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9章 少年钟情
    周沫依然陷入半昏迷的状态,在亚瑟焦急的连声招呼下,才嘘嘘的应了一声,动了动眼皮,浓密的睫毛抖了抖。

    亚瑟见周沫这副样子,只觉得心里很难受,很难受的,他一定要找到消除这种难受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将周沫抱进怀里,犹豫了半晌,还是说了实话,“周沫,你振作一点儿啊,盛南平没有死,他还活着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到亚瑟这句话,真的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,不太确信的看着亚瑟,问:“你说的......是真的吗......盛南平他......他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祸害活千年!”亚瑟有些吃醋的伸手捏了捏周沫精致小巧的鼻子,轻哼一声说:“盛南平如果那么容易被弄死的,就没有叱咤江湖十多年的‘战神’了,他哪有那么容易死啊!”

    周沫看亚瑟的样子不像在说谎,不由的松了口气,但身体依然软软的靠在亚瑟的怀里,虽然没有再晕倒,但看着还是十分的虚弱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亚瑟总觉得周沫哪里不对劲,眼前的周沫再没有了之前的生动机灵,没有之前的狡黠倔强,好像得了什么重病一样,奄奄一息的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周沫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,这种情况完全是因为饿,特别饿啊!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周沫还等说说出她的情况,那个保镖带着一个医生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亚瑟马上把医生招呼了过来,“你过来,快点给她检查一下!”

    周沫觉得自己这几天状态不好,她也担心自己是不是生病了,索性任由医生给她检查。

    医生看着亚瑟紧张兮兮的抱着周沫,他问询了周沫几句,周沫都是神色倦怠的嗯嗯啊啊的答复着,这个医生很快给出了结果,“这位女士脸色发白,身体虚弱,胃内无物,可能是呕吐过了,我觉得女士是怀孕了!”

    尼玛的,你才怀孕了呢!

    “噗嗤!”周沫一个没忍住,都喷笑了。

    亚瑟的脸立即变了色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被他们绑架出来快两个月了,如果周沫真的怀孕了,是盛南平的孩子,这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周沫真的怀孕了,很多原定计划都要改变了。

    而亚瑟对周沫已经是情意暗生,很不愿意周沫再给别的男人孕育,生子的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无凭无据,瞎比比什么啊!”亚瑟对着医生一瞪眼睛,杀机顿现的,真想一把掐死这个蠢货!

    那个医生立即意识到说错话了,吓得差点给亚瑟跪下,磕磕巴巴的说:“先生......我......判断错了......我该死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不想再逗这些人了,知道盛南平没有死,她的心情变好了不少,虚弱的对亚瑟说:“我.....我三天没吃东西了.......我是饿的......给我点东西吃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!”亚瑟固然精明腹黑,也被这戏剧性的神转折给惊了一下,随后喜不自禁的对旁边的保镖吼,“还不快去给她拿吃的......对了,先拿些清淡的过来,快点啊!”

    周沫在受了三天饿后,终于喝上了一碗热乎的粥,还有几道凉拌小菜,虽然这些东西不合她的胃口,但对此时的她来讲,也是人间美味了。

    她连着喝了两碗热粥,鼻尖都冒汗了,脸颊也红润了一些,一双眸子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灵动,仿佛一转之间就有个了主意......

    亚瑟一看周沫又恢复了那种狡黠灵动的眼神,知道她真是没事了,之前她真是被饿坏的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是谁这么缺德的不给周沫吃饭。

    亚瑟抬头看向一旁沉默不语好久的苏菲菲,寒着声音问,“大小姐,你为什么不给她东西吃啊?”

    苏菲菲色厉内荏的轻哼一声,“我讨厌她,恨她,就不给她东西吃!”

    亚瑟轻轻的笑了一下,不紧不慢的说:“大小姐啊,家里的情况你好像还不知道吧,我们早就坐吃山空,马上就要弹尽粮绝了,我们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都指着她呢,指望用她能在盛南平那里换个好价钱呢!

    如果把她饿死了,或者折磨出个好歹来,我们这些人的后半生指望谁啊?指望你还是指望我啊?”

    苏菲菲神色讪讪的,嘎巴了两下嘴,说:“哪里会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啊,我们有手有脚的,总能赚钱来养活自己的,没有她,我们还不能活了啊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应该知道,你需要赚钱养活的不止你自己,还需要养活里里外外的这些个保镖呢,因为老爷子以往得罪的人太多了,如果没有这些保镖护着你们,随便冒出个小瘪三也会把你们杀了的!”

    亚瑟眼峰扫了苏菲菲一眼,很是不屑,“你有手有脚能赚来多少钱啊?能养活几个人啊?再者说了,你的脚只会旅行玩耍,手只会购物花钱,你除了会吃喝玩乐,你还会干什么啊?赚钱?你开什么玩笑啊!”

    苏菲菲被亚瑟轻蔑的表情和语气激怒了,忍不住跟亚瑟耍大小姐的脾气了,“亚瑟,你还知道我是大小姐啊,你在跟谁说话啊?我有我爸爸养活我,我就是只会吃喝玩乐,又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亚瑟神色一冷,骨子里的阴狠劲透了出来,“我叫你大小姐,只是习惯使然,至于你现在是不是大小姐了,你自己心里没个逼数吗!

    你的家底早就被你败光了,现在家里上上下下庞大的开支,都是靠我和战影每个月出去杀两个人,赚来薪酬支撑着的!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在养活你,不是你爸爸在养活你的!”

    苏菲菲神情一囧,脸色青一阵,白一阵的,咬咬嘴唇,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亚瑟一字一句的说:“苏菲菲,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情,我不会一直杀人养活你们的,所以请你一定要善待周沫这个金主,她可能会给你换来后半生的荣华富贵,也可能让你后半生颠沛流离,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苏菲菲这个人骄纵狂妄惯了,她虽然不敢欺负亚瑟,但亚瑟也一直不敢像今天这么冒犯她,现在被亚瑟这样冷嘲热讽了几句,面子实在挂不住了,狠狠的看了亚瑟一眼,挑眉说:“亚瑟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你不就是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吗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......”正在喝粥的周沫一下噎住了,不住的咳嗽起来,咳的满面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喝个粥也能呛到了,真是没用......”亚瑟伸手亲昵的为周沫拍背,笑的一脸阳光俊秀,然后才转头慢悠悠的苏菲菲说:“对啊,我就喜欢上她了,妨碍到你了吗?哪个少女不怀春,哪个少男不钟情啊,只许你疯狗一样迷恋着兰宴,就不许我喜欢个人啊!”

    苏菲菲真要被亚瑟的胡搅蛮缠气死了,她第一次遇见比自己更蛮不讲理的人,用手指点着亚瑟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不是不许你喜欢谁......我的意思是说......你......你喜欢上了她,你为了她,要背叛我爸爸!”

    亚瑟脸上前一秒还笑的如同艳阳,下一秒唰的寒冬飞雪了,他从床上站了起来,一步一步走近苏菲菲,“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说的,你说说看,我哪里背叛你爸爸了?我做了什么事情,背叛你爸爸了?啊!!!”

    苏菲菲被亚瑟冰冷阴森的表情,被亚瑟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吓坏了,她不敢再说话了,随着亚瑟的逼近,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,最后转身大步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亚瑟见苏菲菲跑掉了,转头问周沫,“你自己可以走吗?”

    “走?”周沫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对,走,跟我走!”亚瑟两大步奔回床边,伸手拉住周沫,“我们现在就走,快走!”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周沫这才反应过来,亚瑟跟苏菲菲废话半晌,就是为了吓跑苏菲菲,他要带自己走的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亚瑟不是什么善类,但她真不愿意留在这件令她恶心憎恨的房间里,呆在这里,她随时会想到杰森带给她的羞辱,令她想吐。

    她下床穿鞋,跟着亚瑟一起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亚瑟带着周沫出了房间,急匆匆的往楼房外面走,他们还没等走出院子,几辆黑色的越野车疾驰而至,‘嘎’的一声停在他们的院子门口。

    “呵,这些人来的还真够快啊!”亚瑟好像不急着走了,他站定了身体,有意无意的挡在了周沫的前面。

    周沫透过亚瑟的肩膀,看见越野车车门迅速打开,乐盛带着几个保镖从车上跳了下了,后面跟着乔娜。

    乐盛的头发凌乱,胡子变长了,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褶皱,眼睛里带着血丝,风尘仆仆的样子,一看就是几天没有休息好了。

    他大步向亚瑟和周沫这边走来,在看见亚瑟身后的周沫时,眼睛明显的亮了亮,然后微微带笑的对周沫招招手,“沫沫,过来吧,跟我回去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