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0章 为我做嫁衣裳
    周沫这个人挺乐观的,要走的,就是保存自己的实力,心怀必胜的信念,等待与家人团聚的一天。

    周沫吃过早餐后,摸着终于饱饱的肚皮,在屋内转悠的走着,当做锻炼了,她不能任凭自己孬弱下去,如果有机会逃跑,必须要有好身体才行。

    她在屋内转悠了一会儿,受伤的腿有些疼了,她就坐下来开始看电视。

    虽然她听不懂电视机里说的语言,但她可以学习啊,而且电视里可能会播报这里的天气,地理位置什么的,这些对她将来的逃跑是有帮助的。

    周沫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逃跑做准备,就算这些人把她关在地下室里,想要磨掉她的斗志,打平她的意志,

    她偏不肯向这些恶人低头,她偏要好好活着,生机勃勃的活着。

    周沫看了会电视,又开始在屋内溜达,并且自己动手做了个简单的水果沙拉,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沙拉,一边看着杂志,惬意的就像呆在自己家的大客厅里。

    楼上的复制品和乐盛都在监控器里看着周沫呢,他们见周沫津津有味的吃着早餐,在屋内悠闲的逛游着,微微仰着头,哼着小曲,脸上甚至还带着些笑意,眼波灵动,清纯而娇媚,如同走在阳光灿烂的盛家大花园里。

    复制品诧异的皱起眉头,转头看向乐盛,“你确定她精神正常吗?她不会是有病了吧?怎么还活的这么快活自在啊!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病,她只是乐观,倔强!”

    复制品轻蔑的看着周沫,每句话都充满了对周沫的诋毁,“我看她是没心没肺,自甘堕落,在这种地方还能呆的这样舒坦!”

    乐盛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,“她如果没心没肺,自甘堕落,就不会以死相拼那么多次了,你没看见她身上有多么多的伤吗!”

    复制品看着额角处清晰的伤痕,看着周沫腿上的伤,看着周沫胸口的伤,看着周沫异常消瘦,苍白的脸颊,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乐盛靠在椅背上,看着镜头中的周沫,心魄一荡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身边围绕过无数女主,但却觉得生平所见的女人,统统加起来也不及面周沫的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以前乐盛就有这种感觉,他以为是因为盛南平的原因,盛南平喜欢的女人,所以他就会觉得特别,觉得好,现在看来不是的。

    周沫真的给了他太多不同面,时而如若清荷出水般的纯真甜美,时而如若小狐狸一般狡黠灵动,时而有如若刁蛮泼辣不服管教的小疯子,时而如若妖姬一样风情万种,时而又像女超人一样狠厉倔强……

    乐盛发现周沫真的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,他跟周沫刚接触两天,风吹雨打变的冷硬如岩石的心就开始慢慢松动了,像是枯燥的海绵慢慢吸进了水,开始柔软到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可以把自己克隆复制成周沫模样的女人,自然是无比精明奸猾的了,她上下打量了乐盛几眼,冷冷的笑了一下,“你们还真不愧是兄弟啊,喜欢的女人竟然是同一个!”

    上一秒还温和无害的乐盛,下一秒突然变脸,像暴兽一样腾的跃了起来,大手一伸,就将那个复制品拎了起来,目光狠厉的盯着那张跟周沫一模一样的脸,咬牙切齿的说:“我警告你,不准在我们面前说起盛南平,我跟他不是兄弟,他是人渣,是畜生,你听懂了吗!”

    那个复制品被气喘咻咻,凶狠暴力的乐盛吓坏了,连连的点头,颤抖着声音回答,“我.......我知道了,我......我记住了.......我再不敢了啊.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重重的喘息着,眼睛里都是凶光,如同要噬人一样。

    复制品见过曾经的乐盛,只有乐盛温润如玉,翩翩公子的样子,突然看见这副样子乐盛,彻底的吓傻了,只会诺诺的向乐盛道歉了,“乐先生,对不起啊,我错了.......对不起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早就不是千娇百贵的大小姐了,你只是个家破人亡的落魄女人,如果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,你以为我们会找你吗!”乐盛无比轻蔑的说着:“你要时刻记得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不要随便置喙我的事情,记住了吗!”

    复制品看着乐盛的表情,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凶险,脑中闪现出两个字“杀意”。

    她老老实实的点头,“我......我记住了......乐先生啊,我知道错了,我......我再也不敢了啊......”

    乐盛眯了眯眼睛,懊恼的随手一挥,复制品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,跌坐在了地上,眼中含着泪水,却不敢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乐盛冷哼一声,转身走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盛南平,是烙印在乐盛灵魂深处的阴影,他不愿想起,却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。

    看见乐盛出去了,复制品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狠狠的擦去脸上的屈辱的泪水,咬着嘴唇狠狠的看着地下室里的周沫

    她落到今天这个境地,都是这个死女人害的她!

    如果没有周沫,她早就跟盛南平在一起了,如果没有周沫,她就万人之上的盛夫人,可以享受荣华富贵,受无数人恭敬,羡慕了!

    当年,她真的低估了这个小乡巴佬的手段,没想到她跟盛南平在一起没多久,竟然就把她给搞下台了,而且是把她们家都连根拔起!

    现在盛南平的整个人都被她迷惑住了,而盛氏娱乐公司都是她的天下,这个死女人把原本属于她的东西,都抢走了!

    小贱人,你过去所有的努力,不过是在为我做嫁衣裳呢!

    很快的,属于你的东西都要属于我了,我要花你的钱,睡你的老公,打你娃的,做你的大明星......

    复制了盯着地下室里兴致勃勃看电视的周沫,脸上露出恶毒阴狠的笑容。

    正在看电视的周沫突然打了个冷颤,她眨巴了两下眼睛,然后恶狠狠的啐了一口,“谁特么的诅咒我呢!哼,一咒十年旺,神鬼不敢碰!”

    复制品在楼上都被噎了一下,隔着屏幕气吁吁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盛南平失去了周沫的消息,也没有找到杰森和乐盛,他派重点盯上了费丽莎,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半个月后,费丽莎那边终于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费丽莎这段时间躲躲藏藏的,慢慢的靠近了西北边境的一个偏僻小村庄,盛南平的人发现费丽莎进出山上的一个山洞里,在这个山洞附近看见了周沫一次。

    多日来寝食难安,心急如焚的盛南平,得到这个消息后,不由大喜过旺,他觉得周沫一定就在那个山上,立即筹备人去救周沫。

    盛东跃,凌海和大康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情后,都过来阻止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哥啊,这次你绝对不能再亲自过去了,上次他们就说小嫂子在山上,诱惑你过去,然后他们在山上设了那么多的埋伏,差点你就出意外,这次也许又是他们一个埋伏呢……”盛东跃一边哭哭唧唧的说着,一边来拉扯盛南平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我心里有数,你不用多操心了!”盛南平嫌弃的一把推开盛东跃,“你只要负责把家看好,帮我把两个孩子照顾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啊......你不能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盛南平冷面如霜,狠狠的瞪了盛东跃一眼。

    盛东跃:“.......”瘪着嘴,心碎成渣渣了!

    凌海一脸忧色的看着盛南平,焦虑的说:“南平啊, 这次东跃说的对啊,他这样的人都看出这是个陷进了,你不会看不出来吧!”

    盛东跃在旁边一翻白眼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人!

    他是什么人啊,白痴的代言人吗!

    盛南平目光中透着坚毅,声音决绝的说:“就算是个陷进,我也要去看看,我不能放过救周沫的任何机会!”

    一向寡言少语的大康都急了,忍不住说:“哥啊,你千万不要冲动啊,费丽莎是什么人,我们都清楚的,那个女人心思缜密,狡诈狠辣,她如果真的动了心思,狠绝的手段绝不在你们之下的。

    他们上次没有在山上伏击到你,这次一定会加大兵力,火力来对付你的,而且费丽莎对我们的实力和战斗习惯非常了解,此行的凶险程度比以前大的多,你不能去的!”

    盛南平身经百战,足智多谋,自然清楚这很可能还是个陷进,又是为他量身定做的,可是他真的担心周沫,真的太想把周沫解救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周沫真的在那个山洞里,等着他去救她,盼着他去救他,而因为他没有亲自去解救周沫,导致周沫遇到危险,他得更加懊悔难当了......

    上次失去周沫的生不如死撕心裂肺还记忆犹新呢,那盛南平今生最大的噩梦,这些日子里,盛南平每次都活在后悔自责了,他真的不想再做任何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