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6章 用一辈子偿还你
    镜子中的周沫微微垂着头,正看着脚上那双高跟鞋子,长睫微垂,眸光流转,似嗔非嗔地的眼神,勾唇抿嘴间带着小女人的娇嗔和妩媚,就在这时,她把头抬了起来,眸光流转,刹那间就把旁边的一切都衬得黯淡无光……

    亚瑟的心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难怪人家都说,人生若有知己相伴真真是妙不可言啊!

    但这种事情往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,但他呢,是遇见了这辈子最爱的人了,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求到了!

    亚瑟微微靠近周沫,心中暗暗发誓,无论能不能求到,他都要求,哪怕俯下身去,哪怕舍弃一切,他也朝着光明处耀眼的花朵伸出手去了。

    他开心的低下头,在周沫的耳畔说,“看看啊,你多么漂亮,这世上再没有人比你更美了!”

    周沫听了亚瑟的话,抬头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和亚瑟,突然惊讶的发现,他们竟然是那么的般配,登对......

    他们有着同样年轻的面孔,同样美貌的容颜,亚瑟垂眸看着她,阴沉的眼神都化作了淅淅沥沥的春水般,目光温柔珍重地如同看着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年轻男孩身上散发出晒过阳光般的干净味道,让周沫心里忽悠一下子......

    周沫忽然觉得心慌意乱,她立即推开身边的亚瑟,粗鲁的说:“哎呀,我有什么好看的啊,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......我都饿了,走吧,我们去吃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她急着离开,忘记脚上穿着细跟的鞋子,大步往前一奔,身体失去了平衡,踉跄了两下,整个人向前跌去......

    “周沫,小心啊!”亚瑟手疾眼快的一把扶住了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重心不稳,一下子跌倒在亚瑟的怀抱里......

    软语温香抱满怀......

    亚瑟抱着周沫纤细的不足一握的细腰,感受着周沫身体的柔软,还有散发着的自然清香......

    仿佛于无声处听到了惊雷,这短短的一刻,对亚瑟来讲真是惊心动魄的,这么多年,此刻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,他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了......

    就这么半秒钟的拥抱里,亚瑟忽然感觉到了心悸的眷恋,他都想真的把周沫拥入到怀里,用力的抱着周沫,用他的全部身心去感受周沫的美好......

    但是,周沫已经没好气的一把推开亚瑟了,双眼喷火的看着亚瑟,“都是你呀,让我穿这么双破鞋子,看看吧,差点没把我摔倒了,你就是成心害我的,是不是啊......”

    自从亚瑟给周沫穿上这双鞋子,周沫心中就带着懊恼了,因为这双鞋子影响她逃跑的计划了,此时这双鞋子终于惹祸了,周沫立即找到借口炸毛了,“......你这个人真够恶毒的,给我穿的这是什么啊,你就是想害死我啊......我不要穿这破玩意了,我不要这破玩意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气急败坏的骂着,正处于意乱情迷中的亚瑟,被周沫骂的一愣一愣的,黑色地眸子无辜地看着周沫......

    旁边的店员看俊美温柔又豪阔的亚瑟被周沫骂的狗血喷头,心里都暗叹息白瞎亚瑟这个人了,怎么找了个泼妇女朋友啊,明明是她自己走路不长眼睛,竟然把责任都推到男朋友身上了。

    而亚瑟呢,只是眼角微微上挑,一脸困惑无辜的看着周沫,他的眼睛是典型的杏眼,瞳仁又比一般人黑许多,这样看人的时候,眼神无辜又可怜,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疼。

    有个营业员看不过眼了,过来劝慰周沫,“这位女士啊,你不要对你男朋友发火了,他给你选的鞋子,是我们店里最贵的鞋子,角度设计是最好的,他对你真的是很好的,衣服鞋子都给你选最好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本不是爱迁怒于人的人,如果换做平日,旁边有人好心过来劝架,她绝对不会对人家失礼的,但今天她突然灵机一动,想把事情闹大一点儿了。

    她停止了对亚瑟的咒骂,转头忽的看向那个营业员,大声的嚷嚷着:“他对我好吗?你怎么知道他对我好啊?就因为他给我买了双鞋子,买了件破衣服,你就说他对我好了啊?你知道他在背后是怎么对我的吗......”

    那个营业员没想到周沫是这么刁蛮的,嗷嗷的跟自己喊了起来,神色发窘,没敢再跟周沫争辩,只是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,听着周沫控诉亚瑟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只是看到了表面,你们不知道啊,他把我当做囚犯......”

    “周沫,你最好马上闭嘴!”亚瑟脸上原本的温存阳光此时悉数褪去,依旧是俊帅秀气的脸庞,可是隐隐的杀机狠意已经从瞳孔中迸发出来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,如果你再乱说话,这里的人都会因你而死!”

    正吧啦吧啦嚷嚷的周沫:“......”顿时成了哑巴。

    而周围的那些营业员看着这样的亚瑟,同时颤抖了一下,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全身,这个刚刚还俊美无害的男人,怎么突然变成了地狱使者一样了,令人毛骨悚然的......

    周沫意识到自己今天这种做法真的会连累到无辜的人,亚瑟这个人正邪不定,做人没有任何原则,他如果觉得今天这些人会泄密出去,真的会杀了这些人的。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,不敢再跟亚瑟犟嘴,在几个营业员异样的目光中,灰溜溜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了,不能去吃西餐了。”亚瑟声音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周沫点点头,踩着高跟鞋,跟着亚瑟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周沫已经很久不穿高跟鞋了,真的穿不惯这个玩意,走路很累的,而亚瑟拖着她的手,步子迈的又大,她有几次差点跌倒了。

    真特么的郁闷透了!

    为了吃西餐,来买裙子和鞋子,结果裙子和鞋子穿上了,西餐却没有吃上......

    周沫很想发疯把鞋子脱下来,扔到商场里,但她怕亚瑟比她更发疯,直接把目睹这件事情的人都给灭了!

    她跟着亚瑟,跌跌撞撞的走着,只觉得鼻子发酸,差点就掉下眼泪来。

    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?得罪了什么人啊?上天为什么要这么玩她啊?

    亚瑟走在身边,心里气的翻江倒海一般,他知道周沫一定会闹幺蛾子,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四处嚷嚷,真是要把他气死了!

    他心中带着气往前走,步子自然迈的很大,两人走出商场后,来到无人的街道上,亚瑟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转头,亚瑟发现身边的周沫大眼睛里面含着泪水,泪水被长长的睫毛托着,正是将滴未滴的时候,她见到亚瑟转头看她,她立即一转头,想躲开亚瑟的目光,但泪珠刷的一下就都被甩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,在遇见周沫之前,亚瑟并不是没有见过其他女人流眼泪,但偏偏没有哪一个女人像周沫这般,明明看起来无比的气恼难过,可满脸又都写满了倔强和隐忍,明明泪水已经弥漫了一双黑眸,她却还是坚持着不让他们流下来。

    周沫抿着嘴唇,无声的哭泣着,乌黑浓密的睫毛都沾染上了无边无尽湿润的悲伤,凄然而又绝望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无声的流着眼泪,站在午后明媚的阳光里。

    亚瑟在刚才来这里的时候,还觉得这里风景如画,阳光充沛,可因为周沫一落泪,他觉得全世界都变得黯然萧索了,一切都似乎变成了苍白的背景。

    他看着周沫流泪,心很疼,很疼的。

    其实,这件事情是他们不好,周沫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,是他们剥夺了周沫的自由和快乐,他口口声声说爱周沫,还不是依然在欺负她,压迫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,刚刚的事情是我不好。”亚瑟抬手为周沫擦着眼泪,柔声向周沫道歉。

    周沫一扬手,将亚瑟的手打开了,咬着牙,哽咽的说:“我不接受你的道歉, 你欠我的东西,这辈子都还不完!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我有罪,所以才想一辈子跟你绑定在一起,用一辈来偿还你!”亚瑟笑着对周沫说。

    周沫轻哼一声,她才不会相信亚瑟的鬼话呢,翻脸无情的坏人!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吃西餐吧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周沫,别要再闹脾气了,你刚刚那样我真的很无奈的,我也不想说你的,对不起啊!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亚瑟见周沫一直沉默不语,只能动用他的心机,往周沫的弱点上捅了,“周沫,如果你不去吃西餐,我们只能现在回去了,不能再去海边玩耍了,也不能四处游逛了,你可就错过这次出游的好机会了!”

    周沫眨巴了两下眼睛,抬手擦去脸上的泪水,“好,我们去吃西餐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顿西餐吃的有些屈辱,但也好过回到那座诡异的大别墅里,至少这样还可能趁机偷跑呢!

    他们自然不能去商场那家西餐厅,在街道对面又找了家西餐厅,两人坐下后,依然是周沫点餐,当然,点的都她自己爱吃的东西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