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5章 刻骨仇恨
    <>周沫真是太饿了,这些日子她都没有好好吃饭。.

    她身边总是跟着人,而她还留有些小孩子的脾气,为了跟那些人怄气,故意的不肯吃东西,今天还是她被绑架以来,第一次一个人呆着,一个人坐在餐桌旁,一个人吃东西。

    周沫吃了几口东西,诧异的发现,桌上这些食物竟然都是家乡菜,而且都是她喜欢吃的菜肴,油焖大虾,红烧排骨,茄汁大虾,炝炒油麦菜,酸辣藕片......

    每一道菜,都是她喜欢吃的。

    周沫不知道这些菜是谁为她准备,或许是乐盛,或者是乔娜,但在如此落魄的时候,都已经沦为人家阶下囚的时候,还能受到这样的待遇,她也知足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周沫先是随着战影和亚瑟颠沛流离,后来又生病住院,吃的东西都是凑合,而且这异国的东西吃着也不顺口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眼前熟悉的菜肴,好闻的味道,决定还是好好的吃一顿吧,就算要死,也要做个饱死鬼的。

    她拿起筷子,开始津津有味的吃起来......

    周沫没有猜错,在乐盛的休息室里,确实安装着监控,这些人坐在楼上吃饭,可以清楚的看见周沫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亚瑟坐在餐桌旁边,并没有心情吃饭,一直看着地下室里四处转悠的周沫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是想自杀吧?”杰森是老江湖了,从周沫的眼神和动作中就看出了苗头,“战影,你下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战影答应一声,就要下去。

    乐盛一招手,示意战影坐下,“战小姐不用下去,安心吃饭吧,地下室是找专人设计,装修的,不存在自杀的可能性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杰森哈哈一笑,“乐先生啊,你果然想的周到,能够跟你合作,我真是太荣幸了!”他嘴上夸赞着乐盛,眼睛却看着监控屏幕,见周沫转悠两圈什么都没找到,杰森才露出由衷的佩服笑容。

    “哼,在咱们面前装的三贞九烈的,又吵又闹的,也抵挡不住吃的诱惑了吧!”苏菲菲很轻蔑的看着监控里面的周沫。

    而亚瑟看着终于肯坐下吃饭的周沫,暗暗的松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很快的就吃过晚餐了,亚瑟和战影打算到楼下去看着周沫,杰森叫住了他们,“周沫暂时留在乐先生这里,由乐先生接手管理她,我们还要去做其他的事情呢!”

    亚瑟听说把周沫留在乐盛这里了,眉梢都跳了两下。雅文言情.

    战影则很欢喜,很干脆的答应一声,“是。”

    乐盛好像看出了亚瑟的顾忌,对杰森几个人说:“大家放心,周沫在我这里绝对是安全的,既不会被盛南平救出去,又不会做伤害她自己事情。

    我这里有监控,明天那个人就会过来了,她会在这里住上几天,再模仿一下周沫的神态和小习惯的。

    而我们再一次跟盛南平交手,还要多仰仗亚瑟先生和战影小姐,盛南平确实是个强悍的对手,普通的雇佣兵根本对付不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一切都听乐先生的安排了!”杰森哈哈笑着,做出一副小乖乖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是个奸猾的好狐狸,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跟乐盛闹僵的,乐盛想要把周沫留在这里,他自然要答应,至于周沫手中的财产,只能以后找机会再说了。

    杰森几个人走的时候,周沫还坐在餐桌旁吃着东西的,她慢慢吃着饭菜,肚子填饱了以后,想着自己的境遇,她又觉得最爱的食物也是难以下咽了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桌上的一次性的餐盒,还有手里的硬塑的筷子,自杀的念头被打消了。

    不是她贪生怕死,真是没有自杀的工具了。

    周沫在屋内转了一圈,走进卧室里,她觉得有些困了,就和衣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,时间是完全停滞的,没有晨昏,没有日夜了,周沫都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了。

    周沫无比的想念外面的蓝天,想念太阳,哪怕是狂风暴雨也好啊。

    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啊......

    周沫吃饱了东西,眼皮发沉,想着这些事情,慢慢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乐盛送走了吉森等人,有过佣人走到乐盛身边,低声对乐盛说:“先生,夫人又不肯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过去。”乐盛脚步匆匆的走向后面的一处僻静的小楼。

    乐云逸坐在沙发上,目光茫然的看着窗外的夜色。

    高挑婀娜的乐云逸已经的变得消瘦佝偻了,明亮的大眼睛浑浊无光,脸色暗黄,布满了岁月的痕迹,再没有当年雍容高贵的美妇人模样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又不吃饭啊!”乐盛走到乐云逸身边坐下,伸手搂着妈妈瘦骨嶙峋的肩膀,暗暗的叹了气。

    乐云逸转头看看乐盛,轻声的问:“乔娜什么过来啊,我想跟她说说话......儿子啊,我爸爸怎么还没过来啊,他说要带我们搬到盛家去住了......我要和盛华庭结婚了,我马上就是名正言顺的盛夫人了,你也是盛家光明正大的儿子了......”

    听着乐云逸颠三倒四的话语,乐盛微微皱起了眉头,他妈妈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。

    乐云逸的神情突然变的恐惧起来,她瑟缩到乐盛的怀里,连连的摇头,“我不去......盛南平,我错了,你杀了我吧,但我不要去那种地方啊......我求求你,南平啊,我错了,你别送我去做小姐了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妈,别怕啊,你只是过梦了,那些事情都不是真的,我是乐盛啊......”乐盛忍着愤怒和痛苦,难过的将妈妈抱在怀里,轻声的安抚着她,“妈,你别害怕,没事了,别想着梦中的事情了......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乐云逸在安静了下来,靠在乐盛怀里低低的啜泣中,可怜又虚弱。

    乐盛紧紧的握住拳头,心中再次发誓,这辈子,他不杀了盛南平,誓不为人。

    当初盛南平把乐云逸扔到上海做小姐,等他后来知道这件事情时,气的差点吐血崩溃了。

    乐盛想要带乐云逸走,乐云逸忌惮盛南平手里有那些证据光盘,不敢走,幸运的是,正好周沫出现了,帮助他们解决了难题。

    乐云逸终于挣脱了盛南平的控制,摆脱了悲惨的命运,谁知道回到这边以后,竟然发现怀孕了,不知道是哪个客人留给她的种。

    在夜总会做小姐的经历很让乐云逸感到耻辱,她在儿子面前都抬不起头来,只是一口气强撑着,怕儿子痛苦自责,她每天装出无所谓的样子,可是这个意外到来的孽种,将乐云逸再次打入地狱了。

    乐云逸没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,偷偷买了打胎药吃下去,想无声无息的扼杀掉这个祸害。

    谁知道她吃过药后大出血了,差点死掉了,多亏家里的女佣人及时发现,把她送到医院里。

    原因乐云逸是宫外孕,吃了打胎药后导致了打出血,原本想遮盖住的丑事,反而闹大了,乐云逸差点跳楼自杀了。

    乐盛永远记得那晚医院空寂的病房里,妈妈惨白的脸,奄奄一息的某样,头发乱糟糟地贴在头皮上,神情痛楚,几次寻死。

    乐云逸受到这件事情刺激后,再加上尴尬、羞愤,回到家后她就病倒了,而且是一病不起,后来得了抑郁症,差点疯掉。

    做为儿子的乐盛,面对母亲如此不堪羞辱的事情,心都要碎了,而这一切都是盛南平造成的。

    乐盛恨透了盛南平,他发誓不会让盛南平好过的,他一定要盛南平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乐盛开始想方设法的报复盛南平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太强大了,生意做的无懈可击,盛南平自身本领极强,身边保镖重重,想要伤他,几乎是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乐盛琢磨了许久,觉得还是要从周沫身上下手容易些。

    盛南平无论怎么冷血狠毒,但他还真是够爱周沫,如果周沫出点事情,定然会让盛南平生不如死的。

    但周沫被盛南平保护的很好,想要在周沫身上下手也很难的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老天给他送来了乔娜。

    乐盛看过妈妈后,回到他的休息室里,之后就在楼上的监控器里看着周沫,过了好半天,他见周沫真的睡找了,才轻轻的走进地下室,来到周沫的卧室里,望着周沫沉睡的容颜,眼神变得大胆起来,定定的落在周沫的脸上,贪恋的看着。

    他对周沫的感情,是非常复杂的。

    当初乐盛接近周沫,完全是因为盛南平,他就想看看盛南平的妻子是什么样的女人,甚至想凭借自己所向披靡的英俊风采征服周沫,给盛南平戴一次绿帽子。

    谁知道周沫这个小丫头个性太强,而且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,最后他竟然迷失在周沫的魅力里了。

    世事多变,人生苍茫,因为华玉清的死,盛南平对他们展开了疯狂的报复,他经历的事情终究太少,欠历练,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败给了盛南平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