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7章 穷途末路的搏命
    <>周沫一边在心中暗骂,一边抬头四处看看,见包房内四面都是墙,只有房门处是出口,她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里无处可逃啊!

    但在周沫跌怕在茶几上的时候,看见茶几上有个瓶启子,这个瓶启子是两用的,上面还带着一个尖锐的木螺丝状的东西,是用来打开红酒的。

    周沫趁着乐盛转头吆喝人的时候,迅速的把瓶启子攥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很快的,一个五大三粗的猥琐男人走了进来,站在门口的乐盛反手将房门关上,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来,脸上露出怪异的狰狞笑容,“你不是说你老公是好人吗,我今天就要效仿一回你的好老公,让你享受一下你老公做过的好人好事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看在乐盛癫狂的样子,真是彻底的绝望了,她见那个五大三粗的猥琐中年男人向自己走来,心里很是害怕,不住的往后退着......

    她的脸色从愤怒,到惊恐,到绝望……

    这里就是她人生最后的归宿了吗!

    这一路上,她不知经历了多少困苦,挣扎,用尽了各种方法逃跑,她想要苟全性命,想着有一天可以逃出去,回家去见小宝,见雪儿,见盛南平......

    可无论她怎么拼命抗争,无论她吃了多少苦头,无论她流了多少血,多少汗,如今,却还是落到最可怕的境地了……

    男人很快将周沫逼迫到了墙角处,随之而来的是夹杂着酒气,烟味的呼吸,周沫立即扭过脸,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,随后,一直令人作呕的大手又抚摸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乐盛举着手机,开始在旁边录像了,声音诡异的大笑大叫着:“盛南平,你看看吧,看看你老婆被人非礼,被人屈辱的样子......现在这只是开始呢,我还有找无数人来轮番上你的老婆,我要把这视频传到世界各地,我要让你的绿帽子满天飞......”

    那个猥琐的中年男人,看见面前艳若桃李,绝世芳华的周沫,整个人都酥麻了,他没想到这辈子还有这样幸运的好事......哈哈,今天真特么的走了狗屎运了......

    周沫心里的恐惧,愤怒,绝望已经达到了极点,她见男人向自己压过来,忽然抬起手里,将手里瓶启子尖锐的一端对着男人脖颈扎了下去。.雅文吧

    这个瓶启子看着不像杀伤工具,但它经常被使用,尖端已经被磨得异常锋利,而满腔愤怒绝望的周沫又受过特训的,她一下子就把男人的颈部刺中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喝了酒,又被美艳漂亮的周沫迷的晕晕乎乎,完全没有任何防备,就这样被周沫一扎而中,“嗷......”随着男人的一声痛叫,鲜血立即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正在旁边哈哈大笑的乐盛,根本没料到周沫手里会有凶器,更没想到被吓得要死的周沫竟然会有如此迅捷的动作,如此狠绝的决心,不由一愣......

    周沫这些日子一直在生病,刚刚又被乐盛折腾了一下,她手上没有多少力气的,而这个开红酒的启子只是头端尖锐,后面是螺纹型的,扎到男人身体里面并不深。

    男人吃痛,下意识的一挣扎,就脱离开了周沫的刺杀,但周沫怕他再来欺负自己,疯了一样,扬起瓶启子对着男人又扎了两下,都扎在男人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尼玛的,臭表字!”这个男人也是个混子,自然有些伸手的,在没有防范下被周沫突然扎了下,他现在有了防备,当然不会再让周沫来扎他,愤怒懊恼的抬起脚要踹周沫.....

    “你住脚,别动!”在一旁正在给他们录像的乐盛大喝一声,冲了过来,一把扯开了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此时脖子已经鲜血直冒,气喘吁吁了,轻易就被乐盛给拉扯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,带他去看医生!”乐盛转身对着门口大喊,立即有两个保镖进来,把这个猥琐的男人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沫握着瓶启子,喘息着看着走向自己的乐盛,嘴角露出一抹凄然的笑容,猛然再次举起手,就往自己心口刺去......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想死,但此时已穷途末路,她没有别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周沫,不要啊......”乐盛惊叫一声,一抬脚,正踢在周沫的手腕上,周沫手腕吃痛,瓶启子一下落在了地上,但尖端还是扎入周沫身体里小半寸了,周沫的衣襟快速的沾染了殷红的血迹,人也跌坐了地上,但她又倾身去捡那个瓶启子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乐盛惊的脸色都变了,一脚踢开地上的瓶启子,“周沫,你别再伤害自己了!我不会再逼迫你做任何事的!”

    他刚刚被妈妈和周沫刺激有些癫狂,做出的事情完全丧失了理智,直到周沫将那个男人刺伤了,乐盛才霍然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乐盛制止那个男人伤害周沫,他向周沫身边走,本是想安抚周沫,没想到周沫竟然这样刚烈,竟然要自杀!

    周沫在经历了极大的惊恐,绝望后,又受了轻伤,整个人有些脱力了,奄奄一息靠墙坐着,但她却没有晕过去,也没有痛哭流涕,而是瞪着眼睛狠狠的看着乐盛,眼中带着倔强的委屈,痛苦,凄然。

    饶是乐盛已经锻炼的心狠手辣,还是被周沫看得有些不寒而栗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!”乐盛低低的说出这句话,然后去抱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猛然想到乐盛之前发狂来抓她样子,下意识的往后面一躲避。

    乐盛脸上涌起一阵痛色,懊悔的说:“周沫,对不起,非常对不起,我不会再伤害你了,我带你去看医生。”说完,强行把周沫抱了起来,大步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乐盛变柔和的目光,听着乐盛愧疚的声音,相信乐盛是恢复了本性,她不由放下了心来,身体一软,无力的靠在乐盛的怀里。

    乐盛抱着周沫经过走廊,走廊临窗,周沫贪恋的看着窗外的夜色,看见一群鸟儿在夜色中飞行,扑棱着翅膀,惊慌的鸣叫着,大概要下暴雨了吧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在山上没有救回来周沫,他再次派人四处寻找周沫,但却再没有找到周沫和乔娜的踪迹,他再次乘坐飞机到h市,来到周沫当初失踪时候的现场,但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,这里的痕迹完全被破坏掉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非常愚蠢错误,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了。

    那天他在h市刚下飞机时,要去周沫失踪的地方查看,那边就说发现了周沫和乔娜的踪迹,其实周沫根本不在那边,跟乔娜在一起的那个周沫是假的,真正的周沫就是从这里被人绑架走的!!!

    真是一辈子打雁,却被雁啄了眼,他竟然被人用这么简单的伎俩给骗了!

    盛南平自责懊悔的要死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失去了追寻周沫的最佳时机了,虽然他手下拥有很多精兵强将,但就是没有找到周沫。

    盛南平把目标锁定了杰森和乐盛,偏偏这个两个人也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遍寻无踪迹了。

    而曾经给盛南平发短信的索要赎金的人,也再没有发短信过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事重重的回到帝都,几天之间,整个人好像苍老了很多岁。

    “南平啊,这些人是故意蛰伏起来了,他们此时就躲在暗处看你的笑话。”凌海开导着盛南平,“你一定要振作点,不然真就中了他们阴谋诡计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点点头,沉声说:“我知道他们的目的,他们恨我,又杀不了我,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折磨我,他们想让我生不如死......”

    他其实很想告诉对方,你们如愿以偿了,我真的生不如死了,快点把我的小妻子放回来,你们要什么条件我都肯答应了!

    “南平,你能看透他们温水煮青蛙的伎俩就好,只要你活着,他们就不会伤害夫人的,所以你一定要养精蓄锐,等他们再出现的时候,一举救回夫人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,闭了闭眼睛,再睁开时,一双眼睛已经恢复从前的精明睿智,“我怀疑费丽莎跟这件事情有关系的,我已经派人暗中调查她了,但这事你先不要对任何人说,咱们的团队里,恐怕还有跟费丽莎有联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费丽莎?”凌海有些诧异的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盛南平点点头,“我自己的下属办事能力我清楚,我也清楚自己拥有怎样的实力和势力,如果对方不是非常了解我们的情况,任何人都逃不出我们的追踪。”

    凌海深以为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盛南平抿了抿薄唇,继续说:“那天上山解决周沫前,我看过卫星发回来的影像,但后来到了山上,发现很多地方都跟卫星影像里对不上,这里面一定有人做了手脚,而且这个人还清楚的知道,我在上山之前一定会看卫星影像的。

    能够这样了解我的作战方式,这样了解身边的侦查设备,又可以侵入我电脑改变卫星影像的人,只有费丽莎了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