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1章 你好像变样了
    周沫动了动身体,只发出一点儿声音,盛南平立即转过头来,目露惊喜的看着周沫,“沫沫,你醒了!”

    满心愧疚的假周沫,几乎不敢看盛南平精锐的眼睛,她心里莫名的紧张惶然,此时的环境不比雪山上,那时候有更重的事情需要做,盛南平的注意没有都放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非常清楚盛南平的敏锐和凌厉,生怕被盛南平发现她是个冒牌货,放在被子下面的手紧紧握着,僵硬的对盛南平笑笑,“南平!”

    盛南平心念一动,很想去抚摸一下周沫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,可是他的身体一动,牵动了受伤的腿,疼的他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周沫已经看见了盛南平裹着纱布的腿,连忙坐了起来,叫着说:“南平,你千万不要乱动!”然后自己忍着头晕体虚挪蹭着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也不要动了,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,我们的病床离的近,这样说话就好。”盛南平扬声阻止周沫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,这是本年度小康做的最为正确的事情,他回去要给小康加薪水了。

    假周沫听了盛南平的话,好像一下子想到什么,停止了往盛南平床那边挪蹭的动作,回到自己的床上,安安稳稳的侧窝下,然后皱眉看着盛南平的腿,“你的腿什么时候受伤的啊?伤的严重吗?”在她昏睡前的记忆里,盛南平腿好端端的,没有受伤啊。

    小康嘴快,不等盛南平说话,他先诧异的问周沫,“我哥的腿在山上的时候就受伤了, 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假周沫猛然想起盛南平在山上砍树跌落的事情,不由眼眶一红,心中发苦,像是十分艰难的才哽咽发出声音,“南平,你在砍树时候就受伤了啊!你拖着伤腿走了那么远,回来还砍树,烧火......”

    想着这些,周沫差点儿心疼死,小康也在一旁龇牙咧嘴的,他们都难以想象,盛南平是如何忍着剧痛在大雪中走了那么远的路,又砍树,又照顾周沫的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不想提自己这些事情,他笑着问周沫,“沫沫, 你感觉怎么样啊?”然后示意特护给周沫送水过去,“先喝点水,润润嗓子。”

    看着盛南平对自己如此关怀体贴,周沫心中划过一丝酸楚与感动,酸楚的是自己并不是盛南平要关心的那个人,感动是盛南平这样的男人,竟然会注意她嗓子嘶哑,需要喝水。

    周沫对盛南平笑笑,说:“我觉得好多了,我没受什么伤,离开那寒冷的地方就完全没有问题了,只是你的腿......”

    她一看向盛南平的腿,眼圈不由发红,她心里觉得好痛啊,好像是长了个带伤的脓包,时时刻刻汩汩流着鲜血,可是却不能示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为了救她,做了那么多事情,可是她呢,此番来却是害盛南平的......假周沫只觉得心中万般无奈,酸甜苦辣混在一起,呛得她眼泪不住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千变万化,万事交错,很多事情都是因果循环,但不管哪种,却总有说不出的无奈,情爱常是人意无法左右的。

    “沫沫,别哭了,你这一路都是在哭,小心眼睛疼啊!”盛南平发现周沫这次回来了,眼泪特别的多,就想水笼头一样,说哭就哭。

    假周沫连忙用袖子抹了抹眼泪,看着盛南平说,“因为.....因为我太高兴了......”

    小康在旁边接话说:“小嫂子是喜极而泣了,你们一定都饿了吧,我去给你叫东西吃!”他不想在这里做超级灯泡碍盛南平夫妻的眼了,转身跑出了病房,并且把特护也叫到病房门口候着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面终于安静了,盛南平转头定定的看着周沫,周沫亦看着盛南平,两人都有满肚子的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细细的打量着周沫,因为周沫脸被冻伤了,又红又肿的,跟原本的满目有些差别的,眼睛处好像被打了一样,都有些青黑,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一阵心疼,问:“沫沫,你这些日子是不是吃了很多的苦啊?”

    “还好,他们想利用我勾你出来,也没有太难为我的。”周沫努力对盛南平笑着,她真的不想让盛南平再难受,她只想看到盛南平意气风发,踌躇满志的样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一口气,对周沫说:“以后,我们永远都不分开了!”

    假周沫听了盛南平的话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眼泪好像又要掉下来,但她发现盛南平好像不太喜欢她总是掉眼泪,连忙低头掩饰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时,病房门被人从外面一下推开了,有个声音嘶吼吼的叫着,“哥啊,你可算回来了,你想死我了......哥啊,你把我吓死了,真是太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东跃哭喊着冲进了病房,直直的扑到了盛南平的病床边上,就像迷路的小孩子突然看见了妈妈一样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魂啊,我还没死呢!”盛南平用没受伤的手,将趴在他大腿上的盛东跃给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盛东跃一站直了,盛南平发现他这次不像以往那样干嚎假哭,盛东跃是真哭了,眼睛通红,眼角处还带着泪痕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里一软,语气稍稍放柔和些,“这么大的人了,还像小孩子一样呢!”

    “哥,我就是小孩子啊,所以你千万要保重自己啊,我要你保护我一辈子的......”盛东跃唧唧歪歪的哭喊着,如果不是盛南平肩膀上有伤,他真要扑进盛南平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拿他这个半疯癫的二货弟弟很没有办法,只能抬手拍拍盛东跃的肩膀,“好了,没事了,都过去了,周沫已经回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小嫂子怎么样啊?有没有受伤啊?她在哪里呢?”盛东跃这才是真担心盛南平了,全部心思都放在盛南平的心思,以至于都没有看见另一张病床上的周沫。

    “她没事,就在这里呢!”盛南平一指旁边的病床。

    “嗷,小嫂子!”盛东跃无比欢喜热情的跳跶到周沫的病床旁,居高临下打量着周沫,“矮油.....小嫂子啊......你......你怎么好像变样了呢.......”

    假周沫的心忽悠一下子,被冻的发红的脸都有些发白了。

    在盛东跃一进病房时,假周沫的心就提了起来,她原来跟盛东跃就不对盘,盛东跃时不时就会恶作剧刁难她,奚落她,她对盛东跃也有种自然的排斥。

    而盛东跃一开口跟她说过,果然验证了她的预感,盛东跃果然就是她命中的冤家。

    假周沫偷眼瞥了下盛南平,但见盛南平也看着她,她更加紧张了,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了,“我......我的脸......我的脸......”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,如果被盛南平发现她是冒牌周沫,后果将是怎么样......

    “东跃,不准乱说话,周沫的脸只是冻伤了,过些日子就会恢复过来了的。”盛南平冷声责备了盛东跃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小嫂子,我跟你开玩笑呢!”盛东跃打着哈哈,“其实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很美的,依然是我们盛氏传媒的一姐,等下我就跟影迷们发布你归来的消息,准得把你的那些粉丝们乐疯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刀光剑影地扫了盛南平一眼,“你先不要乱发布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盛东跃这才意识到自己得意忘形了,嘿嘿笑着,说:“好,我先不发消息,让你们夫妻过一段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沉默了一下,看向周沫,语气很小心很柔和同周沫商量着:“沫沫,发生了这种事情后,我真的不放心你再四处奔走着拍戏,我想你一直呆在我身边吧!如果你喜欢,可以在帝都那边接拍些片子,拍些广告,参加些综艺活动......”

    假周沫听着盛南平带着呵哄意味的柔声细语,像喝了蜜糖一样的幸福甜蜜,别说盛南平只是让她放弃演艺事业,就算让她放弃命,她也愿意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,南平,我一切都听你的。”周沫对盛南平点点头,很温柔的笑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没想到周沫会这么听他的话,会这么容易答应这件事情,情不自禁的笑了。

    就连盛东跃都觉得很意外,拍着手说:“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小嫂子原来那么拧,那么倔强的要演戏,我哥就差跪着求你了,你都不肯放弃呢,没想到这次历劫归来,竟然性情大变,愿意放弃演艺事业了!”

    假周沫听了盛东跃的话,脸色不由的又一变,手心都冒了冷汗了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大骂自己愚蠢——盛南平给她一点温情,她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,忘记了周沫在盛南平面前是刁蛮任性,执拗固执的。

    幸好,她有个可以抵挡一切的金借口,“这次的事情让我经历了很多,也想明白很多事,无论什么事业,理想,追求,都没一家人团团圆圆,幸幸福福生活在一起重要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