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3章 在饭菜里下了毒
    周沫生活在段鸿飞身边时,确实被段鸿飞保护的很好,过着小公主一样无忧无虑,胡搅蛮缠的生活,自从来到盛南平的身体,她七灾八难的就没有断过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生活在水深火热里。

    她都服气了,这人生,忒特么的狗血了!

    乔娜还在兀自的说着:“......你演过电影,定然也读过大量的偶像剧本,言情小说,但我觉得无论怎么浪漫唯美的桥段,都不如我初见乐盛的时候惊艳。

    那时候我只是个山里的孩子,生活困顿窘迫,乐盛从国外回来,跟着他妈妈到我们山里体验生活,也算为了感谢我妈妈对他们家的照料,给我们家送来一些救济。

    我现在还记得,那个夏天特别闷热,蝉声聒噪,灰尘在阳光里飞舞,乐盛穿着白色的体恤衫,洗的发白的牛仔裤,帆布鞋,他对我微微一笑,有种醒目逼人的英俊,让我天荒地老都会记得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起,我就拼命的读书,刻苦的读书,只希望有一天可以足够优秀,可以站到乐盛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乔娜说到这里,自嘲的笑了笑,“从前,我一直以为自己在那一天爱上了乐盛,其实我是爱上了自己灰暗人生中一个美丽旖旎的梦,爱上了一种遥不可及的生活,爱上一段肆无忌惮疯长的贪婪......

    当我终于考上大学时,乐盛和乐阿姨亲自到学习看我,我偷偷的哭了,我觉得是是命运听到了我卑微的祈求,给了我梦寐以求的转机,我一定要努力变好,变美,变优秀,我一定要配上乐盛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上天总爱捉弄人啊,等我变得足够强大,足够优秀了,乐盛家里却出了那样的事情,家破人散......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你老公,这件事情的经过想必你也是知道的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说到这里,目光幽怨的看向了周沫,看来她真是爱惨了乐盛,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怨盛南平。

    周沫原本不想再跟乔娜吵了,她想用跟乔娜稍稍叙下旧,勾起她们之间的一些友情,有利于她晚上的逃跑计划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看着乔娜这副死样子她就有气了,“你看我干什么啊?你想过盛南平为什么害乐盛吗?当年乐云逸如果不贪图富贵做小三,会有后来的恶果吗?乐云逸如果不那么高调嚣张的带着乐盛跑回帝都,企图抢班夺权,间接害死我婆婆,盛南平会那么对待乐盛和乐云逸吗?

    你和乐盛一样蛮不讲理,不肯对自己的行为做检讨,只知道怨恨别人,怎么不看看自己都做了什么啊!你们这种人就活该被盛南平修理,盛南平把你们这些自私自利,卑鄙无耻的小人统统弄死也不为过!”

    乔娜听周沫这么说,也有些不高兴了,阴沉着脸说:“在你眼里,盛南平或许是好人,但你不知道他在外面对待别人是什么样子的,冷血无情,狠绝残忍,盛南平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!”

    周沫一挑眉,说:“人无完人啊,你可以接受乐云逸的厚颜无耻,不择手段,为什么就要求盛南平做个十全十美的圣人啊?如果说乐盛和盛南平都是坏人,都做错了事情,但这件事情就要看是谁先犯错的,很显然,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乐云逸,如果不是她爱慕虚荣,厚颜下作,就不会有你和乐盛的卑鄙无耻了!”

    乔娜不喜欢听周沫说乐盛和乐云逸的坏话,但周沫说的这些又都是事实,她隐忍的抿着嘴唇。

    “你和乐盛还自夸是好人呢?我原本可以锦衣玉食万众景仰过这一生的,都被你和乐盛两个恶毒的人害了!你把我害了,你就可以跟乐盛恩恩爱爱了,你就可以嫁给乐盛了啊!你们想比翼双飞我不拦着,但是你们别特么卑鄙的踩着我的脑袋出发啊!”

    乔娜被周沫说的哑口无言,她原本想跟周沫聊聊天, 缓和一下关系,但现在看来,她的想法太天真了,她和周沫各自爱的男人是敌人,她们两个也注定恪守自己阵营,再也成不了朋友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一言不发的转身上楼。

    周沫心中犹有怨恨之意,很想再骂乔娜几句,但想到晚上还要利用她和乔娜仅剩下的一点友情,抿了抿,把怨愤憎恶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坐下又看了会电视,洗过澡,晚上九点半的时候,周沫正常洗漱,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,周沫开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,并且不住的的低叫着:“哎呦......哎呦......疼死我了.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这段时间睡眠一直不好,临睡前吃了一颗催眠药,但依然睡不着,她心里惦记出门作战的乐盛,耳边时不时的想起周沫怨愤责骂的声音,怎么都睡不着......

    她正躺在床上跟失眠苦苦斗争着,监控里传出周沫痛苦的叫喊声,乔娜忽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娜披着睡袍跑到监控器前面,看见周沫半趴在床上,手捂着肚子,不停的痛叫着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怎么办啊?

    乔娜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乐盛临行前再三嘱咐她,周沫很狡诈的,很会耍花招的,无论周沫做什么,说什么都不要理睬周沫,她只要呆在楼上就好。

    乔娜想着乐盛的话,犹豫着,站在监控器前面没有动。

    周沫的叫声没有停,反应却越来越严重了,她的肚子好像很疼,疼得在床上直打滚,“啊.....疼死我了......疼死我了......乔娜,你这个坏女人......你在饭菜里下了毒......你......你想趁着乐盛不在家,害死我了......啊......疼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听的一惊,周沫竟然以为是她在饭菜里下了毒!

    真是冤枉死了!

    看周沫的样子是真的很疼呢,都用脑袋撞墙了,虽然那个墙是经过特殊处理,不至于将周沫撞死,撞上去也是很疼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啊?

    乔娜无比纠结,她担心周沫是真的肚子疼,担心周沫在她手里出现什么意外!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叫醒了外面的保镖,叫保镖陪着自己一起到地下室去,有保镖在身边,周沫也闹不出什么大幺蛾子。

    乔娜同保镖一起到地下室里面,见周沫捂着肚子还在床上打滚,听周沫喊得声音都嘶哑了,额头上都是冷汗,身体疼都在发抖......

    看周沫的样子不像在做戏!

    “周沫,你怎么样啊?哪里不舒服啊?”乔娜凑到床边问询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苍白着脸,稍稍抬起头,一看见乔娜,脸上都是狰狞的气愤,“是你......是你害我......啊......疼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害你,我没有在饭菜了下毒的!”乔娜急火火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就要死了......啊......疼死我......这回你开心了吧......啊啊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听着周沫凄然的叫声,顾不得解释什么了,急忙跑上楼去找医生过来。

    医生很快赶来,问询了周沫的情况,怀疑周沫是急性肠胃炎,给周沫打上了吊瓶。

    但周沫的情况依然不见好转,疼的嗷嗷大叫,疼的把嘴唇都咬怕了,满嘴的鲜血,看着很是凄然恐怖。

    “医生,她是什么情况啊?”乔娜慌张问旁边的医生。

    医生看见周沫这个样子,也有些害怕了,“这个......咱们这里没有检查设备,我是凭病人反应给的药,但她的情况好像有些特殊......”

    乔娜无措的搅动着手指,看着床上疼的死去活来的周沫。

    她已经害得周沫失去所有了,如果再延误了周沫的病情,害得周沫没了命......

    此时,躺在床上的周沫浑身都开始痉挛了,嘴上的鲜血也越来越多,但喊声变小了,最后终于一动不动,无声无息的了……

    “周沫,你怎么了?”乔娜扑到周沫身边,将周沫扶起来一看,见周沫脸色惨白,已经晕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勇,你过来,将她抱起来,我们去医院!”乔娜真急了,招呼着身后的保镖。

    保镖怯怯的看着乔娜,低声说:“乐先生走时候吩咐过我,只负责看着这个女人,不让她跑出去,我不能带她出去的!”

    “乐先生走的时候,没想到她会生病啊!”乔娜急了,对着保镖瞪起眼睛,“如果她死了,乐先生回来你怎么交代,这个责任你能负起吗?”

    保镖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别磨蹭了,快点过来!”乔娜厉声大喝,“如果出了事情,由我负责,保证不会连累你的。”

    保镖知道乔娜是乐盛的未婚妻,听乔娜这么说,过来抱起周沫,终于往地下室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了,但这里就是休闲娱乐的地方,越到晚上越热闹,大街上灯火通明,音乐跳跃,仿若不夜城一般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