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8章 小疯子发狂
    寒风伴着雪花在假周沫身上肆虐,她的脸已经冻成了青紫色,但她却紧紧的抱着盛南平,不住的叫喊着盛南平的名字,“南平......南平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眼睛闭着,偶尔会发出两声呓语,周沫害怕极了了,绝望和恐惧再次吞噬了她,寒冷让她浑身发抖,她掐着盛南平的手臂,声音发抖的大喊着,“南平啊……我求求你,醒过来吧......”

    在周沫连声的呼喊下,盛南平终于睁开了眼睛,他抬起手,好像要揉揉周沫的脸,但胳膊抬到一半又放下了,呓语的喃喃,“沫沫......我们回家了......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......孩子”

    周沫眼泪一下子又掉了下来,盛南平这是发烧说胡话了,盛南平还能不能活过这个晚上啊!

    “南平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......你知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才回到你身边的啊......南平啊.....我吃了那么多的苦,受了那么多的罪,只想能够和你在一起的......南平,你醒醒,别睡了......”周沫哭的声嘶力竭,却没有再唤醒盛南平。

    此时气温非常低,这个周沫里面虽然穿了特制的保暖棉服,内衣,还是很快被寒风吹透了,她觉得很冷,冷得她的血液都好像成了冰,流到哪里冻住了哪里了。

    但她依然拼命的地想让盛南平醒过来,搂抱着盛南平,用冰冷的嘴唇亲吻着盛南平的脸,带着无限的眷恋:“南平啊......我真的好爱你啊......下辈子,我们一定要在一起.......你一定要记得爱我,只爱我.......我好冷啊......”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意识开始模糊了,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,这个世界实在太冷了,容不得她再一次寻找回来过去的爱......

    模模糊糊中,周沫感觉有脚步声传来,她用尽力气的呼喊,“我们在这里......救救我们.....”但她的声音又细又轻,瞬间就被呼啸的寒风吹散在茫茫夜色中了......

    周沫在地下室里呆了几天,身体上的伤都恢复的差不多了,她也慢慢的适应了地下室的生活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吃早餐,然后在室内锻炼身体,看电视,看书,吃午饭,睡午觉,起来后锻炼身体,看电视,每天生活的还很充实。

    最初是几天里,都是乐盛按时来给周沫送吃的,周沫和乐盛也没什么可气的了,而她也敢跟乐盛吵闹,很乖巧的吃了乐盛送来的东西,然后该做什么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乐盛每次把吃喝给周沫送下来后,都会陪着周沫随便聊几句天,他怕周沫一个人呆在地下室里面憋闷。

    周沫也确实憋闷了,尽管心中怨恨着乐盛,但为了排解寂寞,她愿意跟乐盛扯会皮。

    乐盛发现跟周沫聊天是件很享受的事情,周沫见多识广,反应又快,而且还有些小幽默,听她说话,乐盛的嘴角总是不自觉的上翘的。

    看着周沫灵动狡黠的大眼睛时,微笑时闪现的梨涡,乐盛忽然就生出一种想要天长地久的痴念......

    如果可以抛开恩怨仇恨,如果放下世俗中牵绊的一切,他可以带着周沫远走天涯,找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,开始全新的生活......

    乐盛突然想到地下室上面的两个女人,一个为了报仇,忍受无数次痛苦,改头换面成了周沫;一个为了协助他报仇,放弃了锦绣前程,光明灿烂的未来,为他做了犯法的事情,宁愿跟他亡命天涯......

    这件事情,已经把太多的人牵连了进来,不是他想喊停就能停了!

    乐盛抿了抿唇,对兴致盎然吃水果的周沫说:“我明天要出趟门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咬着块火龙果,慢慢的把头抬起来,眯着眼睛看乐盛,等着乐盛后面的话——她现在是乐盛亲自看压的要犯啊,如果乐盛走了,谁给她送水送饭的啊,难道还要带着她一起出门!?

    乐盛犹豫了一下,又说:“我这次走后,会由......由你的一位故人来照顾你的生活......”

    “故人?”周沫现在都要被这个‘故人’吓破的胆子了,她的故人们都太特么的疯癫了,不是陷害她,就是绑架她的!

    周沫看着乐盛微微不自在的样子,猛然一瞪眼睛,大声叫着,“你说的故人是......是乔娜!!!”

    乐盛脸色一僵,点点头,“恩,是乔娜。”

    “乔娜?”周沫愤恨的眯起了眼睛,嗷嗷的大叫着:“乔娜这个阴险小人,忘恩负义,两面三刀的东西,她还好意思来见我吗?我那么信任她,她却把我害得这么惨,她还好意思来见我啊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抿了抿唇,温和的脸色变得冷厉起来,“周沫,各为其主,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吧,乔娜是为我做事的,你有什么怨怒,委屈,气恼都可以对我来,不用找乔娜的麻烦了!”

    周沫这些日子是很害怕乐盛的,在乐盛面前处处小心翼翼的,看着乐盛变脸她也有些胆颤心惊的,可是她心中更恨乔娜!

    如果没有乔娜,她绝对不会落到这个惨境,如果没有乔娜,她绝对不会吃这么多的苦,受这么多的罪,而且还会连累的到盛南平!

    周沫真的恨透了乔娜,恨不得喝乔娜的血,吃乔娜的肉!

    她听乐盛如此维护乔娜,维护那个狼心狗肺的女人,周沫骨子里的泼辣被激发出来了,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煞气。

    她跳着脚大喊,“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蛇鼠一窝,沆瀣一气!盛南平跟你又仇,又恨,你又本事找盛南平报仇去啊,你抓我算什么本领,算什么男人啊!

    还有那个不要脸的乔娜,呸,我真是瞎了眼睛,错看了她,把她当人看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周沫,你给我闭嘴,闭嘴......”乐盛咬牙切齿的叫着,太阳穴突突的跳着,黑眸里面迸出懊恼的火花来。

    他最讨厌听见盛南平的名字,最讨厌别人维护盛南平,周沫的话把他的情绪刺激的又要失控了。

    周沫这些天一直在压制着怨怒,每天都在小心翼翼的活着,其实她心里是很有气的,此时浑身的怒火都被乐盛勾起来,她毫不畏惧的对乐盛把脸一仰,小疯子一样的大叫着:“你和乔娜两个都是人渣,卑鄙无耻的家伙,你们这样对待我,早晚都得下地狱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周沫,你找死呢!”乐盛额头的青筋都绷了起来,眼眸深暗如海,大手对着周沫就举了起来,一字一顿地开口,“周沫,你以为我不敢打吗?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?这里容不得你嚣张的!”

    周沫可不是被吓大的,而她这个人有些犟脾气,你越是威胁我,越是跟你呛着干!

    她眯着眼睛,豁出去一般大声喊着,“你杀了我吧,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吧,我跟你们这些恶心的人渣在一起,还不如死了呢.......与其一辈子困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,跟坐牢一样,还不如死了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送你去死!”乐盛气恼的伸手就抓向周沫的脖子,好像要掐死周沫一样。

    周沫这段时间被锻炼的无比机警又泼辣,她看着疯疯癫癫的在跟乐盛吵架,在乐盛向她伸手抓来时,她猝然抬手,又快又狠,‘啪嚓’一下就给了乐盛一个大嘴巴子,“我擦,让你特么欺负我,我打死你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自知他上次的暴行吓坏了周沫,而周沫这些日子也真的乖巧老实了,他以为周沫只是嘴上跟他发发狠,哪里敢跟他动手啊!

    他这辈子虽然经历了大起大落,但还没被人打过嘴巴子呢,他被周沫打的一愣神,脸上火辣辣的瞪,眼睛一瞪,还没等发作,谁想到周沫随即又重重对着乐盛的胸口来了一拳头,“你们这些王八犊子,你们凭什么欺负我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这些天修养的不错,身上有了力气,而她又跟黑脸教官林领学过一些极其专业的擒拿格斗技巧。

    黑脸教官林领对周沫真是动了心,当初教周沫东西的时候,真是不遗余力的,把他的一些看家本事,还有擒拿格斗讲究的技巧都教给了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虽然不能算是高手,但这样突然动起手来,乐盛还真被她实实在在的打了两下。

    可乐盛并不是等闲之辈,他被周沫偷袭揍了两下,就不会给周沫第三次机会了,他一抬手,干净利落的就抓住了周沫一条胳膊。

    周沫抬腿来踹乐盛,被乐盛灵活的避开了,他腾手想把周沫的胳膊反剪到后面去,彻底擒住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,她的胳膊一旦被乐盛反剪到后面,她再就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