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9章 诡异的复制品
    此时,乐盛的休息室里走进来一个同周沫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,这个女人的身高,胖瘦,容貌,肤色,完全是周沫的复制品。

    复制品对着乐盛微微一笑,脸上竟然也闪现两颗漂亮的梨涡。

    乐盛上下打量了女人一会儿,微微皱起眉头,说:“你的外貌看着跟周沫是一样的了,但你的气质还是周沫身上从前的气质,跟她现在完全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什么气质啊?比我好很多吗!”女人的语气中透出明显的不服气,她声音有些暗哑,不太像周沫的声音,但也听不出她本来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乐盛抿了抿唇,艰涩的说:“周沫这两年经历的事情太多,她的性格,眼神和气质都已经不再是当初天真,无忧少女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轻轻一笑,“你是心疼她了?难道我们经历的坎坷和惨痛就比她少吗?”

    乐盛不想与这个女人争辩,闭了闭眼睛,又睁开了,拿出自己的手机,找出刚刚录下的那段视频给女人看。

    复制品看着视频中狠厉的周沫,毫不迟疑的举起尖锐的利器刺向那个男人,周沫白皙的脸颊上被溅上很多鲜血,带着种凄艳的可怕,但周沫对这些毫不在意,竟然咬着牙,又向男人身上戳刺过去......

    “啊!”复制品被吓得不由低叫一声,这样狠厉,凶残,凛冽的周沫,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,复制品磕磕巴巴的说:“她......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!”

    “生活总会用它的方式,把人变得面目全非的,就像周沫,就像你,就像我!”乐盛不无自嘲的说着。

    复制品的神色有些黯淡了,原来这世界的艰难,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会儿,问乐盛,“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了?她不是被你关在地下室里面吗?”

    乐盛抬起头来,面孔泛着一股愧疚之气,“是我......想报复盛南平,发疯了,找人来对周沫......然后就这样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还是对她不够狠心,她刺的伤一个男人,外面的男人不是还有无数吗!”复制品冷冷的笑着,咬着压根说。

    乐盛看着复制品的眼神立即尖锐起来,声音也稍稍拔高了,“你知道她后来做了什么吗?你举着那个东西刺向了她自己,并且真的刺伤了她自己,她是要自杀的,你还让我对她怎么狠啊!”

    复制品不由一愣,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乐盛对复制品的态度明显的冷淡了下来了,“你大概也听杰森那边的人叙述了周沫这一路做的事情了吧,她现在绝对是变了,狠起来不比道上的女人差!

    你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吧,一定要好好看看周沫的眼神,学一下她的气质和神韵,免得到时候露出马脚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复制品点点头。

    乐盛转身往外面走了几步,又回头看了看启动地下室的机关,见那个机关很隐蔽,感觉复制品发现不了它,乐盛才走出休息室。

    地下室里面的周沫,并不知道在她的头顶上,多了一双跟她神似的眼睛,正在定定的窥视着她呢。

    她睡了一大觉,就自然的醒了过来,因为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看不见太阳,她也没有手机,不知道现在几点,只能爬下床打开了电视机。

    电视里播放着新闻,但她听不懂在说什么,还好上面有时间显示,此时已经早晨七点半了。

    周沫胸口和腿上都有伤,一阵阵的疼痛令她很难受,但她不敢再赖在床上装死了,她一想起昨天乐盛那个疯狂样子就害怕。

    她想尽量表现的乖巧一些,尽量不去触怒乐盛,这样她也能过点太平日子,免得让盛南平的脑袋变绿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盛南平,周沫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盛南平啊,你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来救我啊!你知不知道我在外面受的苦,遭的罪啊!

    盛南平是不是已经不管自己的死活了,他是不是已经跟莫以珊在一起了!

    这些日子周沫受了无数的苦,每次受了委屈,受了伤,她都不敢去想盛南平,因为那样她会掉眼泪,她不想在那些恶人面前哭!

    此时想到盛南平,周沫的鼻子又发酸,眼睛又发热,撕心裂肺的疼,严重超过她身体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抹一把脸,拖着伤痛的身体,磨蹭着下床去洗漱,等她洗漱出来,乐盛端着早餐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沫,早上好!”乐盛好像刚刚洗过了澡,穿着白衬衫,看着神清气爽,眉眼中都是炫目的英俊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这副样子的乐盛,恍惚中仿佛回到旧时光,那时候她刚刚同盛南平结婚,被盛南平和曲清雨合伙欺负,气的要死,乐盛时不时的会带给她一些小惊喜的。

    遥想那个时候的乐盛,做着公司的总裁,风流倜傥,神采飞扬,被无数人追捧,恭敬着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的,而后来家破人散,还一度沦为了阶下囚,母亲还被......

    这一切,始作俑者都是盛南平!

    周沫这样一想,对乐盛昨晚对自己做出的疯狂事情也就释然了不少,如果她是乐盛,她一定会更狂爆,更加不择手段的残忍!

    “早上好!”周沫毫不吝啬的对乐盛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乐盛走下楼梯,看见周沫半卷起的裤腿下露出一圈圈雪白的绑带,胸口出因为裹着纱布,变得鼓鼓的,他又是一阵严重的自责内疚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?”乐盛不自然的问询着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皮外伤,不碍事的。”周沫一挥手,很豪气的笑着,然后凑到餐桌旁,夸张的叫着:“哇塞啊,早晨这么丰富啊, 还有我最喜欢吃的小笼包子,真是太棒了!”

    乐盛心中的愧疚感成n次方的叠加,周沫多好啊,多善良啊,她怕自己难受,故意这样笑,这样叫,其实她此时心中的苦闷,抑郁,懊恼要比自己多无数倍吧,她还要体谅自己的心情,想办法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周沫,坐下吃东西吧!”乐盛忍着心中的愧疚感动,招呼周沫坐下,他也坐到了餐桌旁。

    周沫刚刚真的是想宽抚一下乐盛,不想让乐盛再因为她的事情自责了,可是看着乐盛打算跟自己共进早餐,她还是有些不安的。

    她不敢忤逆乐盛的心意,听话的坐了下来,拿出这辈子最快的吃饭速度,呼噜呼噜几口喝了半碗粥,拿起个小笼包子,一口咬下去一半。

    乐盛被周沫狼吞虎咽的样子吓了一跳,笑着说:“你慢点吃啊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快了吗!”周沫连忙放慢咀嚼速度,“那我慢点!”

    乐盛被周沫可爱娇憨的样子逗笑了,“又没人跟你抢,你吃那么快干嘛啊,你这样吃会消化不良的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有点饿了......”周沫讪讪的笑笑,又低头去喝粥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尝尝这个红油拌菜!”乐盛指指桌中间的一盘小菜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沫立即对乐盛向她推荐的小菜伸出筷子,吃了一口好,眼睛发光的点点头,“好吃,真好吃!”

    “好吃你就多吃点......这个......这个是我做的。”乐盛忍了半天,终究忍不住向周沫炫耀了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呀,你还这样宜家宜室呢,居然会做菜呢!”周沫见乐盛对她态度好点了,有些放松了警惕,同乐盛说笑起来。

    乐盛看着周沫笑得眉眼弯弯,娇嫩唇角勾着,白皙的脸颊上梨涡闪现,他不由也开心起来,调侃着说:“现在知道我是人才了吧,要懂得重视,要懂得珍惜啊!”

    “好,以后有合适的姑娘我给你留心着,给你介绍个好媳妇!”周沫一得意,都忘记身在何处,可能再也离不开这里了,去哪里给乐盛介绍媳妇去啊!

    乐盛听周沫这么说,立即想到了快要到来的乔娜,神情不由一下子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沫一见乐盛脸色变了,暗叫不好,她刚刚真是得意忘形了,竟然胆大妄为的跟乐盛开起来了玩笑。

    她迅速的把手里的小笼包塞到嘴里,对乐盛说:“我吃完了,你慢慢吃吧!”

    乐盛那么聪明,看出周沫对他的恐惧和害怕了,他握着筷子的手抓紧了又松开,然后他用很和善的声音说:“周沫,你不是饿了吗,你再吃点东西吧,我……我还有事,先上去了。”说完,他站起身,大踏步的走上台阶,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沫坐在餐桌旁,盯着乐盛的背景,见乐盛真的到上面去了,她就坐到餐桌旁慢慢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早餐丰盛又合胃口,每样都是家乡菜的味道,不再吃些东西确实很浪费的,而周沫也想多吃点东西,快速的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她相信,她一定会想办法逃出去的,而盛南平也一定会来救她的,就算她和盛南平吵架了,就算盛南平有了莫以珊,盛南平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也会来救她的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