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6章 以假乱真
    周沫拼命克制着自己放在衣兜里颤抖的双手,希望自己在苏菲菲面前表现的不会太差劲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抑制了身体的颤抖,但苍白的脸色,紧张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苏菲菲看着周沫大惊失色的样子,洋洋得意的大笑起来,“周沫,盛南平一定会死的,不会有人来救你了,你现在如果交出手里的股份,我可以趁着他们都没有回来,放你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“生路!”周沫自嘲的轻轻笑了一下,“你们这些人贪得无厌,两面三刀,就算我把明显所有资产给了你们,你们也不会放过我的,如果这次你们把盛南平杀死了,麻烦你们告诉我一下,其他的事情就免谈吧!”

    苏菲菲又被周沫这种倔强的态度气到了,她懊恼的瞪着周沫,“你是想给你的老公殉情吗?”

    周沫对着苏菲菲一挑眉,“殉情多老土啊,我要嫁给你爸爸,做你妈妈!”

    苏菲菲原本对周沫就有一肚子的气,瞬间被激怒了,奔着周沫就扑过来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已经准备好,如果苏菲菲冲过来,她一定要擒住苏菲菲,用苏菲菲的命要挟外面的那些保镖,放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她要去找盛南平,她要告诉即将面对的危险,她不能害了盛南平啊!

    但是,苏菲菲只往周沫身边奔了几步,就像想起来什么似得,一下子停住了脚步,又退回到保镖身边去了,看着周沫冷冷的笑了,“人是不会跟狗斗的,你别想咬我!”

    周沫一下被苏菲菲气笑了,奶奶滴,这个蠢货还学聪明了!

    她心里惦记着盛南平,没心思搭理苏菲菲,坐在床边呆呆的出神。

    周沫不再希望盛南平来救她了,她只希望盛南平可以平平安安的活着,可以为家里的两个孩子撑起一片天,不用再管她的死活了!

    盛南平和假周沫在西北城市的医院养了两天身体,就打算乘着飞机返回帝都了。

    假周沫有了之前的教训,这两天不敢随便乱说话,大多数的时候选择睡觉,躺在床上偷偷听着盛南平和盛东跃,小康说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大康和李羿坐着轮椅过来探望盛南平了,他们几个凑在一起说起雪山上的战斗,大家都觉得惊心动魄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盛南平和大康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人,但这次战斗的惨烈和恶劣环境天气,也算是少见的了。

    大家话说到最后,都要感叹一下,无论怎么艰苦卓绝,总算是把周沫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盛东跃这两天死活要陪着盛南平,一直住在病房的陪护床上,他听大家议论,从床上坐了起来,抓了抓已经长长了的头发,怨怒的叫着,“哥,你不能放过这些可恶的王八蛋,竟然还组团来害你了,你得想办法将他们都消灭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眼睛微微眯了眯,冷声说:“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,他们敢这样对待沫沫,我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假周沫坐在一旁,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康在旁边一拍大腿,愤愤然的说:“对,这些个不知好歹的东西,哪一个不是你的手下败将啊,乐盛当初已经被扔进监狱了,你听了老爷子的话,把他放出来了,他不知恩图报,反咬你一口。

    杰森和战影那些人,当初在医院时可以把他们都弄死的,你看在小嫂子的面放他们走了,他们不知恩图报,反咬你一口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费丽莎,我们一激光炮可以把她和船都炸飞的,你看在多年同事的份上放她一马,她不知恩图报,反咬你一口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什么王八犊子啊,绑架了小嫂子,把我们都诱骗到那雪山上去,差点把我们都灭了,老大,你一定不能放过他们的,这些人留着都是祸害......”

    盛东跃立即附和着小康,两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对付那些祸害的办法,小康的惩罚办法比较职业化,抓住这些人把他们的手肘和膝盖骨都都敲碎,或者挑断他们的手脚筋,让他们残疾一辈子,看他们还怎么作恶。

    盛东跃想的就比较花哨了,把那些人的手脚都砍下来,然后在伤口上放一点稀释的硫酸;或者用皮鞭将他们打的皮开肉绽,然后在上面撒上鸡毛,等到伤口长的差不多的时候,再往下扯鸡毛,一扯就带块肉下来......

    屋内众人听他们两个的臆想,都如同在听笑话,哈哈的笑着,盛南平也被逗笑了,当他面对笑意转头看周沫时,发现周沫脸色惨白,一双大眼睛里都是惊惧,好像被吓到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别胡说八道了!”盛南平立即出言制止着越说越来劲的盛东跃和小康。

    盛东跃和小康正聊的欢脱,被盛南平冷声一呵斥,都愣了一下,转头看了看,才发现是周沫肩膀微微抖动着,身体颤得越来越厉害,明显的在害怕。

    “小嫂子,你怎么了?你以前不是最喜欢这些恶作剧的吗?你要是正常发挥,想的坏主意一定比我们两个还多呢?”盛东跃笑嘻嘻的走近周沫的病床边,上下打量着周沫。

    假周沫的脸在雪山上冻伤了,现在依然一块红,一块青的,有些地方还开始蜕皮了,几乎看不出本来如花似玉的面目了。

    但她被盛东跃这样盯着看,还是觉得很紧张,干巴巴的对盛东跃笑着,“我最近......不喜欢恶作剧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东跃,周沫刚刚回来,还需要休息,你不要乱开玩笑了!”盛南平冷声训斥盛东跃。

    盛南平发现周沫这次回来变软弱了很多,以往周沫是丝毫不畏惧盛东跃的,他们两人打嘴仗,都是以周沫胜利为告终,周沫的毒舌每次都把盛东跃怂的体无完肤的。

    看来周沫这次被绑架一定是受了很多的苦,过了很多担惊受怕的日子,胆子都变小了,竟然会害怕盛东跃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盛东跃点点头,有盛东跃护着假周沫,盛东跃不敢再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假周沫抬头看向盛南平,见盛南平一双明眸看着她,里面带着热烈且毫不掩饰的宠溺和怜爱。

    她面对这样的盛南平,骨髓深处涌上了一股强烈的愧疚和不安。

    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啊?

    假周沫是爱盛南平的,她愿意从此后放弃一切恩怨情仇,同盛南平好好生活,相伴到老,但是,杰森和乐盛他们是不会愿意的,真的周沫是不会愿意的!

    她要不要出卖一下乐盛和杰森他们,让盛南平带人去攻打他们,把周沫也直接杀死在那里,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,她就是永远的盛夫人了!

    假周沫心思百转,她想都了这个毒计,却没有马上说出来,盛南平不是傻瓜,乐盛他们也精明果然,她得把这个计策想得完美无缺了才能付诸于行动的。

    聊天的众人见气氛有些尴尬了,他们把盛南平的宝贝媳妇聊害怕了,大家都明智的选择撤退,在病房里赖了两天的盛东跃,见事情不好,也跟着大家一起溜了,“哥啊,我到外面转转,看有没有好吃的给你和小嫂子买回来啊!”

    盛南平挥挥手,嫌弃之意很明显了,“你出去转转,多转一会儿,如果觉得这里无聊,直接回帝都也行。”

    他真是受够了盛东跃的贫嘴,就像上辈子做了哑巴一样,这辈子终于可以说话了,逮到一个人就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盛东跃: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嫌弃的盛东跃掩面泪奔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太森气了!

    他哥肿么可以这样,他还是不是最亲爱的弟弟了,果然是有了媳妇,把啥都忘记了!

    众人走了出去,病房内终于剩下盛南平和假周沫两个人了,假周沫经过一天的修养,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,见众人都出去了,她从自己的床上下来,跑到盛南平的病床边,紧紧拥抱住盛南平。

    这是假周沫这些天来一直想做的事情,她早就想这样抱抱盛南平了,这样英伟的一个男人,每个角度看着都是精彩的,诱人的,但碍于盛东跃一直在病房里,她怕盛东跃讽刺嘲弄她,一直没敢动。

    盛南平抬起胳膊,也紧紧的抱住了周沫。

    拥抱,真的是世上最美好,最温暖的动作,面对自己最亲爱的人,满心疼爱的拥入怀里。

    因为想念,因为深爱。

    因为踏实,因为是你。

    “南平,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,我真的太高兴了,南平......”假周沫抱着盛南平,慢慢抬起头,看着盛南平优美的唇形,慢慢的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跟周沫分开已久,而且是历尽无数磨难两人才重新在一起,他自从是十分想念周沫的,当假周沫吻向他时,他也热切的吻响了周沫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的嘴唇一接触都假周沫的嘴唇,不由稍稍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女人很少,而他又特别喜爱周沫,对周沫的气息无比的熟悉,当他一接触到假周沫的嘴唇时,一股陌生的气息袭来,让盛南平的动作一窒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