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2章 这么丑的赝品
    曲清雨在来冒充周沫前,自然把周沫身边亲近的人都做了详细的了解,包括这个顽劣不羁,阴狠多变的段鸿飞。

    曾经,乐盛和费丽莎找来很多关于段鸿飞的资料给曲清雨看,想要曲清雨了解一下段鸿飞,但曲清雨越看越害怕,她发现了,这个段鸿飞根本不是她能够了解的,能够驾驭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性格多变,很少按照套路出牌,这个曲清雨可以稍稍把握一下,但段鸿飞和周沫的感情很特殊,段鸿飞和周沫是对生死之间,又是对冤家,说好就好,就吵就好,这就让曲清雨有些无从把握了。

    从那些资料上显示,无论周沫怎么折腾段鸿飞,怎么吼段鸿飞,怂段鸿飞,最终段鸿飞依然肯对周沫好,肯哄着周沫,宠着周沫的,可是,周沫这些个吼啊,怂的尺度曲清雨就不好把握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一直在自求多福,希望在她假装周沫的时候,不要遇见段鸿飞。

    谁知,她刚刚做上盛夫人没有几天,就要与段鸿飞狭路相逢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心慌意乱,不等盛南平说话,她先问小康,“段鸿飞在哪里呢?不要让他过来了吧,南平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,需要安静的,别让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康一咧嘴,脸色一边,“夫人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,门口传来一声冷嗤声,“周沫啊,你这个小白眼狼啊,我千里迢迢而来,你以为我是来看盛南平的吗,我是来看你的,你竟然不想见我!”

    曲清雨被这道戏虐中带着浓浓的不满意味的声音吓了一条,她霍然抬起头来,见从病房门口走进来一道挺拔的声音,阳光下是一张倾城绝色的脸,斜飞入鬓的眉头微微皱着,薄唇勾着若有若无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真是太俊帅了,只不过在他的俊帅中仿佛夹带着是血腥的杀气,宛若地狱之中走出来的使者,身上隐藏着阴暗。

    曲清雨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段鸿飞,微微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而段鸿飞也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曲清雨,语气调侃的说:“沫沫啊,你历劫归来后又所变化了,你是变美了,还是变丑了啊?”

    曲清雨激灵一下,她真是糊涂了,曲鸿飞同周沫在一起的时间比盛南平还长,段鸿飞对周沫的了解恐怕比盛南平还多,他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段鸿飞。

    如果是周沫在这里,她会怎么说话呢!

    曲清雨努力的仰起头,斜睨了段鸿飞一眼,模仿着周沫傲然的腔调说:“我当然是变美了,这你都看不出来,你是老眼昏花了吗!”

    她说完这句话,心惊胆战的,段鸿飞可是出名的混世魔王,如果她这次把话说过头了,周沫平日里不是这种语气跟段鸿飞说话的,那后果真是无法想象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对着曲清雨一挑眉,露出一个风华绝代的笑容,“小沫沫,你不要这样伤我的心啊,你这样嫌弃我,我就很不开心了!”

    曲清雨心中大喜,看来她摸到了周沫和段鸿飞相处的入门套路了,段鸿飞在周沫面前就是愿意受虐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不开心了,来你都来了,坐下吧!”曲清雨极其聪明,让她嗅到一点儿周沫和段鸿飞相处的气息,马上就会打蛇随棍上。

    段鸿飞轻哼一声,转头看向盛南平,盛南平神色淡然的对着段鸿飞一颔首,说,“段先生,谢谢你千里迢迢过来看望我们夫妻啊!”

    段鸿飞哈哈一笑,“盛总啊,你可不要谢我,我这次来其实专门来看小沫沫的,只是她不肯领我的情,为了你的身体健康,还要把我撵出去!”

    曲清雨想着过去周沫和段鸿飞相处的视频,模仿着周沫样子瞪了段鸿飞一眼,“你行了吧,别揪住一点儿事情没完没了了!”

    段鸿飞嘿嘿一笑,坐到盛南平对面的椅子上,语气关切的说:“盛总啊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你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啊,那些不是人的家伙,可以组团来向你复仇,我们两个也可以组团对付他们啊,你要多我这么个帮手,也不至于变成了瘸子啊!”

    盛南平知道段鸿飞是什么人,段鸿飞是个很要强的人,自从周沫嫁给他以后,段鸿飞就一直耿耿于怀,同他说话从来没有好态度,不是阴阳怪气,就是恶言恶语,仿佛只有这样段鸿飞心里就会舒坦些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刀光剑影里出生入死,尔虞我诈中胜者为王,他也不是吃素的,他仰头舒服的靠在床头上,有几分自傲,几分得意的说:“为了救我自己的妻子,别说是一条腿受伤,就算双腿受伤,也是值得的,周沫是我的妻子,救她是我的责任,不需要段先生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被重重的噎了一下,恶毒的心思上涌,随口说了一句,“救自己的妻子?你救回来的是你的妻子吗?我刚刚从进门第一眼,就发现周沫变丑了好多啊,怎么看都不像是我的沫宝宝!

    盛南平,你不会没有救回来周沫,弄个这么丑的赝品在这里哄弄人,然后自欺欺人的说把周沫救回来了吧!”

    坐在床上的盛南平,听了段鸿飞这句话,眉梢不由一跳,他眼睛看着段鸿飞,但眼角余光还是注意到曲清雨往他这边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这一个动作,盛南平的心忽的一下沉入了不见底的冰谷里面!

    曲清雨被段鸿飞这一句话,吓得屁都凉了,她下意识的瞥了盛南平一眼,见盛南平正看着段鸿飞,她有些懊恼的说:“段鸿飞啊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我哪里变丑了?再说了,我就是周沫,哪里会有什么赝品,正品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难说是,现在科技这么发达,还有什么是不能造假的吗!”段鸿飞故意心思恶毒的调侃周沫。

    其实,真周沫那些恶毒的小心思,跟段鸿飞是一模一样的,他们两个有很多相似之处的,只要自己不痛快,就想要别人跟他们一起不痛快。

    段鸿飞在病房门口的时候,他听见周沫说不想让他进来,他就心中不忿,这个小丫头真是太偏心了,自从知道她出事以后,他吃不饭,睡不着觉,放下一切心急火燎的赶过来,她竟然不想见到他了!

    心怀怨念的段鸿飞,进门后才一个劲的找周沫的茬,故意的气周沫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呆在病房里的是真正的周沫,她是不怕段鸿飞这样的冷嘲热讽的,早几句话把段鸿飞噎个半死了。

    但病房里的人是曲清雨,是极其害怕段鸿飞的曲清雨,她刚对段鸿飞出言不逊两句,之后就有些不敢了,因为段鸿飞阴沉下了脸,眸光里的阴暗展露无疑,绝世惊艳的脸上写着对他们夫妻的不满和不忿。

    其实段鸿飞并没有看出什么大问题,他虽然发觉周沫跟从前稍稍有些不一样了, 但想着可能是周沫这段时间遇到的磨难太多,之前的脸又是整容过的脸,所以模样才会有所改变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其实是很心疼和担心周沫,因为周沫对他态度不好,所以才会牢骚满腹,说些难听的话。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一直很忙,查秀波和陈少伟去过他们的二人世界了,留下公司一大摊子活给段鸿飞,段鸿飞忙的焦头乱额,脚打后脑勺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段鸿飞怎么忙,他心里依然是想着周沫的,知道周沫出事以后,段鸿飞愤怒的把他那间办公室都掀开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马上组织人要去帮助盛南平救出周沫,但后来听说盛南平已经将周沫救了出来,看似一家人圆满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但他依然不放心周沫,推开烦重的公司,千里迢迢的过来探望周沫,结果听周沫这样说他,段鸿飞当然一直气不顺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此时已经心跳如鼓,她觉得身上这层画皮马上就要被揭穿了.......

    亚瑟通过这几天跟周沫的斗智斗勇,忽然发觉生活真是很美好,每天迎着明媚的晨光起床,想着等下就可以看见周沫了,他会忘记一切恩怨烦恼,然后亲手为心爱之人去准备早餐,谋划着一天的生活。

    其实亚瑟这个人心里是有些不正常的,他是非常喜欢周沫,用的方式,表达爱的方法都有些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亚瑟在这里闲着没事,就跟厨娘学做中餐,没事上网学习厨艺,他这个人又极其聪明的,学了几次就会做饭了,周沫的一日三餐都是他亲自来做,就算最开始他做的有些难吃,周沫不爱吃,但他依然坚持让周沫吃自己做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想了,以后还要学着衣服,让周沫穿他做的衣服,总之,凡事关于周沫的,都要他来。

    亚瑟这样极端霸道的爱,也真是没谁的了!

    这天早晨,他又亲自下厨房,一通忙乎,手指都割破了,流血了,才为周沫准备好早餐,皮蛋瘦肉粥,小花卷,精致的小菜......都是周沫喜欢吃的。

    做好早餐后,他在监控器里看见周沫还起床,蒙着被子一动不动的躺着。

    太阳都老高了,周沫怎么还没有起床啊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