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8章 我再不跑了
    亚瑟听说周沫没事,放下了心,一挪动身体,一阵猝不及防的痛疼骤然传来,他咬着牙,对这样的疼痛还可以忍受 ,只是担心周沫身娇体弱抵挡不住这样的风寒。

    他忍着疼,紧抱着周沫,在巨大的风暴没有到来之前,挪蹭到附近一颗特别粗壮的树旁边。

    亚瑟喘息着靠在树上,在周沫的耳边大声的喊,“周沫,我得腾出一只手抱着树,需要你双手紧紧抱着我,你必须抱着我,知道吗,现在不是逃跑的时候,你得先顾着活命!”

    周沫听着亚瑟的话,心里一阵愧疚和窘迫,原来亚瑟一直都知道她要逃跑的心思,就算这样,依然带她出来玩,依然纵然着她的各种小任性。

    “我会抱紧你的,别担心了。”周沫大声喊着,之后就伸出手,毫不犹豫的抱紧了亚瑟的腰。

    抱紧亚瑟的原因有二,一,周沫看出来了,她一个人斗不过这场飓风,她不想死在飓风里;二,亚瑟的言行有些感动了她,尤其在这种危难时刻。

    飓风呼呼的吹着,令人胆战心惊,亚瑟不得不放开周沫,双手去抱紧那棵大树,大声对周沫喊着,“周沫,你抱紧我,一定要抱紧我啊!”他喊叫着,双腿用力的勾着周沫的腿。

    “恩......”周沫一张嘴回答,大雨刷刷的就落了她一嘴,她连忙把嘴闭上,咬着牙,双手紧紧抱着亚瑟的腰,脑袋紧贴在亚瑟怀里,就算这样,她依然担心自己随时会被这发狂的飓风卷走。

    人在大自然的面前,实在是太渺小,太脆弱了。

    飓风横行肆虐了一会儿,天上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,人的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,豆大的雨点砸在人的身上,生生的疼。

    周沫被冷风吹着瑟瑟发抖,大雨如注的浇灌下来,她整个人都瑟缩在亚瑟的身边。

    亚瑟看着周沫这样很心疼,一翻身,将周沫整个人罩在他的身下,他虽然不能像雨伞一样把周沫护的风雨不同,但这样做可以不让霹雳巴拉的雨点打到周沫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样一来,豆大的雨点都打在亚瑟的背上,而亚瑟后背刚刚落地的时候受了严重的伤,连绵不断的雨点打在他受伤的后背,就像无数尖锐的小飞剑扎进他的身体里,引起剧烈的、刺骨的疼痛。

    亚瑟的脸色变了变,但为了护着周沫,他还是忍着一动不动,直到这刺骨的疼痛渐渐的麻木冰冷。

    这场来势汹汹的飓风,后半程都转变成了电闪雷鸣,暴雨倾盆,这样的大雨下了四十多分钟,黑漆漆的天才慢慢的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亚瑟躬身在周沫上面,替周沫遮挡着迅猛的雨势,纵然是铁人,经过暴雨这么久的侵袭,冲刷,也受不住了,他见雨势渐渐变小了,精疲力竭的再也支撑不住了,胳膊一软,就瘫倒在一旁的泥水里,大口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周沫虽然也被大雨浇灌的透心凉,但她体力保持的很好,一见亚瑟倒了下去,她立即坐了起来,诧异的看着泥水中脸色惨白的亚瑟,大口喘息的亚瑟。

    “亚瑟,你怎么了?”周沫担忧的问着。

    亚瑟只是躺在地上喘息着,疲惫和疼痛让他说不出话来,脸上几乎没有血色,就连唇角都是白的。

    周沫聪明,马上意识到亚瑟这是不舒服了,精疲力竭了。

    哎妈呀,这是她逃跑的大好机会啊!

    周沫心中大喜,‘蹭’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,抬头四处张望着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亚瑟马上意识到周沫的想法了,他皱着眉,眼神不肯置信的看着站起来的周沫,积攒了一口气,才低声的说:“周沫......不要走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发现亚瑟说话都十分费力了,短短几个字说完,便半闭上眼睛,呼吸急促沉重,仿佛正在忍耐着极大的痛楚。

    不要走......

    周沫看着脸色惨白,虚弱的不堪一击的亚瑟,在某一个刹那,她想过要留下的,这个男人,是目前唯一肯真心保护她的人,这个男人,刚刚舍生忘死的保护了她,这个男人,现在非常非常的需要她,她要帮助他,给他温暖和照顾的......

    但是,也是这个男人狠心决绝地将她绑架到这个地方的,盛南平还在等着她,小宝和雪儿还在等着她呢......

    周沫想着这些,不再看亚瑟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飓风过后,到处都是一片狼藉,路上有着一层厚厚的积水,周沫在水里深一脚,浅一脚的跑着,因为沙滩鞋不跟脚,在雨水里跑了几步,就被冲跑了,周沫只能赤着脚跑。

    此时路面的情况都被雨水盖住了,而路面上有很多的碎石头,枯树枝,周沫每跑一步,脚下不是被铬到了,就是被扎到了,疼的她龇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依然没有阻止得了周沫逃跑的步伐,她依然奋力的向前面跑着。

    但是,命运似乎很喜欢跟周沫开玩笑,她好不容易遇见了这样的逃跑良机,可是却在激动的奔跑中,一脚踏空,整个人一下子向下滑去,跌倒一个被水覆盖住的凹地里......

    那沟还挺深,里面好像有树藤铁丝一类的东西,结果周沫的脚就被扎到了,很疼的,她用力的往外一拽脚,更疼了,疼的她凄厉的惨叫一声: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又急又气又疼,她伸手想要把缠绕在脚上的东西扯下来,但是用手一摸,缠住她脚的竟然是树藤和铁丝的结合物,之前大概是用来固定篱笆的,她徒手竟然扯不断。

    于是,周沫转头四处寻找可以割断这些东西的工具,结果,她就悲剧的发现,亚瑟带着他的两个保镖,正大步的往她这个方向奔来,而且很快就到了她的眼前......

    此时,雨势已经小了很多,但扔有小雨在淅淅沥沥,亚瑟的脸色依然苍白,紧紧的抿着嘴唇,目光懊恼晦暗的盯在周沫的脸上,一副在算计她的样子......

    很好,一切又被她折腾回到了最初的状态。

    周沫有些自嘲的对亚瑟笑笑,“你们来的真及时,我的脚被下面的铁丝缠住了,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!”

    反正她已经跑不掉了,她也懒得去想办法解开那铁丝了,如果亚瑟还想囚禁她,那就由亚瑟来接手这个烂摊子吧。

    亚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低声吩咐身边的保镖,“你,去。”声音里透着些阴狠恼火。

    那个保镖什么话都没说,单腿跪在地上,伸手进水洼里摸索,摸索到周沫的脚,还有缠住周沫脚的那些树藤铁丝,然后从腰里掏出匕首来。

    周沫一看见保镖掏出匕首来,吓得哇哇大叫着,“你要干什么啊?你要割掉我的脚啊?你住手啊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在旁边轻轻哼了一声,“把你的脚割下来,看你以后还怎么逃跑?”

    听着亚瑟阴狠,诡异的声音,周沫的恐惧感瞬间飙升到极点,她太知道亚瑟的恶毒和狠辣了,这个男人什么招数都用得出来,他真的会把她的脚割下来的......

    周沫立即转头向亚瑟求饶,“不要啊,不要割下我的脚,我再不跑了......我错了,我再不跑了,你快点告诉他,不要割下我的脚啊......啊......”

    她感觉到保镖再次在水下握住她的脚,周沫吓得凄声尖叫起来,她真的无法忍受活生生割下脚的疼,周沫真是太害怕了,一向倔强隐忍的她,泪水竟然满满的漾了出来......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周沫突然发觉她的脚可以动了,缠绕在脚上的铁丝和树藤不见了......原来,保镖拿匕首只是割下那些铁丝和树藤。

    周沫神色发窘,抬手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和雨水,在一旁保镖的搀扶下,从地上站了起来,但受困的那只脚一碰地面,立即发出钻心的疼痛,“啊......”疼的她又抽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亚瑟敏锐的闻到空气一丝血腥的味道,又简短的吩咐那个保镖,“你,背她走。”

    保镖低声答应着, 然后就半蹲到周沫的面前了。

    周沫在这场飓风中和刚刚那场失败的逃跑中,耗尽了力量,刚刚又担惊受怕,呜嗷喊叫了好半晌,精神也极其的虚弱了,她不想再坚持什么原则了,趴上保镖的背,任由保镖背着她往走。

    这个保镖身高腿长,走的很稳,周沫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,形状立显,她也能太贴进保镖,僵直着身体让保镖背着,她也很累的。

    幸好,亚瑟的其他保镖赶了过来,并且开了一辆没有被飓风破坏的观光车过来。

    那个保镖好像也知道亚瑟对周沫的感情,看见观光车后,立即走的很快,直接就把周沫放到观光车了,然后很明显的,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周沫坐到观光车上,也松了口气,她也不愿意让这个保镖背着走的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