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0章 到哪都是阶下囚
    周沫看着乐盛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尼玛的,我是狗啊,你向我招招手,我就跟你回去了!

    再者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啊,我跟你回去!

    周沫转着眼睛,没有走向乐盛,也没有更靠近亚瑟,她的脑子快速分析着眼前的形势,她是跟乐盛回去好一点儿,还是留在亚瑟身边好一点儿呢!

    亚瑟虽然口口声声说喜欢她,但这个年轻男孩心思诡异,不稳定性特别强,而且花样百出,翻脸不认人,他的话是绝壁不能相信的!

    而乐盛表面看着温和斯文,可是他有潜在的精神病,发起飙来跟得了疯牛一样,凶残程度丝毫不差于亚瑟的,跟乐盛在一起也是很危险的!

    一时之间,周沫还真不知道该跟谁走好了!

    她这边心思百转,那边亚瑟已经跟乐盛交上了火。

    亚瑟仿佛无害的小孩子一样,眉眼弯弯的笑了,他看着乐盛偏偏头,“乐先生,周沫在我们这里过的很开心,跟你回去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乐盛微微眯眼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阳光下,周沫顶着一乱糟糟的短发,额头和脸颊上有着灰尘和汗水,脸上的汗已经风干了,留下一些浅浅的痕迹,嘴唇干巴巴的,有些起皮了,身上的衣服还是在他家的时候穿的那套,皱皱巴巴的,还沾染着一些血迹......

    看着如此狼狈,邋遢,憔悴的周沫,乐盛不由一阵心疼,如果不是他要报复盛南平,把无辜的周沫拖进这件事情里,周沫现在应该衣饰光鲜,自由自在的享受着美好生活......

    乐盛很自责,是他不好,疏忽大意了,真不该把周沫交给乔娜看管,结果落在了杰森和苏菲菲手里,周沫不定受了多少羞辱,吃了多少的苦呢!

    “她这个样子,是在你们这里呆的开心吗?恐怕你们的人虐待她了吧?”乐盛一双黑眸迸发出懊恼的寒光。

    亚瑟扁着嘴眨眼看着乐盛笑,“如果不是你们把周沫弄丢了,她也不会落到我们手里啊!”

    乐盛被重重的噎了一下,心情明显的烦躁起来,他看着亚瑟皱了皱眉头,“我和杰森先生已经谈好了,周小姐由我们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们没有照顾好周小姐啊!”亚瑟舔了舔嘴唇,带些好笑的口吻,“你们把周小姐照顾到医院里面了,而且还把周小姐弄丢了啊!

    你也知道的,单身女孩子在这个地方随时可能遇见各种各样的危险啊,多亏我们及时的找到了周小姐,不然周小姐可能......啧啧......所以周小姐不能跟你们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亚瑟虽然是笑着说出这段话,但他语言夹枪带棒,嘲笑乐盛无能失职,不配再看管周沫了。

    乐盛脸色变了变,压着气说:“你也知道的,之前我不在家的,发生的一切都是意外,以后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。”之后,他也不看亚瑟了,迈步走向周沫,伸手来抓周沫的胳膊,“沫沫,走,跟我回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乐先生,你这是想抢人吗?”亚瑟胳膊一抬,以极快的速度挡住了乐盛。

    他刚刚洋溢在脸上的阳光笑容瞬间褪去了,一张脸阴沉的骇人,一瞬间,整个人好像都变了,阴沉,血腥,黑暗,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要抢人,是我跟杰森先生谈好了,周小姐就是要由我们来照顾的!”乐盛也不含糊,抬手就跟亚瑟过了两招,但只这两招,乐盛就意识到他不是亚瑟的对手。

    亚瑟可是世界前十的杀手,纯职业的,就靠杀人活着呢,亚瑟自然不是浪得虚名的,打一个非职业的乐盛是很轻松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义父是以前谈的事情了,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们不能再放心把周沫小姐交给你们了!”亚瑟狰狞着一张脸,神情中都是狠绝。

    乐盛见动硬的打不过亚瑟,缓了神色,对亚瑟轻轻笑了一下,“这样吧,我们听周沫的意见,让周沫选择跟我们谁走吧?”

    在他的想法里,周沫一定恨透了杰森和亚瑟,他和周沫是有些旧交情的,一定会选择跟他走的。

    周沫以为亚瑟这样的混蛋,会强势到底,会坚定不移的将她抢走,没想到亚瑟竟然转过头,很民主的听取她的意见了,眸光晶亮的看着周沫,“沫沫,你想跟着我,还是跟乐先生走?”

    “哎妈呀,这是什么情况啊,我这样的人还有发言权呢!”周沫好像很开心的笑了,不紧不慢的说:“两位不要搞笑了,我现在到哪里不都是你们的阶下囚啊,我还有得选吗?我选择回家,你们谁会好心送我回家吗?”

    乐盛和亚瑟的脸色同时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别特么的在这里装好人了,你们都想拿我来要挟盛南平,想拿我当诱饵,你们都想利用我,欺压我,现在还腆着碧莲让我选,我选谁不都是受制于人,我选你妹啊!”

    周沫很有些小狡诈的,她知道乐盛和亚瑟两人在争她,他们谁都不能得罪她,索性撒泼骂人,出出心头的恶气。

    这番话听在傲然的乐盛耳朵里是极其不舒服的,他的大手不由捏紧了一点,冷声说:“周沫,你不要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亚瑟则被周沫骂的很受用似得,转头看向周沫时,身上的黑暗瞬间就褪去了,又如同朝气阳光的少年,握住了周沫的手,笑着说:“我虽然不能放你回去,但我绝对不会把你关在地下室里,我会带你去旅行,去各处看风景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斜睨了亚瑟一眼,冷笑着说:“好久没人把谎话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了!”

    亚瑟也不生气,用近乎蛊惑的声音说:“周沫,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认真的!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,除了回家,其余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,巨额的财富、忠贞的爱情,自由自在的生活,跟我在一起吧......”

    尼玛的,吹牛b呢!

    周沫咧咧嘴!

    一旁的乐盛也在心里骂娘,卧槽,亚瑟你在赤果果的撩妹吗,你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呢……

    “亚瑟先生,你先停止你的幻想,你要知道,我们彼此都要有合作精神,你不能做破坏我们合作关系的事情......”乐盛皱着眉头,谴责亚瑟。

    只是,亚瑟才不在乎他言语谴责呢,冷厉着一双眼看向乐盛,“这些事情你去找我义父说吧,你们谈的合作事项,我这粗人不懂那些的。

    如果你一定要在这里把周沫带走,那我们只能撕破脸,打一架了,如果你把我弄死了,你就把周沫带走!”

    乐盛气恼的眯起了眼睛,他努力克制着自己跟亚瑟打一架的冲动,他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,盛南平还没有死,他不能冲动,他和杰森还是合作关系,不能先内讧了,他们要合伙去打盛南平的......

    他眼睛看着周沫,嘴上说:“我会给杰森打电话的,周沫,我一定会让你重新回到我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一见乐盛这架势,是要放弃她了!

    她在心里苦笑一下,看着乐盛,又看看站着他身后的乔娜,突然来了恶作剧的心理,轻笑着说:“乐公子啊,我回你身边干什么啊,做小三啊,对娜姐太不公平了吧?娜姐为了你背井离乡,抛弃锦绣前程,你还是一心一意跟娜姐生活吧!”

    乐盛没想到周沫会这么说,不由一囧,而他身后的乔娜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周沫看见他们这样,心里特别开心,你们不让我舒服,你们也别想好过了!

    妈蛋的,你们想踩着我的脑袋双宿双飞,我就非得给你们添点堵,让你们晚上搂着彼此睡觉心都是猜忌的!

    周沫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而乔娜就在不远处站着,乐盛当然不能再要求周沫跟他一起走了,他盯着周沫,涩哑着声音说:“周沫,你想多了,我只是不想你在这里受苦,如果你执意要留在这里,以后无论发生任何不测,你都不要怪我了!”

    “有我保护她,她不会发生任何事情的,就算有事发生,宁可我死,也会让她活下去的!”亚瑟秀丽的下颌微微抬起,神态倨傲而深情,美丽而乖张。

    乐盛知道带不走周沫了,也不再跟亚瑟多费唇舌,转身就走向他的车子,他身后跟着他的乔娜和一群彪悍的保镖也上了车子,车子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亚瑟见乐盛带人走了,他也不再停留,一拉周沫的手,说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周沫的腿还没等迈开,他们的身后传来了苏菲菲的声音,“亚瑟,你要带着周沫去哪里?我爸爸刚刚打电话说了,由我来看管周沫的,你不能带周沫走的!”

    亚瑟不得不再次停下脚步,慢悠悠的转过头,眸光阴暗的看着苏菲菲,“刚刚乐盛来要的人时候,你怎么不出来说话啊?现在我把周沫留在你这里,乐盛再过来抢人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管了,我会想办法对付乐盛的,你只管把周沫给我留下!”苏菲菲的语气中,不知不觉带着她大小姐的霸道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