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3章 好死不如赖活着
    想到这里,亚瑟只觉得手足冰冷......

    亚瑟心慌意乱,连忙端着早餐,在没有经过周沫容许下,打开地下室的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将早餐放到桌子上,慢慢的走到周沫的床边,偷窥着床上的周沫,见周沫侧着身体,被子遮住大半边脸,但并没有出任何意外,只是睡的很沉,亚瑟的心才算放下了。

    亚瑟在晨光中,痴痴地看着周沫的睡颜。

    周沫的睫毛又长又密,好像两把漂亮的小扇子,白嫩细腻的肌肤仿佛透明的一般,被子将鼻子一下的地方都遮盖住了,鼻子的呼吸有些重。

    其实周沫这张脸跟她最初的模样有很多不同了,整过容,又经过自然的恢复,整体变了很多,但无论周沫变成什么样子,亚瑟就是喜欢她,喜欢她嚣张又可爱的性子。

    亚瑟听着周沫安稳的呼吸,看着睡的香甜的周沫,感觉快乐又开心。

    他喜欢的女人,每天都陪在他身边的,不管周沫是否爱他,他都觉得开心幸福。

    亚瑟聪明无比,懂得日久生情的道理,他和周沫永远都呆在这里,而这里又没有人,只有他陪在周沫身边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周沫一定会喜欢上他,接受他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和周沫就可以执子之手,游走红尘,如果周沫愿意,他们还可以生几个可爱的孩子,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......

    亚瑟正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周沫动了动身体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沫一睁开眼睛,就对上了亚瑟近在咫尺的俊脸,眼眸里带着温存幸福的笑意,她的脸都在亚瑟的黑眸里。

    她立即皱起了眉头,不高兴的质问亚瑟,“我正睡觉呢,谁让你随便进我房间的啊?”

    亚瑟依然保持着好心情,笑着说:“我见你迟迟没有起床,怕你不舒服,就进来看看,看你只是在睡觉,没敢打扰你啊。”

    周沫翻了个白眼,冷哼着说:“你怕我不舒服?你是怕我出什么意外吧!”

    亚瑟也不在意周沫说什么,抬手揉揉周沫的短发,“好了,起床吧,早餐我已经给你端来了!”

    周沫阴沉着脸打落亚瑟的手,“亚瑟,你省省力气吧,不要在我身上白费时间和精力了,盛南平这么久都没来救我,我在盛南平哪里是没有任何诱饵价值的,你在我身上捞不到任何油水了!

    如果你真是喜欢我,想感动我,那我再告诉你一次,你想感动我,比感动天感动地还难呢,我永远不会喜欢上你的,就算你一天给我做六顿饭,六十顿饭,把自己变成厨师也没用的,别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了!”

    亚瑟黑亮的瞳孔被周沫的话刺激的骤然一缩,他真想跟周沫吵,想想还是把火气压下了,语气无奈的说:“周沫,将来会怎么样,我们谁都不知道,眼前的事是你该起床了,我们一起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周沫轻哼一声,命令式的说:“你先出去,以后没有我的容许,不能随便进这地下室。”

    亚瑟包容的笑笑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沫很快的起床,穿上亚瑟为她买来的运动服,旅游鞋。

    亚瑟给周沫买衣服之前,征求过周沫的意见,问周沫喜欢什么款式的衣服,周沫要的都是运动装,她说运动装在这里穿着随便,亚瑟大概也没多想,给周沫买来的都是运动装和休闲服饰。

    其实周沫是有她自己的鬼主意的,同亚瑟这样阴险狡诈如蛇的人在一起,她必须时刻警惕着,无论怎么热的天,她都不会穿的太少,短袖,短裤一类的东西她都不穿,一直穿着肥肥大大的牛仔裤,体恤衫,大运动服。

    而且周沫现在一直存着逃跑的心思,万一有机会可以逃跑,运动衣服和鞋子有助于她跑路的。

    周沫现在无依无靠的,所有事情都要靠自己了,她从没有放弃过逃跑的念头,很多事情都想的到了。

    她换好衣服,迎着太阳的方向深深的吸了口气,她看着明亮的太阳,鼓励自己勇敢的活下去,她现在每天都靠在这样的仪式来鼓励自己,给自己打气加油了。

    周沫这些日子,一直心心念念着她的宝贝儿子,还有呆萌可爱的雪儿,她为了能够再见小宝和雪儿,也要好好地活着。

    亚瑟已经坐在餐桌旁了,桌上的饭菜带着人间烟火的气息。

    亚瑟柔声的唤着她,“沫沫,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周沫也不跟他客气,坐下就吃。

    谁会跟饭过不去啊!

    亚瑟真是个聪明人,凡事一学就会,就像做饭,这么几天就技艺精进,做出的饭菜都很合周沫的口味。

    “周沫啊,你......你等下搬到上面去住吧!”亚瑟现在算服气了周沫的倔强了,如果他不开口,等着周沫求他,自己要求上去,那真是跟做梦一样了。

    通过这些天的接触磨合,亚瑟知道对周沫不能一味来硬的,必须软硬兼施,迂回着前进,这样或许能赢得周沫的心。

    他一味的对周沫用强,以周沫的小脾气,绝对不会向他低头的。

    周沫当然不愿意住在地下室了,她知道亚瑟是个狠辣狡诈的人,即使他表面对她如何好,心里面是有着他自己的算计。

    但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她也不能一味跟亚瑟耍横的,点点头,对着亚瑟嫣然一笑,“那就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亚瑟被周沫这一笑弄的,都要晕了,觉得全世界的花都开了。

    周沫现在也成了奸猾之徒了,小心思不比亚瑟少,吃过早饭后,他们来到了楼上,周沫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会儿,就出来对亚瑟说,“我们出去走走吧,这次我保证不跟你捣乱了!”

    就算这里是雷区,她也得想办法了解一下地形啊。

    亚瑟听周沫同他说话语气温和,他的心情非常好,领着周沫就到别墅外面散步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走出别墅,周沫的一对大眼睛,立即开始机警的看向四周,在大门外面,站着几个形象阴沉的保镖,看见亚瑟时,恭敬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沫跟着亚瑟在别墅周围转转,心慢慢的沉了下去,亚瑟这个别墅建造时一定是处心积虑的,看起来特别的隐蔽,而且周围的道路错综复杂,好像是八卦阵一样,就算亚瑟不看着她,她也没有本事从这里逃出的。

    她心情有些沮丧了,强打精神跟着亚瑟往前面走,而亚瑟好像是害怕周沫一时想不开,跑进树林子找死,一直拉着周沫的胳膊,

    周沫才不会去死呢,好死不如赖活着啊!

    她慢慢走着,看着从树叶缝隙间照进来的阳光,将一切花草树木都染上层细薄的金光,轻风吹过,空气中带青草特有的气息。

    面向阳光,何惧忧伤啊!

    周沫的心情慢慢好转起来,虽然现在情况糟糕,但总好过呆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面。

    周沫是个乐观的人,很容易就会让自己高兴起来,心情一好,好情绪上来了,人也跟着活波起来,时不时的蹲下采些小野花,嘴里哼着曲子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唱歌很好听!”

    周沫傲娇的一仰头,“那当然了,我是唱过电影主题曲的人啊,如果你们不绑架我,我就要出专辑了!”

    亚瑟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他没办法往下接了,他也不敢再说话,弄不好周沫又要炸毛了。

    还好,周沫没有在她出新专辑这个问题上停留太久,她用手里的那些野花,巧手的为编了个花环,一踮脚,就戴在了亚瑟的头上。

    亚瑟竟然也没有反对,而且还笑了笑,把身后跟着的那几个保镖惊讶的,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真漂亮!”周沫端详着亚瑟,满意的拍拍手,亚瑟人长的俊美阳光,带上花环确实很漂亮的。

    “恩,你喜欢就好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个样子像傻姑!”周沫越看戴着花环的亚瑟越想好笑,干脆哈哈大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傻姑是谁啊?”亚瑟被周沫笑的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看过《射雕英雄传》吗?”

    亚瑟懵逼的摇摇头,他都不知道什么是《射雕英雄传》呢!

    “矮油,你可真是个不幸福的孩子,连《射雕英雄传》都没看过,你的童年就是不完整的了,对了,你看过《西游记》没有啊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如果忘记了逃跑这个心思,她心情好的情况下,是愿意跟亚瑟胡诌八咧的,她就是这么个人,没心没肺起来的时候,什么烦恼忧愁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亚瑟最喜欢这样活泼开朗的周沫了,听着周沫甜甜的声音,咯咯的笑声,他心里舒畅又满足,虽然他知道傻姑不会是个优秀的存在,但只要周沫能高兴,他愿意做周沫的傻姑。

    他的心就像被蜂水泡过似地,感到幸福和满足,拉着周沫胳膊的手心里都是汗,可他却不愿意放手,生怕他一放手,周沫再不会让他拉着她了。

    周沫跟亚瑟胡诌八咧着,不知不觉走出了很远,她突然发现,身边的景色依然跟最初时候是一样的,一条向前无限衍伸的甬路,连绵茂密的树林,仿佛一切都没有尽头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