接不住段鸿飞这款大招了,她转身就去穿衣服,跟盛南平告别都敢看盛南平的眼睛了,“南平啊,我和段鸿飞出去吃饭,很快就回来了,你好好休息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对曲清雨的反应已经没有太大惊讶了,很淡然的对曲清雨点点头,“你们去吃饭吧,不用惦记我,你多陪段先生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转头看了盛南平一眼,这一眼里,刀光剑影,藏龙卧虎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原本就冷飕飕的心,在段鸿飞这一眼里,又凉爽了很多啊。

    他想,敏锐狡诈的段鸿飞大概也看出这个周沫的异样了,而段鸿飞这一眼,是在吵笑他的眼拙?还是在向他通风报信啊?还是邀请他一起作战啊?

    盛南平在曲清雨和段鸿飞出门后,立即叫过一旁的小康,很严肃的吩咐着:“派人严密监视着他们,视频监控,语音监听,我都要。”

    小康以为盛南平是在吃醋,担心段鸿飞和周沫爬墙,立即来了精神,点点头,“放心吧,老大,我一定把小嫂子保护的妥妥的!”绝对不让你的脑袋变绿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真有种抬手抽人的冲动,他瞪了眼自作聪明的小康,“你按我说的去做,只负责监视,监听,绝对不能打扰他们,无论他们做什么,都不能打扰的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知道了。”小康被黑脸的盛南平吓得直想哆嗦,点点头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挥挥手,让屋内的保镖,特护都出去,他需要静静。

    自从这个周沫回到盛南平的身边,盛南平一直隐约有过这种想法,但他从不敢往这方面深想,他觉得这种可能真是太可怕了,如果身边这个周沫是别人假扮的,那真的周沫又在哪里呢?

    会不会已经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这半生经历无数危机惊险,却被脑中的想法吓到了,理智精明的盛南平甚至自欺欺人,希望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觉,他神经过敏了,这样狗血荒唐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!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不敢往坏的方向想.....

    潜意识里不断的安抚着自己,这个女人就是周沫,她只不过受了过度的惊吓,在外面受了委屈和折磨,所以才会性情大变的,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周沫!!!

    盛仁爱医院开的越来越大,来这里的患者越来越多,原本处于医院对面的写字楼,现在已经改成了美食城,云集了中外佳肴的美食种类,大小食肆。

    曲清雨心烦意乱,不想跟段鸿飞远走,指指美食城,“我们就到那边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行,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,只要你喜欢,我就是陪你吃火星菜都行。”段鸿飞来了好说话劲,像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跟在曲清雨的身边。

    曲清雨的心被段鸿飞弄的砰砰乱跳,她发现了,段鸿飞就是妖孽的现实版本,这个男人真的太会哄女人了,估计被他看中的女人,都不会逃脱他的魔爪。

    这个眼瞎的周沫啊,太特么另类了,竟然没有爱上近在咫尺,对她呵护备至的段鸿飞,千里迢迢的跑到帝都跟她抢盛南平。

    曲清雨一想到这个就有气,她把失去盛南平的所有的责任,都推到了周沫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走进美食城,进门不远就看见了家云南菜馆,服务员身上穿上色彩斑斓的民族服装,头上和脖子上的配饰都很华丽——美丽的珊瑚珠串,飘摇的贝类饰品,银挂坠和链子在脖子前面重重叠叠的,举手抬足间就哗啦啦哗啦啦的响......

    “我们来吃云南菜吧!”曲清雨想段鸿飞和周沫都在南方长大,一定对云南菜比较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微微眯了眯眼睛,但依然手指把玩着曲清雨头上薄碎的短发,眼波横流的说:“行,我都听你的,我们就吃云南菜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周沫是不爱吃云南菜的,周沫嫌弃云南菜太清淡了,嫌这里的服务员身上饰品太吵闹,听着闹心,影响她吃饭的心情了......总之,那小丫头挑剔的很。

    他们找了间包房坐下,服务员进来点餐,手腕上的饰品发出声声脆响,曲清雨面色如常的接过菜单,开始很认真的要服务员给她推荐本店的招牌菜,同服务员探讨着菜品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眯眼盯着低垂睫毛看着菜单的女人,放在桌下的手不由攥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如果在,一定会对服务员手腕上东西发出的声响忍无可忍的,会随便挑两个菜就把服务于打发走的,然后抬头大骂他,犯贱跑到这种地方来吃饭的......

    阴狠霸道的段鸿飞突然有种想落泪的感觉,他现在无比的怀念周沫恶言恶语怂他,骂他的情形,想念周沫像个小疯子一样扑过来打他的情形......

    曲清雨点过了菜,抬头看向段鸿飞时,段鸿飞又恢复了深情款款的模样,对着曲清雨妩媚展颜,“沫沫啊,你瘦了好多啊,这次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..算了,不说这些了......”曲清雨做出一言难尽的样子。

    段鸿飞心疼的砸吧了两下嘴,“沫沫啊,你知不知道他们把你绑架到什么地方了啊?我去替你报仇去!”

    曲清雨迷茫的摇摇头,“我是看见过那个地方,但并不知道具体地点和位置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都对你做了什么啊?绑架你的人都有谁啊......”段鸿飞一一追问着曲清雨。

    曲清雨猜到段鸿飞会询问她这些事情,这些问题可难不倒曲清雨,她早就对盛南平说过这些事情了,把应付盛南平的原话又给段鸿飞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段鸿飞知道这样的发问,问不出来什么的,如果这个女人是假冒的周沫,那她应该是有备而来,并且非常聪明狡猾了,她一定提防着他呢。

    “来,喝点柠檬水,美白的!”段鸿飞很懂得怎么转移别人的戒备心和注意力,把桌上放着的柠檬水给曲清雨倒了一杯,饱含宠溺地将杯子递给曲清雨。

    曲清雨被段鸿飞温柔的声音和动作弄的心猿意马,接过柠檬水就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段鸿飞的笑意都凝结在嘴角了。

    周沫并不喜欢柠檬水的,她知道喝柠檬水对身体好,对皮肤好,所以喝柠檬水必须加蜂蜜的,而且要加很多的蜂蜜,用蜂蜜的甜味盖住了柠檬水的味。

    段鸿飞感觉胃好像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,满满的都是难过,气恼,愤懑顺着食道往上反,他担心自己下一刻就要失态,慌忙抓过一只杯子,也灌了一口柠檬水,又酸又涩的感觉让舌头都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怪周沫很不喜欢喝柠檬水,只是不知道对面这个女人是怎么喝下去的!

    正在这时,服务员送菜上来,每道菜都是本店的招牌菜,服务员笑着给段鸿飞和曲清雨解释着菜的由来,“这道菜的名字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你马上出去,我们这里不用的解说和介绍了,让我消停吃会饭!”段鸿飞忍不住变脸,只能拿服务员撒气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