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3章 生死时刻
    盛南平也抱紧了周沫,疼惜亲吻周沫的额头,安抚着她说:“没事了,沫沫,都过去了!”

    周沫则满心欢喜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盛南平的脖子,“南平,真没想到我还能看见你......南平啊,我真的太高兴了.......南平,南平.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想周沫这段时间一定是受了很多的苦,所以情绪才会如此激动的。

    他抱紧怀里的周沫,努力把自己的热量传给周沫,然后转头四顾。

    盛南平发现这里是处山涧,入眼白茫茫的一片,还有漫天漫地飞舞的雪花,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盛南平抬头看看,发现他们掉下来的地方距离自己很远,他如果自己攀爬上去还有可能,如果带着周沫爬上去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必须找个地方和周沫躲起来避风,要不然他们非得被冻死不可。

    盛南平极目远眺,发现山崖上面有个黑黝黝的洞口,那里有个山洞,也许可以供他和周沫藏身,躲避风寒。

    他搂着周沫,慢慢站起来,心疼的问,“沫沫,你冷不冷啊?还能不能走?”

    周沫今天一点儿都不娇气,果断的回答,“我不冷,我可以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到那边山洞去。”盛南平扶起周沫,试探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里常年无人走动,积雪很深,他们每走一步,都好像走在松软的棉花堆上,很是吃力,没过一会儿,整个人都好像被风雪冻木,身上的衣服好像是厚厚的一层壳。

    “沫沫,别怕,我们一定会没事的!”盛南平边揽着周沫走,变安抚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.......只要.......只要跟你在一起.......我什么都不怕的......”周沫的嘴都有些冻木了,说话都不灵活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身体强健,半扶半抱着周沫往前走,他喘息着,将周沫抱到一处稍稍遮风挡雨的山石下面,他听见上面山谷里还有枪声回荡,想必众人还在进行着激战。

    盛南平低头看着怀里的周沫,她的脸不知道被什么刮伤了,曾经精致完美的脸庞上多了很多伤痕,因为天气寒冷,脸色青紫,看着很是可怕。

    盛南平只觉得心痛欲裂,黑眸里的火焰熊熊燃烧,他一定要找到费丽莎和乐盛等人算账,将他们千刀万剐了!

    他将周沫紧紧的抱进怀里,自责的说着:“沫沫,对不起,是我让你吃苦了......”

    怀里的周沫紧紧的抱着盛南平,声音沙哑的说:“南平......不怪你,都是我不好,不肯听你的话,我终于见到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沫沫,别害怕了,以后再没人能伤害你了!”

    “南平......我不害怕,有你在我身边,我什么都不怕......”周沫紧紧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或许是冷了,她的身体不住的发抖,如同风中瑟瑟的花蕊。

    盛南平抱紧周沫,尽量用身体为周沫遮挡住风雨,用自己的身体给周沫取暖,“我现在就叫人来接我们回家!”

    他从腰间掏出手机,想给大康打个电话,叫大康派人来接应,但这个地方却没有任何信号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盛南平恨恨的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南平......别着急,我们不会有事的......”周沫伸出手,无比爱怜的摸着盛南平英俊的脸,“你不要着急,无论什么时候,一定要先照顾好你自己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忽然发现,周沫经过这番劫难,竟然变得懂事了,知道为他着想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盛南平隐约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,他敏锐的觉察到这些人不像自己的人,他立即将周沫放到石头后面一处隐蔽的地方,“沫沫,别出声,我很快就回来!”

    周沫非常配合的点点头,脸上露出一丝阴郁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急,并没有注意到周沫的这个小表情,转身探头看向来人的方向。。

    只见漫天飞雪中走来二十多个人,这些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他们各个步履矫健,身形灵活,露在外面的粗壮手臂肌肉喷张,蕴藏着力量。

    盛南平混迹江湖多年,一看这些人就是雇佣兵,而且定然不是孬手。

    他的眉梢不由跳了跳,他没想到乐盛和费丽莎如此的大手笔,为了对付他,竟然重金请来了雇佣兵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看周围的地形,白茫茫的一片,根本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是他一个人在这里,可以迅速的往前跑,找个有利地形躲起来,但他带着周沫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从腰间摸出*,又是以最快的速度扔向那些人,熟练而迅速的,但那些人不是普通人,看见*的影子后就纷纷躲避。

    但这个*是世界上最先进的,小小的黑东西威力强大,一着中的,轰然爆炸。

    盛南平之前一直持枪盯着那些人,随着*的一声轰鸣,他跃身而出,凌厉的眼睛盯着刚才奔逃的人,双枪齐发,子弹砰砰的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有好几个人躲过*的人,却没有躲过盛南平的快枪。

    但那边的人毕竟是职业雇佣兵,还是有高手在其中,有人快速的向盛南平这边连续射击,在那个人的掩护下,剩下的七八个人迅猛的冲向盛南平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短兵相接,手枪派不是了用场,这些人手里都握着锋利的匕首,凶狠凌厉的扎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早已把军刺握在手里,迅猛还击。

    此时形势危机,而他身后的周沫更需要保护,这就是殊死搏斗的战场。

    盛南平施展出全身本领,每一击都带着雷霆万钧的力度,每一下都力争直击对方的要害,而且速度都快的惊人。

    对方原本仗着人多,自负他们有些本事,并没有把盛南平放在眼里,很快就被盛南平扎伤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凌空飞出一脚,这一脚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气,一声闷响和骨骼的“咔嚓”声之后,有一个人的肋骨被他踹折了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看着像头目的大个子,用英语对其他人喊话,“大家都精神些,这是个狠茬,他一脚就把马克的肋骨踹折了!”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遇强则强的人,看出盛南平是个狠角,身体里好战的因子被激发出来,一个个形如饿虎般扑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在抱着周沫滚落山坡的时候,小康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在盛南平扑上去救周沫的时候,大康和小康是有分工的,小康负责保护盛南平,大康负责指挥人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小康原本牢牢的盯着盛南平的,但见盛南平抱着周沫转眼就没了踪影,他暗叫不好,马上冲到山坡处。

    他看见盛南平刚刚滚落的地方出现一个偌大的缺口,树枝从周沫衣服上刮了一片衣物,在风中飘飘荡荡。

    小康探头往下面看,因为雪下的太大,遮挡了视线,隐约看见下面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尼玛的!

    小康叫骂了一声,他竟然没有护住盛南平!

    他再也顾不得许多,招呼了身边一众下属,义无反顾的跳下来寻找盛南平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也像盛南平一样掉进雪坑里,那个大雪坑原本是个大洞,上面的压力越大,洞沉陷的面积越大,这些很快就沉到雪坑的下面,被白雪掩盖住,有人爬了上来,有人爬到其他地方去了,还有人直接就死掉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再怎么厉害,一个人终究难敌五六个人,而他之前爬雪坑,抱着周沫在雪地上行走,已经消耗掉了他很多的体力。

    跟这些人打斗了一会儿,盛南平凌厉的动作慢了下来,他在抬手扎伤一个人肩膀时,他的后背也被人扎一匕首。

    鲜血立即流出来,**辣的痛疼迅速的蔓延,盛南平的动作不由稍微缓了缓,对面一人挥舞着匕首嗷嗷叫着向他刺下来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一秒,一阵枪声响起,盛南平面前的雇佣兵被从后面偷袭,应声倒下三个,雇佣兵们各个心惊,盛南平却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是小康带着两个下属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五个雇佣兵,三个转身抗击小康等人,另外两个继续攻杀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虽然受了伤,但剩下两个人他还是可以应付的。

    就在盛南平和众人激烈打斗的时候,他们的动作刺激到山上一大快积雪,那块积雪在枪声的震动下,摇摇欲坠,慢慢松落下来,向这个山涧里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雪崩了......”那些雇佣兵中有人突然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雪崩!!!

    这个词代代表着死亡和窒息啊!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停止了打斗,一刻不停的往周沫藏身的地方跑去,那些雇佣兵也顾不得杀盛南平了,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跑。

    小康和他的两个下属都追着盛南平往这边跑来......

    但雪落下的速度太快,还没等小康等人追上盛南平,铺天盖地的厚雪已经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沫......”盛南平在大雪落下来的前一秒,飞身扑在了周沫的身上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