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0章 狼爱上羊
    周沫听了亚瑟的话,眼睛慢慢睁大,她隐约明白了些什么,怯怯的问亚瑟,“我们......我们所处的位置,就是死亡雷区啊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所以这边不会有其他人过来,你也不能四处乱跑,这个地方很危险的......”

    尼玛的,阴险卑鄙的小崽子,我就知道你特么的没那么好心,你把我搞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,是想害死我啊!

    周沫瞪着眼睛,惶恐的看看静默阴沉的密林,再看看眼前如同毒蛇一般可怕的俊美少年,“卧槽,难怪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!

    你跟着杰森那个卑鄙无耻的人渣长大,果然是没有任何好心肠啊,你完完全全的继承了杰森的恶毒,阴险,卑鄙,而且还在他原来的基础上发扬光大了!

    小比崽子,你要想杀我,害我,你特么的来个痛快的,我要打一个哆嗦,我是你生的,你弄这些鬼鬼祟祟的勾当,花言巧语的行径干什么啊,你特么的演大戏呢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被周沫骂的一愣,随后也有些懊恼了,“周沫,你疯了吧!你也是读过书,做过大明星的人,怎么这么没素质,这么能骂人呢!”

    周沫眼睛一转,撇见身边有块大石头,她跳了上去,站在石头,她终于比亚瑟高了,助长了她不少的气势,她索性双手一叉腰,让自己更像泼妇一点,嗷嗷的叫着:“亚瑟,注意你话里的重点词,我是读过书,做过大明星,但都已经是过去式的过,我现在就是一个阶下囚,我还要什么素质啊?

    我都是要死的人,我还要文明礼貌干什么啊?以后我想骂你就骂你,你不是把我带到死亡雷区了吗,你不高兴就把我推进去吧!”

    亚瑟意识到周沫是在跟这片雷区较劲,连忙解释着说:“我带你来这里,不是要用这片雷区害你,是用它来保护你的!”

    周沫对亚瑟一瞪眼睛,“保护我?你用这玩意来保护我,你以为我是傻子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把你当傻子,我真的用这片雷区在保护你,你没见我们来两三天了,我义父,乐盛还有费丽莎的人都没有追过来吗,因为他们不知道这片雷区的具体地形图,他们怕来了有去无回的!”亚瑟急急的说着。

    周沫暴躁懊恼的情绪终于缓解了一些,叉着腰,咬着嘴唇,微微喘息着看亚瑟。

    亚瑟继续说:“你应该知道的,我们是几方联合起来对付盛南平的,而你,是这里面的关键,你在谁的手里,现在成了关键问题,你,就像过去兵家必争之地一样,现在几方都想把你抢在手里。

    我把你带出来以后,他们都是极其不满的,他们都想把你抢回去的,而他们那些人都不是吃素里,各个足智多谋,奸猾狡诈,手里又有枪有炮的,如果我不选择这么个地理优势,一定会跟他们发生交锋的。

    我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打仗了,但有你在我身边,我不想再跟他们打打杀杀的,让你跟着我担惊受怕的了!

    周沫,只要你肯听我的话,在这里你是没有任何危险的,我今天告诉你这些,只是想跟你说一下这里的地理情况,告诉你不要随便乱走的,只要你乖乖听话......”

    肯听话!

    乖乖听话!

    这两句话触碰到周沫心底一根禁忌之弦!

    曾几何时,盛南平也这样跟她说过,叫她乖乖听话!

    她是什么反应?特别的反感,特别的生气,偏偏要跟盛南平对着干,结果落到今天这个惨境!

    现在,亚瑟又让她乖乖的听话!!!

    她连盛南平的话都没有听,为什么要听亚瑟的摆布,为什么要听亚瑟的话啊?

    周沫听了亚瑟这番话,不再跳脚叉腰了,吊儿郎当的蹲在了大石头上,不屑的轻哼一声,“听你这话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了啊!听你这话,乐盛和杰森他们都是奸猾狡诈之徒,你倒是好人了啊!

    矮油,你既然是这样的好人,你既然是这样喜欢我,处处为我着想,你不想我担惊受怕的,不想我在这里有危险,你为什么不送我回家啊,那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呢!”

    亚瑟真要被周沫气死了,一会儿粗野泼辣的像个悍妇,一会儿又机灵刁钻的让人头疼,他揉着太阳穴说:“周沫啊,我已经跟你说过了,我爱你,想跟你生活一辈子的,我是不会再放你回去的,你死了回去的心吧!”

    “你爱我,你没问我爱不爱你啊?”周沫腾的一下又站了起来,双手叉腰,凶巴巴的吼着亚瑟,“你想爱我,就爱我啊,我告诉你,我不爱你,永永远远都不爱你的!如果你肯把我送回家去,我会一辈子感激你,把你当做一生一世的朋友,否则,我们就敌人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亚瑟对着周沫一笑,眼睛里透出一种疯魔般的光,“我已经做了相看两厌的准备了,只要把你留在我身边,哪怕你恨我一辈子,怨我一辈子,我们也要打上死结,再不分开的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周沫气的要死,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挣扎着愤怒,“你凭什么要绑定我的一生啊!你和杰森,乐盛他们是没有区别的,他们抓住我,想把我当做诱饵,想利用我,欺诈我,而你呢,你想毁了我的一生,你比他们更恶毒,更可怕!”

    亚瑟这次真被周沫说伤心了,他双眼放寒光的盯着周沫,“周沫,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啊!”

    “亚瑟先生,你对我,除了不可告人的目的,哪里有什么耐心啊?”周沫轻蔑的一笑。

    亚瑟被周沫气的脸色发青,“你说这番话的时候,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我把一颗真挚的心捧到你面前,你却百般嫌弃她,总是不肯相信我,认为我是有企图的!

    好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我现在就让你知道,阶下囚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阶下囚应该生活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周沫一看亚瑟发狠的样子,从石头上跳下来了,毫不在乎的一仰头,笑着说:“走吧,带我去阶下囚该呆的地方!”

    亚瑟被周沫气的脑袋生疼,他现在终于知道了,为什么在东南亚那么有名气的段鸿飞,在帝都那么有名气的盛南平,都栽在了周沫的手里!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就是个滚刀肉啊,你哄她,越哄她越来劲,你对她狠,她就跟你干,比你还狠呢,你要对她置之不理,她乐的安静,绝对不会主动搭理你的!

    任何人在这个小丫头面前,都是束手无策的!

    亚瑟被周沫弄的下不来台了,只能阴沉着脸,前面带路,两人回到大别墅,但这次进的不是别墅大门,而是进了别墅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这里的地下室跟乐盛那处地下室不同,这里是正规的半地下室,带着半个窗户,地下室里就有一张床,带着卫生间,别无其他。

    这里装修也很简单,胜在很干净,之前好像压根没呆过人。

    “你,就住在这里吧!”亚瑟冷着一张俊脸,凶巴巴的对周沫说,“让你知道一下,什么叫阶下囚!”

    周沫转头看看四周,点点头,“行。”然后若无其事的走进去,往床上一躺,眼睛一闭,不理睬亚瑟了。

    亚瑟看着床上的周沫,咬牙切齿,他觉得自己迟早要被周沫气的中风了!

    这些年来,亚瑟一直跟着杰森生活,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成功和失败,杀人和被杀,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幸福快乐,什么叫愤怒伤心,什么叫患得患失......

    自从他喜欢上周沫以后,这些个滋味他逐一品尝个够。

    爱情真是太奇妙了,上一秒可以让你像生活在天堂一样甜蜜快乐,下一秒可能会把你打入地狱,让人痛不欲生!

    周沫躺在床上,倒是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,睡在这里,反倒比睡在楼上华丽的大卧室踏实。

    亚瑟对她说的那些深情款款的话,她是一个标点符号也不相信的,想让狼爱上羊,笑话一样啊!那种事情只有歌词里面才有,现在生活中,狼只会吃了羊。

    周沫听着亚瑟把地下室的门关上了,她才缓缓的睁开眼睛,从那半扇窗户里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随时被关押的生活了,这里还有半扇窗户,可以看见外面的太阳,感受风的气息,对她来说已经很好了。

    最开始被绑架的那些天里,周沫每时每刻都盼着着盛南平来救她,或者她自己逃出去,时间过去了这么久,那种盼望已经渐渐的淡了,逃跑的冲劲也淡了。

    也许她这辈子都将会这样度过的,做个没有身份,随时会被人胁迫的阶下囚,前程如镜花月影,家乡如梦幻泡影,只能依靠自己的这点毅力硬顶着,硬熬着……

    周沫发觉自己的心情又变得灰暗了,沮丧了,她立即摇摇头,不行,别人还没打垮她呢,她不能先把自己打垮了,不能先失去了斗志啊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