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6章 杀了你的娃
    假周沫要趁着盛南平不在家,让自己更加像真周沫,要让自己多了解一下雪儿和小宝生活,多了解一下周沫在这里的过去,还有家里的情况,她给盛南平打了电话,告诉盛南平她实在舍不得离开两个孩子,今晚要在家里陪孩子,不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当然乐见周沫和两个孩子在一起,他知道两个孩子有多么想念妈妈,周沫能陪着两个孩子,比陪着他还令他高兴呢。

    他躺在病床上,看着小康传过来的段视频,冷峻的脸上露出温柔,心情就如同被阳光晒过一样,只觉得很快乐,很幸福,这一路走来所有的千辛万苦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周沫这次回来后,在言行和举止上与从前是有些变化,但她变得更多的是懂事了,以家庭为重了。

    她不再吵闹着要去演戏,要去追求她的理想了,终于肯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他和孩子身上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觉得这样的周沫才像个妻子,像个妈妈。

    他不是要独霸周沫,断了周沫的追求,周沫也可以做她喜欢的事情,也可以去拍拍电影,广告什么的,但他希望周沫做这些只是为了娱乐,爱好,而不是为了赚钱,只可以投入一半的精力,另一半的精力要放在家庭里。

    假周沫在盛家呆的很开森,她原本就是个手段高明,异常狡猾的女人,对付两个小孩子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假周沫的拘谨和惶恐,是因为有敏锐厉害的盛南平在她身边,一旦脱离了盛南平的势力范围,她又可以游刃有余的运用她的那些狡诈伎俩。

    假周沫听着两个孩子甜甜的叫她妈妈,围着她转来转去,在心里暗暗得意,周沫啊周沫,你还不知道吧,你老公已经成了我老公,你的娃娃已经成了我的娃娃,你从我手里夺走的一切,现在都是我的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小宝,雪儿,妈妈今天真是太开心了,太开心了.......”

    假周沫抱着两个孩子,发自肺腑的开心大笑着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以后永远这么开心的在一起啊!”雪儿甜甜的亲了周沫两口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爱你!”小宝也亲了假周沫一下。

    假周沫傲娇的扬扬头,周沫啊,你不知道吧,你两个孩子的命,都捏在我的手里呢!

    这两个孩子表现的很乖巧,我就饶他们一命!

    假周沫原本是要等根基稳定以后,将这两个孩子除去的,将来她和盛南平会要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,这个家里的一切当然是要归她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依照现在的情形看,这两个孩子可以暂时留一段时间,视情况而定了。

    假周沫和两个孩子玩了一阵子,从雪儿嘴里套出了很多她想知道的话来,她觉得累了,就打发孩子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她来到主卧室里,好奇的,欣喜的东张西望着。

    看着华美舒适的大卧室,看着那张漂亮宽敞的大床,假周沫马上想到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自从见到盛南平后,假周沫整个人都充满了渴望,恨不得马上把盛南平扑倒在大床上,享受那种阴阳摩擦产生的电流般的快意。

    假周沫自认为自己不是重那啥的人,可是一见到盛南平她就想,特别想,那种渴望就像从心底的各个缝隙要喷薄而出一样。

    她照顾盛南平这两天,两人经常近在咫尺,隔着盛南平的病号服,假周沫就能感觉到盛南平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,闻着盛南平特有男性气息,她每次都会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她每次都会控制不住的紧紧抱住盛南平有力的腰,控制不住的亲吻盛南平,她特别想得到盛南平的回应,热情的吻她,咬她,摸摸她.......

    假周沫真的想要盛南平吃一下她的豆腐,或者再做点什么,这些都在她的邀请范围内,可是盛南平只是轻轻的回吻她一下,总是很克制,很自律的样子,更是从来不伸手抚摸她。

    她想盛南平是身上有伤的原因,但盛南平只是伤到了腿和肩膀,另一只手没问题啊,可以动,可以摸的......

    假周沫不知道盛南平和真周沫平日里这方面是怎么样的,盛南平对真周沫是不是也这样清冷,自律吗?

    她知道盛南平是个体魄强健,精力旺盛的人,在这方面应该能行的,而盛南平和周沫已经分开这么久了,应该会想的要啊?

    盛南平不会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吧!

    假周沫犯了所有女人惯有的疑心病,随后又迅速的否认了,杰森,费丽莎和乐盛都对盛南平进行了反复的调查,盛南平目前最爱的,最在意的女人就是周沫了,不然他们也不会绑架周沫要挟盛南平。

    而盛南平这样不顾一切的去救周沫,也证明盛南平心里只有周沫的。

    那盛南平对她不太需要的样子,只能是因为身上的伤引起的了,而医院病房里又经常有人走动,盛南平大概怕影响不好,破坏了他在别人心中高大的形象。

    假周沫看着卧室里舒适华美的大床,幻想着以后跟盛南平在这上面翻云覆雨的样子,幸福快乐的笑了起来......

    她现在一定要想尽办法,用各种手段让盛南平爱上她,万一哪天盛南平发现她是冒牌货,因为爱,也会舍不得撵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在卧室里慢慢的转悠着,看着梳妆台上的那些高档化妆品,一排排的大品牌口红,香水......眼睛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假周沫试着在脸上涂抹了一些,激动无比,她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么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见梳妆台上面是满满的分格,打开头一档一档的抽屉,里面都是熠熠生辉的钻石首饰,圆润漂亮的珍珠饰品,澄澈名贵的各种宝石......

    尼玛的,盛南平要不要这么娇惯着周沫啊!

    这些东西加一起都价值连城了,就算放在有钱人家里,这些东西都要放在保险柜里藏着的,可是周沫的这些东西好像有无数,并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了,数十克拉的钻石饰品,都像玻璃球子一样随随便便的仍在这里。

    假周沫看着这些耀眼名贵的饰品发了会呆,然后颤抖着手,激动的把一条闪耀的钻石项链戴在脖子上,璀璨的钻石在灯光下折射出七彩绚烂的光。

    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,眼圈一红,慢慢的掉下眼泪来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也是拥有这一切的千金小姐,是周沫和盛南平联手毁了她的家,毁了她的一切,当她在国外颠沛流离,吃苦遭罪的时候,她是真恨盛南平啊,曾经有多爱,就有多恨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恨盛南平,她也不会同意和乐盛,费丽莎等人合作,不会同意这个荒唐的计划,不会毁掉自己如花似玉的脸,金牌主持的人温婉声音,甚至为了与周沫身高相同,她还做了腿部手术,硬生生的锯下了两厘米的身高......

    曲清雨想着这些年的伤心过往,想着为了走到今天付出的代价和努力,低低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恨冷酷无情的盛南平,真的想向对乐盛他们保证的一样,获得的盛南平的大笔财富之后,就找机会杀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但是,她看见盛南平第一眼时,她再次无可救药的爱上了盛南平,再次生出了与盛南平天长地久的心思。

    曲清雨觉得自己真是卑贱极了,将自己的人生全部打碎,原本想报复周沫和盛南平的,可是现在她小心翼翼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重新得到盛南平的心,再次回到盛南平的身边......

    她哭的满脸是泪,过了好半晌,才停止哭泣,进到浴室去洗澡。

    曲清雨曾经是富家千金,也算是有见识的人,但进到盛家的浴室,还是忍不住“哇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整洁奢华的装修这是必备的,主要是浴室里面各种设施太齐全了,下沉式的按摩大浴缸,桑拿房,汗蒸房.....而浴缸里可以放出几种不同泡浴,温泉浴,精油浴,牛奶浴......

    曲清雨每个水龙头按了一下,流出了带着草木气息的温泉,芳香四溢的精油,丝滑纯白的牛奶......竟然不是虚设,真的有东西啊!

    艾玛呀,盛南平可真不是一般的土豪,简直就是壕无人性啊!

    这些牛奶浴的东西需要每天更换新鲜的,就算没人使用,也得天天更换,周沫已经离开家这么久了,这些东西没人用,却需要天天更换,得浪费多少钱啊!

    哈哈哈,以后就由她来享受吧!

    每天泡泡牛奶浴,蒸蒸桑拿,真是幸福死了,那皮肤得多好啊,难怪周沫的皮肤那么嫩啊,都是盛南平给她养出来的......

    曲清雨站起身,又在浴室里转了一圈,看着架子上面摆放着各种昂贵护肤品,洗护用品,随随便便一个吹风机,都是四五千元的!

    啧啧,盛南平还真舍得给周沫花钱啊,戴的,擦的,用的都是世上顶级品牌,真金白银的往上砸钱啊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