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7章 生死与共
    因为疼痛,盛南平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,他咬牙忍着,身体保持下垂姿势,不敢随意乱动,直到这阵疼痛过后,盛南平才试着挪动了下两条腿。

    挪动右腿的时候,没有什么大的感觉,挪动左腿的时候,钻心的刺痛又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来是左腿断了!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一口气,看了看周围的情况,还算幸运,他没有掉进雪坑里,或者深渊里,这里是山势的缓坡,他在这里还可以渐渐周沫所在的凹洞,还有那堆就好熄灭的火。

    周沫大概已经听见了这边的动静,从凹洞里站了出来,紧张的向这边张望着,看了几秒钟后,放声大喊,“盛南平......盛南平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的声音传来,凄然紧张中透着最深度的恐惧,她是在担心盛南平。

    此刻的周沫真是害怕了, 她听见了有重物跌落的声音,她吓得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她这次经历了千刀万剐,整形成周沫的样子,就是为了靠近盛南平,以防他们在山上的伏击杀不死盛南平的情况下,由她来寻找机会杀死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死,是他们这些人的终极目标,可是现在想到盛南平可能是死了,以这样一种方式宣告离开了她,这个可能让假周沫无比的恐慌了,不由得悲从心来。

    不能死啊,盛南平怎么能够死呢!

    “盛南平......你在哪里?盛南平,你怎么样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的,马上就回来了!”不远处,终于传来了盛南平有力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南平!”今天,这个假周沫第n次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还活着,盛南平没事,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盛南平判断着往回走的方向和可能性,事实上他距离周沫所在的地方并不太远,只是他的腿受伤了,他又要拖着这小树。

    但有时候祸福相依,这棵树虽然是个累赘,但也是盛南平借力的支撑,盛南平尝试着将左腿提起来,右脚走路,再支撑点这棵树,树成了他的拐杖,和他的身体形成个夹角,他一点点将身体的重量转移,基本上可以站稳,并且慢慢的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寒风呜呜,盛南平不敢走的太急, 怕不小心掉进雪坑里面,小心的寻找落脚点,几度惊魂之后,终于有些狼狈地挪回到离周沫相对近的地方,而这个地方的情况他已经基本掌握了,这里没什么雪坑和陷阱了。

    离周沫近了,盛南平不能再靠树干支撑了,他怕周沫看出他腿受伤了,会为他担心的,而在这濒临绝境的地方,周沫知道他受伤了,又该是怎么的害怕惶恐啊。

    盛南平稍稍借力树干,若无其事的往周沫身边走去,但每走一步,他的左腿都发出钻心的疼痛,疼的他换身冒汗,衣服很快又湿透了。

    周沫听了盛南平,怕再给盛南平带来麻烦,没敢四处乱走,一直站着凹洞口等着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看见了盛南平的身影,高兴的对着盛南平挥舞手臂,盛南平也对她挥挥手臂。

    等盛南平走的近了,周沫发现,盛南平此时的样子好像有些了,身上都沾了雪,还有一些落叶在身上,脸上有些地方被划破了,血混着雪和泥浆,看着触目惊心的。

    “南平,你怎么了?”周沫连忙迎过来,上下打量着盛南平,她只顾看着盛南平的脸了,并没有注意盛南平受伤的腿。

    盛南平多精明啊,一看周沫的眼神,就知道自己的脸上出了问题,他抬手抹了一把脸,无所谓的笑笑,“没事的,刚刚摔了一跤,这个鬼地方啊!”

    周沫见盛南平除了脸上有几道血痕,头部并没有显外伤,身上也没有看见受伤或者流血的地方,她稍稍松了口气,“你没事就好,真是担心死我了......”她说着话,伸手想接过盛南平手中的小树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坐下吧,我把树给砍断了!”盛南平推推周沫,要周沫坐回凹洞里面,他拿出腰刀砍树。

    盛南平砍树要用力,他没挥一下刀,就牵动全身,受伤的左腿就发出钻心的疼,没过多久,他就虚弱不堪了。

    但他依然坚持着把树木砍断,在这旷无人烟的悬崖峭壁下,如果没有火堆带来点热量,周沫再冻两三个小时,一定会晕死的,后果简直是难以想象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把树木砍断,扔到火堆里几段,终于做完了这一切,盛南平喘息的坐到周沫身边,再没有任何挪动的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南平!”周沫不傻,她已经看出盛南平的不堪重负了,身后抱住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索性依偎住周沫,两人都沉默着,看着面前的火堆。

    火光如刀,刺破沉沉的夜幕,一直亮到很远的地方,在这样寒冷绝望的时候,火光能够成为求救信号,火光可以温暖人的心房,就连盛南平都觉得,这世上再也没有比眼前的火焰更美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树干燃烧起来的火焰温度很高,盛南平和周沫的脸都在外面冻了一天了,此时被火一烤,**辣的痛,但比起黑暗和寒冷,这样依偎着烤火是无比幸福快乐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肩膀原本有伤,腿又断了,这一天里一会儿热的浑身是汗,一会儿又被冰衣服包裹着,纵然是铁人,也扛不住这么折腾啊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盛南平就感觉冷,非常的冷,他想自己大概发烧了。

    周沫靠在盛南平,都感觉到盛南平身体的瑟瑟发抖,她抬头看看盛南平,见盛南平的脸青红一片,

    “南平,你怎么了?”她伸手一摸盛南平的额头,滚烫滚烫滴!

    “南平,你发烧了!”周沫惊呼着,吓得差点又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……别害怕啊……我没事的......”盛南平说话的时候,声音都在发抖了,他头晕晕的,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要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南平,都是我不好,是我害了你啊......”周沫哽咽着,又开始叨咕这几句话了,他紧紧攥着盛南平的衣服,真是理解了什么叫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盛南平喘了一口气,闭了闭眼睛,他努力抬手揉揉周沫的头,嘶哑着声音说:“傻丫头……别害怕……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,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平,我也不会离开你的.......我们永远都要跟你在一起,如果今天你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,我也绝对不会一个人活着的!”周沫这几句话说的非常连贯,坚定,真的有着生死与共的决心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可能是疯了吧!

    如果盛南平死了,无论怎么死的,乐盛和杰森他们都会给她五千万美金的!

    五千万美金对富豪来讲不算什么,但对于普通人来讲,是可以衣食无忧,荣华富贵的过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但此时她什么都不想要了,她只想要盛南平活着,好好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想到死是格外扎心的,刚刚盛南平失足落下的几秒钟,周沫觉得自己跟着死了一回。

    周沫紧紧抱住盛南平,想把自己的热量传给盛南平,不住的说着:“你一定会没事的,你会好好的......”她反复不停的说着,好像这样盛南平就一定能够平安无事了。

    五千万美金她不在乎了,报仇雪恨她不在乎了,只要盛南平好好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此时已经被烧的糊涂了,胸口急剧地起伏着,没有太多力气说话,只能目不转睛的看着周沫,带着无限的怜惜和爱恋。

    身体的虚弱让他有了绝望的念头,难道真的是天要亡他,要他和周沫死在这里吗?

    可是周沫还这样的年轻啊,他舍不得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周沫同他一起冻死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还有他们的两个孩子,小宝和雪儿,他们都在等着爸爸和妈妈回家呢......

    在极度的疲惫中和高烧中,盛南平开始昏昏沉沉的了......

    他知道,在寒冷的环境里,人会越来越困,而且睡过去很可能直接就被冻死了,再也醒不过来了,他告诉自己不要睡,不要睡,可是大脑完全不受意志控制,眼皮象灌了铅一样重,闭着眼,脑子里就出现了幻觉.......

    模模糊糊中,盛南平好像回到了家里,他和周沫牵手走进家门,小宝和雪儿欢喜的迎了上来,叫着爸爸,妈妈......

    家里阳光明媚,温暖如春,他们一家四口快活的在一起.......

    “南平,南平......”周沫见盛南平闭上了眼睛,昏睡了过去,她拼命地叫着,吻着盛南平的额头,但盛南平再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假周沫真是急了,她咬着牙,把自己身上穿着的,乐盛他们给她特制的羽绒服脱了下了,裹在了盛南平的身上,她用力的抱紧盛南平,试图把身上的热量都传递给盛南平,并且拍打着盛南平的脸,“南平,你醒醒啊......你不能睡啊......南平......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