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5章 冒牌货
    周沫咬着嘴唇,呼呼喘息着,拼命的坚持着跟在他的后面走,她见盛南平转身看她,闭了闭眼睛,仿佛在积蓄力量,然后勉强咧着嘴,对盛南平笑了,“我......我,没事......走吧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嘴都冻的麻木了,说话磕磕巴巴,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伸手把周沫紧紧的抱在怀里,无比的心疼和内疚。

    周沫紧紧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在这漫天飞雪之间,他们中间再不会隔着不相干的人和事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长臂一伸,直接将周沫打横抱了起来,“来,我抱着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!”周沫立即摇头,连连挣扎,“南平,你快点放我下来......你刚刚的体力已经消耗的够多了,如果把你累趴下了,我们两个都完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不听周沫喊叫什么,抱着周沫执意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周沫摇着盛南平的胳膊,叫着:“你放我下来啊......我自己可以走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盛南平坚定的拒绝。

    他之前没有抱着周沫走路,是因为抱着周沫走路就会耽误时间,影响进程,可是看着周沫疲惫不堪的样子,哪里还舍得周沫自己走。

    “这里雪太厚了......脚下随时可能有坑,有陷阱的,如果你抱着我走,万一有什么事情......那样我们两个都会掉下去的,如果你把放下我,你拉着我走,如果有事情发生,我们还有应对的机会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看半米多高的厚重雪层,觉得周沫说的话有道理,可是他害怕周沫会太累,微微皱着眉,犹豫着不肯把周沫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让我自己走吧,自己走路会暖和一些,你这样抱着我,我不能动,真的很冷......比刚才更冷......”周沫不住的劝说着盛南平,执意要下去自己走路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爱盛南平,真的怕盛南平抱着她受累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听周沫这么说了,终于肯将周沫放下了,摸摸周沫的头,“如果累了就说话,我可以抱着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天要黑了,我们得在天黑前到那个峭壁下面的。”周沫推了推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由笑了笑。

    人果然是需要历练和磨难的,这次回来的周沫变得坚强了,懂事了,甚至懂得了很多事情,知道他们现在的目的是是那片山崖下面。

    盛南平握着周沫的手,勇气倍增,在太阳马上落下去之前,终于走到那边峭壁下面。

    这块峭壁上面有块凸出地方,这样就形成一块小凹陷,可以稍稍遮挡一下四面吹过来的寒风。

    盛南平抬脚狠狠的踹了那个凹陷几下,让那个地方再稍稍大一些,然后让周沫坐到里面去。

    周沫一坐到里面,如同进了避风的港湾,狭小能遮避风雪的地方让她觉得暖和了很多。

    盛南平见周沫可以坐下休息里,他立即到附近寻找枯枝落叶的生火,因为雪下的太大,把所有能生火的东西都掩盖住了。

    内心焦急的盛南平很担心周沫的身体,扛不住这样的严寒酷冷,他发了狠,往山崖上面攀爬了一段,用匕首直接砍了两颗小树下来。

    周沫坐在小避风港里,看着盛南平矫健的身姿,不怕累,不怕脏的样子,心中充满幸福感和自豪感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勇敢,坚强,睿智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,给人足够的安全感,无论处于什么地方,只要有他在身边,就觉得一切困难都不是事了。

    周沫目光迷恋又崇拜的看着伟岸如山的盛南平,即使身处这冰天雪地里,也如天堂一般,原来这就是爱情的力量。

    盛南平确实是非常有战斗力的,而且能屈能伸,他可以做西装革履的上市公司总裁,也可以如同山野村夫一样劈木砍材。

    他把两颗碗口大小的树砍断,然后又干净利落的用匕首将树枝砍断,从腰间带的夹子里拿出一个油布小袋子,拿出了打火机。

    盛南平做过特警多年,自然熟练掌握一套野外生存的本领了。

    天下大雪,本来树枝是不容易被点燃的,但他*袋子里带着很多超级易燃,又可以持续燃烧的特制油纸,这些枯树枝子很快就被点燃了,发出了红红的,暖暖的光。

    周沫一看见火燃烧一起来,整个人都感觉暖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盛南平想让周沫快点暖和起来,屈尊大架,俯身低头吹着火。

    “南平,你别吹火了,快点过来歇歇吧!”周沫从避风的小洞里出来,拉起不断吹火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到里面坐着,里面暖和!”盛南平推着周沫,将周沫推回到避风港处。

    周沫伸手就将盛南平紧紧的抱住,喃喃的说:“南平,你为什么要这么好啊?你为什么要这么好啊......哪个女人可以得到你的爱,她真是幸运死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傻瓜,我的爱都给你了你啊!”盛南平见火慢慢的燃烧起来,照亮了周围的朦胧的夜色,驱散了周围寒冷的空气,他终于放下了心,反手抱住了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眼泪不由自主的又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从今天遇见盛南平,周沫哭了一次又一次,有激动,有惊喜,有怜惜,还有此时这样复杂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多么希望自己是真正的周沫,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盛南平的一切好,一切男人魅力,一切心动......

    但是,她只是个冒牌货色,一个背负着害死盛南平使命的冒牌货。

    可是谁又知道她有多爱盛南平,为了能跟盛南平在一起,她宁愿牺牲自己的所有,花容玉貌,温婉声音,尊严地位......

    可是,她终究只是个假冒伪劣产品,只怕有一天被盛南平的火眼金睛识破,那她真就是堕入地狱,永远不得超生了!

    “沫沫,怎么又哭了,乖,一切都会过去的啊!”盛南平抚摸着周沫的头发,安抚着她说:“这个火堆可以取暖,能够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,大康一定会派人来救我们的,很快就没事了啊.......别怕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紧紧的抱着盛南平,她不害怕,如果可以,她真想跟盛南平永居山林,再不出世,只有他们两个,今生今世都不分离的。

    “南平,你*里有治疗外伤的药吧,你找出了,我给你后背的伤先换些药。!”

    盛南平没想到周沫会这样关心自己了,竟然还记得他后背被人扎伤的地方,他不想让周沫看出自己受伤了,对周沫笑了笑说:“只是皮外伤,已经不疼了,没事的啊!”

    在盛南平的眼中,周沫永远是个小孩子,如果让周沫看见他后背的刀伤,一定会害怕的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看一看啊!”周沫的语气执拗坚持,并且把盛南平拉坐到避风港里面,脸对着燃烧的火堆,不至于太冷。

    盛南平没有办法,只能让周沫看了一眼,但只让周沫看了一眼,就连忙把衣服拉上了,搂着周沫进怀里,笑着说:“我这伤不严重的,看,这火越烧越旺了,如果有土豆一类的东西就好了啊!”

    周沫不肯到盛南平的怀里去,固执的站在盛南平的身侧,哽咽着问:“你把有处理外伤的药拿出来,给你简单的包扎一下!”

    盛南平笑笑,“我今天是来救你的,又打又杀的,身上怎么会带外伤的药物呢?”

    周沫轻哼一声,说:“我知道你带着外伤药呢,快点拿出来啊!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现在越来越聪明了!”盛南平见周沫如此固执,只好在腰夹里摸出一个精致小巧的口袋,里面有消炎粉,止痛药等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聪明睿智,我就知道你会有的。”周沫欢喜的把药袋接过去,并且很迅速的在盛南平脸颊上亲了一下,随后脸颊绯红。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笑了笑,他发现佰楠楠经过这次生死劫难过,跟从前有许多不同了,懂事了,变得能干,体贴又聪明。

    周沫小心翼翼的为盛南平的伤口消炎,上药,对方下手很重,这处伤口很深,都扎到了骨头上,想必盛南平会很疼。

    想着盛南平带着这样的伤跟那些穷凶极恶的人搏斗,想着盛南平带着这样的伤抱着她走了那么远的路,想着盛南平带着这样的伤为她披荆斩棘,砍树生火,周沫忍不住一把抱住盛南平的腰,脸贴在盛南平的后背上,呜呜的哭了起来,“南平......都是我不好,是我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......对不起......都是我害了你.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傻瓜,不要胡说!”盛南平握着周沫的小手,“如果不是因为我,乐盛和费丽莎也不会盯上你,他们也不会嫉恨的想害你,终究是我害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听了盛南平的话,身体都微微的发抖,她慢慢放开搂在盛南平腰上的手,抹抹眼泪,有些不太想面对盛南平一样,沉默着坐到盛南平的身边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