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7章 患难之交
    周沫努力忘记心里的憋屈,大口的吃着西餐,大口的饮着美酒,几口就喝了一杯红酒,之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亚瑟坐在周沫对面,眼光几乎一直停留在周沫身上,他见周沫很快了喝光了一杯红酒,抬起一只手来,轻轻的覆盖在周沫的手上面,“你不要喝那么多的酒啊,伤身体的!”

    周沫一下把手拉了回来,转头看着窗外不远处大海,看着海浪一层一层的涌上来,轻笑着说: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天没有再说吧!”

    亚瑟见周沫又恢复这副滚刀肉,软硬不吃的模样,他也很没有办法,只能再次给周沫道歉,“对不起啊,刚刚都是我不好,你想骂我,打我都行,就是不要这么折磨自己啊!”

    餐厅里有舒缓的钢琴声,周沫听着琴声,仰头又轻笑了一下,端着红酒一口接一口的喝着,“谁说我在折磨自己啊,我活的滋润着呢!”

    周沫嘴上笑着,心里真想求一醉啊。

    都说是一醉解千愁,其实这句话是假的,别说喝醉了,就算喝死了,愁苦的事情依然解决不了,但酒精对神经暂时的麻醉,还是可以让人得到短暂的放松和解脱的。

    亚瑟真怕周沫喝醉了,刚才周沫还吃了那么多冷饮,现在又喝这么多酒,真的会伤胃的,他只能再次挑周沫在意的事情说:“你吃饱了吗,咱们去不去玩了?这个时候可以坐观光车游览这边的半岛呢!”

    果然,周沫一听说游览这边的半岛,眼睛立刻就亮了,对啊,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不是喝酒,是要游览小岛,找机会逃跑的。

    周沫很痛快的‘啪’的一下将酒杯放下,对亚瑟说:“我吃饱了,咱们去海边吧!”

    亚瑟看着这样的周沫,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就算他把心掏给周沫,周沫也是视而不见的,一心想着逃跑,一心想着盛南平,一心想着离开他。

    这里每家餐厅都有一条通往海边的路,道路两边种植着高大的树木,烈日之下树木葱绿,游人走在下面很舒服。

    周沫的脚一接触到雪白的沙地,她就坐到地上,鼓捣着想把那双惹祸的高跟鞋脱掉,穿着这个玩意,她是没有办法逃跑的。

    他们马上要去海边了,亚瑟自然不能要求周沫再穿着这双高跟鞋了,亚瑟见周沫不会解那些繁琐的带子,他蹲下来,帮着周沫脱鞋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以后会不会记得,我帮你穿鞋,帮你脱鞋的事情啊,我这辈子,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呢......”亚瑟一边给周沫脱鞋,一边笑着说。

    尼玛的,你自己愿意做,我不会领你的情啊!

    周沫在心里暗骂,嘴上却说,“我当然会记得了,其实,你对我所有的好,我永远会铭记于心的,真的,生气是生气的事情,你对我好,就是对我好......”

    论起哄人的工夫,周沫真的很是厉害,盛南平,段鸿飞,那么两个难搞定的男人,都被周沫搞定,其中,周沫嘴巴甜也是占了很大的功劳,她可以把他们伤的体无完肤,也可以把他们哄的心花怒放,周沫是有这点能力的。

    亚瑟听了周沫这番话,也是心花怒放的,给周沫脱下高跟鞋后,一扬手,就把那双上万块的鞋子扔出很远,都是这双倒霉的鞋子,破坏了他和周沫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良好气氛。

    周沫光脚走在沙滩上,这回觉得舒服多了,亚瑟在路过前面摊位上时,还是给周沫买了双沙滩鞋,他担心周沫会扎到脚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离开西餐厅,往海边走,这里的海水浴场真的很漂亮,宛如童话里的水晶宫一般。

    漂亮的大海轻拍着银色的沙滩,留下无数深浅不一的波纹,银色的沙滩像是白色的地毯般,柔软细腻温热,光脚踩在上面感觉无比的舒服惬意。

    在沙滩上,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的游客,他们有人躺在沙滩上晒太阳,有人坐在遮阳伞下打牌,玩耍,欢声笑语伴着海浪声声,相映成画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远处的大海,脚下的沙滩,身边婆娑的椰林疏影,这里真是美得不似人间啊,如果没有那些可怕的*,整个岛屿都开放出来搞旅游事业,真的会赚翻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海边转了一会儿,亚瑟提议买顶帐篷和躺椅,坐下歇会,然后换上泳衣,下海去游泳。

    “不去游泳了,会晒的很黑的。”周沫立即做出惊恐状,捂住了自己的小脸,“我不想在外面暴晒的,我想坐观光车,好好看看小岛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亚瑟清楚周沫的狡猾心思,暗暗叹了口气,找了一辆观光车,同周沫一起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观光车子带着他们游览着半个岛屿,时不时还会停下来,各个景点给大家解说,还可以吃一些岛上特别的小吃。

    这个海岛上真的很漂亮,椰林白沙,碧海蓝天,独特别致的各种店铺,入齿留香的小吃......

    周沫坐在观光车,吃着,看着,慢慢的心情转好了很多,一路都在认真记着各处的道路和地理特点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观光车走到最后一处村庄旧址处,大家都下车来参观,听着导游的讲解,走进了村庄里面,离观光车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一阵凉风刮了过去,大家都觉得凉飕飕的,随后,又一阵凉风刮过来,众人都有些惊异的抬起头,看见刚刚还是万里晴空的天上,此时已经被阴云侵占了大部分,而且那云越变越黑,眼看着就漆黑如墨一般。

    这片阴云以极快的速度聚集在天边,看着都吓人。

    亚瑟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,抓着周沫的手就往外面跑,并且大声吼着:“飓风来了!大家赶快上观光车啊!”

    众人此时都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好了,听亚瑟这么一喊,更害怕了,都跟在亚瑟和周沫后面狂跑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脚上穿上沙滩鞋,跑起来很费力,她又急又怕,想把鞋子脱掉跑,但这里的路上都是小石头,不是细软的沙滩,没办法光脚的。

    亚瑟感觉到了周沫的焦急纠结,一把将周沫抱了起来,虽然抱着一个人,风大如狂,亚瑟依然跑的很快,抱着周沫比那些人跑的都快,率先上了观光车,随后众人都上了观光车。

    “开车,快点开车到前面高墙处!”亚瑟大声吩咐着司机。

    这个司机是岛上的原着居民了,太知道飓风的厉害,他也知道亚瑟说的对,开着观光车就往前面高墙处赶路。

    但观光车的速度,怎么能比得上飓风的速度,天很快就全部黑了下来,而且风越来越大,树木都被大风吹的东倒西歪,闪电击穿破黑暗,炸雷声声震响,就像炸开在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亚瑟担心周沫,坐到观光车上后,就把周沫紧紧抱在怀里,周沫也不傻啊,知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,也就任由亚瑟搂着她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听着亚瑟年轻而有力的心跳,周沫并不太害怕,她知道亚瑟是很有能力的人,大概不会让她有什么意外的。

    一阵狂风吹过来,车子在大风中猛烈地一抖,雨水随后就落了下来,闪电越来越密集,轰轰的雷声重叠起来,环境越来越凶险,让人越来越不安。

    突然,观光车一下子被风吹飞了起来,车上众人骤然尖声叫了起来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也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紧紧抱住亚瑟。

    亚瑟凭借着机敏的身手,在车子把人们甩出去的时候,借势灵巧的一个转身,以他在下面,周沫在上的姿势,跌落到路边的草地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姿势,亚瑟是本着牺牲自己的精神了,他的脊背重重的撞到地上,火辣辣的疼马上传来,亚瑟这样的人也忍不住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周沫被这一连串的变化搞得晕头转向,只是紧紧的抓住亚瑟的胳膊,心中铭记,她不能死,找机会就跑!

    亚瑟顾不上自己的疼,他担心周沫会受伤,声音焦虑的在周沫耳边大声的喊:“周沫,你没事吧,你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周沫此时感觉到他们落到实地上,也听见了亚瑟的闷哼声,她猜想亚瑟受伤了,趁着亚瑟疼的喘息的空荡,身体往外面一挣扎,马上就要脱离了亚瑟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周沫!”亚瑟疯了一样,不顾自己的疼痛,用力把周沫抱在怀里,“周沫,你不要乱动,这里很危险的!”

    亚瑟知道周沫可能是想逃跑,但他此时顾不上那些事情了,他只担心周沫的安危,他依然的大声询问着:“周沫,你没事吧,你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照亮天际的闪电中,周沫清清楚楚的看见亚瑟眼睛中的焦急和担心,还有他在风雨中隐约的喊叫声,“周沫,快点说话啊,你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一心想跑的周沫,心中终于还是有些动容了,她摇摇头,同样大声喊着:“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亚瑟听说周沫没事,放下了心,忍着疼,紧抱起周沫,挪蹭到附近一颗特别粗壮的树上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