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5章 我的小宝贝
    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啊,哈哈哈,杰森开心极了,他竟然又逮到了娇艳如花的周沫,而且是其他人都去攻打盛南平的时候,让他独自捡到了这个大便宜了!

    杰森呈现老态的脸浮动着难以抑制的猥琐,贪恋,声音激动的说:“沫沫,你不知道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,现在我们终于有机会在一起了,我一定会对你好,只要你乖乖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恶心的差点吐出来,她嘲讽冲着杰森冷笑,“你还记得你多大年纪了吗?你还记得我妈妈是你的妻子吗?你还记不记你的亲生女儿跟我差不多大啊?你真是变态的兽!”

    杰森哈哈一笑,慢慢的走近周沫,“沫沫,你别管我多大了,我保证等下把你弄的舒舒服服的,你就会知道我的好了,就会离不开我这了,这些年你妈妈就是一直臣服在它下面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真是要恶心死了,她后悔了,真不如乖乖的呆在乐盛的地下室里面了,就算乔娜可恨,也比面对这个老色魔好啊!

    她慢慢的往后退着,放在衣兜里的双手一直紧握着,她右边衣兜里有一柄锋利的小刀子,左边衣兜里有一把剪刀。

    周沫这些日子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随时准备着逃亡,搏命,也习惯了到哪里都先搜罗武器。

    以往日子里她没有发现这些东西的好,现在她发现了,关键时刻,这些东西要么能救命,要么能自杀的。

    杰森一逮到周沫,就被周沫如花似玉的脸迷晕头了,他忘记周沫的凶狠,狡诈了,而他自负身手不凡,对付一个娇小的美女还是易如反掌的,所以也没有检查周沫的衣兜。

    周沫退到无路可退,贴着墙站着,用戒备又惶恐的神色看着步步逼近的杰森。

    杰森狞笑着逼近周沫,咽了咽喉咙,声音有些暗哑,“我的小宝贝啊,你可真迷人......”说着话,他抬手探向周沫的领口。

    周沫一侧身,避开了,嘴里娇嗔的叫着,“不行的啊,你是我的继父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,对,叫我爹地,这样更刺激,啧啧,真是刺激的要疯了......”杰森的脸上露出疯狂之色,他迫不及待的将自己衣服下脱了下去,“让你看看,我这有多大,哈哈,爹地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......”

    肮脏的猪!!!

    周沫极力克制自己胃里翻腾的呕吐感,她在等着杰森再意乱情迷一些,因为杰森血雨腥风闯荡这么多年,绝对不是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,忍着杰森恶心的大手抚摸上她的手臂,她发出一声娇媚的叫声,“啊.....不要啊,爹地......”

    杰森听着周沫类似那个啥的叫声,浑身的骨头都酥麻了,立即扑向周沫,急不可耐想要一亲芳泽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杰森感觉到周沫的身体一动,多年作战的经验让杰森有种本能的反应,快速的放后一闪身,但周沫手中锋利的剪刀还是戳中了他的大腿根,离他的命根子只差了一点点的距离.....

    周沫的真正目的是杰森的命根子,她要让杰森变成太监!!!

    “嗷!”杰森疼的惨叫一声,暗骂自己昏头了,竟然忘记周沫这丫头的凶狠狡诈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周沫第二剪子又扎过来,并且直对杰森心脏的部位,明显是要杰森的命。

    杰森毕竟是老江湖了,没受伤的腿对着周沫腹部狠狠的踹出去,周沫机敏的一下跳到大床上,这些日子她被这些恶魔锤炼的,反应和功夫都精进了不少呢。

    疼痛,懊恼,让杰森凶残的本性骤然爆发了,他一下从腰间拔出了枪,对准周沫,咬牙切齿的嘶吼着:“死丫头,你信不信我杀了你啊!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黑洞洞的枪口,脸色一凛,忿忿地瞪着杰森,“你开枪吧,有种你就开枪吧!就算死,也比跟你这只龌鹾变态的猪有关系好!”

    她现在真的不想活了,被杰森一枪打死最好了,总好过受这恶心人的老东西羞辱。

    杰森气的呼呼直喘,但他还真不敢开枪打死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刚刚那一剪子,虽然没有戳中杰森的命根子,但却让杰森的大腿鲜血直流,他知道得马上去医院,不然自己很快就会晕倒在这里,依照周沫现在的狠劲,真会几剪子把他戳死的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你等着,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!”杰森用枪指点着周沫,骂骂咧咧的拖着伤腿走向门口,留下一路的血迹。

    周沫攥着手里带血的剪刀,抿着嘴唇站在大床上,一直听见房门重重的关上,她才松了这口气,一屁股坐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但她刚坐到大床上,房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,几个凶神恶煞的保镖旋风一般冲了进来,周沫一愣,连忙站了起来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最前面的一个保镖对着她的腹部就狠狠地一拳。

    “啊!”周沫痛叫一声,一下跌倒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小腹是人身体最柔软的地方,最没有抵抗力的地方,周沫是女人,被膀大腰圆的男人狠揍了一拳,疼的头晕眼花,直接失去战斗力了。

    另外有一个保镖冲上来,动作迅速的抢走了周沫手上的剪刀,又搜走了周沫衣兜里手术刀,之后,又照着周沫的小腹和腿上踢了两脚。

    周沫躺在床上抽着冷气,小腹和腿上传来的疼让她全身都在哆嗦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周沫才知道,女人的力量真是同男人没法比,之前亚瑟,乐盛真的一直很善待她了,如果他们对她这样拳打脚踢,她一定打不过他们的, 狠揍她两次后,她就不敢再逞凶嘚瑟了。

    周沫躺在大床上,好半晌才缓过这口气来,无声的流下眼泪来。

    一种很深很深的无力感紧紧地抓住了她......

    她不应该这样脆弱的,不应该在这里哭泣的!

    可是,周沫却看见身下的被子一点一点被自己的泪水润湿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,谁会帮助她啊?

    谁又会可怜她?

    她能够哭给谁看啊?

    可是她的眼泪就是止不住的流下来,她真的太累了,太难了,太痛了!

    盛南平啊,你在哪里啊?

    你为什么不来救我啊!!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躺在床上哭了很久,慢慢的睡着了,直到听见有人怒气冲冲的在外面吼,“把这扇门给我打开?快点!”

    “小姐,对不起啊,老爷说了,任何人不能随便进去的。”守在门口的保镖恭敬的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我是小姐啊?那还不快点听我的话!把房门打开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是苏菲菲这个小贱蹄子来了!

    周沫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,她快速的跳下床,到洗漱间洗了脸,没人给她送吃喝进来,她只能凑近水龙头,喝了几口自来水来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苏菲菲绝对不是好心来看望她的,周沫习惯性的做好准备,迎接新的凶杀恶斗了。

    她走回房间,听苏菲菲和保镖还在门口吵着,她快速的扯下床单沾了水,将杰森留在地上的血迹擦去了。

    杰森再不要脸,也不会对自己亲生女儿叙述他非礼未遂反被伤的事情,那么周沫就没必要在苏菲菲面前给自己加一条罪名,让苏菲菲更加憎恨自己了。

    周沫把屋内的一切都处理好,门外的苏菲菲也斗败了保镖,打开房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苏菲菲是见识过周沫的狠厉的,她心有余悸,带着保镖站在房间门口,并没有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以为你能逃出我们的天罗地网吗?”苏菲菲傲娇的仰起头,睨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暂时不想激怒苏菲菲,她宁愿让苏菲菲在这里看管她,接受苏菲菲的冷嘲热讽,也比杰森那个恶心人的老东西好。

    她现在都不敢寄希望于盛南平了,只希望乐盛可以快点回来,发现她不见了,然后来杰森这里要人,她很想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,不想呆在这个肮脏,令人作呕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苏菲菲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以为你这样又逃跑,又挣扎的有用吗?我告诉, 你这辈子都没戏了!”苏菲菲眯起一双眼睛,阴侧侧地勾起了嘴角,“你知道亚瑟和乐盛他们去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周沫对这件事情还真很好奇,抬头看向苏菲菲。

    “他们去诱杀盛南平了!”

    周沫心里不由咯登了一下,尽管她知道盛南平不是随便就会被杀死的,但她依然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亚瑟,战影,乐盛,对了,还有那个费丽莎,他们组成一个强大的联盟,带着最精良的武器和下属,重金聘了无数雇佣兵,这次一定会杀了盛南平的!”

    周沫听说乐盛,费丽莎都和杰森联盟了,心里那根弦猛地弹了一下,这些人本身就够坏了,现在坏坏联手,盛南平恐怕真要有危险了。

    苏菲菲看着周沫脸上的慌张和惶恐,很满意,这个死女人,这次见面后,要么一脸的毫不在乎,要么满身的桀骜不驯,真以为他们治不了她呢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