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4章 真假娇妻
    周沫听了亚瑟的话,瞬间睁圆了眼睛,惊恐的看着粉色基调的大卧室,“你......你为我准备的?”她突然后知后觉,这里浪漫的气息好像婚房啊!

    艾玛,亚瑟这货要干什么啊?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为你准备的,我.....我看了很多相关的杂志,又请人设计了一下,结合我自己的想法,就有了这间卧室......”亚瑟稍稍有些小羞窘的说。

    周沫更加紧张了,有些惶恐的对亚瑟干巴巴的笑着,“这间房子你费了不少的心思啊,君子不夺人所爱,我就不住这里了,还是你自己住吧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皱了皱鼻子,“这个房间就是量身为你设计的,我是男人,怎么能住在这里呢!”

    周沫一听亚瑟说不住在这里,提着的心放了下来,故作好奇的问亚瑟,“你住那个房间啊?”

    亚瑟一下看透了周沫的心思,轻哼一声,“鬼丫头,你怕我跟你住在一起?怕我强迫你啊?我不会像义父那边下作的!”

    周沫脸色一变,惊问:“杰森对你说了什么啊?”虽然那件事情不是她的错,但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,太恶心,太龌龊了。

    “还用他说吗,一看他伤的那个地方,受伤的时间,地方,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。”亚瑟说到这里,突然很开心的笑了,眼睛像闪耀着星辰,“周沫,我有时候就不明白了,你怎么会那么狠啊?凶狠到无法想象的程度!”

    周沫翻了个白眼,“我狠什么啊,还不是被你们这些恶人给逼的,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,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,如果我连命都不想要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啊!”

    她知道亚瑟不在这间卧室住以后,开始在宽敞明亮的卧室四处溜达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能在道上混的人,必须有不怕死的精神,周沫,你如果在道上混,绝对能混成排名靠前的女杀手,因为你够狠。”亚瑟调侃的对周沫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周沫轻轻叹了口气,“早知道有今天,我真应该早早学点拳脚防身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你愿意学习,只跟你身边的人学习,你现在就能成为高手了,段鸿飞,盛南平,我,可都是身手不凡的人啊,而且我们每个人擅长的东西都不同,你结合我们几个人的优点学习,那你就如同华国武学小说里面的人物,得到了武功秘籍,从此技艺精进,纵横江湖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突然听亚瑟提到段鸿飞和盛南平的名字,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了,她伸手揉揉太阳穴,说,“我累了,想在我漂亮的卧室休息会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!”亚瑟自从这次与周沫重逢后,对周沫的态度一直很好的,听周沫这么说,立即从善如流的点点头,“好,你休息会,我下楼叫人给你准备午餐!”

    周沫见亚瑟走了,重重的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间卧室真的很漂亮,像韩国电视剧《宫》里面太子卧室那么唯美浪漫,而这里的地理位置极佳,站在窗前就可以看到远处的海面,在阳光下波光粼粼,窗帘在风的吹拂下,摇曳生姿.......

    虽然这套粉色系装潢看着有些幼稚,但整体感觉很温馨,很舒适,让人呆在这里有种放松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周沫一直是在做阶下囚了,医院里住过,地下室里住过,密布的房间里住过......颠沛流离,历经凶险,能够拥有一间这样的卧室,她非常知足了。

    只是,纵然这里是天堂,她依然不甘心啊!

    她在这里一天天的熬着日子,而她的生命在以最无聊的方式一点点地消耗着,她依然十分想念两个孩子,想念盛南平,想念段鸿飞......

    周沫矗立在窗前,自言自语的喃喃:“盛南平,你真的不要我了吗,你不是做过国际特警队长吗?你不是无所不能吗?你到底在做什么啊?你为什么还不来救我啊......”

    她心中涌出一阵伤怀自怜的情绪,心中开始隐隐的抱怨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此时已经被接回到帝都的盛仁爱医院了,假周沫自然也跟了回来。

    因为盛南平腿部受伤严重,还不能随意下床行走,而假周沫已经完全恢复了,在病房里忙忙乎乎的照顾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直觉得是自己害周沫被绑架的,这次周沫被救回后,越发的对这个假周沫好了,每天给假周沫吃的都是天价的营养品,每餐必须有盏血燕,几天后就将周沫调理的面色红润,身轻如燕了。

    他给假周沫买来了最好的治疗冻伤药膏擦脸,里面都是珍稀护肤品,没过几天,假周沫被冻伤的脸修复的差不多了,褪去一层皮后,好像破茧重生的蝶,皮肤更加雪白水嫩,娇艳如花一般。

    假周沫照着镜子,越看自己的脸越喜欢,难怪周沫会成为人人喜欢的大明星,这张脸真是精致漂亮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的脸是后整形的,看着不如真周沫那么自然美丽,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,没有真的周沫在这里,她还是可以一枝独秀,艳压群芳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病房里温暖如春,假周沫穿着一条漂亮的花裙子,脸上的笑容明亮得如同一面镜子,像美丽的蝴蝶一样在盛南平面前快乐的翩翩飞舞。

    “南平啊,这束铃兰放在这里好不好?这铃兰花真的好雅致,好高贵的啊!”假周沫将铃兰花放在一个精致的花瓶里,摆放在盛南平病床旁边的小桌上。

    “南平啊,要不要看财经杂志,今天最新的!”假周沫善解人意的将财经杂志递到盛南平手里。

    “南平啊,这里有新鲜的梨子,你喜欢喝梨汁,我给你榨一些!”假周沫很体贴的问询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若有所思看着侧身榨果汁的周沫,这个小丫头回来后,真的改变太多了!

    她竟然知道他喜欢的花是铃兰,竟然知道他爱喝梨汁,竟然主动把她最讨厌的财经杂志,送到他的手里!

    在盛南平的认知里,周沫一团孩子气,她虽然爱他的,但因为年轻小,性子又大大咧咧的,并不是特别会关心他,会照顾他。

    周沫是爱他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,但周沫对他的爱一直表现在大事大非上,很少体现在这些小事上,没想到她竟然知道他喜欢铃兰花,知道他爱喝梨汁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个粗狂的男人,他比较喜欢铃兰花,但并不会表现出来,在这世上,知道他喜欢铃兰花的人并不多,他是什么时候对周沫说过这件事情吗?

    “南平,来,喝梨汁!”假周沫巧笑倩兮的将梨汁捧到盛南平的面前,打断了盛南平的追思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盛南平对假周沫笑笑,说:“沫沫啊,你不用忙着照顾我了,你离开家这么久了,你一定想孩子了吧,你回家去看看两个孩子,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假周沫神色一僵,然后黯淡的说:“南平啊,你......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很讨厌了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,不想让我陪在你身边啊?”

    “傻瓜,我怎么会讨厌你呢,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喜欢的人都是你。”盛南平一手握住周沫的手,“我希望你永远陪在我身边,不然也不会让你息影了,我让你回家,只是怕你想念两个孩子,两个孩子也很想你啊!”

    假周沫眉宇轻扬的笑了,探身用力亲了盛南平两下,“我当然很想很想孩子们了,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,舍不得离开你,这次的事情把我吓怕了,再不敢轻易跟你分开了,就怕我们一分开,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被周沫说的一疼,伸手把周沫抱在怀里,“别担心了,我们回到帝都了,这里是我们的家,你在这里绝对是安全的,我会让小康陪着你一起回家去的,他会保护你,一定没事的啊!”

    “恩,老公,我相信你的!”假周沫趁势依偎进盛南平的怀里,在盛南平的脸上又亲了两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笑笑,这个丫头越来越喜欢黏着他了,他应该觉得高兴才是,但心里却没有太高兴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沫沫,要不然我同你一起回家看孩子吧!”盛南平见周沫很舍不得离开自己样子,而他也很想两个小宝贝了。

    假周沫稍稍沉默了一下,笑着说:“老公,你留在医院再养两天回家吧,不然你这个样子,会给孩子们心理留下阴影的,有小康陪着我回家就可以的。

    我就是被这次绑架的事情弄的有些紧张了,一些言行都跟从前不一样了,相信我,出去走动两次就没事了,我很快就会恢复从前的模样!”

    “加油,沫沫,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回来了!”盛南平拍拍假周沫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回家看宝贝们了,我都想死他们了!”假周沫又亲了盛南平两下,“老公啊,你要照顾好自己,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啊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