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1章 斗智斗勇
    周沫从床上爬起来,在地下室里转了一圈,发现这里实在没什么东西可以消遣的,她郁闷的挠挠头,突然看见地下的一块块规则的地板砖,她来了想法了。

    她在地板砖上跳格子,像小时候玩的一样,单腿,双腿,蹦......反复重来了几次,竟然跳出了兴趣,乐此不疲的真的玩了起来。。

    亚瑟把周沫丢在地下室里,他比周沫还闹心难受呢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正在他坐立不安,百爪挠心的时候,衣兜里的电话响了,是杰森给他打来的。

    杰森被周沫伤的较重,虽然没有要命,但差点残废了半条腿,杰森气的要疯了,一辈打大雁,却被小雁啄伤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心里都发狠了,等他伤好了,一定要重重的惩治周沫一顿。

    他要先把周沫关起来,做那个啥奴,任由他玩个够,一定要把周沫弄成残花败柳,然后再把周沫卖掉,他再赚一笔钱。

    但他想的挺美,没等实施呢,亚瑟由苏菲菲手里将周沫劫走了。

    杰森郁闷的要死,却苦于拿年轻悍勇的亚瑟没有办法,他现在要钱没钱,要势没势,今天这个架子一大半靠亚瑟和战影支撑着呢。

    这次战影在山上也受伤了,再没人能同亚瑟抗衡一下了,也没人能阻止亚瑟了。

    杰森气的不行,正想打电话质问亚瑟,亚瑟先给杰森打来了电话,振振有词的向杰森汇报——乐盛过来抢周沫了,为了确保周沫能在他们手上,他们不同乐盛伤了和气,他才将周沫带走的。

    苏菲菲也告诉杰森了,乐盛确实带人过来要周沫,杰森见亚瑟还肯主动向他汇报情况,还没有跟他撕破脸的打算,杰森就还把自己放在义父的位置上,在电话里假意的夸赞了亚瑟几句。

    杰森知道亚瑟在这附近岛屿上有个隐秘基地,但他对这片雷区的情况也不太了解,也没办法派人来找亚瑟,只能电话遥控着亚瑟了。

    “亚瑟啊,周沫在那边还听话吧?”杰森跟亚瑟说话的时候,语气很和蔼的。

    亚瑟轻哼一声,“义父啊,周沫什么脾气,你不知道吗?又吵又闹的,被我关到地下室里面了!”

    “恩,那个丫头脾气拧,又惯不得,把她关到地下室里面是对的。”杰森顺着亚瑟的话说。

    亚瑟一想到地下室里的周沫,闷闷的‘恩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亚瑟啊,我和战影都受伤了,家里的事情都需要你操心,周沫又要你看着,真是辛苦你了!”杰森哄着亚瑟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的,为义父分担忧愁,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亚瑟,如果你觉得累,就让菲菲过去,她可以替你看着周沫的,这样你能多休息一下......”杰森想把女儿派过去,不然他心里总是不踏实的。

    亚瑟无声的冷笑一下,老狐狸!

    “义父啊,菲菲小姐那不安分的性子你是知道的,这个山上到处都是*,如果菲菲小姐过来了,无意中踩到*,万一出了什么事情,你可不要怪我啊......”

    杰森一听亚瑟的话,面黑如水,这个臭小子,果然是养虎为患,已经起了忤逆他的心思了!

    但他现在不敢得罪亚瑟的,只能讪讪的笑着,说:“还是让菲菲呆在家里吧,她去了只会给你们添乱!”

    “恩,义父,我这边的事情你放心,只要我不死,周沫一定会在我手上的,任何人都夺不走,你多休息,好好养身体吧!”亚瑟声音带笑,不轻不重的说着。

    杰森自然听出亚瑟话里的深意,脸色黑的都要滴下水了。

    亚瑟给跟杰森通电话的时候,心里一直惦记着地下室里的周沫呢?

    那个倔丫头被关到地下室里,会不会闷,会不会烦,会不会冷,会不会哭,会不会做伤害她自己的事情啊......

    亚瑟脑子里想着无数种不好的可能,一挂断电话,就到监控室里面,调出地下室的监控,看周沫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亚瑟就彻底无语了!

    周沫正一个人兴致勃勃的在地下室里面跳着格子玩,而且好像已经跳玩了半天了,白皙的额头上汗津津的,微微嘟着花瓣般的嘴唇,热的红粉菲菲的小脸,笑着,眼底盛满明媚的光影,配着她的短发,竟是无限娇俏,灵活动人。

    亚瑟说不出此刻心里是什么滋味?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周沫会在地下室里哭闹,或者憋闷的要死,或许像他道歉,说软化,求他放她出去,还可能会想不开会,闹自杀......

    结果都没有,周沫这丫头永远有着固若金汤的乐观和强悍血性,好像无论如何也不会向他认输一样。

    亚瑟欣喜周沫的乐观强大,也挫败于自己的无能和痴恋。

    其实他有很多更狠,狠毒辣的办法的,只要把那些办法加注到周沫身上,保证周沫没办法再这样蹦蹦跳跳,开开心心的,但他舍不得啊。

    现在怎么办呢?

    周沫不肯求他,在地下室里面呆的甘之如饴,他还要求周沫上来吗!

    亚瑟无比沮丧的坐在椅子上,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周沫在地下室里面跳累了,冲了个热水澡,然后躺在床上呼呼睡觉,直到有人开关地下室的门,她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个女佣人,将饭菜,水果摆放在屋内唯一的桌子上,低低的说:“亚瑟先生让我转告你,如果你肯认错,就可以从这里出去的!”

    周沫轻蔑的一笑,“你上去转告亚瑟,想让我认错,除非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!”

    尼玛的,亚瑟中文不好,这句话的意思够他撅着屁股查半宿的了!

    周沫恶作剧心里特别强,这些人不让她好过,她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!

    亚瑟真不懂这句话的意思,中文也不好,他又在乎周沫的话,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,才将这些字输入到手机上,在手机上查了好半天,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弄的他脑袋生疼生疼的。

    他后知后觉,这是周沫在阴他呢,故意让他费神费力的查,想到这一点儿的最初,亚瑟挺生气,但很快的,嘴角不由上翘起来,俊眸重新有了光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生活在打打杀杀中,麻木不仁的生活没有任何新鲜和快乐,周沫跟他这样斗智斗勇的,为他带来了崭新的生活,为他沉寂的生命注入了活力一般呢。

    周沫吃过晚餐,看着天一点点的暗下来,有些害怕了,这个别墅太大了,太空荡了,还有周围那么一大片树林,总给人种阴气森森的感觉。

    住在这里,同乐盛那边不同,那个地下室是完全封闭的,一天二十四小时亮着灯,而周沫无比确定,地下室上面,一定有人在监控器里看着她,所以她不害怕的。

    这里就不一样了,一到晚上,四周静悄悄的,只有夜鸟偶尔几声怪叫,更添阴森之气。

    就在周沫犯愁今晚怎么过的时候,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脚步声,还有男人们粗声大气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原来,亚瑟担心周沫一个人睡在地下室里会害怕,大晚上的,把他的那些保镖都叫进院子里,叫他们操练起来,一会儿跑,一会儿跳的,弄出很大动静。

    周沫冰雪聪明,很快就领悟了亚瑟的这片苦心,她觉得亚瑟对自己好像真是不错,她有些误会亚瑟了呢。

    她伴着院子里保镖们演练的呼喝声,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亚瑟和周沫这么斗了两天法,周沫一点儿向亚瑟认错的意思了,亚瑟也拉不下脸让周沫上来住。

    可是亚瑟舍不得周沫在地下室里受苦,只能时不时的给周沫送去些书籍,杂志,小型的游戏机,还有不能上网,但是能看电视剧的电脑,附带了很多电影光盘,韩剧,还有各种零食,水果,让周沫生活的越来越舒服了....

    周沫原本就比较适应这样被囚禁的生活,现在又有这些娱乐的东西,她在地下室的生活越来越丰富了,她生活的越发悠闲自在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自从把假周沫救回来以后,心情很好,他惦记公司里的事情,想回公司上班,但凌海他们担心他的腿伤,一定要他在医院多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曲清雨白天在医院照顾盛南平,晚上回盛家陪两个孩子,连续几天下来,竟然一切都做的很好,大家都很认可她。

    听着周围的人一声声的叫她“夫人”,叫她“嫂子”,曲清雨心花怒放,人都是飘飘然的,觉得自己变成了真正的盛夫人了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曲清雨正在病房内陪伴盛南平,盛南平坐在床上批示文件,她在旁边帮忙将批示好的文件一一装订好,分类摆放,真有几分红袖添香,夫唱妇随的意味呢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小康匆匆的走了进来,对盛南平和曲清雨说:“先生,夫人,南方的段鸿飞先生过来探望你们了!”

    “段鸿飞来探望我们!”盛南平疑惑的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段鸿飞!!!”曲清雨不由一惊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