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9章 他的妻子是假的?
    刚刚亚瑟和周沫坐着观光车浏览的时候,只有两个保镖跟着他们上了车子,飓风过后,其他保镖马上过来寻找亚瑟和周沫了。

    周沫坐到观光车上,忍不住回头去看亚瑟,意外发现之前健步如飞的亚瑟竟然落后自己好一段距离,而且亚瑟明显走的很吃力。

    亚瑟身边的保镖向亚瑟伸出手,好像要搀扶亚瑟一下,被亚瑟挥手拒绝了。

    周沫有些不好意思,不敢面对亚瑟的,希望亚瑟永远走不过来才好呢。

    亚瑟这段路走了好半晌,以极其别扭的姿势上了观光车,周沫害怕亚瑟,往旁边挪了挪身体,她一侧身间,终于看见了亚瑟后背的那些伤口。

    亚瑟的后背和手臂都擦去了一大片皮肉,有的地方伤口很深,都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,又经过暴雨无情的敲打冲刷,皮肉白涨,带着些红红的血丝,看着触目惊心的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周沫万万没想到,亚瑟会伤的这么严重,惊的低叫出声,“你......你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亚瑟没有理睬周沫,吩咐前面的保镖,“开车!”

    观光车在渐渐变小的风雨里向着旅游区开去了。

    周沫见亚瑟不搭理自己,她抿了抿,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细细想,她确实很不是东西了,亚瑟之前那么救护自己,因为自己伤成这样,而他受伤后,她却拔腿就跑了......

    亚瑟此时是又伤心,又生气,又担心,他现在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在周沫和段鸿飞的资料视频里,段鸿飞经常骂周沫是小狼崽子,白眼狼了......

    这个女人,就是不折不扣的狼崽子啊!

    打得狠不如打得准啊,周沫这次真是让亚瑟体会到了伤心的滋味了,周沫的行为直撞中了亚瑟的心坎窝子,但他却不能负气不管周沫。

    亚瑟不动声色的垂着头,视线落在周沫受伤的脚上,周沫的脚有几个地方被铁丝扎破了,脚腕好像还扭了,脚肿的跟馒头似地。

    周沫的脚很漂亮,又白又小,这样肿了起来也不是很吓人,看上起只是胖胖乎乎的。

    亚瑟默默的叹了口气,只怕周沫等下正骨时候又要遭罪了,不定怎么又喊又叫的呢!

    他有时候就搞不懂这个小丫头了,她要逃跑的时候,受多大的伤,吃多大的苦,她眼睛都不眨一下,除去逃跑的时候受伤,她都会又喊又叫的,好像谁把她怎么着了似得!

    他们的观光车回到旅游区中心,发现这里也是一片狼藉,遍地疮痍,树木折断了很多,广告牌子很多被吹落了,也有很多人受伤了。

    酒店,医院里面都是人满为患的,一片嘈杂吵闹声。

    亚瑟既然敢安家在这边,在这里是有一定势力和人脉的,保镖早联系了这边的医院,院长已经为他们留出了单独的病房,并且有医生专门为他们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医生走到亚瑟身边,很恭敬的说:“亚瑟先生,我为你处置一下伤口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这等一下,你先看看她的情况。”亚瑟指指周沫肿得像猪蹄子一样的脚。

    医生先给周沫做了下检查,确定周沫脚裸处只是扭伤了,并不是骨折了,为防止破伤风,医生给周沫打了破伤风针。

    周沫怕疼,不想打,打针的时候吓得直往回缩,亚瑟看着周沫皱巴成一团的小脸,站在旁边冷冷的说:“如果你不打这针,感染严重的话,你这条腿就保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周沫听了亚瑟威胁,立即乖乖的打针了。

    亚瑟发现了 ,只要找对周沫要害,这女人还是很好吓唬的。

    医生给周沫的脚上用了药,又打上了点滴,亚瑟吩咐保镖看着周沫,他才跟着医生去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亚瑟过了好半晌才回来,他是个特别爱整洁的人,回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宽大的衬衫完全遮住了身后的纱布,除了脸色还有些发白,几乎看不出什么异样了。

    保镖们见亚瑟回来了,自动自觉的守到门口去了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自己必须跟亚瑟道个歉,不然以后她一定没有好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她嘟着嘴,很歉意的对亚瑟说:“对不起啊,我......我没想到你受伤这么重的......我当时真是昏了头了,可能是被飓风吹晕了,也可能是脑袋里进水了......所以才还会拔腿就跑的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听了周沫的话,也真是服气了!

    “周沫,你确定是在向我道歉,不是在说单口相声吗?”

    周沫听了亚瑟话,抿了抿唇,“我不是在说相声......我就是觉得很对不起你,想让你开心一点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别费劲了,我不跟你计较了,你有空就歇歇,养养神吧!”亚瑟像对待小孩子一样,拍拍周沫的头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跟我计较了吗,你不会怀恨在心,以后伺机报复我吗?”周沫不放心的追问着。

    亚瑟真的被周沫弄的很无语了,他轻叹了口气,说:“周沫,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是真心喜欢你呢?今天这种情况,我如果不喜欢你,我至于受这个伤,弄的这样狼狈吗?

    我完全可以让你受伤,又不让你死在飓风里的,但是,因为我是真心喜欢你,所以我不舍得你受任何伤害的,就算你丢弃受伤的我毫不留情的跑路了,我也没有责怪, 惩罚你,你还不相信我是真心的喜欢你吗?”

    周沫知道亚瑟说的都对,她有些无法面对亚瑟真挚痛苦的眼神了,她仰头靠在床上,闭上了眼睛,“我累了,让我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对于周沫这种明显的逃避,亚瑟也没有办法,他轻轻的叹了口气,说了声,“好!”

    段鸿飞的到来,让曲清雨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,还好,盛南平好像并没有听信段鸿飞说的话,依然对曲清雨柔声细语的,曲清雨放下些心。

    千里迢迢来看望周沫的段鸿飞,很想邀请周沫出去坐坐,问询一下周沫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受过的苦。

    段鸿飞对周沫是极其护短的,他要打听出是谁绑架了周沫,让周沫吃苦受罪的,那些人就都是他的敌人,以后报复打击那些人,就是他的人生目标之一了。

    就像之前周沫的那个义父杰森,落荒而逃回到米国后,就因为盛南平和段鸿飞同时为难他,给米国那边的老大同时施压,杰森才会由富甲一方的黑涩会大佬,落魄到现在这种程度的。

    “沫沫啊,盛先生就是腿受伤了,不需你一直在这里守着的,我们出去吃点东西,聊聊天吧!”段鸿飞专注地看着周沫,黑瞳晶亮,只是情意深厚的不见底。

    曲清雨哪里受得了段鸿飞这样柔和深情的目光啊,要知道,段鸿飞可是当世第一美男子啊,这世上恐怕除了周沫,没有女人能抗拒得了他这深情的一眼。

    段鸿飞目光柔得像条舌头,一寸一寸舔着曲清雨的肌肤,令曲清雨情不自禁的脸上发烧,神色发囧,她微微慌乱的摇头,“南平这里需要人照顾,我今天就不同你出去吃饭了,改天啊,改天......”

    她必须得镇定一下了,心脏在燥狂疯跳,这个样子跟段鸿飞出去,一定会被这个奸猾的男人识破她的真面目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只顾应付段鸿飞,忘记了病床上敏锐精明的盛南平,盛南平若有似无的撇了曲清雨一眼,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也得承认,段鸿飞的魅力无人能抵挡,人俊,嘴甜,还会撩妹子,在这方面盛南平都要甘拜下风的。

    只是,盛南平见过无数次周沫同段鸿飞在一起的样子,周沫对段鸿飞那是真的毫不在意啊,无论段鸿飞做出怎样深情款款的神态,周沫都能给他免疫掉了,都能不为所动,甚至是嗤之以鼻的。

    今天的周沫在段鸿飞面前的表现,就是个普通女人的反应,绝对不是周沫从前应该有的反应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在盛南平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,饶是盛南平一身皆胆,也被吓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他眼前这个周沫是假的,是别人假扮的!

    “......周沫啊,你能不能不要这样重色轻友啊,我千里迢迢的过来看你,请你吃顿饭也这么困难吗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,我过去对你的好都忘记了......”段鸿飞有些被激怒了,站起来大声嚷嚷着。

    “墙都不服,我就服气你这个女人啊,心忒狠了,不对,你是压根就没长心啊......”

    曲清雨见段鸿飞神情阴鸷,凤眼微眯的样子,有些害怕了,她原本就有些畏惧身上带着血腥气,亦正亦邪的段鸿飞,现在见段鸿飞发火了,她不敢再像真周沫那样跟段鸿飞对怂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曲清雨的两道眸光愈深,他努力压下心中的极度恐慌,对曲清雨笑笑,说:“沫沫a ,我这里有特护和保镖们照顾就可以了,你不用惦记我,你去陪段先生吃饭吧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