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4章 可怕的雪崩
    雪块面积非常大,排山倒海般的滑落下来,而且速度非常的惊人,铺天盖地的厚雪砸了下来,发出沉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周沫......”盛南平在大雪将周沫覆盖住前一秒,飞身扑在了周沫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”大雪块重重的砸在盛南平的身上,劈头盖脸的雪粉四散纷飞,钻进盛南平的脖子里,衣服里,刺激得他直打激灵,大雪砸得他脸上火辣辣巨痛。

    不断落下的大雪块,很快就把盛南平和周沫压在了下面,幸好他们旁边有块巨大的石头,盛南平半弓起身体,同那块大石头一切用力支撑着大雪块,给他和周沫留有一小块的空间,这里保留了一点空气。

    “南平!”四周漆黑一片,周沫叫着扑向盛南平,同盛南平一起支撑着大雪压下来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,蹲下去!”盛南平冷声的命令周沫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周沫声音坚定的拒绝,随后哽咽的哭了起来,“南平,都是我害了你......都是我害了你,现在就算是死,我也要跟你在一起......其实,其实这样更好,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了一,与其将来......这真是我们最好的结果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以为周沫是被吓坏了,才会发神经念叨这些话,他低声阻止周沫,“你别说话了,保持体力,这里的氧气很快就会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听话的马上闭上了嘴,没过多久,她确实有了窒息的感觉,这小空间里的氧气不够二人呼吸太久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知道他们必须想办法出去,不然他和周沫都会被憋死在这里,他抬头看看,见侧前方的雪好像薄一些,从哪里渗透进一些光亮来。

    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!

    盛南平拉住周沫的手,慢慢的往那个方向磨蹭着,随着他的挪蹭,后面失去支撑力的雪块立即跌落下来,而前面的雪也开始松动。

    “周沫,闭着眼睛,屏住呼吸,拉紧我,我们冲出去!”盛南平的声音沉稳,充满力量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沫用力的握握盛南平的手。

    盛南平紧握周沫的手,使出全身的力气向那个薄弱的地方用力一撞,随着砰的一声,那个地方真的被盛南平撞出了个大洞,周沫和盛南平像两颗炮弹一样,‘嗖’的一下射出来,又跌进厚厚的积雪里。

    之前,盛南平和周沫觉得这无边无际的积雪实在太讨厌了,但跟刚刚暗无天日,绝望窒息的雪崩覆盖想比,现在的他们太幸福。

    周沫躺在雪地里,大口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。

    盛南平则快速的站起来查看这次雪崩情况。

    这个雪崩面积不算大,但也不小,雪像个小山丘一样堆了下来,把盛南平和周沫隔绝在山的这一边,阻断了他们来时的路。

    而小康带着的人和那些雇佣兵都没有了踪迹,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!

    盛南平忧心忡忡的看着这座小雪山,很是担心小康,不知道小康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啊!

    他看了会雪山的情况,就转身把周沫从地上拉了起来,柔声说:“沫沫,起来吧,雪地上凉啊!”

    此时他们两个浑身都是雪,白哗哗的,简直像是从面堆里捞出来似的,盛南平一边为周沫拍打着身上的雪,一边关切的问周沫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雪呛进了周沫的鼻子,嘴巴,呛的她很痛的,但她不想让盛南平知道,开心的对盛南平笑着,“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同时,周沫也伸出手给盛南平掸着身上的雪,掸着掸着,她鼻子突然一酸,伸手就抱住了盛南平的腰,眼泪掉了下来,“南平!盛南平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哭什么?哪里不舒服吗?”盛南平担心的捧起周沫的脸。

    周沫哽咽着回答,“没有......没有不舒服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哭什么啊?”盛南平用冰冷的手指为周沫擦着眼泪,“别哭了,眼泪要在你脸上冻成冰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把脸在盛南平的衣服上蹭了几下,其实盛南平的衣服上都是雪,而他身上不断有热量释放出来,有些雪化了,在盛南平的外衣处冻成了冰,周沫的脸蹭上去很疼的,可周沫还是喜欢这样亲昵的碰蹭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盛南平捧起周沫的脸,温柔的吻着周沫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周沫的人明显的一僵,好像没想到盛南平会做出这样的举动,只是瞪着大眼睛,呆呆的看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,女人的眼泪是最好的武器,像是笑着逢场作戏一样,眼泪可以解决很多问题,她也曾经用眼泪解决了很多问题,但她的眼泪却一直没有感动过盛南平。

    没想到,时隔多年后,在这样冰天雪地,末路穷途的时刻,盛南平无限温柔的吻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落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心中激动又委屈,眼泪掉的更急更快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哪里有什么高冷,只是他把爱和暖只给一个人罢了,就像盛南平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周沫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周沫的替代品,靠在盛南平坚实有力的怀抱里,感受着盛南平的深切爱意,她也觉得不枉她受的那么多整容刀,遭的那么多罪,千山万水为盛南平而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吻如此温柔,如此炙热的,让她眷恋,让她感觉到了爱情最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大雪漫天漫地纷纷扬扬的下着,周沫用力的拥抱着盛南平,盛南平也用力紧抱的周沫,静寂白茫的世界里,仿佛只有她和他。

    “南平,我这样算不算白头到老啊!”周沫扬起脸,看着盛南平满头的白雪花,开心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曾经远隔天涯,如今终于咫尺相拥了,她觉得好幸福,好甜蜜啊,真希望时间可以停伫在这里,我他们就此白头了!

    盛南平伸出大手揉揉周沫的头,“我们会白头偕老的,但不是在这里,我们要回家,两个孩子还在等我们呢!”

    周沫听盛南平说到两个孩子,脸色不由的一僵,因为她脸本就被冻的青紫,盛南平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。

    盛南平站在白茫茫的天地间,怒力辨识着四周的方向,忍不住叹息,今天这雪下得真是太大了,根本看不清楚任何道路了。

    因为雪崩,盛南平之前观察好的那个山洞也不见了,他只能另外找地方了。

    看过四周的情况,盛南平见远处有块凸起的山石,那里可以暂避风雪的,他和周沫只有呆在那里,等着大家来救他们了。

    此时不过下午两点多钟,但天色暗得好像到了傍晚了,能见度只有五米左右,山里面的雪厚都有半个人深了,盛南平在前面开路,要周沫踩着他的脚印走,这样周沫能节省很多力气。

    盛南平每迈一步都要使出很大的力气,走了十几分钟,还没有走出多远。

    雪还在下着,而且依然密集而沉重,人们通常都形容倾盆大雨了,此时此刻真的能称得上倾盆大雪了。

    就算周沫跟在盛南平的身后走,依然累的气喘吁吁,嘴唇被冻得乌青,刚才同盛南平终于团聚的美好,幸福感渐渐消失了,她真觉得眼前好像是世界末日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无比的恐惧,莫非她和南平刚刚团聚,一切就要结束了......

    小康行动迅捷,他又不要救任何人,一见雪山大片的滑落下来,死亡近在眼前了,他以最快的速度往斜远方跑,这是在遇见雪崩时最好的逃生技巧。

    他像兔子一样嗖嗖的跑,大雪块在后面不断的砸下,蔓延,很快就到了小康的脚下了。

    小康嗷嗷叫着,拼命往前面跑,大雪在没过小康的屁股时,终于停下了,不再蔓延泛滥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啊!”小康后怕的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喘息着,惊魂未定的茫然四顾,发现天地间就剩下他和一望无际的雪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......盛南平......”

    空寂的山谷里响着小康撕心裂肺的喊声, 一遍一遍孤寂的回荡着:“盛南平.......盛南平......”

    完蛋了,他再一次把盛南平弄丢了,如果盛南平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,他只能重新钻回雪堆里面,把自己活埋了!

    大康和小康是有分工的,小康负责保护盛南平,大康负责指挥人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小康原本牢牢的盯着盛南平的,但见盛南平抱着周沫转眼就没了踪影,他暗叫不好,马上冲到山坡处。

    他顾不得许多,招呼了身边一众下属,义无反顾的跳下来寻找盛南平,总算是在危机关头帮助到了盛南平,但一场雪崩后,还是把盛南平弄丢了。

    小康欲哭无泪的掏出指南针,开始定位,然后一边寻找盛南平,一边联系刚刚失踪的那些下属们。

    望山跑死马!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那个避风的山崖离他们不太远,但实际走起来有很远的,尤其是雪这么大,风尖厉的呼啸,无比寒冷,风卷着雪花扑打在脸上,走得异常艰难。

    他担心周沫,时不时的要转头看看周沫的情况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