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6章 濒死的绝望
    周沫靠在盛南平的身旁,整颗心重新缓缓的沉下去。

    甜蜜,幸福,快乐都是她想象出来的,难受和纠结,痛苦却是长久的。

    周沫抬头看着天边最后一次落日的余晖,白雪反射着细碎的光,仿佛天地间再没有半分生机了。

    天空中一只不知名的野鸟飞过,孤零零的,在这瑟瑟寒风中,看着特别的可怜,周沫的心情更糟糕了。

    终于可以坐下来歇息片刻的盛南平,觉到自己两条腿肌肉就像要断了一样的疼。

    没有在深厚的雪地中跋涉过的人,很难想象走路也是一种刑罚,大腿肌肉一直紧紧的绷着,才能让腿从厚雪里拔出来。

    而大雪下面随处都有危险的,他在前面给周沫带路,每一步都走的非常小心,确定脚下的坚实后才敢把身体的重量落去,然后再迈出第二步。

    他又担心周沫冻时间长身体受不了,艰难行走中还要加快步伐,所以付出的力量是平时的几倍,盛南平第一次觉得,自己的身体是这样沉重,第一次想过回去后要再锻炼,减掉所有的脂肪。

    这样冷的天气,盛南平身体的衣服都被热汗浸透了,此时一但停止活动,热气散去,湿透的衣服象一层冰冷的铠甲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而他刚刚又是打,又是跑的,很多积雪已经顺着裤缝钻了进来,冰冷的感觉在盛南平身上蔓延,再加上之前腿部用力过度,他两条腿想是被刀剜一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一天里,几乎把身上的力气都用光了,就算他身体素质绝家,此时也有些精疲力尽了,坐着稍稍歇息了一下,还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向外面走了一段路,向来路处眺望。

    雪崩发生的很突然,盛南平担心小康的安危,不知道那个贫嘴的小子有没有跑出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视野中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白色,看不出任何人的生机。

    他侧耳倾听,山上已经再没有了枪声,天地间只剩下飒飒的雪落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小康是死是活?

    不知道大康他们的战斗结果怎么样?

    盛南平一想到这些事情,不由有些焦急,往前面走了几步,期待能看见突然出现在天地间的小康。

    周沫坐在火堆旁,看着盛南平渐渐走远了,她不由紧张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莫非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,被盛南平发现了什么纰漏,或者她做错了什么事情,盛南平要把她一个人仍在这里,活活的冻死她,等到雪化后她都变成了僵尸了......

    周沫越想越害怕,从避风港里站出来,跑着去追盛南平。

    黑夜和白雪把这个世界的一切沟壑渠坎都掩盖出了,显不出任何凸凹的痕迹,周沫心里着急,没有按照盛南平留下的脚印走,她在跑的时候,感觉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,一下子失去了重心,跌跌撞撞的向前冲了几步......

    前面的盛南平听见了后面周沫发生的声音,迅速的转过头来,看着周沫皱起眉头,大喊一声,“周沫......”

    “盛......”周沫的话还没等喊出了,身体彻底的跌倒下去,只觉得身体下面一松,掉进一个大雪坑里面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救命啊......”周沫本能地张开双臂挥舞着,扑腾着,嘴里大喊着,“盛南平……救我......”

    这里的雪很松软,周沫越是扑腾,下沉的越快,积雪很快就将慢慢埋了下去,冰凉的雪从袖子,裤子缝隙里钻了来,很快就到了她的脖子处,堵住了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积雪的压力很大,周沫觉得胸口被压得难受,而缺氧的窒息让她眼前一阵阵的发黑,身体凉,心凉,冰冷的感席卷了她。

    濒死的那种灭顶绝望席卷了她......

    她马上要死了吗!

    她才刚刚同盛南平团聚啊!

    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头,还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呢!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一瞬间,周沫的心里千回百折的,求生的本能让她双手疯狂的四处乱抓着,猛然间,她仿佛触到一直有力的大手,她一把死死的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周沫......别害怕......你别用力......别乱动.......”

    恍惚中,盛南平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,马上就要憋闷而死的周沫,猛然感觉呼吸顺了畅,她立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突然涌进肺子的冷空气,让她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大手上好像有千斤的力量,如同不费什么力气一样,将穿着厚重衣服的周沫从雪坑里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沫一下子跌坐在雪地上,从半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,但手脚瘫软,浑身无力,没有任何力气挪动了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怎么样啊?周沫......”盛南平抱着周沫,看着周沫双眼紧闭,长长的睫毛密密地覆盖下来,在惨白的小脸上投一小片华丽的阴影。

    盛南平真是吓坏了,已经自己救周沫晚了,周沫已经......

    他用力摇晃周沫的肩膀,“沫沫,沫沫……”

    周沫的睫毛颤动几下,睁开了眼睛,定定的看着盛南平,突然‘哇’的一声哭起来,“南平啊.....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......我以为我要死了,我真的好害怕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知道周沫这是劫后余生的正常反应,他搂抱着周沫,轻声的安慰她,“没事了,都过了,真的没事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哭了一会儿,又破涕为笑了:“真好……我还活着,我还跟你在一起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用冰冷的嘴唇,亲亲周沫的额头,揉揉她的头顶,然后抱起周沫,将周沫抱回到避风的小凹里。

    有了这次的经验,盛南平不敢再去其他地方了,即便他无比担心小康,也只能坐在这里等小康他们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周沫原本就累的要死,经过这翻折腾和惊吓,她整个人都虚弱不堪了,体力完全透支,只能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闭着眼睛休息。

    大雪还在飘飘洒洒的下着,好像要将这个世界衬底覆盖了一样,而他们面前的火堆却呈现出了衰败之势。

    盛南平让周沫自己靠在山壁上,他得再去寻找点烧的东西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的周沫见盛南平要走,一下着醒了过来,她紧紧的抓住盛南平的胳膊,焦急的说:“南平,你不能去啊,这里处处都是危险,尤其现在天已经黑了,你出去更危险的,你不能去的.....”她的嗓音原本就哑,现在变得更加嘶哑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当然知道现在出去砍树木很危险,但如果火堆熄灭了,这里会非常非常的寒冷,尤其是到了真正的夜晚,他和周沫都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,而周沫的身体明显很虚弱的,他可以坚持到明白,周沫恐怕不行了。

    而大康等人随时可能过来寻找他们,火堆做为指引,可以让他们快点找到他,不然大康他们四处乱找,也会遇见危险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揉揉周沫的脸,“不要担心,我是不会有事情的,你千万不要动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动,就坐在这里等我回来!”

    濒死一刻的记忆还在眼前,周沫哪里敢随便动啊,她乖巧的点点头,看着盛南平的眼神却无比的担心。

    盛南平折腾一天,又冷又饿的,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,但为了给周沫带来温暖,他还是冒险去攀岩砍树。

    这里的山势原本就陡峭,山石上又覆盖了厚厚的白雪,天色完全的黑了下来,他着急砍树,站的位置本有些危险了,挥刀用力砍树的时候,动作让他重心倾斜,脚下一打滑,整片雪块在他脚下崩塌了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小树挡了周沫一下,可是哪小树哪里承受得了盛南平这样身强体健的男人,盛南平的身体顿了一顿,随后就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但就这顿一顿的瞬间,就给了敏锐的盛南平反应机会,他闪电般的用力攥住之前他砍了一半的那棵树,身体终于不再往下坠落了,山风带着雪屑呼啸着在他身边洞穿而过。

    盛南平反应如电,他抓住这棵树的时候有两个想法,如果这棵树可以承受住他,那最好了,如果承受不住他的重量,就算跌下去,他也要拽着这棵树,不能白来一趟的。

    但这颗树干大部分被盛南平砍断了,承受着盛南平重量的树干嘎吱嘎吱的响了几声之后,‘嘎巴’一声,树干断裂了,盛南平的身体和树干一起下坠。

    伴随着无数落雪和树枝坠落的声音,盛南平防御性的挥出手,去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,但这里处处被大雪覆盖,也没什么可以抓的,就在这时,盛南平下坠的势头忽然一顿,他的腿先落到雪堆里面,碰触到一个无比坚硬的东西,冻的有些麻烦的左腿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,这种疼意很快席卷了全身!

    糟糕了!

    在过去的日子里,盛南平的大伤小伤受过无数,他知道自己的是受伤了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