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9章 痴情的种子
    周沫被气极了,也被这些人欺负极了,真的发了狠,“尼玛的,你们太能欺负人了......”她一侧头,对准乐盛的手腕就咬了下来,而且用了极大的力气,‘咔哧’一声,她自己都听见了肌肉分离的声音,随后,嘴里就有了血腥的味道!

    “啊!”乐盛被疼的低叫一声,他今天才是彻底见识到周沫泼辣凶狠了,活脱脱一只小狼崽子!

    乐盛又疼又气,另外一只大手掐住周沫纤细的脖子,大叫着:“放口,快点,放开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哪里肯听乐盛的叫喊,就是不放口,用力的咬着,几乎要把乐盛手腕上的肉咬下来了。

    乐盛被疼的额角都冒了冷汗,他没有办法,只能大手用力,遏的周沫喘不上气来,窒息的只能靠嘴呼吸,浑身无力,才慢慢的放开了乐盛的胳膊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胳膊,乐盛真的被气疯了,凶残得仿佛如同野兽一般,鼻息咻咻地喷在周沫的脸上,“周沫,真是太放肆了,你真是太过分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大口喘息着,虚弱的冷笑,“我恨你们人......你们让我觉得恶心,你们卑鄙无耻......你们永远没有办法同盛南平比……”

    乐盛被彻底刺激到了,仅存的一点儿理智瞬间土崩瓦解了,大手一寸寸的收紧,“我今天一定掐死你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,脸色煞白,她用力的挣扎着,用手去掰乐盛的大手,但乐盛的大手坚定如铁,而她的手却越来越无力了......

    她耳朵嗡嗡作响,眼前一阵阵的发黑,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,她想乐盛真的会扼死她......

    “乐盛哥哥,你疯了,你快点放开她......”耳边传来一阵似曾相似的女人声音,随后,乐盛的大手慢慢放松了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昏迷过去的周沫醒了过来,身体虚弱的跌坐在地上,不停地咳嗽着。

    “周沫......你怎么样啊......”

    怯生生的询问声中,透着关心和自责。

    周沫慢慢的抬起头,看向眼前被她恨了无数次,骂了无数次的刻骨愁人——乔娜!

    乔娜有些不敢面对周沫的目光,她稍稍低下头,不安的说:“周沫......是我......是我对不起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觉得身体里腾的又烧起一把愤怒的火,这火越少越旺盛,她听见自己像疯子一样歇斯底里的叫:“对不起,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,你也看见我现在的惨样子了,像老鼠一样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面,随时可能被人打死,掐死,饿死或者羞辱......我失去了丈夫,失去了孩子,失去了过去所有幸福快乐的一切......这些是你一句对不起就能抵消的吗?”

    她的嘴角还沾染着乐盛胳膊上流出来的血迹,映衬着惨白的脸色,这样一笑,好像一朵阴森诡异的西番莲,看得人触目惊心的。

    乔娜被这个样子的周沫质问的无地自容,眼睛里涌上泪水,低声说:“对不起,周沫......他们向我保证过的,绝对不会伤害你的,等这件事情办完以后,一定会放你出去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办完啊?是把我丈夫杀了吗?”周沫身体徒然提高,尖锐的叫着,“如果把我丈夫杀了,你们还放我出去干什么啊,不如把我一起杀了吧!

    乔娜,你不用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了,从你帮助他们绑架我那一刻,我们就是仇人了,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,我恨你,我这辈子最恨的,最瞧不起的人就是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每骂出一句话,乔娜的身体就跟着一抖,如同有鞭子抽打在乔娜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闭嘴,你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你......”乐盛见周沫这样骂乔娜,又急了。

    “杀吧,随便你!”周沫靠在墙壁上,笑得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自己像是一条离开水的鱼,浑身充满了窒息,痛楚,和绝望,其实她什么出路都没有了,什么办法都没有了,只能靠这样逞凶耍狠来撒撒气,好像这样就能证明她还活着,她还是有血性的。

    “乐盛哥哥,你不要怪周沫了,确实是我对不起她的......”乔娜哭了,将乐盛拉开。

    乐盛哥哥!!!

    周沫不傻,听乔娜对乐盛的称呼,隐约猜到乔娜和乐盛的关系,也隐约猜到了乔娜为何出卖了自己!

    真没看出来啊,平日里冷情冷面的乔娜,竟然还是颗痴情的种子!

    为了一个男人,做出这样违法乱纪,众叛亲离的愚蠢事情!

    爱恋的力量真是忒特么的伟大了!

    乐盛看着周沫轻哼一声,拉起了乔娜的手,“走,咱们到上面去,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发疯吧!”

    乔娜看着乐盛手腕处被周沫咬的血肉模糊,看看乐盛红肿的半边脸,乔娜想了想,跟着乐盛一起到了地下室的上面,为乐盛的胳膊进行包扎。

    此时,周沫复制品还没有到雪山上去见盛南平,还坐在监控屏幕前窥视着周沫,模仿着周沫的一切。

    之前她听乐盛说过周沫变得多么凶狠,她还不太相信,这几天,她一直窥视着周沫,并没有发现周沫有什么凶狠的苗头,但刚刚这一幕,真的把复制品震撼住了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周沫竟然有这么强的爆发力了,说翻脸就翻脸,而且出手狠辣,杀打不怕......

    这样的周沫,真的让她太意外了!

    乐盛和乔娜来到地下室的上面,乐盛轻声对乔娜说:“小娜,对不起,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!”

    乔娜沉默的摇摇头,把眼里蕴含着的泪水一下摇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乔娜瘦了很多,下巴愈发尖俏,大眼睛里都是沉重,对于周沫的事情,她也是无比自责的。

    只是她既然选择了爱情,就只能选择对不起周沫了。

    复制品在楼上呆了几天,对这里的情况多少有了了解,懂事的为乐盛拿过急救药箱,嗔怪的说:“周沫怎么变得跟疯狗一样,真是太不可理喻了!”

    乐盛接过复制品手上的消毒粉,发狠一样直接倒在伤口上,疼的他眉头都跳了几跳,但他硬是一声没响。

    他为伤口消过毒后,面无表情的对复制品说:“周沫的狠你都看见了吧,她的眼神,她的动作你都看清楚了吧!记住了,周沫现在就是这样多面的一个人,就是这样狠绝彪悍的一个人,她在盛南平面前,也不会是省油灯的!”

    复制品感觉到乐盛的心情十分恶劣,她连忙点头,乖顺的说:“我记住了,我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这时,乔娜从冰箱里取来冰块,为乐盛冷敷一下脸上被周沫打过的地方,“乐盛哥哥,以后无论周沫说什么,你都不要跟她计较了,她心里一定很苦......很委屈的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眯了眯眼睛,赌气的说:“我心里也苦,也委屈,我跟谁发脾气呢!”

    乔娜一脸讪讪的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乐盛很快冷静下来,对乔娜歉意的笑笑,说:“对不起啊,小娜,我不是对你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知道你压力大,你们马上要出发去雪山了......”乔娜以前个性凌厉,做事做人都很强势,可是一到了乐盛面前,温顺的像一只小绵羊一样了。

    乐盛稍稍沉思一下,对乔娜说:“周沫受过专业的培训,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,攻击力特别强,而她对你又有着刻骨的仇恨,这些日子你绝对不可以自己下去给她送吃喝,我会把张妈接过来,又张妈给周沫送吃喝。”

    张妈是乐盛家的老佣人了,待乐盛如同自己的孩子,这些年一直跟随着乐家,乐盛很相信张妈的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会小心的,我会试着说服周沫的......”乔娜想在乐盛面前展示一下的工作能力,证明自己比张妈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乐盛粗暴的打断了乔娜的话,“周沫诡计多端,而且出手狠辣,你靠近她后,很可能会被她胁迫住的,到时候我们就会很被动的!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乔娜立即听话的点头。

    乐盛看着乔娜消瘦惶然的脸,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头的烦躁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怎么了,自从乔娜到来后,总是烦躁躁的,动不动就想发脾气。

    乐盛握了握拳头,终于艰难的抬起手,第一次握住了乔娜的手,放柔和声音说:“小娜,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只是担心你会受到伤害啊!”

    乔娜第一次同乐盛有这样亲昵的接触,脸瞬间就红了,小心脏紧张得噼啪乱跳,爱情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。

    真正爱上一个人,真的不需要任何理由,更不需要什么逻辑,只要他一个示意,她就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,追随着他,同他一起亡命天涯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