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4章 又进涩狼窝
    在车上,乔娜一直紧紧的抱着周沫,用手轻轻抚摸着周沫的头,哽咽的:“沫沫,对不起,都是我害了你......我求求你,千万不要有事啊......”

    闭着眼睛装晕死的周沫,听了乔娜的话,心里是有一丝动容的,她真要感谢自己选择了演艺事业,而且演技还算不错,扮什么像什么的。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乔娜还在担忧的念叨着:“沫沫,你一定要坚持住啊,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......沫沫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啊......”

    有两滴泪水落在周沫的脸上,闭着眼睛的周沫,善良的周沫,在这一瞬间,开始原谅乔娜了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到了医院了,这里是不夜城,大家都是昼伏夜出的,越到晚上越热闹,医院也不了例外。

    打架斗殴受伤的,嗑药吸冰过量的,喝酒喝到胃出血的......什么病情都有,急诊大厅里乱糟糟的一片。

    乔娜为了确保周沫不逃走,带了好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出来,医生在给周沫做检查的时候,他们这些人都围在四周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,在这些的人注视下她是跑不了的,当医生的手按向她腹部阑尾的位置时,她发出嗷的一声大叫,凄厉惨痛,把医生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之后,她狼狈的气喘吁吁的醒了过来,“啊......好疼啊......”疼的又哭又叫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不算大都市,医院只是为了解决些毛病,医生的技术水平都有限的,那个医生又在周沫阑尾附近按了按,“啊......”周沫又凄然高亢的惨叫两声。

    然后周沫就哭喊着叫疼,被咬破的嘴唇伤口再次撕裂,流出血来,落在雪白的脸上,看着触目惊心的。

    医生被周沫的样子吓坏了,表情严肃的:“她可能是急性阑尾炎,马上进行血项检查,把她先推到手术室里面,准备手术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保佑啊!周沫在心里笑着感谢遇见的这个庸医。

    护士脚步匆匆的把周沫推进了手术室里面,乔娜和保镖们紧跟着过来,也想进手术室,“不行,手术室里面是无菌的,你们不能进来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进去!”乔娜声音焦急的叫,“她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朋友,绝对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的。”

    护士在这个地方工作的久了,知道这边人和人关系的复杂,她妥协的:“女人可以进来,男人不能进,女人进来也得换上消毒服,先进行消毒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进去就行。”乔娜想周沫都病成那样了,也跑不了了,她一个人随着护士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可当她走进手术室里面,往医院急救推车上看去时,不由大惊失色!!!

    乔娜跟护士交涉的时间不过短短半分钟的时间,但就在这半分钟里,周沫却不见了!

    “来人,快点来人,她跑了, 她跑了......”乔娜焦急的大喊,她一边喊着,一边奔向敞开的窗户边。

    凉飕飕的夜风呼呼啦啦的迎面吹进来,乔娜趴着窗户向外面一看,这里是二楼,人跳下去并不会有事,她看见抢救车上的蓝色床单在地上随风漂浮着......

    保镖们已经冲了进来,乔娜立即大声喊,“到外面去追,她跳窗户跑了!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,乔娜随着那些保镖一起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躲在消毒间里屏气凝神的周沫,轻轻的松了口气,然后快手快脚的穿上一件护士的白大衣,带上帽子,口罩,压住呼吸地将房门悄悄地拉开一条缝,向外面张望着。

    手术室里静悄悄的,没有人。

    刚刚一幕惊坏了女护士,她大概跑去给医生报信了——急性阑尾炎病人跑掉了,不用手术了!

    周沫依然不敢轻举妄动,侧耳聆听着四周的动静,确定这里没有乔娜的人,然后才仰着头,极力镇定的走出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她脚步匆匆的穿过医院的走廊,顺着楼梯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沫看见乔娜带着两个保镖又疾奔回来,很快冲进了医院的大厅,马上就要跟她狭路相逢了!

    卧槽,这些人智商还特么的挺高,这么快就醒悟过来,杀了一个回马枪啊!

    周沫无比紧张,放在衣兜里的手心已全被汗濡湿。

    正巧,她身边有个喝多的女人,脚步踉跄的往楼上走,周沫急中生智,立即扶住这个女人,同她一起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酒醉的迷迷糊糊,以为遇见了白衣使,大着舌头对周沫:“谢谢啊!”

    这时,乔娜等人已经奔上楼梯,她们并没有注意穿着护士服,扶着女人上楼的周沫,急匆匆的冲到楼上去了。

    周沫对女醉鬼笑了笑,转身就往楼下疾走,她必须快点离开这里,她离成功只有一步了......

    她大步的往外面疾走,一脚踏在医院大楼外的水泥地上,皎洁的月光让她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沫贪婪地吸了一口空气,空气中带着青草和花的芬芳味道,带着种自由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看看距离这里十几米的医院大门口,激动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马上就要逃出来了,她马上就要重获自由了!

    周沫脚步匆匆逃到医院外面,找个没人注意的阴影,把护士服,帽子脱掉了,这身衣服在医院里是掩护,穿到外面就是招灾呢。

    她几步奔出了医院的大门外,还来不及为成功出逃欢呼,两辆黑色越野车就疾驰而来,嘎的一声,像两只黑色狼狗一样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周沫心中立即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,转身就想跑。

    “我的沫沫,你还想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一道阴沉带笑的声音在周沫身后响起,周沫只觉得后背冷风阵阵,让她竦然,她的身体瞬间僵硬了。

    “沫沫,乖乖上车来,你知道的,你跑不掉了!”

    周沫缓缓转过身来,透过依稀的夜色,她看见了杰森那张令她憎恨又作呕的脸。

    “沫沫,来,到爹地身边来!”杰森在车里笑着向周沫伸出手。

    我呸,还爹地!

    你特么的是狗屁啊!

    周沫嗅到了危险的信号,她的大脑习惯性的想着摆脱困境的方法,用眼角快速的寻找可以逃跑的路线。

    可杰森比她精明,他知道周沫现在的狡诈和狠辣,让他车上那些保镖都下车了,把周沫包围在其中了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周沫只能坐上了杰森的车,另外再想逃跑的办法吧。

    杰森的车子并没有开出太远,停在一欧式住宅公寓前,下车时,杰森想来拉周沫的手,语气亲昵的:“沫沫啊,跟我下车吧!”

    周沫立即躲开了杰森的狼爪子,自己走下车。

    杰森看着她笑了,满眼的阴暗猥琐,周沫被杰森亲切的嘴脸和笑容里的下流弄的直恶心。

    她没有没想到才出虎穴,又进了狼窝了!

    杰森带着周沫直接来到了一楼最里面的房间,并且随手将房门反锁上了,周沫一见杰森把房门反锁上了,所有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抬眼打量着这个房间,见室内只摆放着一张极其暧昧的大床,大床的上面和四周都是镜子,还有一个敞开式的洗漱间,处处都透着股子邪气。

    周沫正疑惑的打量着房间,感觉有人靠近了她了,过于贴近的呼吸都接触到她脖颈上的毛细孔上了。

    “沫沫啊,以后你就生活在这里,由爹地来照顾你,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骤然,周沫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她嗖的一下往前窜出了一大步,让自己逃离了杰森猥琐的音色里。

    她面带窒息惊惶的表情,看着距离自己不远,满脸邪恶笑容的杰森。

    周沫从前就被杰森囚禁过,那时候的杰森就很阴险,恶毒,但还没有对她起过邪念,但眼前的杰森,明显要露出更加丑陋的一面,只要一想想,就令人作呕......

    “沫沫,你这两年是越来越漂亮了,你现在集合了你原来样子中的优点,还有你妈妈年轻时候的鼎盛美丽,还有整形后菲菲的精致,你将你们三个最好看的地方完美结合到一张脸上了,真的是太美了,太让人心动了......”

    此时的周沫,确实有着绝世丽颜,她在地下室里呆了许多,肌肤愈发白皙了,好似月光下堆积的新雪,白皙剔透,唇若三月桃花,诱人采摘,最是令人惊艳的还是那双眼睛,燃烧着两团火焰似得,带着少见的生动倔强。

    杰森看着眼前鲜嫩,娇艳的周沫想到了年轻时候的苏梅,那个时候的苏梅是真的很美,倾城倾国一般,而正值青春的周沫比苏梅年轻的时候更美。

    他是爱过苏梅的,不然也不会让苏梅为他生下女儿,只不过苏梅现在老了,成了残花,没有任何新鲜感了,激不起他任何的感觉了,他把邪恶的目光盯到了周沫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杰森上次囚禁周沫的时候,就在打周沫的主意了,但那时候苏梅对他还有些威慑力,而他们还要利用周沫代替苏菲菲,所以杰森的鬼主意也没有得逞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