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2章 李代桃僵
    这些人离他们很远,大家都看不清他们手里女人的长相,但盛南平从这个人的身姿和轮廓上来看,她就是周沫!

    周沫,他历经千山万水找的女人,真的就在这山上了!

    盛南平又是心疼又是激动,“周沫!”他大叫一声,就要从掩体后面跃出,却被身边的大康手疾眼快的拽住了,“老大,不行,你再等等!”

    “老大,费丽莎这个人狡诈阴险,那个人不一定是小嫂子的!”大康急声提醒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也知道自己关心则乱了,这样的错误他以前是绝对不会犯的。

    他稳定了下情绪,通过耳麦问占据了狙击和观察位的下属,“他们手中的女人,是夫人吗?”

    “先生,从外形上来看,这个人就是夫人。”观察位上的下属通过高倍望远镜看清了那些人手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真的是周沫!!!

    雪山寒风呼啸,但盛南平却热血沸腾,他终于找到他的小妻子了!

    盛南平对身边的一个擅长谈判下属示意一下,那个下属扯开嗓子喊了一句,“我们看不清夫人的脸,你们再走进一些!”

    那些人真的推着女人往前走了几步,并且让那个人扬起一些脸。

    阳光下,那个女人慢慢的扬起头,一张脸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周沫的脸上犹如一朵桃花,在漫天飘乱散落的飞雪中娇艳盛开,看得山上山下的一群刀头舔血的汉子都是一呆愣。

    “周沫!”盛南平激动万分,忍不住放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山上那个周沫立即向盛南平的方向看过来,神情中露出疯狂的惊喜,眶中慢慢聚集起泪水,晃啊晃的,轻轻一眨眼睛,眼泪就扑簌簌的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副样子, 任谁都可以看出,她跟盛南平的感情是极其深厚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见周沫哭成这个样子,心都要碎了,放声大喊,“你们到底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你的命!”山上的人恶狠狠的喊着,“盛南平,你既然来了,就马上出来,我们要你拿命换你老婆的命!”

    盛南平担心周沫的安危,身形忍不住的一动,大康太了解盛南平了,知道平日里冷静沉稳的盛南平,一到周沫面前,智商完全是零,他一把按住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......你不要管我......你别过来......”风雪中传来了周沫哽咽又沙哑的声音,她的声音听起来跟以前不太一样了,但语气中饱含的情意却很真切。

    盛南平听见周沫的喊声,更加心痛如刀搅动了,他大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,眯着的眼睛里都是焦虑和心疼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,想要你妻子活命,你就快点让你手下的人放下武器,你走出来,不然我就打死她了!”山上的人又在大喊,声音在空寂的雪山上回荡,带着诡异的阴森声。

    大康和小康怕盛南平一激动真的跑出去,两人齐齐的拽住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此时的情绪也已经冷静了下来,他努力让自己做个最合格的指挥官,就像从前一样的镇定从容,他咬了咬牙,努力忽略站着寒风大雪中的周沫,低声吩咐着大家下一步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大康看出了盛南平的意思,见盛南平打算过去交换周沫,他真的慌了,一把拉住盛南平的胳膊,焦急的叫着,“哥啊,你别去进行人质交换,真的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你放手!”盛南平不怒自威的眼睛瞪着大康,手上已经开始做准备工作了,嘴上吩咐着,“你们还要像从前那样配合行动,一定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大康的一颗心就像掉到油锅里煎熬一样难受,但他自知没有办法阻拦住盛南平,只能在对着下面的人比划着作战手语,让大家全力以赴的配合盛南平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,你快点出来,你查三个数,你再不出来,我就打死你老婆了!”山上人还在嚣张的大叫着。

    这时,雪越下越大,漫山遍野的鹅毛大雪,风卷着雪花扑打在人的身上,山上埋伏的众人很快都变成了雪儿,彼此之间的作战难度又大大的增加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样身强体壮的人,都觉得异常寒冷了,他想周沫一定会更冷的,他趁着山上人喊话的机会,迂回的小心翼翼的向前。

    他身形矫健,速度又如同闪电般的快,几个腾挪以后,盛南平已经离周沫和挟持她的人之间不足六七米远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大雪纷飞中,盛南平终于在稍进的距离看见了周沫,他见周沫被冻的脸色发紫,浑身都在瑟瑟的发抖,身上好像还有些伤口,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虚弱。

    这些个人渣!

    盛南平剑眉皱起,恨不得马上将眼前的这些敌人剁成肉酱。

    那两个挟持周沫的人,还没有发现盛南平已经摸到了身边,还在嘶声大喊着:“盛南平,你快点出来,我开始数数了,一.......二..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学小学生查数了,我来了!”就在这一瞬间,一个同盛南平身形差不多的男人斜刺里跃出,出现在两军对峙间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和盛南平的身形极其的相似,身上穿着跟盛南平一样的作战服,脸上头上带着帽子,脸上打了盛南平这方人一样的白色油彩,天色晦暗,又下着铺天盖地的大雪,任何人都很难把这个人同盛南平区分开来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发愣的时候,挡,又给了盛南平的人机会,他的人离周沫更近了。

    费丽莎和乐盛的手下也都是精锐,队伍中都有带着高倍望眼镜的观察员,他们很快就辨认出来,这个盛南平是冒牌的,并且告诉了要挟着周沫的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暴跳如雷的大叫着,“盛南平,你竟然敢愚弄我们,我在数三声,你再不出来,我就杀了这个贱女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贱女人三个字还没等说完,突然一颗子弹呼啸的射中他的咽喉,他呕的一声,身子一软,就死倒在了低声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转头去看死了的同伴,这时,盛南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住周沫,就地往旁边一滚。

    盛南平原本想抱着周沫躲到安全些的地方,但这雪山之上处处是陷阱,地面又无比的滑,盛南平抱着周沫往旁边一翻滚,只觉得身体突然往下一沉,伴随着无数碎雪块和树枝碎裂的声音,他身体下面陡然一空,他和周沫迅速的向下坠去。

    他们跌下去的刹那,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旋转,但盛南平牢牢抱住了周沫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他绝对不会再放手的。

    仿佛过了很久,又好像是一会儿的工夫,盛南平和周沫中‘噗通’一声跌入到一个大雪坑里面。

    雪立即从四面八方蔓延过来,迅速的钻进没有防备的盛南平鼻子和嘴里,异样的呛痛和窒息感从鼻腔扩散开,盛南平的头和胸口都炸开了一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盛南平想到周沫一定会同样的难受,再过一会儿,或许周沫就没命了,他连忙抿唇闭住气,手脚并用的把周沫往上托,努力把周沫托出这个大雪坑,让周沫活下来。

    还好,这个雪坑不算深,而盛南平又身形高大,他总算是把周沫托送出了雪坑,但他的身体有一大半被埋在雪坑中,雪坑绵软,他想凭自己力气爬上去很吃力了。

    这个周沫气息没有盛南平气息长,肺活量大,被大雪覆盖了一会儿,就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“周沫,周沫......”盛南平探身到雪坑外面,连声招呼着昏睡的周沫,“沫沫,沫沫,你醒醒啊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在盛南平的招呼下,终于缓过了气,,哼唧的应了一声,动了动眼皮,长长的睫毛抖了抖。

    盛南平见周沫终于醒了,重重的松了口气,伸手抱着周沫的头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周沫醒过来后,慢慢转头,看见了盛南平近在眼前的俊脸,突然哭了起来,哑着嗓子叫,“南平啊......南平.......我好想你啊.......南平......”

    身处雪坑中的盛南平,被周沫这样热切的叫喊震撼住了,他认识周沫这些年,还是一次听见周沫如此坦白的表达她的情意呢,第一次听见周沫这样敞快的说想他......

    “沫沫,是我让你受苦了!”盛南平很想抱住周沫,使出全身力气往雪坑外面挣趴着。

    原本趴在地上哭泣的周沫,看出了盛南平的身处困境之中,立即从雪地上爬了起来,伸手去拉扯雪坑里的盛南平,并且使出了平时最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盛南平原本就有逃生的技巧,在周沫这样拼命的拉扯上,慢慢的从松软的大雪坑里面爬了上来,累的他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南平......”周沫不顾一切,忘情的投入到盛南平的怀抱里,紧紧的抱着盛南平的腰,如同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。

    “南平啊......我想你,我好想你啊......”周沫抱着盛南平,哭了起来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