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2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
    盛南平听周沫这么说,感觉欣慰又激动,看来周沫真是变了,在磨难中变得懂事了,善解人意了。

    盛东跃捧着心,做出一副心碎状,“嗷,我们盛氏影业的又一颗巨星要息影了,艾玛,我的伟大事业又遭重创了,真是太扎心了,让我伤心半分钟吧!”

    盛南平倒是很开心,以后周沫都可以留在他身边了,他再不用为周沫牵肠挂肚,担惊受怕的了。

    假周沫看着坐在阳光中,心满意足而笑的盛南平——眉目分明,鼻翼坚挺,俊面生辉,这样微微一笑,简直有颠倒众生之态,假周沫的一颗心柔软甜蜜的如同一般美好了。

    看来,她朝思暮想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了!

    假周沫这边倒是幸福快乐美了,真的周沫可是痛苦煎熬气呢!

    周沫同乐盛大闹一场后,又有些伤了元气了,在床上躺了一天,越想乔娜越生气,气的一天都没有吃东西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一个五十多岁,面目和善的女人在一个保镖的陪伴下,给周沫送来了晚餐。

    女人战战兢兢的往周沫的卧室里面看了两眼,好像周沫是随时会跳起来咬人的老虎一样,把饭菜放到餐桌上,以极快的速度就跑掉了。

    周沫被老太太的样子气笑了,闻着饭菜的香味,周沫躺不住了,起床吃东西。

    女人啊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跟吃的怄气,只有吃饱了东西,才可以兴风作浪,才有精力开始下一段人生啊!

    周沫坐到餐桌旁,发现今天的晚餐很丰盛,还有几道菜是乔娜从前做给她吃的。

    乔娜的厨艺很棒的,据乔娜自己说,她曾经报名过厨艺班,专门去学过做菜的,周沫还调侃过她,“娜姐啊,你一定是有心上人了啊,学习厨艺是为了给心上人做饭,我是借光品尝佳肴了!”

    当时乔娜面带春色的笑了笑,目光中满是期待和甜蜜。

    “娜姐,能让你这样的女强人洗手做羹汤的男人,一定很出色吧,你一定很爱很爱他了!”周沫说这番话的时候,心中充满好奇,能让乔娜这样的女人甘心下厨的男人,定然不一般。

    现在,她终于见到这个不一般的男人了,乔娜不但愿望为他洗手做羹汤,还愿意为犯法做案,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呢!

    红烧小排骨,干烧黄鱼,宫保鸡丁,西红柿牛腩煲.....

    周沫眯眼盯着这些菜,好像盯着乔娜虚伪卑鄙的嘴脸......

    楼上的乔娜也在紧张的盯着周沫,她担心周沫再发脾气,掀翻了桌子,或者对她做的菜肴置之不理,一口不吃。

    没想到,周沫只狠狠的盯了半分钟,之后就开始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乐盛是真的出门走了,饭菜都由乔娜来做了,送饭派个老太太过来了......

    周沫心中已经有了新的打算,只不过实现计划的前提是先吃饱了东西,这样才有力气和精神战斗啊。

    她忘记一切恩怨情仇,一心一意的啃着排骨,吃着鸡鱼,还喝了一大碗牛腩汤,吃饱了东西后,她照例在地下室里溜达了几圈。

    周沫一边走,一边看着这间地下室,特么的,这个个鬼地方,如果今晚宝宝的计划成功了,我就可以跟你彻底的说再见了!

    她溜达累了,就坐到沙发上看电视,无比认真的跟电视机里的人学习口语,看着新闻里这里的街道,车辆。

    上面的乔娜见周沫肯吃自己做的东西,神色平静的开始看电视了,她很想下楼跟周沫说说话。

    乔娜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,做坏事后是会心虚的,自从把周沫绑架出来以后,她夜夜都睡不安稳,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。

    她现在非常想同周沫说说话,她不求周沫原谅她,如果周沫肯同她和颜悦色的讲话,她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,不再这样煎熬自责痛苦的。

    乔娜不顾乐盛临走时候的再三叮嘱,做了一份水果沙拉,打开了地下室的门,带着那名保镖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沫正在看电视,听见脚步声,转过头来,看见乔娜走了下来,她的小脸慢慢的变黑了,愤怒的火焰在大眼睛里燃烧......

    乔娜对周沫是有顾忌的,她只走下台阶,站在餐桌处,把水果沙拉放到餐桌上,就不肯再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来吃点水果吧!”乔娜陪着笑脸对周沫说。

    “吃水果!你现在就是给我吃云南白药,也弥补不了我心灵的创伤了!”周沫将手里遥控器重重的摔在地板上,“啪”的一声响,遥控器马上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乔娜歉疚的抿了抿嘴唇,轻声的说:“周沫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可是事已至此,你再怎么闹,怎么怄气都是枉然了,还不如随意而安,可以让自己过的舒服些!”

    周沫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倒竖柳眉,咬牙切齿对乔娜吼着,“你是想让你自己过的舒服些,想让你的良心少受些谴责吧!

    乔娜,你扪心自问,你把我害得惨不惨啊?我的老公是盛南平,身价千亿,我是前程似锦的大明星,我有一双可爱的儿女,我可以尽情享受荣华富贵,我可以幸福的享受天伦之乐了,就因为你,我变成了一无所有,随时丧命的阶下囚了!”

    乔娜的脸色惨白,愧疚的低下头,喃喃的说:“是我不好,是我害了你,如果打骂可以让你好过一点,你就随便打骂我吧!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?”周沫抓起沙发上的靠垫扔向乔娜,还有茶几上的苹果,香蕉......周沫随便抓起什么,就用力朝乔娜掷去,大声骂着:“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,你为了一己私欲,为了个男人,竟然这样害我,出卖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你冷静点,你再对乔小姐动粗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!”跟在乔娜身后的保镖,一下子跃了出来,挡在了乔娜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这些,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,你退到一边去。”乔娜瞬间就冷了脸,呵斥那个保镖。

    乔娜混迹职场多年,能坐到高级总监的位置,自然是很有威严的,她这样一冷脸子呵斥,那个保镖真有了惧意,讪讪的退到后面了。

    周沫听乔娜这样说,她冷哼一声,好像有些挫败地跌坐回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当然,周沫做这些都是在演戏,而且还拿捏得当,抑扬顿挫的为晚上的行动做铺垫的。

    她要打骂乔娜,让乔娜对自己充满愧疚感,她又不能把乔娜骂的太狠,还要跟乔娜叙叙旧情,让乔娜对她疏于防范,连打带哄,这种手段适用各种关系的。

    周沫是逃跑的惯犯,已经练得很狡诈了,很知道该怎么做铺垫,怎么装模作样,怎么趁机逃跑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,用手指点着乔娜,气恼的说:“我那么相信你,对你那么好,你却这样恩将仇报,你的良心就不会疼吗?”

    乔娜凄然的笑了一下,“怎么不会痛,自从我把你带出来以后,我每个晚上都睡不着,一直靠安眠药催眠呢!”

    周沫这才细细的看来乔娜一眼,发现乔娜确实比从前瘦了很多,大眼睛里有很多红色的血丝,看着也是很凄楚可怜的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了,闷闷的问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?就因为乐盛吗?”

    乔娜这些年一直在做人员管理,对人的情绪变化还是敏感的,她见周沫终于肯跟她交流,很开心,坐到了餐桌旁的椅子上,点点头,说:“是,就是因为乐盛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男人,你抛弃锦绣前程,背井离乡,做了违法害人的事情,从此以后再不能回国见亲人,都要做见不得光的通缉犯,你觉得值得吗?”周沫痛心疾首的质问乔娜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值不值得,我只是想跟他在一起。”乔娜声音感慨的说:“周沫,你自幼生活顺畅,没有吃过我那么多的苦,你无法了解一个浑身都是光芒,救你脱离苦海的俊美男孩子站在你眼前时候的感觉!”

    “我生活顺畅!?”周沫自嘲的轻笑一声,“你既然想害我,一定把我的一切都调查清楚了,应该知道我的生活也很坎坷的,我自幼跟外婆一块长大的,我也好惨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有段鸿飞,段鸿飞那么强悍富有,又视你为生命,他一直把你保护的风雨不透,把你宠的像小公主一样,你的幼年和少年都是值得人羡慕的。”乔娜不无向往的说。

    周沫听乔娜突然听到段鸿飞,她像自言自语般的念叨了一句,“段鸿飞啊......”

    自从她被绑架以后,不是忙着逃跑,就是忙着为逃跑做准备,她真的好久没有想起过段鸿飞了,突然想起段鸿飞,真是无限伤感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段鸿飞那个坏小子怎么样了?知不知道她被绑架的事情呢?

    唉,还是不要让段鸿飞知道这些糟心的事情了,她这辈子已经让段鸿飞付出太多太多了,就让段鸿飞像晨曦一样好好生活吧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